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曾节明文集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多元化”原本不是目的,而只是保护人权的手段之一;“多元化”本来也有一个界限,就是宽容以不损害“多元化”为前提,因为超越这个前提的过度宽容,势必危及多元化本身,最终危及人权。
   


   然而随着历史的演进,“多元化”自身却被当作了目的,被西方左派势力奉为“政治正确”的最高准则之一,而“多元化”施行的前提,却被抛到九霄云外,这就导致“多元化”偏离了它的初衷。
   
   
   “多元化”发端于“光荣革命”之后的英格兰,当时为了制止基督教各教派的冲突,同时也为了统合英格兰、爱尔兰(当时为英格兰侵占)、苏格兰的力量,组建大英帝国,当时君主立宪的英格兰政府实行“多元化”,它与自由贸易同为国策实行,由是形成了引领欧洲乃至世界三百年的英国“多元社会”样板。
   
   但是鲜有人注意到,当年英国实行“多元化”国策,有着这样的条件:英国各教派,无论是贵格派、长老派、清教、天主教、、.都属于基督教;无论是英格兰、爱尔兰、威尔士、苏格兰,都属于基督教文明;总之,他们虽然“多元”,但有着共同的基础。
   欧洲大陆和美国的多元化,也有着相似的条件:不同的民族、种族,都有着基督教文明的共同基础;美国是由英国移民创建的国家,其后欧洲白人的移民大潮,带来了美国的崛起,期间虽然有数以十万计的黑奴进入美国,但非洲黑人自身的文明非常低下,很轻易地被美国的基督教文明完全同化,近现代以来,数以十万计的日本人、中国人、、.也移居美国,日、中的母国文明虽然异于美国文明,但是没有宗教传统的日、中的第二代后人,也能轻易被美国同化、、、、、、
   
   所以,美国虽然种族混杂,各个种族却长期有着共同的文明基础。
   
   因为有着共同的基础,建立在多元社会之上的宪政国家才得以维系。因为宪政国家不以强力来整合,若无共同的文明基础,建立在多元社会之上的宪政国家,一定分崩离析,除非它走向专制,以专制的强力来整合。
   “变天”之后的南斯拉夫,为什么分崩离析了?就是因为波斯尼亚和塞尔维亚毫无共同的基础,波斯尼亚是穆斯林地区,而塞尔维亚属基督教文明,水火不相容。以前共产极权用强力把他们扭成一个南斯拉夫,共产极权一倒,南联盟就自然分崩离析了。
   
   
   可见,“多元化”不能破坏维系宪政国家的社会共同基础,否则,一旦共同基础被破坏,宪政必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宪政垮了,宪政所保障的“多元化”,也就消亡了。
   
   
   当年的英国和美国实行“多元化”能成功,是因为以往长期没有强大的异质文明,来挑战立国的共同基础:
   黑人和中国人都容易同化,犹太人很难同化,也非常狭隘派他,但是犹太人人数较少,而且犹太教是单一民族宗教,很少汲纳外族,因此搞不大,异质的犹太教不易成为西方文明的威胁。
   
   
   严重威胁英、美乃至欧洲各国立国共同基础的强大的异质文明,已经出现,那就是原教旨共产主义和扩张的伊斯兰文明。因为它们都根本反对西方文明。现今原教旨共产主义已近没落(表现为红色阵营解体,共产意识形态破产),无力威胁西方世界,而伊斯兰文明的威胁却与日俱增、方兴未艾。
   
   为了“多元化”的初衷,决不应该宽容这两种最具侵略性的异质文明,否则必将动摇国本,甚至自毁。
   因为羊和牛、驴和马尽可以融合,你不可以要求狼和羊、鹰和鸡和平同处,共建“多元社会”。
   “二战”后的美国杜鲁门白左政府,蛮横制止蒋介石剿共,强令国民党与志在消灭民国、创建红色中国的毛共极权势力组建“联合政府”,结局是什么,大家都看到了。
   
   佛教、道教、印度教、、.都能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但伊斯兰教不是一般的宗教,它是一种有着暴力派他教义的政教合一势力。有人主张绿教改良,宽容一己,这是一厢情愿,因为默罕默德明确要求政教合一,而且伊斯兰教对人的日常行为生活有一套详细的指导。
   基督教为什么能走向政教分离?因为耶稣明确地说:“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罗马皇帝皈依之前,基督教本来就是政教分离的宗教。
   因此,全世界哪里穆斯林多,哪里就是冲突最激烈的地区。
   伊斯兰教对当代西方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整个都持根本的反对态度,并视西方国家为魔鬼,这样的信徒要能够与其他文明的族群和平共处,实在是天方夜谭。
   伊斯兰教的跨种族性和伊斯兰教法的高生育指示,令穆斯林通过民主制度改造西方文明,成为可能。
   
   根本反宪政反多元社会的穆斯林势力,对待西方社会宽容的态度一以贯之不含糊,就是:你必须宽容我,我绝对排斥你!我人少时,你必须尊重我;我人多时,你必须服从我!因为你们异教徒的习俗,是魔鬼的习俗!
   
   白左们张开“多元化”的双臂拥抱穆斯林移民,结果几十年来,法国南部的少部分地区已经成为穆斯林地区,已经没有法兰西的味道了。“多元化”成了穆斯林化!今天,在法国南部穆斯林城镇,公开喝葡萄酒、吃猪肉、女性穿得曲线毕露,是危险的!
   
   而历来“多元化”领先于欧洲大陆的英国,穆斯林化更领先于欧陆。不仅英格兰的清真寺数量超过了基督教堂,伦敦还选出了穆斯林市长——巴基斯坦裔穆斯林萨迪克·汗,可见伦敦穆斯林势力之强大!
   美国白左大报《纽约时报》闭着眼睛吹捧说:
   “当选伦敦市长的萨迪克·汗是穆斯林,他代表了一种融合与多元的世界潮流,这比特朗普所代表的褊狭的种族仇恨和本土主义要强大得多。”
   只是,明眼人并没有看到什么“融合”和多元,只看到英国非穆斯林在穆斯林的紧逼下步步退让,只看到英国穆斯林社区不断膨胀,强势到公开纠察非穆斯林着装的地步(这就是多元?)人们也没有看到萨迪克·汗采取任何措施鼓励英国穆斯林规划英国,只看到他出台了系列增强伦敦穆斯林社区的政策、、、、、、
   怪哉!萨迪克·汗到底是“多元化”的代表,还是穆斯林化的代表?
   
   历史上,伊斯兰教势力对文明的毁灭力是最强的,君不见曾经灿烂辉煌的古埃及黄种人文明今天在哪里?除了抹不掉的金字塔外,今天的穆斯林埃及还有一丝一毫古埃及文明的影子吗?可怜历经希腊、罗马征服都没有灭亡的古埃及文明,在阿拉伯人的侵入下,于七世纪彻底湮灭于黄沙中。
   
   任何国家想要保存本国的文明,对伊斯兰教势力都不能够“多元化”,只能够划清界限——不包容你,也不惹你,井水不犯河水。这样方有可能与之和平共处。
   
   曾节明 于2017.3.12丁酉癸卯戊戌寒潮傍晚于纽约州
   加跟贴
(2017/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