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 半空堂說夢]
半空堂
·两 件 小 事
·龙嬉砚海说丹青
·墨 荷 泣 诉
·倪绍勇其人其画
·拍苍蝇的联想
·朋友有通财之谊
·启功说“缘”
·我请启老写堂匾
·清议茶和报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半空堂說夢

   
    ——王亞法
   
   老夫虛度七十,平生做夢無數,回顧夢境,除對青年時代的豔夢有些許殘存外,其餘的幾乎沒有記憶,唯獨有兩個夢,其情節之蹊蹺,記憶之深刻,難以忘懷。
   四年前的一個清晨,朦朧間忽然聽到先父的聲音,說:“人家都有手機,你也替我買一個。”醒來後,頗覺驚訝,我在澳洲,家山萬里,他老人家不知如何飛越大洋,傳聲與我的。我立馬打長途電話給舍姐,托她給先父燒些紙錢,讓他在冥間蘋果公司買一個手機。舍姐說廟裡有紙糊的蘋果手機,買個現成的焚燒即成。我說不行,中國的移動和聯通與冥國的恐怕制式不同,冥間是封建社會,由閻王掌權,對外通訊控制極嚴,會遭屏蔽,不能通用。不然他老人家會飛越關山,千里奔波,又會來訴說,還是讓他在冥間買國產的為好……說完,二姐突然驚呼道:“啊呀,今天正好是家父半周年的忌辰,顯靈了!”


   我掐指一算,果然不錯,家父是一月十四日往生的,今天是七月十四日,正巧半年,一天不差,世間竟然有如此蹊蹺之事,對一個從小就受無神論教育的我,至今未能解開謎團。
   蔣則正兄,是我青年時代的一位好友,我称呼他小哥,彼此情同兄弟,當年常去他家中蹭飯,飯後在陽臺的葡萄架下臧否人物,指點江山。我出國多年後返回故里,因他家房遭搬遷之故,失去聯繫。
   去年回國,偶然從一個朋友處得到他的新址,老友見面,格外興奮。可惜他得了癌症,已屬晚期,我最後一次去華東醫院探望時,他已陷入昏迷,但醒來時還能認出我。
    我回澳洲不久,噩耗傳來,接著在頭七的晚上,我得了一夢,夢見又在陽臺的葡萄架下和他一家喝茶聊天,第二天我致電小哥嫂嫂時,她說就在昨天她和一位侄女,也做了同樣的夢。奇哉,三人竟然同時得夢,而且同一夢境,世間竟有如此異床同夢的巧事,又是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謎團。
   今年年初,我去臺北,拜訪孫家勤先生的夫人趙榮耐女士。
   孫家勤先生是五省大元帥孫傳芳的公子,張大千先生的得意門生,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往生,其時我曾趕往臺北弔唁。
   在和趙女士談及孫公逝世前後的軼事時,她說:“傳說人死後的頭七鬼魂會顯靈回家,那晚我故意不睡,翻箱倒櫃,幫他整理遺物,等待他的靈魂回來,等到夤夜時分,實在困頓不堪,剛一合眼,只見他臂挽大衣,如平時出差回家的樣子,跨進房門,大聲說:“Nancy(趙女士英文名),房間裡怎麼這樣淩亂呀!”聽趙女士說得繪聲繪色,聯想前事,我雖百思不得其解,然而又不得不信。
   本文原先只想談我親身經歷的夢境,但一摸鍵盤,就一發不可收拾,思緒泛起,又想起小時候聽家母說的一則奇夢異事。
   家父幼而失恃,十二歲喪慈,家母進門後未見過我祖母,舊時也沒有照片。
   家母生育我大姐時,產後昏迷,湯藥不進,第三天突然驚醒,醒後告訴家父,說夢中進入一座寶塔,見一穿靛藍棉袍的老媼,手持拐杖,沿螺旋形樓梯拾級而上,便亦步亦趨,跟隨其後,將到塔頂時,老媼驀然回首,見有人跟隨,臉露慍色,怒叱曰,爾來何故?說罷,用拐杖推擊家母額頭,家母頓失平衡,順梯級一路滾下,隨即醒來。
   家父聽完家母訴說,不由驚叫道,此乃吾母也!
   天呐,好險,倘若家母當時隨先祖母登上塔頂,便入了仙境,不會醒來。嗚呼,如真,這世界上便不會有我,當然,也更不會有我今天寫的精彩故事。
   還有一個關於夢的真實故事,也是家母親口告訴我的,我家對面老鄰居楊家姆媽,說到“姆媽”,筆者在此順便帶一筆,上海人舊時,鄰里間女眷以“師母”稱呼,如顧家大嫂,稱之為“顧師母”,李家大嫂,稱之為“李師母”,晚輩則在姓氏後加個“家”字,以啥家姆媽稱呼之,如王家大娘,稱之為“王家姆媽”,張家大娘,稱之為“張家姆媽”,以此類推……
   對門楊家姆媽和家母是小姐妹,又是無錫同鄉,相處甚為密切。
   楊先生青年時在生意場上春風得意,娶了兩房太太,楊家姆媽是大房,四九年後,楊先生生意不順,為縮小開支計,將兩房太太搬到一處住,由此乎妻妾齟齬,家中常起風波,因此楊家姆媽常來我家,與家母訴苦叫屈。不久楊家姆媽得了頑疾,臥床不起,家母每日去探視,好言相慰。
   那天家母探視完楊家姆媽回家,時值盛夏,在臥榻上略作小憩,剛一合眼,但見楊師母身披猩紅色羊絨大衣,款款而來,對家母說道:“王師母,我要回去了!”
   家母正要回話,只聽對門哭聲連天,楊家女兒來報喪了。
   說起楊家女兒,又引出我一段青梅竹馬的故事。
   楊家女兒大約比我小二三歲,孩提時,常在一起玩耍。記得一次我將火柴梗掏鼻孔,突然感到鼻腔發癢,一陣噴嚏,頗覺有趣,於是就和她對玩,她將火柴梗插入我的鼻腔,我也將火柴梗插入她的鼻孔,相互對插,在歡笑聲中,兩人噴嚏連連,涕液交流,最後一次我插得過重,把她的鼻膜搞破,出了血,她哭著回家,再也不跟我玩了……幸虧那時年幼無知,不懂造次,如若年事稍長,恐怕插的就不是火柴梗了……
   當下中國人流行做強國夢振兴中华,對強國振兴中华的概念,老夫至今不甚了了,是強而振兴到秦朝,讓人民做秦的奴隸,還是強而振興到元、清,讓人民做溫良恭儉讓的奴才……不知哪位高人能指點我愚頑!
   老夫年已七十,做夢無數,若問平生最憶是何夢?
   呵呵,當然最憶是青春時的豔夢,但可不可啟齒,說出來羞煞人也!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五日於悉尼食薇齋
   
(2017/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