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政治从根本上来讲是人类的“动物行为”]
严家祺
·趙复三先生今日(7月15日)上午逝世
·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为桑兰提供近纽约1999年当时报纸报道影印件
·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动向》文章
·
《普遍人性論》
·
·人性的普遍性
·《普遍人性论》三大定律(严家祺)
·十五张纸,十五辈子
·严家祺十句格言
·從威尔逊学说看道德、宗教、政治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插图)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从根本上来讲是人类的“动物行为”

政治从根本来讲是人类的动物行为


严家祺


   

【附後:§ 9·7 意识形态公理体系】


    “民主”是“好东西”,但“政治”是“坏东西”,但当一些动物形成脑後【《普遍进化论》有一章《动物脑的起源》】,开始在动物界中产生“政治”这类东西。黑猩猩在争夺权力时,搞“打一派,拉一派”,这就是“黑猩猩政治”。政治从根本来说,是人类的动物行为,人类的高度理性,使人类社会的政治发展到动物社会不能企及的高峰。

    研究政治学,从根本上讲,是为了人类社会的和平和安宁,追求国家和全球事务的“非政治化”。对一个国家来说,实行法治、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和非政治化、文官制度,就是“非政治化”。
    世界上大部分人不关心政治,但政治家、政客和以政治为职业的人,总要把全人类按政治倾向排队,要不关心政治的人站队。政治只有在战争时期和社会大变革时期,会引起很多人关心,但总是有人希望远离或回避,远离或回避也是“天赋人权”。
    不良政客与不良资产一样,是没有人性的产物。信用是一种人性。不良资产丧失信用,不良政客不讲信用。佛罗伦萨的思想家尼可罗·马基亚维利(Machiavelli,1469-1527)的《君主论》是为君主夺取权力、巩固权力提出如何“不讲信用”的种种“忠告”。他认为人是自私的,追求权力、名誉、财富是人的本性,因此人与人之间经常发生激烈斗争,为防止人类无休止的争斗,国家应运而生,颁布刑律,约束邪恶,建立秩序。国家是人性邪恶的产物。他赞美共和政体,认为共和政体有助于促进社会福利,发展个人才能,培养公民美德。但他认为,当时处于人性堕落、国家分裂、社会动乱状况的意大利,实现国家统一社会安宁的唯一出路只能是建立强有力的君主专制制度。马基亚维利提出,君主应当大权独揽,注重实力,精通军事。君主不应受任何道德准则的束缚,只需考虑效果是否有利,不必考虑手段是否有害,君主要外示仁慈、内怀奸诈,要效法狐狸与狮子,需要诡诈时诡诈,需要残忍时残忍。君主可以与贵族为敌,但不能与人民为敌。君主应不图虚名,注重实际。残酷与仁慈、吝啬与慷慨,都要从实际出发。明智的君主宁可被人说为吝啬,也不要追求慷慨的虚名。马基亚维利主义就是“为了达到高尚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包括使用卑鄙手段”。
    极端主义的政客强制不关心政治的人“站队”,要人们用语言或行动来表示赞成还是反对政客的主张。儒家主张“中庸之道”,伟大的达赖喇嘛也主张“中庸之道”。但人类社会中就是总有一些极端主义者。凡宗教皆分裂,凡主义皆分道,凡意识形态争论皆不停息。基督教、伊斯兰教和所有宗教,都可能产生少数极端主义者。儒家主张“中庸之道”,所以,无论如何改造,儒家不能变为宗教。
    伟大的政治家是了解人性的人,他知道人类社会中有许多人希望远离虎狼蛇豹。伟大的政治家心中有大爱,他依靠可行的目标和人格魅力使人民追随他,他不要人们站队,相信自由选择是“天赋人权”。他知道,远离或回避丛林政治,就是远离虎狼蛇豹。政治是人类行为,政治学是一门科学,政治学不是政治。研究政治学,就是为了寻找人类社会“非政治化”理想环境和走向“非政治化”的途径。政治与金融一样,是技术也是艺术,就是人类社会理想环境的“环境工程”。 (2017-3-20 )
   
   

【严家祺《普遍进化论》书摘,本书有一章《脑的起源》,2009年纽约明镜出版社出版】


   

§9·7 意识形态公理体系


    在欧洲思想史上,仿照欧几里德那样从几条公理出发,用理性建立起思想体系的大厦的人,是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Sorinoza ,1632—1677年)。斯宾诺莎写了一部《伦理学》的著作,这本书是按照欧几里德几何学方式写的。书中包含一些定义和公理,以及按逻辑推理推导出来的一些定理。伯特兰·罗素說:“这使得他的书很难读懂。一个现代学者,不能相信他想要确立的这类空洞理论能够得到精确证明。”(注)确实,斯宾诺莎把伦理学建筑在
   ------------------------------------------------------------------
   (注)伯特兰·罗素:《西洋哲学史》,邱言曦译,第641页,台湾中华书局,1984年。
   
   
   (图9·7·1)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
   
   公理基础上的做法没有什么成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伦理学和形形色色的意识形态中,包含着各自不证自明的若干公理或原则,而且,每一个意识形态体系都力求做到具有“自恰性”。
    所谓“力求做到具有‘自恰性’”,就是“并没有做到都具有‘自恰性’”。象斯宾诺莎那样从“公理”出发建立伦理学体系不能达到欧几里德几何学那样的逻辑严密性。所以,“意识形态公理体系”只是分析意识形态的一种方法,了解意识形态不同于科学、哲学、宗教神学的特点,说明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相互关系,而不能象斯宾诺莎那样凭借几条定义和公理來建造一座座意识形态大厦。
   
    近代以来,最主要的意识形态有自由主义、民主主义、保守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法西斯主义、实证主义、存在主义、结构主义、后现代主义、新马克思主义等等。为了说明意识形态的“公理体系”的性质,这里举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几个例子來加以分析。
    自由主义建筑在三条公理基础之上:
   第一, 人不同于动物的地方,唯有人有“权利意识”。每一个人都有按自己的愿意行为或不行为的权利;
   第二, 每一个人都有理性:
   第三, 任何人的理性都有缺陷,不总是完善的,因而在行为时容易犯错误。
    上述第三條公理实际上与美国心理学家赫尓伯特 A· 西蒙(Herbert A·Simon,1916—2001年)提出的“有限理性說”互为“翻版”(§6·4),也同基督教的“原罪”教义相去不远(§7·8)。
   当自由主义者在这三条公理上加上不同的
   第四、第五条公理,形成了自由主义的不同分支。政治自由主义在上述三条公理之上增加了第四条公理,即:
    政治是人为了争取权力的斗争,只有用权力制衡权力,才能保障自由。
    第四, 帕累托的自由主义(注1)是一种非理性主义的政治自由主义,在上述四条公理基础上,帕累托加上了“第五公理”,这就是:
   第五,政治是一种动物行为,人类政治思想本质上是非理性的。
   帕累托主义包含第四公理,他认为:
   所有崇高而伟大的理想在其背后都是自私
   自利的权力斗争,
   帕累托主张用权力來制衡权力,才能保障自由。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頓勋爵(Lord Acton)也可以归入“非理性主义的政治自由主义者”之列,他在1887年给蒙代尓·克里埃顿主教(Bishop Mendell Creighton)的一封信中說:“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注2)
   ------------------------------------------------------------------
   (注1) 帕累托(Vilfredo Pareto,1848—1923年):意大利经济学家、社会学
   家。他提出“帕累托最优”概念,奠定了现代福利经济学的基础。
   (注2)阿克頓勋爵这兩句话是连在一起說的,英文原文是:“Power tends to corrupt,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Great man are almost always bad man.”参见严家祺:《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一文,香港《前哨》月刊,2006年11月号。
   
   
   
   
   
   
   
   
   
   
   (图9·7·2)英国历史学家、自由主义思想家阿克頓勋爵
   
    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其公理系统有三条:
   第一, 共产主义者的目标是建立财产公有制社会;
   第二, 社会秩序需从上而下建立,用从上而下的计划管理社会;
   第三, 新社会必须靠全面变革旧社会才能实现。
    当有人在这三条公理之上加上各不相同的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公理时,就形成了魏特林主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毛泽东思想。对共产主义的三条基本公理进行某些不同修正,形成了伯恩斯坦主义、考茨基主义、赫鲁晓夫主义和形形色色的新马克思主义。
   
   
   (图9·7·3)共产主义思想家马克思(左)
    和实证主义思想家、人道教创始人孔德(右)
   
   
   意识形态不能与哲学、宗教神学完全划分地盘。孔德(Auguste Comte,1798—1857年)的实证主义既是一种哲学,又是一种意识形态。孔德又创造了一种新宗教-----人道教。孔德自认为人道教是一种“科学的宗教”, 孔德的做法就是“意识形态宗教化”。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典型的意识形态。马克思主义以吸收了黑格尔“辩证法”的唯物主义哲学作为自己的哲学基础。尼采蔑视民主制和社会主义,鼓吹人的不平等。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这些意识形态都喜欢在尼采哲学里寻找根据,但希特勒、墨索里尼实际上并没有弄懂尼采哲学。有的意识形态不仅诉诸人的理性,而且鼓励民众盲目信仰,把意识形态和某种崇拜仪式结合起来,使“意识形态宗教化”。
   
   保守主义也是由若干条公理形成的庞大的意识形态公理体系。如果說,自由主义、共产主义就象兩棵不同的大树,不同的派系是树上的不同分枝,那么,可以說,保守主义似乎象一些植物那样,没有乔木状直立莖。保守主义的莖贴近地面生长,形成“根状莖”(图9·7·4)。保守主义的分支很多,而且不同分支(即叶的部分)互不相干。保守主义意识形态认为人的理性在政治上有局限性。保守主义不相信由理性设想出来的理想主义政治,认为理想主义政治一旦与无限权力相结合,会给人类社会帶來巨大灾难,无论这种理想是民主,还是完美的乌托邦。保守主义认为,人类社会的传统习惯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巨大力量,不能因为对现状不满、渴望变化而为一个“理性”中的“美好理想”孤注一掷。
   
   
   
   (图9·7·4)。保守主义的分支:
   生长在“根状莖”上的、互不相干的植物叶子
   
   人本主义不是一个新东西。在历史上,从14世纪开始的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人本主义是在与“超自然信仰”和中世纪神学斗争过程中发展起来的。人本主义强调人的尊严和个人的价值,把人看作万物的尺度。法国16世纪的随笔作家蒙田(1533——1592)是一位人本主义者。他认为,人都是一样的,人性是相同的。他在《随笔集》中以跌宕起伏的写作风格,对宗教神学造成的思想控制和愚昧虚妄进行了无情的抨击,他要“揭去事物和人的假面具”,考察事实,重新审查一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