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曾节明文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常见一些异议人士煞有介事、不遗余力地为犹太人、以色列帮腔、叫好,几乎是“逢犹必赞”,他们激情四射地跟着英美犹的主旋律,大反法西斯、声讨纳粹,不禁深叹这些人不明是非、不分敌友。他们若真能上台执政,只会再次祸国殃民,让中国再次沦为他国的战略牺牲品。


   
    纳粹德国和日本帝国历史上真是我们(中国人)的敌人吗?英、美和犹太人真是我们的朋友吗?
   
    事实恰恰相反,纳粹德国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慷慨地支援中国国民党政府镇压中共的叛乱、防范苏联的赤化;希特勒倾心倾力地试图化解由斯大林挑起的日中全面战争;纳粹德国为啮合中日两国,共建远东反赤化的防火墙,尽了最大努力。
    1937年,纳粹党南京分部副部长拉贝在南京大屠杀中,救了二十五万中国人的命!
    因此,纳粹非但无怨于中国,反而有大恩于中国。
   
    那么,日本帝国是中国的敌人吗?表面上看当时日本很凶恶,占领南京后,为了报复攻上海时所遭受的惨重伤亡,大肆屠城,激起了中国人的普遍仇恨。
    但实际上日本并不是中国的敌人,因为为日本从未想灭亡中国;相反,日本是中国潜在的盟友,因为它的目标是联合中国建立东亚经济共同体,并共同防共(苏)。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内阁总理大臣近卫文麿先后发出三次国际声明:
    1938年1月16日发表第一次近卫声明,称“帝国政府尔后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而期望真能与帝国合作之中国新政权之建立与发展,并将与此新政权调整两国邦交”;
    1938年11月3日,近卫内阁发表第二次近卫声明,即其“东亚新秩序”,修改“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的态度,倡议建立一个由中国、日本、满洲国组成的经济联合体(“以日华平等的原则,实现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提携”)。其中并要求国民党放弃抗日容共政策,更换人事组织,甚至要求蒋介石下台;
    1938年12月12日,近卫内阁发表第三次近卫声明,即“近卫三原则声明”(重申东亚新秩序内容),宣称日本期旨不在领土与赔偿,而是结合东亚两大文明、中日满三国,其内容包括: (1)善邻友好(2)共同防共(3)经济提携。并称将建立“大东亚新秩序”的部分义务分担给中国,藉以从侧面诱导国民政府和谈,并承诺和谈成功后废除在华不平等条约,归还租界。
   
    日本帝国的要求,其实是大利于中国前途的,当时如果蒋介石与汪精卫一道响应这些声明,与日本合作,则中国大陆决不会整体沦入共产党之手。
   
   
    再看犹太人何恩于中国?犹太人创造的共产极权,迄今仍在祸害中国。中国国民政府在“二战”期间接受了数万犹太难民(在包括美英在内的国家全部拒收的情况下),犹太人反与颠覆国民政府并祸害中国的中共打得火热,以犹太金融大亨为代表的华尔街,一直是经济扶助中共的主力,也是美国历届政府绥靖中共的后台,以色列也是中共国的大力扶助者之一。
   
    英、美何恩于中国?英国对中国抗日一毛不拔,反以美援西南通道为要挟,逼迫蒋介石政府出兵缅甸为自己做垫背送死,英军却抛下中国远征军逃回印度,并一路过河拆桥;英国丘吉尔的印度政府,多次截留美国对中国的抗日援助,以致于送到国民党政府手里的美援,不足百分之二十。二战后期,英国丘吉尔一伙为保香港等远东殖民地,抢先勾结苏联,出卖中国,并怂恿罗斯福与斯大林签订赤化东亚的《雅尔塔协定》。
    美国除与英国以《雅尔塔协定》外,还以“调停”的方式破坏国民党剿共,并伙同英国对国民党政府实施严厉的军火禁运,而不顾中共同时源源不断地从苏联得到巨量的援助,导致国民党抗共惨败,大陆易手;非但如此,美国白左杜鲁门政府还一度抛弃台湾,想把台湾也丢给共产党去“解放”,直到韩战爆发,方才改弦更张。
   
   
    以上可见,纳粹和日本才是中国的朋友,而英美和犹太人从不是中国的朋友,我们中国人有必要谴责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屠杀,但是没有必要追随英美和犹太人的“政治正确”,因为他们的“政治正确”,很大程度上也是共产党的“政治正确”,是祸害中国的政治正确。
   
    从地缘政治战略的角度看,今后中国的朋友,仍是西面的德国、东面的日本,中国应该与日本结盟,立之以为本。
    而中国之大敌是俄罗斯,俄罗斯衰后是穆斯林。
   
   曾节明 于2017.3.26丁酉癸卯壬子傍晚于阴天纽约州
(2017/03/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