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小平头夜话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八)盛记香港特线民阵

   
   今年一月盛雪正是参加由汪岷主办的所谓"第一届中国民主革命筹备大会"网络会议后, 2017年1月15日和22日赵家大张旗鼓地为盛雪举办两次题为《盛雪——记被抹黑的民运第一人》的微信语音讲座。而且不惜“撸起袖子干”地连开四场微信语音讲座的穿帮丑剧为盛雪在国内民众造势。三月上旬北京"两会"期间,赵家加大力度在微信包装宣传盛雪。而三月下旬的赌城“圆桌会议”这其实是赵家“民运一盘棋”的布局,授命汪岷等向在民运圈败相毕露、狼狈不堪的盛雪施以援手。
   
   盛雪一手创办的由全是国安特线组成的以陈榆林、陈景圣、陆伟萍、陈劲松等为首的所谓“民阵香港分部”一众成员早就磨拳搽掌、跃跃欲试洲际飞赴赌城拉斯维加斯,为盛雪呐喊助威,欲重演特线澳洲悉尼力挺盛雪“顺延”一届主席的“辉煌”——
   
   
   盛雪悉尼“顺延”民阵主席闹剧

   
   2015年3月,13个香港特务线人前往澳洲悉尼火线力挺盛雪顺延民阵主席的丑剧。盛雪民阵主席的任上年限是2014年到期改选(2012年10月由特务李震做东的民阵布达佩斯会议盛雪选任民阵主席),她以其老母病故“过度悲伤”为由拖延,在仅有与会的20多人中,有13人是来自香港号称“香港东亚民情研究所”成员,打着“民阵香港分部”的招牌。有金主出资组团包香港往返澳洲的洲际飞行机票,上演了由香港特线拥护盛雪“顺延”一届民阵主席的非法闹剧。8人在大会发言,都是给不曾相识的盛雪唱赞歌,说几句好话就下台了,没有实质内容。比如扬州公安线人绰号“舔葡萄”的陈劲松就上台为盛雪“酸葡萄”理论背书倒也简单明了(盛雪有言:男人反对她,就是想沾她的边没沾着。女人反对她,就是嫉妒她的美貌)。这个初中文化的大老粗拍盛雪的马屁粗鲁且直白地说:反对盛雪的,女的就是嫉妒盛雪的美貌,男的就是搞不上手“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才倒打一耙。
   
   盛雪“顺延”事成之后,有金主出资包全团前往新西兰旅游观光,享受海鲜大餐的风光。
   
   现查明这些人全是有着大陆背景的中共线特。其头目叫彭楷,他才是货真价实的老牌资深特务,曾被香港司徒华从民主党、支联会开除踢出,后混迹于吴宏达的劳改基金会。近年沉渣泛起办《东亚民情社》,是盛雪亲办的民阵香港分部的一套阵容两块牌子。这其中就有陈景圣、陆伟萍、陈劲松,以及陈愉林等等特务线人拿着津贴跨洲越洋到澳洲为盛雪站台。
   
   
   “九头鸟”大战“母夜叉”,悉尼上演特务全武行

   
   盛雪特务团伙悉尼真正出彩的是上演了社民党党魁曾大军PK民主党党鞭金秀红的全武行!“九头鸟”大战“母夜叉”,端的是行头地道,唱做俱佳。话说2015阳春三月蹭会召开的盛记民阵悉尼大会,各路特务线人齐聚澳洲悉尼力挺盛雪。
   
   晚上,当地人员在大唐酒家筵开8席大请宾客,酒过三巡,来自西雅图的金秀红喝高了管不住嘴巴,开始不忌讳的高声谈论隔了两个桌子的曾大军是中共特务,尽管金、曾两人都是解放军文工团背景,但彼此特务派系山头不同,级别也不同。曾大军是湖北国安厅响当当厅级特派员兼省级太子党,出生情报世家,其父曾惇原国统区武汉地下党首领,中共建政后官拜湖北省组织部部长。而金秀红级别低得多,出自塞北宁夏回民支队,土的掉渣,更兼模样太歪瓜裂枣大刺刺如“母夜叉”,不能象盛雪“出得厅堂”一般干燕子的“技术活”,而只能“下得厨房”如“铁姑娘突击队”干诸如会场偷录音、偷拍大头照、收藏代表签到册之类的粗活。是故金女这种以下犯上,公开揭对方高级特务真身实乃情报人员的大忌,显然有违组织纪律,金女此举就像在一头愤怒的公牛面前挥舞红布头!
   
   是可忍孰不可忍!几分钟后,只见恼羞成怒的“九头鸟”曾大军瞪着牛眼端着酒杯悠悠走向一身红衣装扮的金秀红所在的桌子,正当满桌人以为他是来敬酒的时候,一杯掺了辣椒酱的红酒已经兜头泼到了金秀红脸上……立刻,大哭、大叫,众人忙取水洗眼乱成一团……热闹之极。盛记悉尼大会一开场就上演:民主党党鞭PK社民党党魁的精彩戏码。有人私下说“两个特务干上了”,有人说:“这一泼,红酒分辨了谁级别高谁级别低”…… 这是中共特工曾大军逃离美国回中国前的惊天绝响(该事件也是其加紧潜逃回国的催化剂),除秘密与潜伏澳洲的特务吕易、香港中联办特务陈泽钊见面交代善后后事宜外,就数辣椒酱红酒兜头泼金秀红脸上动静最大的事件。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图1:金秀红,盛雪铁杆亲信,宁夏回民,住美西西雅图。在国内原解放军文工团背景。老民联,其招牌手段是在大会上,声泪俱下地控诉“共产党强迫回民吃猪肉”,其表演尺度拿捏十分到位,第一次听绝对感动。可惜使用过频,如是者三,每次都是那般套路,流于祥林嫂“忆苦思甜”之俗套。1993年民运华盛顿大会,金袖管暗藏录音机麦克风,被羊子(王若望之妻)发觉,当众置问她为何要暗地录音。金秀红人赃俱在被捉现场,只能当场嚎啕一哭二闹三上吊地滚地耍泼,搅得会议无法继续。自此之后匿迹长久,近年得盛雪收留鞍前马后异常活跃。加入各民运组织内,涉足法轮功,多种场合不请自到,积极穿梭活动。渗透民运内部事务之深,令人难忘。
   
   在盛雪面首张小刚的地盘曾大军竟敢撒野,你打狗也不看看主人是谁?与会众特线皆以为盛雪会拿曾大军来“杀一儆百”立威,哪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盛三娘在小曾子面前也得退避三分,只有当面赔罪“对手下管教不严”的份。哪里还有大发雌威的胆量?盛雪一方面安抚双眼肿得如熊猫一般的金秀红,劝其“相忍为党”,一方面掩护曾大军私下江湖封口令:“大水冲了龙王庙,此事淡化处理,从此不许再提曾大军、金秀红互指‘共特’一事云云……”此系插曲,就此打住。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

   
   2014年4月14日,盛雪的老母李桂琴再次病危,在此节骨眼盛雪撇下随时撒手人寰的老母两次入境香港。第一次4月24日进入,4月30日前往台湾,5月4日离台赴港,再次进入香港,5月7日离港返加。
   
   取得吹糠见米的效果是,一,神秘金主从深圳来港面交盛雪四万经费;二,盛雪亲自组建了全部由中共特务线人组成“民阵香港分部”;三,与黑道大哥、上海线人陆伟萍、陈景圣姘头陈慧玲结拜兄妹。
   
   在香港,“中国海外民主运动”从一开始就处于边缘化状态。而这些政治团体也都是由大陆的海外流亡者组成;这些组织的总部分散在世界各地,香港只是一个分部或地区委员会;最致命的问题是,无论有多少个分部或地区委员会,成员都是那么十几个人,绝无本地人加入,绝无年轻人加入,因此这些组织日益呈现崩坏之势。
   
   
   全是中共线特的“民阵香港分部”

   
   据不完全统计,在香港注册和没有注册的“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组织有:中国民主党香港党部、中国社会民主党香港党部、香港工党、中国民主联合阵线香港党部、中华民会、中国自由民主党香港党部、民主正义党香港党部、香港民主中国阵线、香港民联、泛蓝联盟(香港)、中国人权论坛(香港)、香港孙文学会、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区委员会、中国民主党(海外)香港委员会等,先后在这些组织中交叉出现的人物,不超过12位,来来去去也就下列“民阵香港分部”的成员。比起列名的组织还少了几个,所以司徒华先生生前调侃说,这是“多党制”,一人多党制。
   
   盛雪一手创建的“民阵香港分部”全是有着大陆背景的中共线特——在盛雪麾下民阵香港分部計有:
   
    陳达鉦 公安部香港头号线人,其上线是公安部九局局长余啸尘。“黄雀行动”的叛徒及罪人;
    陳泽钊 《成报》编辑主任,中联办特务;
    陳景聖 常州國保;
    陳勁松 揚州國保;
    陳愉林 國安部駐港特派員,曾任全國人大代表;
    陆伟萍 上海國安线人;
    楊錚 上海國安局駐港特派員,月薪25000HK$;
    王愛鳳 楊錚情婦 杭州市國保駐港;
    蔣玉華 天津駐港國安;
    黃鐘 廣州駐港國安;
    趙東 深圳國安,常住圳;
    张弛(真名:朱观涛)上海国安线人;
    红中 (洪忠,人称小易,香港鸿禧贸易公司,四川国安,以外派酒商的身份示人。等等……
   
   据平头的消息来源说,有香港反共人士曾警告盛雪注意这些人的中共背景,盛坦白地说她知道,但她无法左右他们。换言之,这是中共方面的布局,盛雪本人也是其中任人摆布的一枚棋子,而且是有把柄在赵家手中紧握的棋子,是故盛雪只能没有退路“过河卒子赛如车”地往前拱地与特线们互相配合。
   
   
   此地有银三百两

   
   以上人等每週六聚餐於九龍太子站附近京華酒樓交換情報,然後各自呈報上峰邀功領賞騙取金錢。
   
   作为前英国殖民地,香港回归以后,香港的实际控制权,当然在中共手中。中共在香港的特线,不同于其他国家和地区,他们无需恐惧所在国(地区)的法律,不怕被揭露(在德国,二名中共特线,在瑞典,一位“维奸”中共特线,分别因为打探维吾尔世界代表大会,最终入狱)。香港的特线可以用四个字形容:有恃无恐。他们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身份,而且以炫耀自己的特线身份为荣,甚至互相攀比,“我爸是李刚”成为一种奇特的香港线人文化。
   
   香港线人将有中共国安和公安特色的“喝茶”搬到香港,每每在席上,总能听到“你最近回大陆,是不是到扬州述职去了?”诸如此类的问话。陈景圣从常州回来,大家都要他说说,常州国安对某某问题的看法。陈景圣被上海公安遣送回港,他公开宣布明天我要去上海与虹口国安见面。每次海外民运开会,线人们都纷纷回大陆去拿经费,然后集合,一起出发,毫不讳言。中国有一句老话,此地无银三百两,香港线人却是此地有银三百两,以至于有人拿到大几万人民币,不当众显摆一下,就感到不爽。
   
   
   “双面谍”陈景圣

   
   陈景圣,現年六十八歲。一九八一年在香港加入台湾軍情局,同年十一月在上海被捕,以「特務」罪判刑十三年。一九九三年因「表現優異」獲減刑出獄。此人主動投靠共方情治機關,獲逆向運用,回港從事諜報工作。他刑滿回港廿二年,長期無業,依靠每月三千元的「綜援救濟金」過活,但卻頻頻出訪美歐澳洲日本,海外民運各種派系各種會議無役不與,在台灣每次中央與地方選舉的港澳觀選團、有關西藏、新疆的會議、族群青年夏令營等,都能見到此人的身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