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曾节明文集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人与人权双周刊首发 2017年02月17日
   
   (谨以此文,祭奠58年前的今天,在“319平叛”中死难的藏汉无辜者)


   
   桂河桥华军孤军墓的创建者梁山桥老先生,是笔者流亡泰国期间结识的一位忠厚长者,其人生经历之厚重、之传奇,非比寻常;其人恍若一块见证中国大陆沧桑变迁的活化石。
   
   2009年10月,笔者有幸“考察”了这块厚重的“活化石”,分别在泰国北碧府的帕隆玛岱乡间和桂河桥与梁山桥作了长谈,然因生性疏懒、生计窘迫,累积的资料迟迟未能成文发表。2011年初笔者离开泰国后,梁老身体每况愈下,2014年和2016年两次中风,尤其是去年11月末中风,虽经抢救逃过一劫,仍落下了视觉障碍和行走困难之后遗症,故笔者惟愿赶在梁老先生意识尚可之际,将梁老之厚重经历成文发表,以表微薄慰藉之寸心,并谨以此文祭奠在1959年大屠杀中罹难的藏人和汉族平民。
   
   梁老先生生于1943年,受教于“新中国”、“红旗下”,本是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的衷心拥戴者,就像大多数“解放牌”一代人一样,但是,传奇的人生经历和个体的造化,奇迹般地令他成为“解放牌”那代人中最早质疑毛泽东和中共的先觉者之一。
   
   其中,参加解放军的经历,无疑是最先松动他红色信仰基石的第一根撬棍。
   
   1961年,年仅十八岁的湖北汉川县贫农子弟、解放军武汉汽车兵学校学员梁山桥,被分配到兰州军区,正式开始军旅生活。梁山桥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次分配,令他成为一个异议人士,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
   
   梁山桥被分配到独立六十二师,那支部队,恰恰就是在1959年刚刚参加完“西藏平叛”的主力部队!初到部队驻地——甘肃平凉,迎接他的,是莽莽的秃山和飞沙走石的戈壁,一切都在加深失去留在大城市机遇的遗憾。哪里想到,在这枯燥的荒凉中间,蕴藏着许多鲜为人知的惊心动魄故事,刚从西藏“平叛战场”归来不久、刀血未干的六十二师的故事,第一次动摇了梁山桥的新中国“样板”价值观。
   
   梁山桥讲述:下到连队后,我从老兵那里听说了许多“西藏平叛”的事,那时候六十二师刚参加“平叛”回来没多久。西藏平叛,其实就是对藏人的大屠杀,为什么会那样残酷呢?有一段这样的发展过程:中共撕毁“十七条”,强迫西藏共产,激起了1959年的藏族全民暴动,六十二师奉命进藏镇压;刚开进藏区的时候,军队确实在认真执行民族政策,只对武装分子开火,对藏人老百姓比对汉人还好,严格做到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哪里想到,藏人却是全民皆兵,不管是猎人还是牧人,有机会就向解放军开枪。刚开始的时候解放军的车队都收容藏族逃亡百姓,可是他们上了汽车后就把驾驶员敲掉,有时整个车队都被藏人干掉,补给运输受到严重破坏……藏人还装扮成逃亡的汉族老百姓,向解放军求援,然后乘机暗算救援他们的部队。有了血的教训之后,后来不管求援的人是藏人还是汉人,解放军都不收留,一概不理。
   
   以前很多作品表现“平叛部队”怎么怎么英勇善战,其实更厉害的是藏族武装分子,他们当中许多人会打甩手枪——就是根本不用瞄准,端起手枪、步枪,甩手就打,能打个八九不离十,这全靠感觉和经验;这一招,解放军根本接不住,因为解放军的射击训练,练的是三点成一线,这碰上遭遇战顶不上一个屁用,人家已经打掉了我们几个,我们还找不到北,最惨的是新兵,往往连枪管子都没放平就被人家甩手一枪放翻了。解放军的骑兵就更不是对手了,因为骑在马上飞奔时你根本无法瞄准,不会打甩手枪,碰上藏族骑兵就死路一条,所以“西藏平叛”中,骑兵的伤亡非常惨重。
   
   藏族猎人的枪法尤其好,真的是百发百中!他们挎着步枪骑在马上上上下下地打甩手枪,根本不用瞄准,号称“上打飞鹰、下打黄羊”,确实一点不夸张。解放军有时牺牲了一个班的人,还搞不掉对方一个猎人,最终还是让对方骑着马跑掉了。如果不是拥有人力、物力和武器上的巨大优势,解放军根本打不赢叛军。
   
   因为战友死得太多,整个部队都气疯了,所以以后对付藏族武装组织基本不抓俘虏、不留活口。火烧喇嘛寺事件就是其中很惨的一次,鲜为人知。事情发生在甘南阿坝地区,藏人——包括喇嘛在内,全民抵抗解放军,最后撤退到一所喇嘛寺里,拒不投降;藏人的抵抗非常顽强,喇嘛寺的地形又易守难攻,解放军死了很多人都攻不下来,最后调来重型火焰喷射器,把几千男女老幼全部烧死在里面。
   
   曾节明感慨:这么惨呢!
   
   梁山桥说:还有比这更惨的呢!许多更惨的事件今天都没有披露。
   
   藏人也杀红了眼,对藏区的汉族老百姓进行大屠杀。说老实话,最惨的是那些内地来支边的汉族知青,许多人是上海人。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就自己用绳子一个连一个捆住自己的腰,联成串逃命,因为怕在高原上被暴风雪刮散。但是你想想,青藏高原那是走得出去的地方吗?藏人见到他们就杀,解放军对他们也不管,他们就一批批地死在路上,尸体便像藏人那样“天葬”。
   
   我认得一个参加过“平叛”的老汽车兵,他说有一次在路上碰到一批逃亡的汉族知青,跪下来哀求解放军救命,当兵的当官的都很是同情,只可惜上级已经下了死命令,不准收人上车,军令如山,只好下车做他们的工作、给水给饭。好不容易将他们“打发”走了,结果开车回到驻地一看,有好几个人硬邦邦地挂在军车底盘上,早已冻死了;一直到死,他们的手还死死抓住车桥不放,他们本来想偷偷地挂在车底混出去。
   
   藏人对汉族老百姓的屠杀就更加激怒了解放军,杀红眼的解放军,也开始把藏族老百姓当作“叛匪”消灭,尤其是男的,不管有没有参与抵抗、是不是已经放下了武器。残酷就这样一步步升级,到后来整个“平叛”变成了一场大屠杀。
   
   种种闻所未闻的、一个比一个血腥的故事,强烈地刺痛着梁山桥——他有湖北农村人传统的厚道心肠和恻隐之心;一个比一个荒谬的政策触动着他被“洗”的头脑,令他开始怀疑“主旋律”。
   
   梁山桥讲:人家是在自己的土地上作战、是在保卫自己的家园嘛!是你共产党政府首先挑起了事端,你不去占领人家、不去逼人家共产,会有“叛乱”发生吗?当然,除了藏人外,汉族老百姓和牺牲的解放军也是受害者,整个五九年的“平叛”是一个大悲剧。了解到的这些事情对我影响很大,我开始变成军中的异议者。
   
   1989年7月,梁山桥手持华侨姑父的遗嘱,前往泰国接受遗产,到泰国后陡然看到了当时国际社会铺天盖地的“六四”真相报道,从此,他完全变成了一个共产党的反对派。
   
   于2017.1.26于阴寒纽约上州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3期,2017年2月17日—3月2日)
(2017/03/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