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辱母案充分暴露了【中国黑社会化癌症】已经病入膏肓]
陈泱潮文集
·传温家宝请辞事后面有文章
·曾庆红接任总书记——江泽民十六大人事安排的一种可能
·中共十六大人事安排与所谓制度创新
·江泽民在期待,大家怎么办——也谈中共十六大为何延期召开
·江泽民当慎重选择
·评初露水面的中共十六大人事布局——兼谈我们以不变应万变的方针
·扩大党内民主,强化一党专制——评曹思源吁中共实行党内三权分立方案的本质
·江泽民以退为进进一步巩固了权力
·中共16大召开之际,沉痛悼念蒲勇先生
·浅析中共16大顺利大换班成功的原因
·《中共16大后,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一》——陈泱潮2002-12-14日网络演讲提要
·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二)陈泱潮2003-1-4日网络演讲提要
·16大后,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二)---2003-1-4日网络演讲全文
●中共16大后促进民主化和平变革的再努力
·又见三月五
·无邦国修宪
·再谈无邦国修宪
·透视十届人大后的中国政局
·甲申春节谈台海战争
·甲申春节答友人谈江泽民及其它
·甲申元宵答友人再谈江泽民及其它
·甲申新春答友人三谈江泽民
·就实施一揽子解决方案纠正6.4大错、、、、、、致江泽民的公开信
·就今日中国实施〔新五权虚君共和民主宪政〕操作性问题复李国涛先生
●江胡换马是换汤不换药
·中共16届4中全会何处去?
·红皮黄页无字天书解读:江泽民面临最后的决定性选择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权力过分集中
·陈泱潮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换马的声明----兼回答并质问安魂曲
·《圣经·启示录》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换马的预言
●台海两岸
·以“一个民主的中国”打破台海两岸和谈僵局
·发起成立“世界民主促进会”倡议书(建议)
·江泽民挟回自重,有利于台湾重返国际社会
·两岸关系进入外松内紧阶段
·中共对民进党态度变化的原因
·中共“联俄抗美孤台保专制”外交战略的破灭
·台湾安全与中共十六大关系最为密切之点
·江泽民欲任内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苗头
·台湾民主外交的突破性胜利——评吴淑珍成功访美
·今度ABEC两岸和平双赢风景线
·中共16大政治报告与台湾之路
·5.20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图)
·面对陈云林访台的喜与忧
·ZT:永远的邓丽君
·為王郁琦在南京大學的演講鼓掌叫好!(圖1)
·曹长青:反服贸是反中共并吞
●对美国的呼吁
·发扬麦克阿瑟精神,推动中国民主化变革------陈泱潮给美国布什总统的信
·美国总统布什办公室给陈泱潮先生的回信
·布什总统在德州烧烤宴上送给江泽民的最好礼物
· 呼吁美国政府关注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的遭遇
·陈泱潮呼吁美国帮助中国民主化
·陈泱潮2006年3月2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白宫前发表演说全文
·对美国帮助中共加强网络封锁的抗议和声明
●有关中国民主运动
·致中国民主运动全体同仁
·敦促江泽民先生春节前释放民运人士书(2002-2-4)
·今日之战,胜不在兵,而在真理——热烈祝贺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第10次代表大会的召开
·陈泱潮与王雍罡先生通讯: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理论、信仰和领袖等问题
·致王力雄
·关于发起成立“反恐保民护法爱心律师团”的倡议书
·中国民主运动迫切需要实现革命的大联合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一)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二)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三)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四)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五)
·给刘荻—— 一个老战士的敬礼
·他演讲时挥起了仿佛是巨人之手,而且似乎能够借来金光(图)
·撒豆成兵 、各自为战
·“风波”与“大会”之后,民运必读
·薛伟《民運隊伍中的左派幼稚病》及天药网特别转载薛偉先生这篇文章的按语(外一首)
·关于支持王希哲先生《几点紧急意见》的声明和补充建议
·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维护民阵的团结和统一
·团结起来,认真思考,为中国美好的的明天竭尽努力!
●先礼后兵,排除干扰
·奸坛墓志铭
·痛斥“民主跳蚤”1.2.3.4.5
·痛斥“民主跳蚤”6
·痛斥“民主跳蚤”之7
·痛斥“民主跳蚤”8
·痛斥“民主跳蚤”9.10
·痛斥“民主跳蚤”11.12.13.14
·就《痛斥民主跳蚤》一文引起的风波致〔博讯〕主编
·痛斥“民主跳蚤”(全文)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着眼大局、维护正义,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
●接受采访
·陈泱潮原声宣读:《“以独攻独”宣言》
· 请听百姓的喉舌——陈泱潮的声音
·希望之声首发:陈泱潮:2005年是动摇中共的一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道:欧洲华人悼念紫阳,呼吁平反六四
·希望之声5月28日讯:专访民运老兵陈泱潮
·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共加強外文報刊管理 鞏固思想控制
·讨论:中国政府高官任职大学新闻学院之影响
·希望之声采访陈泱潮
·就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
·希望之声特约记者李洛采访陈泱朝元宵节绝食——用绝食唤醒民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辱母案充分暴露了【中国黑社会化癌症】已经病入膏肓

《特权论》作者 陈泱潮 @CDZCYC
   
   2017-04-01

551.山东辱母案充分暴露了【中国黑社会化癌症】已经病入膏肓。【首先是公权力已经全面黑社会化流氓化】。从上到下层层都有公共情妇和公共白手套敛财手肖建华高利贷者吴学占,及其黑社会暴力流氓讨债团伙。【权钱黑大勾结】祸害天下百姓以及实体经济。【制度性严重贪腐】和【制度性权钱黑大勾结】,不进行【民主化制度性改革】,能根治吗?

   

   附1:

于欢案的海啸把谁甩向了风口浪尖(图)


   
   辱母案充分暴露了【中国黑社会化癌症】已经病入膏肓

   
   “辱母杀人案”涉事官员
   
    【看中国2017年3月31日讯】震惊社会的“辱母杀人案”中,讨债者的无法无天和于欢的杀人被判无期,引发了中国社会的地震。
   
    此案所牵出的高利贷等社会问题,在中国各地早已屡见不鲜,积怨深重,受害者大多申诉无果。而这一次的“辱母杀人案”一夜间不仅成为网民批评声浪的焦点,连官媒报导也罕见的向民意一面倒,似乎正在掀起中共两会后的第一波政治风浪,而金融系统与政法系统正将被推上风口浪尖。
   
    当局历次突袭扫黄的场景,恍如再现:于欢案中引发社会不满的三大因素——权、钱、黑,被突如其来地置于众目睽睽之下,衣衫不全,抱作一团······

黑:黑社会首当其冲 玩偶幕后牵扯政法金融

   
    民情激愤下,最高检宣布核查于欢杀人案。涉黑团伙头目吴学占等已被批捕。官媒报导,吴学占靠在地下赌场发放高利贷起家,以暴力逼债手段残忍而闻名,冠县多家俬营企业曾被其暴力逼债,不少人持续举报吴学占等人。当地贴吧资料显示,被媒体披露前,包括于欢父亲的举报只有5个人跟帖。而此案件的第一篇官媒报导,两天内就收到了150万跟贴。
   
    “黑社会”、“高利贷”、“暴力”、“讨债”、“性侮辱”、“辱母”等沉重的道德砝码,将大众心里的天平一次次向弱势者倾斜,压过了人类的底线,超越了法律的局限。而这个法律,已经沦为强权者常年破坏法律的保护伞,令弱势者在绝望中放弃了对它的最后一丝信任。讨债者的无法无天和于欢的杀人被判无期,在风波未平的雷洋之上,更掀海啸。在全国万夫亿夫所指下,黑社会自然首当其冲。
   
    然而,当局把山东一个小地方的高利贷讨债案中案,如此迅雷不及掩耳地推向全国,成为2017年中共两会后的第一个轰动性社会事件,或许其矛头不仅仅是指向黑社会,其波及范围也不会止步于山东省。
   
    因为该事件中,风口浪尖上的“黑社会”,左手攥着的是任其逍遥法外的“权”及其背后的政法体系,右手牵扯的是它的万恶之源——“钱”及其背后的金融大鳄。换言之,当前大陆官媒一边倒的倾向于于欢案判决的不公正性,或与下一步北京高层将加速整治政法体系与金融体系的有关。

权:惊现“权力黑名单”

   
    亲中纪委王岐山的大陆财新网连发两篇《于欢案追踪》,第一篇中,政法系统的马前卒——警察,已被定性“不作为”。
   
    警察为何不作为?据多名大陆媒体人转发的微信消息披露,“辱母”被杀的杜志浩的二哥在冠县检察院公诉科工作,团伙头目吴学占的后台是县人大主任;于欢姑姑也向媒体披露:吴学占跟县里领导有关系,“反正公安局也听他的,法院也听他的。就说他挺张狂,经常开着无牌照的车,带着一伙子人见天跑,冠县公安局不管他们。”张杰律师则给出更直接的答案:山东辱母案放高利贷的钱原来是公安局、检察院、镇政府人员的钱。
   
    原《南方周末》调查记者、《财经》高级记者杨海鹏撰文《高利贷现在已是地方权贵与黑恶势力之粘合剂》指出,高利贷团伙的放贷资金,相当数量来自宦囊。官员乐于将个人资金投入地方的高利贷市场,因为在所属地区有能力控制风险,转嫁风险于其他放贷者和银行。
   
    政府权力的沆瀣一气,保障了黑社会的为所欲为。聊城市中院官网贴出一张工作照合影,包括山东省常委、政法委书记才利民、聊城市委书记徐景颜、政法委书记刘强、法院院长黄伟东、检察长王学军、公安局长任奎军等。这张照片被网民解读为“于欢案中最该追责的权力名单”。

政法系统是重灾区

   
    港媒《动向》杂志报导,中共政治局3月3日宣布派遣工作组进驻19个中共中央单位,名为协助该单位展开反腐整顿补课工作,实为监督正在展开的换届工作。其中,中共政法系统被指是重病灾区,近300名厅级官员落马。
   
    《今日点击》主播石涛分析,习近平正在下手“强拆”政法委,有消息指国安部将变成国安局,归李克强的国务院管,而公安部归新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管理,政法委体系就剩下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亟待处理。连“司法独立”这一法律以更大尊严和自由的论调都“义正严辞”拒绝并否定的两高,仿佛体系内生了根的圆滑的顽石。
   
    于欢案的无期徒刑判决,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法官用手榴弹炸茅坑,激起了民粪。
   财新网采访报导中,被视为新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的前中国政法大学校长、87岁的陈光中表示:“就现有公开信息而言,于欢案定罪量刑可以说是明显不公正甚至是错误的。如果最终认定于欢构成正当防卫且没有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那一审就完全错了”。
   
    著名历史学者、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在微博上发言:支持刺死辱母者的当事人于欢——无罪。“血性男儿哪有罪?刺死辱母者既是正当防卫,更是见义勇为!”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在一篇转发微博中写道:“于欢和他母亲因欠债被十名黑社会人员限制人身自由,其人身安全受到极大威胁、尊严受到极大伤害。在警察完全不作为的情况下,于欢护母心切、拔刀自卫,是一个好男儿所当为。虽然最后防卫过当,但显然不应该被重判无期。
   
    政府先不允许民营企业通过正常渠道借贷,导致地下钱庄猖獗,并纵容其长期存在;对于高利贷引发的黑社会犯罪行为,政府听之任之、熟视无睹;等到人民不得已自救,又从重惩罚自卫者,进一步助长黑恶势力无法无天。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瞎管,在整个事件的因果链条中,我没看见政府做对一件事。”

钱:高利贷为何大有市场 数万亿提振资金归何处

   
    财新网在《于欢案追踪》第二篇中报导,源大工贸公司2012年曾获评连续三年无不良信用记录企业,自2015年前后因经营困难四处举债,涉及商业银行、担保贷款、租赁和高利贷等渠道。
   
    当地业界人士介绍,2013年-2015年冠县高利贷非常猖狂,“半数以上企业都借了高利贷”,工业园区很多企业都在互相担保贷款,“资金链条出现问题的企业结成了担保联盟。”在他看来,“源大工贸和苏银霞是做实业的,比较踏实勤奋。”
   
    网民跟帖中指,本应流入实体经济的钱都涌入了房产。为什么国家投放了数万亿拉动经济的资金,这些实体企业仍然不能从银行贷到款?眼睁睁看着房市飙升和大量资金外流?

此中原由体制内高层心知肚名。

   
    香港《东方日报》2月26日曾刊文《联手打金融大鳄关键要清除内奸》,文中披露,习近平2016年在中央全会上痛斥包括资本大鳄、内奸和稻草人在内的金融领域“三种人”。
   
    稻草人指流于形式的监管层;内奸指内外勾结的权贵,如一些官二代、秘书党。每每中央有任何新政策,都被人一早获悉,随后在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资本大鳄指那些资本雄厚、不择手段的财阀。每每中央有新政策,都被人一早获悉,随后在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
   
    2015年6月至9月,大陆发生严重的股灾,而“救市主力”证监会和中信证券等却联手做空股市,造成股市出现恐慌性抛售,导致股崩。
   
   2016年2月19日,证监会主席肖钢被免职,接替其职的刘士余2017年2月10日宣称,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2017年除夕夜,“明天系”掌门人、建华从香港被带回大陆接受调查。《南华早报》指,他涉及2015年操控大陆股市。
   
   《纽约时报》披露,曾庆红之子曾伟2007年以30多亿元鲸吞资产达738亿元的山东第一大企业鲁能集团时,肖建华是主要出资人。

从治标到治本

   
    突然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刚刚结束的中共两会的会场内,这“三种人”占了主体,他们才是中共政权物种的典型标本。两会代表中,“内奸”和“资本大鳄”是其中的少数,但实力却最强劲,是真正的权贵阶层。其余的多数为“稻草人”,他们毕生的专职动作除了永远举手就是随风倒。
   
    如果习核心领导班子所说的“清除三种人”动了真格,将意味着中国社会的变革,从治标走向治本。
   
    -See more at:https://www.secretchina.com。.
   
   附2:

辱母伤人三个疑问刀刀见血!高利贷金主哪里逃!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80123
   
    lsszcn 于 2017/3/31

1.辱母杀人案三个疑问,刀刀见血!

   
    疑问一. 女企业家苏某案发时对杜某讨债方是否欠款——欠135万还184万外加一套70万的住房,算不算欠债
   
    依照国家2015年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民间借贷的利率分三个区域,界限分别为24%和36%。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法院应予支持。即借款期内约定利率最高不得超过年息24%。如逾期未还,逾期的利率也不得超过年息24%。既约定了逾期利率,还约定了违约金等,逾期利率和违约金总计也不得超过年息24%。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法院应予支持。
   
    显然,从法律角度上看,苏银霞根本不属于欠债方(她和她公司的其他经济问题与本案无关,应另案处理),而且她还有依法讨回多出利息的权利!问题就来了,11个以讨债为由的流氓(他们的行为配得上流氓的称号)在苏某公司算不算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猥亵妇女?不搞清这些,对案件的定性、量刑会有严重影响!遗憾的是,一审判决里这些事实均语焉不详。
   
    疑问二:出警的警察在案发现场到底是有效处置,还是扔下一句“要账可以,但不能动手打人”就准备一走了之?于欢姑姑回忆说当时极力拦阻准备开车走人的警察。一旦警察放任不管,母子二人的处境很危险。这对本案定性也极为重要,一旦证实,说明警察有明显渎职行为。否则,于欢姑姑涉嫌作伪证,也应受到惩处!
   
    疑问三:第三个问题就比较有趣了,与本案既无关也有关。网上不少讨债鬼的水军一直上窜下跳,目的是什么?是为杜某伸张正义?显然不是!杜某案发时的表现可谓恶贯满盈,更不用说杜某还有涉嫌驾车撞死女孩逃逸的案底,为这样一个同伙大肆站台,估计流氓们自己都不好意思,而且从古至今,流氓之间会有侠义肝胆吗? 况且杜某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黑恶势力的马仔,水军犯不着为这样一个喽啰兴师动众,那搅屎的目的何在?有意思了,有消息称当地高利贷的金主不少是公职人员,一旦案件深挖下去,水落石出,肯定有不少好戏。这才是某些人寝食难安的要害所在,如果留意水军的贴文,大多根本不是在为杜某争取权益,而是拼命鼓噪“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江湖规矩。显然想把高利贷黑幕洗白。这才是水军的死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