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基督徒徐永海因两会遭软禁]
徐永海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圣爱团契为被抓的刘贤斌弟兄祈祷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信正访华的德国总理
·给舒海云(Ingrid Jung)女士的信
·圣爱团契众肢体为遭软禁的胡石根祈祷
·受逼迫家庭教会一带领人致信美国总统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领袖王丹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开展空间能源研究的呼吁书
·圣爱团契众肢体听李克牧师评三自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
·十一前2天基督徒徐永海遭软禁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遭软禁一基督徒致信十七届五中全会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洛桑大会的公开信
·2014-1-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自焚维权者王学琴祈祷(图)
·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今日将露宿街头
·徐永海等10余人被扣押在派出所反复做笔录
2010年11月
·*****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之一)
·答小溪(之二):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回忆2003年11月9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2)回忆2003年11月10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3)回忆2003年11月11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4)回忆2003年11月12日
·不让露宿街头的访民冻饿而死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5)回忆2003年11月13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6)回忆2003年11月14日
·就信仰自由一基督徒致信温家宝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7)回忆2003年11月15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8)回忆2003年11月16日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9)回忆2003年11月17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0)回忆2003年11月18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1)回忆2003年11月19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2)回忆2003年11月20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3)回忆2003年11月21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4)回忆2003年11月22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5)在萧山看守所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到广州看亚运会被抓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6)在萧山看守所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7)在萧山看守所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8)在萧山看守所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2月写的文章
·*******2010年12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徐永海因两会遭软禁


   
   
   基督徒徐永海因两会遭软禁
   

   因两会,我又遭软禁了。至于是2月底的那一天开始软禁的,我还真不知道,因为这些日子,我病了,不出门。我2月12日开始出现左上肢不能上举,颈部、左肩疼痛。今日出了核磁结果:颈椎(C3-6)椎间盘突出。
   
   我为什么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子就要遭软禁,因为我是个基督徒。我也是受过高等科学教育的人,为什么会成为基督徒;因为我所从事的科学工作告诉我: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我简述如下,字不多,希望你能读完。作为医生,我经过多年的探索、研究,我发现: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应当是:来使人们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天性。
   
   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爱善恨恶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好人”自然容易指本民族的人,“坏人”自然容易指敌民族的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可以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从而使本民族(部族、氏族、家族)在激烈的竞争(争战)中生存下来。
   
   “崇拜、爱善恨恶”的核心是爱“好人”、恨“坏人”。如果在大脑前额叶成熟发育过程中出现异常,就会出现这“崇拜、爱善恨恶”天性的异常,就会出现:“不应当爱的无关人反去爱,同时自然认为那些无关人也爱他,而出现夸大妄想。不应当恨的无关人反去恨,同时自然认为那些无关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就会患精神分裂症。
   
   在几十万年的原始社会,宗教文化、意识形态一定是,鼓励人们崇拜效法本民族的民族英雄,来使人们强烈地爱本民族的人、恨敌民族的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勇敢杀敌,从而使本民族在激烈的争战中生存下来。
   
   在近几千年来的农业社会,国家、社会多是多民族、多阶级的。如果宗教文化、意识形态依旧鼓励人们崇拜效法英雄,人们的心中依旧充满着恨(恨敌民族的人、恨敌阶级的人),出于恨,勇敢杀敌。这样的国家、社会不会持久、也不会美好。
   
   2千年前,耶稣来了。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就会拿去心中的恨(不再恨人)。当人人都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时,自然就会带来美好的社会。
   
   如果人的内心(心灵、生命)不具有如此改变,即使有了民主、自由、人权等等,也不会长久地带来美好社会。看看一些中国人、一些穆斯林都移民到了欧美很多年了,(由于所谓的多元化)他们还是没有改变,如果他们成了欧美社会的多数,欧美就会倒退。这应当也是川普当选美国总统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此说,只有耶稣才是人类唯一的救主、唯一的上帝。为此多年来,我一直为主传福音,并为此坐牢。2006年1月出狱后,因成了所谓重点人,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一直无法恢复原有的医生工作。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面对如此重病,只有将这一切都交给上帝了。
   
   在脑中,关于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当今科学知道的很少,认识它将会是重大科学发现。在精神科(精神病学)中,关于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也知道的很少,认识它也将是重大科学进步。认识到我们人类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天性,将会使人文学科更好地来认识社会,也将会推动社会的进步。
   
   为此我3月1日致信两会,因此信“4段—12段”可说是一篇单独的脑科学论文,故抽出来放在博客中。望朋友们给予关注,望主内肢体们为我祈祷。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18600229405(2017-3-4)
   
   附《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失业医生致信全国两会》(已在博讯发病):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失业医生致信全国两会
   ——信仰耶稣来具有大爱的心应无罪,可我却为此坐牢2年
   ——出狱后也时常失去自由遭软禁,如因此次两会又遭软禁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只有信仰耶稣才能拯救我们人类
   
   (北京)徐永海
   
   2017年3月1日
   
   
   1、这些日子我患病不敢出家门。2月20日,警察上门来,警告正在患病的我,不许出家门
   
   几天前的2月20日(周一)上午,派出所的警察上门来,对我说“今日不能出家门,因为有人反映你要出去闹事”。后来得知倪玉兰大姐也是如此,被软禁在家。
   
   我也不知道警察是如何得知“我要出去闹事”的。而事实上,这些日子,我几乎是不可能出家门,因为我得“重病”了,我可能得了对我来说是“最可怕的病”了,比癌症还可怕的病——“颈椎间盘突出”。十多天来,我的颈项部、左肩部是非常疼痛,剧痛。出门走动更是痛疼,我怎么可能还出门、还闹事。
   
   
   2、我可能得了“颈椎间盘突出”,30多年前我当实习医生时曾见过患此病而全身瘫痪的人
   
   我之所以认为“颈椎间盘突出”是最可怕的病,是因为在30多年前的1983年,我在北京积水潭医院的骨科当实习医生时,曾看到了一个患“颈椎间盘突出”的病人,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北京积水潭医院的骨科,特“牛”,什么创伤、烧伤、骨肿瘤、手外科等等都特别“牛”,如有个烧伤面积98%的孩子都救活了,现在网上都还有报道:“‘炭烧人’毛兰纪念馆开放,‘这是以国际上唯一一例全身大面积烧伤、但却顽强存活34年的“炭烧人”毛兰为依托、、……’”等等。当年我们在烧伤病房曾见过毛兰,烧伤给她全身留下了可怕的瘢痕。
   
   积水潭医院的骨科,在全国可以说最“牛”。但是,那天,那个躺在担架上,全身瘫痪,被家人、同事抬着,从外地赴京来看病的“颈椎间盘突出”患者,积水潭医院的骨科专家却说,我们也治不了,只有北医三院运动医学能动这个手术。
   
   30多年前“颈椎间盘突出”给我留下了非常可怕的印象,现在上网搜索的结果依旧写到:突发性颈椎间盘突(脱)出症,大多数是以瘫痪为首发症状。导致全身瘫痪,手术又不是谁都能做的,难道不可怕吗。
   
   
   3、作为医生,我不了解“颈椎间盘突出”这个病,而我更希望了解大脑前额叶的功能
   
   内科、外科、儿科、妇产科、……精神科,科与科之间也是隔行如隔山,我对骨科,可以说不了解。也许随着医学这些年的发展,“颈椎间盘突出”已经不再是那么可怕了,只是我还不知道。
   
   我只是在上医学院学医时,接触了一点点骨科。而我是在1979年考入的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都快40年了。
   
   在医学院时,我们学习过“解剖学”。我们是8个人一具尸体,4个人解剖尸体的左半身,另4个人解剖尸体的右半身,我们是用了整整一个学期的时间来解剖完,如一个手臂就需要解剖好多天,需要把每一血管、每一神经、每一肌肉……等等,都要分离出来,并且要记住,背下来。
   
   我们还学习过生理学、生化学、病理学、药理学、免疫学等等基础学科。还学习了诊断学、内科学、外科学、儿科学、妇产科学、……、精神学等等临床学科。而骨科仅仅是外科的一小部分。
   
   我们学习完这些仅仅是用了几年的时间,而人类——通过这些学科——来认识自身,却用了上百年、上千年的时间。通过这些医学学科,我们人类好像已经搞明白了,我们身体中每一个部分的形态、结构、功能。如每一个骨头、每一个肌肉的功能,如心脏、肺脏、肾脏等每一个脏器的功能,等等。甚至还搞明白了,为什么一些部分会出现某些病变,还找到了很多治疗的方法。
   
   可是,大脑前额叶,我们人类还不知道它的具体功能,到目前为止,可以说它还是个未知领域,还是一个处女地。揭开大脑前额叶的奥秘,这个想法一直在吸引着我。为此我在做了四年内科医生后,我转行当了精神科医生。
   
   
   4、大脑前额叶对我们人类来说,一定非常的重要,可是到现在,科学还不知道它的功能
   
   我之所以对大脑前额叶感兴趣,为此从内科转行到精神科(很多医生不愿意从事这精神科)。一是因为大脑前额叶可以说是我们人类自身的最后一个处女地。就如此大的器官(或器官部分),到目前为止,我们人类还不知道它的功能,大脑前额叶可以说是最后一个。
   
   二是因为,大脑前额叶对我们人类来说,一定是非常的重要。在哺乳类动物的进化过程中,大脑的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人类则增加了29%。只有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大脑前额叶对我们人类来说,一定是非常的重要。
   
   在100多年前,一根铁钎插入了美国铁道工人菲尼亚斯•盖奇(Phineas P. Gage)的大脑,损坏了他的大脑前额叶。而他的记忆功能、感知觉功能、运动功能等等都奇迹般地保留着。完全不像我们现在的某些脑血栓、脑出血病人,留下了半身不遂等后遗症。
   
   那么,我们人类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到底是什么?
   
   
   5、我们人类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应当是,来使我们人类具有“崇拜、爱善恨恶”的天性
   
   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而大脑前额叶的神经递质是多巴胺。在大脑皮层中只有前额叶(额叶)是多巴胺系统,而抗精神分裂症药物是一种多巴胺受体阻滞剂。带着这个思路,作为精神科医生,我进行了很多年的研究。我的结论是:
   
   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以前崇拜的多是英雄。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爱善恨恶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可以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
   
   青春期后,在大脑前额叶成熟发育过程中,如果某个个体出现异常,就应当会出现这“崇拜、爱善恨恶”天性的异常。“崇拜、爱善恨恶”的核心是爱“好人”、恨“坏人”。“崇拜、爱善恨恶”天性出现异常,就应当会出现:“不应当爱的无关人反去爱,同时自然认为那些无关人也爱他,而出现夸大妄想。不应当恨的无关人反去恨,同时自然认为那些无关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而会患精神分裂症。
   
   我们人类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应当是,来使我们人类具有这“崇拜、爱善恨恶”的天性。自然,当大脑前额叶受到损坏时,如菲尼亚斯•盖奇,不会出现记忆功能、感知觉功能、运动功能等等的异常。
   
   
   6、由于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天性,我们人类可以屠杀同类
   
   大脑前额叶,黑猩猩增加了17%,人类则增加了29%,黑猩猩和我们人类都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当然我们人类的大脑前额叶更发达。同时,黑猩猩还和我们人类一样,是除了我们人类之外唯一一种有目的杀死同类的动物,如同人类的战争。当然在我们人类的战争中,我们人类对同类的屠杀更加毫不留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