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上海話“小斗亂”的出典]
半空堂
·第十三回 厚颜谈帝皇秘诀 清心说茶艺轶事
·第十四回 蒋介石怒斥马列 毛泽东讥讽孔儒
·第十五回 胡适之有的放矢 毛幽灵无言以答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 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
· 幸虧張大千沒有留下
·謝门四杰遺韻千秋
· 食薇亭記
· 半空堂說夢
·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説 期 望
·上海話“小斗亂”的出典
·畫 魂 乃 似
·買雞蛋時的聯想
·林 沖 爆 料
·十月革命和中共的關係
·通姦古今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除 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話“小斗亂”的出典

   
   
   ——王亞法
   
   上海話把喜歡搗蛋或惡作劇的男青年叫做“小抖亂”,相信如今不少五、六十歲,年輕時頑皮好動的人,都有過這樣稱謂。


   對於“小抖亂”的來歷,我一直不甚了了,查閱詞典和有關典籍,也無記載,甚至不知“小抖亂”三個字如何寫法,一直誤解為“小偷卵”。
   “卵”是上海話對男性生殖器的叫法,所以在邏輯上又解釋不通,偷“卵”者,應是女性,何以給男性小青年冠與此名。
   近日翻閱陳定山先生的《春申續聞》,終於找到答案,忽然釋疑。
   “小抖亂”的原名叫葉仲芳,然而知道葉仲芳的卻不多,反而是他的綽號卻被一代代的傳下來,成了“小抖亂”的祖師爺。
   葉仲芳的祖父是大名鼎鼎的葉澄衷。
   葉澄衷是清末時的巨富,他除了在全國經營美孚石油之外,還經營錢莊、房地產、運輸、絲綢業……如今上海北京東路一帶五金店林立,殊不知當年第一家“新順記五金店”就是他開辦的,在當時有“五金大王”之稱。
   葉澄衷晚年熱心於慈善和教育,創辦了“懷德堂”、“忠孝堂”、“義莊”……慈善機構,還在上海創辦了第一所新式學校——“澄衷蒙學堂”,即現今的上海市重點“澄衷中學”的前身。教育家蔡元培曾是“澄衷蒙學堂”的第一任校長,竺可楨、李四光、豐子愷、錢君匋、秦瘦鷗、包玉剛、邵逸夫……都是該校的學生。
   傳說葉澄衷的發家非常蹊蹺。他少年時在黃浦江靠划舢板謀生,但有好學之心。
   道光年間,上海剛剛開埠,社會上學英語成風,葉澄衷也想讀英語夜校,但要繳納一塊銀元的學費。但他每日辛勞,靠划舢板收入,所得微薄,攢了許久才攢滿一元錢,學了幾句洋涇浜英語。
   說到“洋涇浜英語”,恕我又要贅述幾句:今天的金陵東路外灘附近,當年是條小河,叫洋涇浜,上海開闢租界時,洋涇浜的北面劃為租借,南面靠近老城區,是華人地界。小生意人在洋涇浜的兩岸擺地攤做小生意,為了招呼洋人客戶,學會了幾句不入調的英語,這就是洋涇浜英語的由來。猶如今天中國的許多旅遊區,在有外國遊客的街上,小販們舞動土產,高喊:“混大啦,吐大啦,氣魄,氣魄(One dolla two dolla Cheap Cheap)……”
   言歸正傳。卻說某一天一位酒氣沖沖的鬼佬,坐葉澄衷的舢板過江,臨行匆促,把隨身的公文皮包遺留在座位上,包裡有不少美金和英鎊,還有合同單據。
   葉澄衷見了,竟未生貪念之心,守著失物,在江邊等候客人來領取。
   傍晚時分,鬼佬酒醒,匆匆趕來,葉澄衷用洋涇浜英語和他招呼,鬼佬看到失物原封不動,十分感動,就從中取出一疊美金給葉澄衷作酬謝,葉澄衷堅持不受,鬼佬大為感動。
   原來這個鬼佬是美國來中國設立美孚(Mobil)石油洋行的,他正在上海物色懂英語的代理人,葉澄衷時來運轉,碰到了貴人,就此發跡,以後他能在全國設分行,銷售美孚石油,也許與此有關。
   此段細節,在舊上海小報中屢有提及,筆者少年時曾聽外公講過,《清史稿•孝義傳》中也有記載:“西人有革囊路側者,成忠(恐誤:澄衷——筆者)守伺而還之,酬以金不受,乃為之延譽……”
   中國人有“富不保三代”的說法,到了葉澄衷的孫輩,果然出了一位紈絝子弟——大名葉仲芳,綽號“小抖亂”。
   葉仲芳天資聰明,行為詭異,不守規矩,專事搗亂,且出手闊綽,喜作奇詭驚人之舉,圈中人以“小抖亂”呼之。仲芳聞之亦不以為忤,就此“小抖亂”之名日隆。
   以上鋪墊清晰,接著筆者採擷“小抖亂”的幾件惡作劇事例,供列位飯後助興:
   某年寒冬,小抖亂興致所起,約了上海灘另外二位,外號叫“小東洋”和“小麻皮”的闊少,在四馬路(今日福州路)的大西洋番菜館(舊時滬人把西餐稱作“番菜”)大宴賓客,所邀的嘉賓約有數百人之衆,規定應邀淑女名媛,以穿時尚貂裘狐氅為宜。
   時值冬天,小抖亂囑侍應,以桂枝、薑湯或烈酒招待客人,又關照將屋內水汀燒至最高,應邀者飲罷,無不額頭盡濕,汗流浹背。舞過三曲,小抖亂短衣呼囂,促賓客寬衣起舞。
   曲終舞散,淑女名媛所脫貂裘狐氅,遍找不得,驚恐間,只見小抖亂朝天散出一疊當票,高呼:“因今日與會者均未出攤分錢,我已將諸位寶裘押入當鋪,充作舞資……”說罷,揚長而去,開車逃逸。
   第二天,小抖亂叫“小東洋”和“小馬皮”送還諸位丟失的寶裘,聲明只是惡作劇而已,眾人取回,哭笑不得。
   小抖亂酷爱在鬧市飈車,見紅燈從不踩剎車,反而加速,巡捕見之,開出罰單,經常日罰百金,小抖亂支付罰單,從不吝嗇,反以為樂。
   當年英租界的印度巡捕,俗稱印度阿三,常以欺壓貧民小販為樂。小抖亂駕駛跑車,一手掌握方向盤,一手持雞毛帚,見路上有印度阿三欺負黃包車夫和小販者,便快速上前,夾頭夾腦,一頓暴打。等印度阿三明白過來,小抖亂已經飛車遠去……
   有次小抖亂穿了破衣褸衫,扮作乞丐,故意讓巡捕房關押,半夜掏出鈔票,賄賂看守,喊來餛飩擔子,在鐵窗內和難友共享宵夜。第二天被小報所知,喻為奇聞。
   小抖亂有惻隱之心,每逢冬天大雪,常帶領僕傭去街頭施捨棉衣食品;有次貧民區大火,警察封鎖路口,小抖亂駕車,強行衝入,憐香惜玉,救出幾位被困少婦。
   小抖亂吃喝嫖賭抽俱全,揮金如土,性格詭異,最終妻妾無法與其共處,先後離去。
   抗戰軍興,小抖亂戎裝從軍,先入浙江天目山打遊擊,後隨國軍入印緬戰場,馬革裹屍,壯烈犧牲。
   說罷小抖亂的故事,想起了當今的紅三代,如令計劃的公子也喜歡飈車;薄熙來的公子喜歡開party擺闊,周永康的兒子喜歡狎妓……
   上海灘洋場惡少的一切陋習,都為紅色子孫所沿襲,不知某一天國難當頭,其中會否有“小抖亂”式的人物。
   我想也許會有,因為他們要保住自己祖傳的紅色江山,我想也許會沒有,因為他們的財產和親人都寄藏在敵人的營壘裡,世事如棋,誰猜得準!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於食薇齋南窗
   
   
   
   
   
   
   
   
   
   
   
   
(2017/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