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谢选骏: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那里所有的人说法都不一样,那里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的说法也不一样。
   
   莫斯科机场可以给同一航班的旅客以不同的登机门,结果导致七零八落。而问询的结果所得到的答案也是形形色色,好像这里不是一个机场,而是一堆集市。甚至连饭店里的服务员也都对人冷漠,有的还带着某种阴狠和恶毒的表情。
   
   我想,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转机啊,过其门而不入也。如果进入莫斯科,情况会是怎样的呢?
   
   看来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不是出于什么高深的战略原因和意识形态,而是由于那里的人不会说英语,无法和世界交流。而且,俄罗斯的居民他们绝大多数性情冷漠,难以沟通,不善学习,自然也就习惯一意孤行了。
   
   这就是野蛮的保留地,文明世界的最后边缘。
   
   (一)
   
   《莫斯科惊魂一日游》说,由于俄罗斯航空的机票便宜,选择了在莫斯科转机的航班,于是顺路去了莫斯科一日游。本来打算探探风,如果感觉良好的话,下次可以计划俄罗斯的自助游。结果莫斯科的一天把我吓的元气大伤,这辈子估计不想再去俄罗斯了。也写出来提醒准备去的朋友小心一点,“共产主义国家”毫无安全感啊……
   
   出行前:
   
   1. 签证:俄罗斯签证很容易,基本给钱就可以。我找途牛作中介办的,比较省力。签证所需材料参见:http://www.tuniu.com/visa/visa_98153。要注意是俄罗斯旅游签证不能多次入境的。本来打算两次转机都留了很长时间入境游完,结果败了,还得付钱改机票。
   
   2. 机票:俄罗斯航空官方网站订票还算操作简便,改机票就不那么容易了。我破费周折得打了他们的客服电话,花了好大力气才听懂了他们的英语指示(应该从那个时候就开始记住俄罗斯人是不说英语的),又很努力地才找到了改机票的按钮,结果结算时候所显示的货币还错了。本该是3000卢比(600元),显示成了3000美元,吓死人没商量啊。
   
   3. 货币:俄罗斯卢布在国内没法兑换,要带着美金去机场换,稍有不便。比率差不多是1美金对30卢布。
   
   俄航飞机及入关:
   
   俄罗斯航空的飞机在网上被吐槽的很厉害,上飞机之前也有些怕怕。但事实证明,整个航行非常稳,机场转机也还算方便。空嫂大妈是有点凶,但个人认为不影响整体性价比。
   
   但有一点要提醒,别以为莫斯科是大城市,机场的工作人员交流很方便,俄罗斯人都不说英语的!我入关的时候,莫名其妙被扣了15分钟,边检大妈也只是一边说俄语一边用手势指示我站到旁边去等。也没人告诉我为啥等,要等多久,问她也没用,语言不通。
   
   谢列梅捷沃机场到市区- 噩梦般的旅行开端:
   
   谢列梅捷沃机场没有直接的交通工具到地铁,网上攻略说机场有小巴也有公交载你到最近的地铁站,我看的时候也没在意,心里觉得机场出来肯定很方便的。没想到走出机场的那一刻,两眼一抹黑啊,没有指示牌(有也看不懂),没有人可以询问(问了也听不懂),所谓人满发车的小巴车站根本不知道在哪里,出租车网上说是坑爹的不能坐,无奈之下求助于公车。
   
   机场出来至少有十几个公车站,无法确定哪个是到地铁站的。还好我出行前打印了两份莫斯科地铁攻略(之后这两份攻略成了我的救命稻草,被我贴心脏放置),我挨个到每一个公车站对比地铁站的站名,当然只有俄语的,基本就是在比图形。好在我运气不错,比到第三个的时候,感觉对上了!而且车子不久就来了。
   
   司机是个老头,看起来有点凶,但是我还是想和他确认一下我没有坐错车。当然,跟他说英语是没戏的。于是我想了个办法,用笔把要去的地铁站在地图上画出来,然后指着地图满脸疑问地看着他卖萌。结果这招又败了!他边发脾气边对我吼着我不知道意思的话,还把门打开指着门好像是让我滚下去。我僵住了,不知道是他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还是我坐错车了。在那一瞬间,我选择相信自己对图形的判断,坚定地跟他说了句ok,然后开始掏钱买票。为了报复他对我这么凶,我假装不知道要付多少钱买票,其实我看到前面一个人付了28卢比(折合6元)。没想到那个老头数字倒是会用英语说的。
   
   接下来的一路,心情忐忑得无法形容,首先不确定自己是否坐上了正确的车子,其次,不确定坐到哪一站下去。报站听不懂,乘客们也表情冷淡,看似无法交流。我抱着背包坐在窗口,看着公车一站一站驶过,心里在捉摸着是否已经坐过站了。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决定在下客人数最多的那站下车,因为我觉得应该很多人会换乘地铁的。
   
   抱定了这一想法后,感觉稍微轻松了一点,大约过了30分钟车程,公车停在了一个看似热闹的地方,乘客们一涌而下,我也跟着下去了(其实是终点站到了)。下车以后我继续跟着人流走,不一会就看到了地铁站大大的M招牌。我表面故作镇定,内心实则狂喜,真TM的不容易啊!!!
   
   莫斯科地铁:
   
   莫斯科的地铁站是出名的美,外加早上下雨,所以上午我就泡在地铁站里面到处转。单程28卢比(6元)不限距离。各种换乘还算方便。
   
   在地铁里兜了一个上午,除了拿照片一站一站地拍照外,还近距离观察了莫斯科的市民。原本以为俄罗斯美眉都是库尔尼科娃那样的金发美女,结果我真心错了。首先,地铁里金发的人很少,大多是黑发的,而且颧骨很高看起来像是蒙古人。其次,人民的打扮非常老土,感觉像是中国90年代的打扮,没有色彩。外加每个人都一脸严肃的表情,非常不养眼。
   
   更吓人的在地铁站台上!有很多民工样的人一直蹲在各大地铁站的柱子旁边,啥事也不干,光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知道在想啥。我的外套口袋和背包里装了我的所有家当,电脑、护照、钱包、相机等等,如果突然某个民工决定抢我,我就死在这里了。想到这点,我不得不抱紧所有东西,一路提心吊胆。
   
   当然,我最终没有被抢。但是那种情绪却影响了我欣赏地铁站的美景。其实,所有的地铁站都有很多精致的细节,如果好好兜兜的话,应该会很享受的。不过,如果没有安全感的话,啥都看不进去了。
   
   红场一日:
   
   由于一路受惊吓,所以决定只在红场逗留,不去别的地方了。红场占地比较大,有很多地铁线路可以到红场的不同角度。就像天安门东,天安门西,前门都可以到天安门一样。不过整体感觉不如天安门气势磅礴。因为天安门在南北中轴线上,左右对称,而且所有建筑风格统一。而红场是歪歪扭扭的一大块地方,而且各种建筑也风格迥异。
   (二)
   
   《恐怖的俄罗斯旅行惊魂记!》
   
   在浦东转机的时候,东航的听我回答去莫斯科的目的是旅游,略带嘲笑地说道:“怎么想起去那地方玩了?”——这个……需要理由么?不管怎么说那可是影响了中国几代人的国家。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是一直被当作欧洲国家,但是苏联也好俄罗斯也好,很明显地给人以不同于西方的神秘感觉,独自到那里去还真是需要一点勇气,这次办签证时候的困难重重似乎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等到上飞机的时候又是吃了小小的一惊,停在登机口的赫然是一架四发的A340-200。国际航空联盟规定,双发飞机的航线60公里之内必须要有备降机场,一般来说相对昂贵的四发飞机一般只有在大洋航线才用——可见我们要飞越的西伯利亚是多么荒凉的土地。坐四发飞机好啊,除了安全性更高以外还可以走大圆航线直飞过去,上海到莫斯科自东向西飞也只要九个小时。
   
   在飞机上就着着实实领教了一回罗刹人的风格,坐在五六排之前一帮俄罗斯人平飞之后就拿出在免税店买的酒喝起来,不论男女,越喝越高兴越喝越来劲,之后干脆又唱又跳……那份吵闹就别提了,整个机舱里就听他们在折腾,我开始后悔自己忘记带耳塞了。坐在边上的一位去莫斯科做生意的大叔摇摇头说道:“老毛子就是这德性。”
   
   九个小时比起前几次去迪拜的十几个小时短了不少,但也是够长的,东航的娱乐设备显然也无法和阿联酋航空相比,前面吵着睡觉又睡不着,路上相当地无聊。在座位上扭来扭去浑身酸疼的时候,终于听到广播说飞机开始下降,接着很明显感觉到机头向下一按,耳朵嗡嗡生疼——飞行员是空军转业来的么?然而到了机场上空的时候却一个接一个地兜圈子就是不往下降,边上的大叔说这是因为多莫杰多沃机场虽然是俄罗斯最繁忙的机场,但一共只有一条跑道,又管起飞又管降落,每次到了这里都得老老实实地排队——也是,排队是苏联特色的说……
   
   终于轮到我们降落,东航飞行员虽然下降的时候动作生猛,但落地这一下相当轻柔,简直是我坐过这么多次飞机里最漂亮的一次,机舱里的罗刹人哗哗鼓起掌来——这个我倒是不陌生,上次去波兰的时候就见识过了,东欧人似乎约定俗成地在降落的时候鼓掌。飞机拐到滑行道上的时候从舷窗里向后瞟了一眼,果然繁忙到可怕——我们屁股后面紧接着又一架飞机已经开始进场了,那架后面远远地有另一架可以隐约看出放下了起落架正在下降,再往后能看到空中的一个光点——那是第三架的航行灯,同时跑道尽头还有一架正在等待起飞!
   
   视线转回停机坪,满眼都是伊柳申和图波列夫,哦也,俄罗斯的感觉!
   
   走出机舱,人流哗啦啦地涌向海关。多莫杰多沃机场的海关也还真是与众不同,别的地方海关柜台都是一字排开,这里是摆成一个趴倒的“L”型,尖头冲外,中间等待过关的人也不排队,乱糟糟的挤成一团,哪个窗口空下来就赶紧抢上去,一时间弄得自己还真有点无所适从。东航的航班,虽然毛子不少,但还是天朝人士居多,许多是到罗刹留学的学生。毛子似乎对天朝护照出奇的严格,每上去一个都要等上半天才能完事,不过反正出去以后还要等行李,慢就慢吧。坐在前面的几位大箱小箱的,问了一下是莫斯科音乐学院的,有老生有新生,新生连被服都背着。问里面最漂亮的一个是学什么乐器,回答是学声乐的,连忙恭维原来如此您声音真好听……就这么东聊西扯总算熬到窗口前面。
   
   早听说罗刹海关把窗口的全都是女性,现在望过去果然。不过完全击破某些人美好妄想的是……一水儿全是面相凶恶的中年妇女,眉宇之间一股子杀气腾腾,看得你浑身冒汗。另外一件非常要命的事情是——虽然我事先知道罗刹的英语普及程度低到可怕,但没想到居然连海关的人都不说英语!要是签证出了什么问题那肯定是鸡同鸭讲……赶忙把自己的护照、邀请函和机票递进去,一抬头邀请函和机票已经飞了出来,里面的大妈对着我护照上的罗刹签证眉头紧锁,也不和我说话,象鉴定宝石一样拿个放大镜在上面学么来学么去,后来干脆又叫进来两位三个人呱唧呱唧说个不停——随她们折腾去吧,反正自己心里有底老子是合法入境……大约一刻钟之后,终于听见了入境章敲在护照上那“咚”的一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