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魏紫丹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第 12章  周遠鴻真是個“樂天派”
   
    岳校長有一個與眾不同的習慣,就是有人來他辦公室談話,他從不先打招呼,專等你首先開口,把問題擺出來。他呢,在以逸待勞後,才悠然地針對你所提問題做出回答。周遠鴻當然不會了解到校長有這個特點。於是,在他叩門、聽校長準進後,進屋坐在一個有三人座位的破舊灰綠色沙發裏,敬候校長開口訓示,自己卻趁早支起挨批評的架式。可他一等再等,校長一仍其然地、在批閱自己手下的東西,總也不開口。煙,一根吸完後、再續一根,就是不說話。周遠鴻候著他、在看著他抽煙的過程中,發現了新大陸:他不像別人那樣,彈掉煙灰,而是撚轉著煙巻兒,撮起嘴唇呼呼地吹落煙灰。現在煙灰已落了灰濛濛一層,還不見他要談話的趨勢。周遠鴻如坐針氈,不得已,央求道:“是楊茂森叫我來的。說您要找我談話,我覺得肯定是我犯了什麽錯誤。”
    校長就勢說:“好!那你就談談吧!”這一下卻把他置於五裏霧中;一部二十四史從何談起呢?在現實的生活中,存在著這樣一種推理——所謂談問題,就是你有問題,需要自我檢討。你要是認為無從談起,說明你這種態度、本身就是個嚴重的問題。這只能意味著三種情況:一,你是个白璧無瑕,完美無缺的人;或者是二,你有問題,但只緣身在此山中,故無自知之明、仍執迷於錯誤而不自覺;最後一種情況是,你明知問題所在,但不敢或不願加以正視,企圖自欺欺人、蒙混過關。
    到底從何談起呢?周遠鴻想來想去,只有從韓老師讓他檢討“剝削意識”談起,因為至今他尚未寫出關於剝削意識的檢討書。他猜想很有可能是楊茂森向校長作了匯報。本此,他解釋道:“由於功課太緊,作業負擔太重,昨天我就沒有完成立體幾何的作業。孟主任還來催問我。。。。。。”他看到校長臉上現出一絲疑惑,趕緊說明:“是孟主任兼我們的立體幾何課。我跟他說是由於設計錯了那條輔助線,耽誤了過多的時間。”校長聽得更是不知所雲了,問:“你到底要說什麽問題?”

    “我要說這是我的不對。借口功課忙就沒有寫出檢討書,這是拉客觀理由,其實,完全是由於主觀上不夠重視,態度不夠端正的主觀原因。我保證今天加夜班也要寫出檢討,交韓老師。”
    “檢討什麽?”校長越聽越不得要領了。這時周遠鴻才發覺校長根本不知道這回事,稍帶詫異地回答道:“檢討我的剝削意識呀!”
    “什麽剝削意識?”
    “難道校長什麽也不知道?”於是,他就把黃校醫叫他去照x光,李林說要借給他錢,。。。。。。整個過程,一五一十詳述一遍,臨了還特意強調說:“並不是我要借錢,是李林同志主動提出要借給我的。”
    校長說:“即使是你本人提出的,也不能算是剝削意識;有借有還嘛!”
    “我就說是有借有還。韓老師說這是得了便宜賣乖,比剝削更可惡!”
    校長反問道:“你的意思是說‘不還’、倒更好些?”
    “這不是我的意思,是韓老師對我的錯誤思想提到理論高度進行的分析批判。”
    周遠鴻面對著生活來源的接近枯竭、饑餓的煎熬,結核菌對身心的侵襲和捏你個扁就扁、捏你個圓就圓的周遭境遇,內心積累著痛苦和悲哀,於是他竟在校長面前失聲哭了出來。校長說:“你哭什麽哭?你哭得沒來由嘛!”
    好比寫一篇文章,寫到遠鴻的哭哭啼啼,才算點破了題。這也跟楊茂森的回報接上了茬,遂引起岳校長就題發揮,谈吐滔滔地大大議論了一番:
    “自從1840年鴉片戰爭開始,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世界上無論是大的還是小的帝國主義國家,全都侵略過我們。政治腐敗,科技落後,內憂外患,喪權辱國,一直持續了109年。今天,在毛主席、共產黨領導下,推翻帝、官、封三座大山,從此中國人民站起來了!舉國上下,一片歡騰。廣大的勞苦大眾歡天喜地,慶祝自己獲得翻身、解放、作主人。只有蔣介石反動派、地主、富農由於被推翻,再也不能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他們變成了向隅而泣的可憐蟲。毛澤東同志在《為什麽要討論白皮書》一文中說:‘對於(中美)兩國人民,中國革命的勝利和中美兩國反動派的失敗,是一生中空前地愉快的事,目前的這個時期,是一生中空前地愉快的時期。只有杜魯門,馬歇爾,艾奇遜,司徒雷登和美國其他反動派,蔣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陳立夫,李宗仁,白崇禧和中國其他反動派與此相反,卻是生平最復雜,最苦腦的時期。’在這時候,你再來看,哪家歡樂,哪家愁?愉快的一群、苦惱的一群,人以群分,營壘分明。你對照對照自己,你又是把屁股坐在那一邊了呢?。。。。。。”
    周遠鴻聽著,聽著,臉上已滲出了米粒似的冷汗珠珠,硬是擠出僵滯的笑意,表示對校長諄諄教導的心領神會。校長叫他來到這裏的用意,這時他才弄清楚。原來是要批評他終日郁郁寡歡,甚至哭哭啼啼的錯誤表現。這也是楊茂森回報他的問題所在。他想他並不是為地主、富農、蔣介石反動派才哭泣,而是因為,也只是因為鍋內無米、身上有病、治病無錢、借錢又被指責為“剝削意識濃厚”。。。。。。但是,要是反想一下,是因為什麽才造成了這些“因為”呢?得出的答案!恐怕又更能令他周遠鴻頭發稍兒直冒冷氣了。
    校長對他察顏觀色,追問道:“小小年紀,老氣橫秋,一張臉上愁雲密布,有時傷心落淚,哭得淚人似的。有道是:‘少年不知愁滋味’,你是哪兒來的那麽多愁啊!這不是在哀嘆自己生不逢時嗎?”如同頭上響了一聲霹雷,使他頓時失態,好一似煮酒論英雄中,曹操說過“唯公與卿爾”後,劉備驚慌失措的現場表現一樣。這時他矛盾的心態,使他又是點頭稱諾、又是搖頭說不,確實是摔倒後、不知該從哪頭爬起了。校長說:“燈不撥不明,窗紙不戳不透。從原則高度來認識,問題的嚴重性就在於,你的喜怒哀樂與人民大眾相背,這是表達了哪個階級的政治立場呢?”真是,不說不知道,一說嚇一跳。臉色如地皮的小瘦貓,立即表態:“岳校長!從此以後,我一定要和地主階級劃清界線,痛改前非。宋代教育家朱熹說過:‘既知如此是病,即便不如此是藥。’既然知道了不高興是錯誤的,我今後努力高興就是了。堅定地站在人民立場,為人民高興,天天高興,杜絕敗興。”
    “我在從前為錄取你引起議論紛紛時,就說過,年輕人可塑性很強,決不是陰丹士林、永不褪色。地富子弟並沒有參加過剝削,和地富本人是有原則區別的。即便對地主富農,共產黨都有信心能把他們改造好。中央有政策:地主五年,富農三年,就可以摘掉帽子嘛!”岳校長的談話是既很嚴肅而又很溫存的。他慰勉周遠鴻說:“犯錯誤沒有什麽可怕。不犯錯誤還需要思想改造嗎?毛主席就說過,只有兩種人不犯錯誤,一是剛出生的胎兒,一是已經死過的死人。周總理都說:活到老,學到老,改造到老!難道我們能放松對自己的改造嗎?說實在話,除了毛澤東同志一人而外,誰敢說自己沒有犯過錯誤呢?”
    岳校長的談話,像一只小船沿著平滑的線條,在他腦海裏滑行。忽然,咯登了一下,是小船碰到了邏輯思維的礁石――止步!怎麽說的呀?毛澤東同志是唯一地沒有犯過錯誤的人?這合邏輯,合事實嗎?他是“剛出生的胎兒”?還是“已經死過的死人”?周遠鴻因為經過了知識青年訓練班的洗腦,即梁乖真比喻的“生孩子”,知道了“疼痛”的味兒實在難以忍受 ,才做到了“話到口邊連留半句”。要是在過去,他會信馬由疆,脫口而出,大逞口舌之快的。但他現今謹慎了,及時警示自己:這是能觸及的問題嗎?不能觸及。他想,“不能觸及是不能觸及,我接受青訓班的教訓,就不觸及吧!但我自信:我總歸是正確的,就像2x2=4,誰都得承認它正確那樣。我絕對地可以駁倒岳校長!只是,校長在無話可說時、就會說我堅持地主階級立場,說我反動。這一點我就想不通,難道無產階級就能大睜兩眼說2x2=5嗎?難道不反動就不能正確嗎?看來,我的思想是真反動,不遇事兒正好,一遇事就不由自主地反動。反動!反動!老子說:‘道者反之動’。這是不是說,只有反動才合乎‘道’呢?”
    他的思想活躍得沒有邊際。他認為,中國在古代有大思想家,可惜現在沒有了。這又是反動!難道偉大的毛澤東思想的創造者毛澤東本人不是偉大的思想家嗎?他認為毛澤東不是思想家,但卻承認他是偉大的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他這樣想,也不是憑空想當然。他讀過在人民日報上發表的《矛盾論》,雖然讀了也不太懂,但他有個“好求甚解”的毛病。論到事物的矛盾雙方時,毛主席指出,“化學中的化分和化合”。化學中哪有“化分”這一術語呢?有的只是“化合、分解、復分解、置換”這一類術語。“術語”就是常人在生活語言中所謂的“行話”,在這裏不是表明毛主席在說外行話嗎?而他在前面引用的列寧的原話,卻是“內行”地說: “在化學中,原子的化合和分解。”是“分解”而不是“化分”。至於接著提到的“在數學中,正和負,微分和積分”,對毛主席來說,就更是在“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了。誰人不知毛主席他老人家對數學一竅不通、上學時數學吃零蛋?就像數學上的證題,每一推論,必須註明是根據什麽定理,定義,或公理,周遠鴻是根據:值此科學昌明的20世紀,一個現代思想家,雖不必是自然科學家,但不能連常識都不具備;雖不必是數學家,但起碼數學知識不能是零蛋。通過數學演題也就使周遠鴻養成了“因為。。。所以。。。”、“如果。。。那麽。。。”的思維定勢,以此來尋求、論證自己的結論。
    當他從浮想聯翩中醒過神來,岳校長正在結合自己,通過他曾犯過不服從組織上安排的錯誤,現身說法。那時他跟王維綱同志(後來任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當秘書,不安心平凡工作,向往八路軍轟轟烈烈的戰鬥生活。王維綱同志大清早把他叫去談話。他怕挨批評,看王維綱拿茶缸去舀水、刷牙,便躡手躡腳地溜之乎也。後來還是沒有躲過挨克:“你們年輕人好高騖遠,不安於平凡,熱衷於轟轟烈烈,這是小資產階級狂熱性的表現。《國際歌》的作者,心安理得於在巴黎掃大街。這是什麽精神?這是無產階級的革命精神。一個革命者就是一顆羅絲釘,無論放在革命機器的哪一個部件上,都要擰緊,都要無條件服從革命需要,隨時隨地準備犧牲個人的一切。”
    由於抗戰形勢的發展,岳中谷就給調到地方武裝、縣大隊當連政治指導員,曾多次配合主力部隊參戰。提起他參加過彭總領導的“百團大戰”,對八路軍正規部隊偑服得五體投地:“他們那個戰鬥,真是指揮若定。哪部分前進,哪部分後退,哪部分迂回側攻,哪部分打掩護,聲東擊西,前呼後應,左右配合。。。。。。一切都像是擺棋子,有條有理,層次分明,激烈而不紊亂。彭總司令指揮了115個團的兵力,實在是了不起的大軍事家,消滅日寇20600余人,威震中外。他事先沒有請示毛主席。毛主席曾把王震同志召到延安,對他說:‘彭德懷幹這麽大的事情也不跟我商量,我們的力量大暴露了,後果將很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