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不說話的右派」]
曾铮文集
·澳洲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视频:【澳媒观察】联合国的腐败和堕落
·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一)
·曾铮今天申请成为中国过渡政府新公民
·组图: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二)
·杨师群被告密,原来是为法轮功和九评!
·申请成为过渡政府新公民之补充说明
·视频:【澳媒观察】大把撒钱的競選
·视频:【澳媒观察】维州警官泄密丑闻引起的震动
·视频:【澳媒观察】工党获胜分析及展望
·视频:【澳媒观察】气候变迁:澳洲Vs中国
·视频:【澳媒观察】从一次州葬看澳中维权者的不同命运
·视频:【澳媒观察】山西黑窑奴工最新内幕
·视频:【澳媒观察】小医生打败大政府的故事
·澳媒聚集中国“农民土地革命”  
·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视频: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视频:从中国雪灾看澳洲的灾害应对
·视频:评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视频:澳洲卧龙岗市女官员性贿赂丑闻
·CHINA IN 2008
·视频: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二十个和一个
·组图:圣诞前夜的悉尼
·组图:悉尼圣诞橱窗装饰集锦
·澳主流杂志邀法曾铮评08年中国大事
·视频: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视频: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图片游记:可在树梢上散步的悉尼伊拉娃娜公园
·(中国聚焦第57期) 高校中的“反革命”事件
·视频:澳洲2020精英高峰会
·视频:印度司机“闹事”给澳洲带来的贡献
·比比澳洲的真精神病与中国的假精神病
·视频: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澳警击毙少年将引发骚乱吗?
·视频: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视频:发展不是硬道理
·视频:曾铮为澳媒点评中国大事
·视频:色情还是艺术?
·今日完成向中国过渡政府纳税程序
·视频: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视频: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望子成龙缘何招致“飞来横祸”?
·由两岁孩童“狂涮”艺术界想到的
·视频:澳洲的的马与中国的人
·《九评》点中中共死穴
·视频:澳洲及西方如何处理办公室恋情
·视频: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视频:从排污交易看民主决策
·“返乡的单程票”
·视频:澳洲的色情犯与中国的杨佳
·视频:澳媒报道奥运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国庆日话“澳洲精神”
·视频:中国造月亮即将并着陆
·视频:秋江水冷鸭先知
·澳门赌王在澳洲“豪赌”引发的争议及联想
·视频: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雷鸣般掌声中,关贵敏对我的“伏击”
·盛世大国崛起 最令人毛骨悚然世界第一
·视频: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视频: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自由党领袖坦博
·视频: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中鋁收購澳礦業巨頭為何阻力重重?
·神韵在美国有多震撼 眼见为实!中英 视频
·春晚小品更新囧版(视频)
·视频:悉尼奥运村盘活项目引发的争议
·“地狱烈火”熔炼澳洲精神
·
·望“全球的人们”立即执行凤凰台“砖家”的建议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澳洲人
·视频:瞧瞧人家的“问责”
·视频:赵本山宋丹丹新小品《下岗工人谈两会》
·想移民澳洲的看过来——陷赤字危机 澳“关国门”保就业
·组图:纽约.圣诞节
·中铝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游说”之旅
·视频:中国能救澳洲吗?
·为77元锒铛入狱的首名澳联邦大法官
·视频: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中国留学生坠楼身亡案
·陆克文的“中共泥潭”
·视频:澳洲社会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从未公开过的数据!——大陆还有多少人在炼法轮功?
·视频: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中共利用心理学家迫害法轮功的铁证
·视频: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澳警击葬少年会引发骚乱吗?
·难民船外海爆炸 引发澳政坛风暴
·等了九年的公开退党声明
·视频:望子成龙缘何招致“飞来横祸”?
·视频:澳洲与中国的真假精神病
·澳媒揭央视地震周年节目虚伪内幕
·视频:由两岁儿童“狂涮”艺术界想到的
·视频:中国民工返乡的“单程票”
·视频:澳洲国庆日与澳洲精神
·对中共威胁 澳军事战略重大转变
·视频:澳门赌王澳洲“豪赌”之争议与联想
·视频:地铁烈火熔炼澳洲精神
·Remembering Tiananmen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一)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二)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說話的右派」

   今天看到大紀元開始連載丁抒的《陽謀》,不由得想起在我家鄉四川中江縣一個廣爲人知的故事,覺得有必要把它寫出來,作爲《陽謀》的一個小小補充。
   在「反右」「陽謀」開始之前,中江縣有這麼個人,有點像今天的「段子手」,時不時總會發表一些「陰陽怪氣」的言論來針砭時弊,或者用共產黨的話說,「發泄對黨和社會主義的不滿」。
   後來「陽謀」開始了,黨號召大家「大鳴大放」。認識這個人的人都想:平時不號召他還經常「大鳴大放」呢,這回他肯定會提出許多批評意見來。
   誰曾想,這個人在北京有個親戚,提前知道了「大鳴大放」是個「陽謀」,是黨「引蛇出洞」用的,因此早早警告此人:在這次運動時,千萬、千萬要管用自己的嘴,什麼都不能說。
   親戚說得很嚴厲,這個人還真聽進去了。因此運動來時,真的死死的管住了自己的嘴,什麼都沒有說,沒有「鳴放」出任何批評意見來。


   結果怎樣呢?領導和「廣大革命羣衆」一致認爲,這個人平時那麼多意見,怎麼會在「大鳴大放」時沒有意見了呢?一定是嘴上不說,心裏照樣在謾罵「黨和國家領導人」,所謂「腹謗」也。
   於是這個人還是被打成了右派,且得到一個專有名詞:「不說話的右派」。
   這名「不說話的右派」,我沒有見過。但我見過另一名右派,印象非常深刻,那是在四川綿竹縣漢旺鎮。
   「文革」中父親挨鬥後,從地區級城市綿陽市被發配到人口只有三萬的邊遠小鎮漢旺,當時我和母親沒有跟去。到我四歲多時,大妹妹出生了,母親一人照顧兩個孩子有難度,我就被送到漢旺,與父親一起,住在用牛毛氈在河灘上搭起的簡易棚裏,在那裏度過了童年的許多歲月。
   在小鎮上與牛毛氈棚子同樣簡陋不堪、連個像樣的籃球場和籃球架都沒有的學校裏,有一位一表人材,從身材上講絕對是「鶴立雞群」的帥哥,他的氣質和他的一切,都與周圍的環境絕對地格格不入。
   後來聽人講,這位帥哥原是國家籃球隊的隊員,籃球打得棒極了,因被打成右派,才發配到這小鎮的,妻子也跟他離了婚,他孤身一人在那裏。
   我從未跟這位右派帥哥老師講過話,總是遠遠的看著他,覺得他神祕。有時聽說,他那麼帥,一直有人張羅著要給他介紹對象,但最終還是沒人敢嫁給他。
   我上高中時就離開漢旺鎮了。再後來回去時,就已經聽到有人叫他「老光棍」了。他曾經英俊的臉上,也已經布滿了皺紋。
   再後來聽說,全國的「右派」被「平反」後,他也曾做過很多努力,想要調回北京,但最終沒有成功。
   從那以後就再也沒聽說過他的消息。我猜,也許是在那個小鎮上鬱鬱終身了吧。
(2017/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