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外 塘]
东方安澜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外 塘

               外 塘

   年前的一个夜晚,我夜跑。回来的路上,遇见了我的赤卵小兄弟。他正在四队的行路上一个人独自走着。黑暗中,他也看到了我。打过招呼之后,他告诉我,家里造房子,他搬外塘去住了。

   我随他来到他住的地方。到外塘,要从四队的行路绕进去,在四队的宅基前七拐八拐绕到宅基后,穿过一条窄窄的水泥桥,才到达他住的简易屋。简易屋就在水泥桥堍。这是一个清亮的夜晚,夜色无比纯净,也无比空旷;纯净的令人心悸,空旷到令人发慌。我有迹近四十年没踏足外塘了。外塘四面环水,是我们十七队的一块田,四队也有份,但极少。七八年分田到户,我家在外塘没有承包地,我就再也没有来过。

   时光追不回,发小也已谢顶。我走进他的房间,简易屋其实不简易,二层的彩钢结构,设施齐全,是为看护枇杷园而建的。外塘是我们小队的一块飞地,离小队非常之远。来外塘干农活,路远、路绕,路不好走,极不方便。许多有承包地的老人或老弱或故去以后,发小的老兄在五年前,整合了外塘的土地资源,去东山引进种植了枇杷树苗,把我们小队的十一亩土地都种上了枇杷。经过五年的培植,现在已初具规模。

   发小的老兄与我们年龄差距很大,过一甲子了。他是苏大的高材生,出来后在吴市中学任教,我们读初中,他已转到了徐市中学。后来因为有党票,而且是资深党票,他又调归市中学做了校长。下海潮嗨的那几年,他在招商场赚得盘满钵满。我们现在也到了他盘满钵满的年纪,却躲在他的简易屋屋檐下,一事无成。

   母亲在他从城里回来租种土地、发展果园开始,话音里一直不看好。说六十不创业;说党票不还掉,现在再怎么也是退休待遇,不会成为自由民,拿农民的养老金。女人有女人的见识,有的人天生就是折腾的料。从他身上,最好的体现了选择大于努力这句话。母亲可惜他,看着他锄草、修枝、打药水、张网,管理枇杷园,几乎没有休息,和他同样出身做村支书的干部退休了却逍遥快乐,每每,母亲替他不值。

   我倒觉得人都有意气用事的时候,党票不党票,是很难说的事。不知是不是因为年龄到了,像孔老先生说的“耳顺”了,还是自己想得开,反正他自得其乐,没有因为做过大老板、再回来做农民,好像很丢面子的沮丧。看他把装载农具的电瓶三轮车开得飞快,超过赶上班的我,就不得不佩服他接受从大老板到农场主角色转换的那份坦然和从容。似乎他对生命了然于胸,不疑过去,不畏现在,不惧将来。

   在简易屋门口,一株株的枇杷树像倒立的伞,散发出成熟的气息。把这个夜点缀的格外丰稔。整个外塘田因为四面环水,是个转水墩,中间呈隆起状,田块不积水,向阳、敞亮,田是好田。整个田块呈半个鸡蛋的形状,蛋小的一头朝南,蛋大的一头朝北,我们的简易屋坐落在蛋中间朝东的位置。可惜蛋大头朝北的地方有一小块田属于四队,几个老太还坚持种着,不肯租,所以不能全封闭管理。

   发小说,等那几个老太婆老弱了,把北头田块也租下来,就不怕贼骨头强盗了,除了被天上飞的鸟啄掉一些,不用担心会有一个枇杷被外人采摘。发小领我来到简易屋的后院,这里种植了三排银杏,枝叶已经有些繁茂了,他扳了扳底下的躺椅,看着摇动的躺椅,对我说,你夏天来,这里可以吃茶乘凉,不要特窝心。

   我也觉得蛮灵光。飘飘然的小心脏有想飞的感觉。发小没有对我说,你带女朋友来这里,这里干起坏事来,还隐蔽,绝对不会被发现。发小不知道我喜欢偷婆娘。事实上,发小不近女色。直到现在一直孤身一人。他们兄弟俩,都没女人在边上,这样反而男人去,没有顾忌。银杏树下有矮围墙,有水泥桌,噢,忘了说,WiFi也有。尽管是在夜里,但能看到拦鸡的网,也能听到“个个个”的鸡叫,鸡散放在枇杷树下,很有些农家的田园风味,这是只有小时候才有的场景,一种久违了的农家气息,在黑夜里遭遇,有种措不及防的惊喜。黑暗中,我已准备好了,这个夏天,一定去外塘多走走,但我又有些担心鸡屎臭。希望能找个女朋友一起去。以同游的乐趣,扯淡鸡屎的臭味。“外塘夏风伴笑语,枇杷胜景话平生”。这是多么陶醉的浮想。亲!免费游,不收门票和茶水钱。但不刷年卡,只刷脸!

   前阵子,我下班晚回家,路过三角墩,看到老兄在跟同村的混混大谈麻将经,我默默看着他俩,没作声。母亲说,他堂堂一个高材生,堕落了。父亲说,这是大小人,大人物交得来,小人物也轧得直,这是真本事。我内心暗笑,人随遇而安,可能就这么简单。但讲老实话,他把外塘经营的有模有样,我们去吃茶吹牛吹风凉是端现成饭,他是从无到有的创业,这不单是投入钱的问题,更多的是投入了精力和心力;一个人不因失意而彷徨,能在“耳顺”之年,摆正心态,把枇杷园打理的有声有色,这是最过人之处。

                                  17、3、19

(2017/04/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