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半空堂
·挤公交车的教训
·纪念那只小狗
·家 和 男 人
·可憐金陵紫氣盡
·跨出一小步 人生一大步
·两 件 小 事
·龙嬉砚海说丹青
·墨 荷 泣 诉
·倪绍勇其人其画
·拍苍蝇的联想
·朋友有通财之谊
·启功说“缘”
·我请启老写堂匾
·清议茶和报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王亞法
   
   寫完了《半空堂說夢》一文,想再寫一篇《半空堂説命》,可是按鍵苦思,木訥端坐,竟敲不出一個滿意的開頭來。於是索性關機喝茶,順手挪過陳定山先生的《春申舊聞》翻閲起來。
    陳定山先生是鴛鴦蝴蝶派作家天虛我生陳蝶仙的長子。他工於書畫,擅長詩詞,二十歲時就在上海文壇上有“江南才子”之名,小報常將他父子倆稱做“中國的大小仲馬”當年風靡全國的“蝴蝶牌牙粉”是他家的產業,女畫家陳小翠是他的胞妹。


   陳定山先生在三四十年代的上海灘,財才兼有,春風得意,當年在出版的《小說月報》、《遊戲雜志》、《紫羅蘭花》、《新聞報》和《申報•自由談》上,幾乎每天都有他的文章。
    一九四八年,春江水暖鴨先知,陳定山去了台灣。抵台後,他忘不了當年在上海燈红酒绿的寬綽生活,且因丟失了大陸的財產,一時生活拮据,於是不得不重作馮婦,在台灣的雜誌和報紙副刊譔寫迴憶舊上海的掌故文章,靠賣文為生。
    一九七六年,張大千先生回台灣後,他倆老友相逢,成了摩耶精舍的常客。他和張大千有許多葷性笑話,十分精彩,因不屬此文範圍,筆者不作贅述。
    陳定山先生的文章,文字精湛,引典得當,古典詩詞信手拈來,每每讀完,不由叫人掩卷歎服,折服老前輩駕馭文字的本領。
   不是誇大其實,撇開政治而言,大陸在一九四九年後培養的所謂作家,其國學基礎,文學功底,用詞精湛,加起來也抵不上一個陳定山。可惜陳定山先生在台灣發表的文章,牢騷太盛,滿紙“共匪”、“毛酋”……階級成見頗深,故此不宜在大陸發表。
    話歸正題,筆者引用《春申舊聞》中的一則掌故,加以演繹,來印證晚清和民國初年時,文人的社會地位和儒家風骨。
    晚清和民國初年,小說界流行章回小說,如曾孟樸的《孽海花》,劉鶚的《老殘遊記》,徐枕亞的《玉梨魂》……其間以筆名“我佛山人”吳趼人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和李伯元的《官場現形記》,最為盛名。
    卻說我佛山人一次來到上海,住在一家叫謙泰的客棧裡,不巧客棧半夜起火,忙亂中我佛山人捲包逃離,逃到門口,一位茶房疑他是趁火搶劫份子,一把將他攔住。我佛山人死勁掙脫,茶房拽住他的辮子,兩人撕扯,慌亂中茶房摑他一記耳光。
    那時吳趼人正值年輕,火氣熾烈,把茶房拉扯到巡捕房。巡捕見這個滿口廣東官腔的硬漢,是位玩筆桿子的名作家,不敢造次,直接移送往會審公廨。
    會審公廨,是同治年間,外國殖民者認為中國司法不公正,而共同設立的司法機構,中方由道臺任命專職會審官,又叫讞員,如涉及到華洋(包括外方僱員)的案子,則由中外官員共同審理,一般中國人的案子,由中方會審官獨自處理則可。
    審理此案的法官叫關炯之,外號“關老爺”。
    關老爺在上海司法界頗有名望,審此區區小案,輕而易舉,他問明案由,當庭判茶房罰大洋五元,以儆效尤。
    我佛山人聽罷,覺得處罰太輕,滿腔不服,欲與關老爺激辯,關老爺不予理會,宣佈退堂。我佛山人一時情急,從搭褳中掏出十塊鷹洋(清末流通面鑄老鷹的銀元,民間叫墨西哥鷹洋,又叫番佛或番餅),沖到關老爺面前,放在案台上,揪住關老爺的辮子,左右開弓,兩記耳光。關老爺大驚失色,叫衙役治他擾亂公堂的罪。
   我佛山人打完,高聲说:“抓辮子打耳光,每記五塊,這是你判的,我打你兩記,判罰十塊,這叫法律公正!”說罷,轉身就走。
    關老爺本要發作,聽我佛山人這樣講,就蔫了聲,另方面他知道我佛山人是知名作家,在上海灘報界,有一批文人朋友,這些人都是無冕之皇,筆杆子厲害,得罪不起,只得眼睜睜地看他離去。
    据陳定山先生在文中述,當年的《春江花月報》,登載了“關老爺被摑”一文 ,有詳盡報道。
    晚清民國時期社會風氣開放,文人的地位崇高,就言論自由來説,那個有章瘋子外號的章太炎,竟敢蓬頭垢面,身穿藍布長衫,足蹬破履,將當初袁世凱為了拉攏他,贈給他的二級大勛章,當作扇墜,掛在執扇上,站在中南海門口痛罵袁賊。袁世凱奈何他不得,事後對人説:“我平生最怕兩枝筆,一枝是梁啓超,一枝是章太炎。章太炎的文筆可橫掃千軍,最為可怕……”可見那時的獨裁者還是懼怕文人的;拿稿費而言,當年林琴南、天虛我生、包天笑的文章,都是千字十塊,後來的魯迅千字八塊,而當時的物價,一塊錢可買十斤豬肉,四馬路會樂里的一桌花酒才十二塊;上海頂級地段,北京路一帶的整幢石庫門房子,租金是每月八塊……難怪周有光先生説,他活了一百多歲,活過幾個朝代,覺得民國時期的生活最好(當然晚清時他尚年幼);家父九十六歲仙逝,晚年也常說,此生經歷過北洋時期的“五色旗”;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旗”;汪偽政府的“青天白日黃三角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紅旗”,一生中,只有在民國黃金十年中(1927—1937)活得最舒心,而在最后一面旗幟下活得最淒涼。
    敲键至此,我不由責問,晚清和民国时代的文人為何敢如此嚣张,獨裁者為何如此懼怕他們,集權者手掌大印,为什么不搞反右和文革運動……
   呵呵,這些獨裁者真他妈的是一群不懂马列主义,不懂阶级斗争,不懂“政策和策略是專制者的生命”的草包!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八日於食薇齋南窗
   
   
   
   
(2017/04/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