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捍衛母親,于歡是真男兒,13億人民等待一個說法]
陈破空文集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捍衛母親,于歡是真男兒,13億人民等待一個說法

   山東辱母殺人案,成為轟動全中國的大案。2016年4月14日,蘇銀霞和于歡,一位母親,一個兒子,再次面對11名地痞、流氓的非法逼債。這群不法之徒,不僅非法逼債,而且非法拘禁,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在逼債的過程中,耍盡流氓,喪盡廉恥;為首的流氓杜志浩竟然用性侵工具刮蹭母親的臉,極端的侮辱、羞辱、淩辱,就當著22歲的兒子的面!
    
   中國歷史幾千年,留下無數的正史和野史,如此手段極端、令人髮指的逼債方式,聞所未聞,非止超越道德底線,而且超越人倫底線、人性底線。這種超越,只能發生在當今中國,配得上這個時代的中國,流氓成性、流氓橫行、流氓當道的中國。
    
   到達現場的員警,丟下一句:“要債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之後轉身離去。員警本應說明:債務糾紛,屬於民事糾紛,應該訴諸法院,不得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更不得打罵和侮辱人格。然而,員警的表現,是不制止、不作為。於是,員警一走,血案就發生。一忍再忍的兒子,終於不忍母親極端受辱,情緒失控,操起一把水果刀,一陣亂桶,地痞流氓們一死三傷。


    
   員警的不作為,至少犯下怠忽職守罪,對血案的發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其背後,還很可能涉及警黑勾結、警匪一家的涉黑犯罪。
    
   那個用性侵工具淩辱母親的流氓杜志浩,被兒子刺成重傷,駕車逃離,在醫院不治身亡。任何國人聽聞這樣的情節,無不拍手稱快,無不為兒子的骨氣和血性而大聲喝彩!
    
   然而,山東省聊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居然以“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為由,以“故意傷害罪”,判處于歡無期徒刑!消息傳出,民間輿論沸騰,法院的荒唐判決,觸犯眾怒。
    
   在遭受非法拘禁、暴力毆打、性侵和極端人格侮辱的情況下,居然“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那分明是情緒失控下的激情自衛。被強制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就可以正當防衛;遭性侵和極端淩辱,本身就存在反擊的緊迫性。然而,法院不採用“正當防衛”,甚至連“防衛過當”都不採用,竟用上了“故意傷害罪”,“故意”二字,從何而來?於歡激情自衛後,當場向趕來的員警交出水果刀,並投案自首。
    
   罪名不當,量刑過重。我們有理由懷疑法院判案的正當性和獨立性。凡是對當今中國司法有所體驗的人都知道,在這種案子的背後,都有大量的幕後活動,打通關系,行賄受賄。辦案人員和法院領導,極可能收受了黑社會一方的巨額賄賂,才會昧著良心,判處血性男兒于歡無期徒刑。
    
   在11名逼債地痞的背後,是非法發放高利貸的“地產老闆”吳學占。蘇銀霞向吳學占借債135萬元,已經還債184萬元,並抵押了一套價值70萬元的房產,仍然還不清月息高達10%的高利貸。
    
   號稱“地產老闆”的吳學占,其實是黑社會頭目。此人神通廣大,從官場籌得大量資金,向當地80%的民營企業發放高利貸。當地官員、富人都樂於把錢投放到吳學占處,因能經由吳學占發放高利貸而謀取暴利。吳學占手下,豢養大批爪牙,兇神惡煞,恃強淩弱,如杜志浩之流,專門出動搞非法逼債、暴力逼債。
    
   很顯然,圍繞吳學占及其高利貸,聊城市存在大量官商黑勾結、權錢交易的醜聞,層層腐敗,重重黑幕,案中有案,牽涉公安、法院、官場無數貪官(如有某種力量能刨根究底,大量罪案必暴露於陽光之下)。所有這一切,所有的醜陋和黑暗,都指向,當今中國,無底的道德淪喪,惡質的社會空氣,萬惡的專制制度。
    
   母親,是每一個人至親至愛的人,每一個人都首先來自於母親。對母親的淩辱,就是對子女最原始感情的強姦。當著一個成年兒子的面淩辱母親,而且是用極端的性侵式淩辱,任何一個兒子,哪怕還有半點人性和血性,都必然奮起還擊,用一切手段,捍衛母親的尊嚴。從這個意義上而言,當代中國青年于歡,是一條真的漢子!在普遍犬儒的中國,於歡的奮起,是血性和骨氣的奮起,是陽剛和尊嚴的奮起。這是一個沉淪民族的稀有閃光。
    
   民情洶湧之下,社交媒體上,都在傳閱一個古代中國的故事和一個當代美國的故事。
    
   東漢時期,一位名叫董黯的青年,貧窮,卻孝敬母親;而鄰居青年王寄,富裕,卻不孝其母。有一天,董母與王母拉家常,各自談及兒子孝與不孝,恰好被王寄聽到。王寄嫉恨董母,待董黯離家外出時,王寄去董家辱罵並毆打董母。董母由此臥病不起,不久去世。董黯事後得知,憤怒至極,但考慮王母年老,也需要其子照顧,暫時隱忍不發。等到王母病逝,王家辦完喪事,董黯立即殺死王寄,斬下其頭顱,為母親報仇,祭奠母親亡靈,然後自縛向官府自首。當時的皇帝漢和帝聽到董黯的事蹟,為其孝心所感動,降旨寬恕其擅殺之罪,並降詔,賜官董黯為郎中。董黯婉拒。漢和帝仍然賜以俸祿,董黯隱居終老於大隱。這個慈母孝子的故事傳遍了神州大地,後來人們就把大隱溪叫作慈溪,後來又用慈溪做縣名,便是慈溪縣的由來。
    
   在美國,1984年,發生一起10歲男童遭性侵和綁架的案件。罪犯落網。但就在警方押解罪犯的路途中,男童的父親甘瑞(Gary)突然沖出來,當場開槍,擊中罪犯頭部,罪犯傷重,不治身亡。復仇後的父親,放下槍支,任由員警帶走。在民眾的同情聲浪中,法院審理和判決這位復仇的父親,一再減輕罪名,從二級謀殺,改為誤殺;最後輕判甘瑞5年緩刑和300小時社區服務。負責這個案件的法官,說明了輕判的理由:這是一位憤怒的父親為了自己兒子而犯下的殺人罪,把他送進監獄,不會對任何人有好處。
    
   當代中國青年于歡,他所目睹的母親受辱的慘劇,遠甚於東漢時的董黯;他為了母親尊嚴而奮起拼殺的激情,遠甚於為兒子復仇而殺人的美國人甘瑞。
    
   奮起還擊,正當防衛,激情殺人,於歡是孝子,是勇者,是所有男兒的楷模。竟被判無期徒刑,天下輿論譁然。舉國之怒,是為國怒!據報導,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已經介入調查此案。於歡案上訴後,高一級法院如何判決?13億人民等待一個說法。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7年3月30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js-03312017105937.html
(2017/04/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