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魏紫丹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王光誠並沒有跟黨說真話,別文郁說的確實是真情。因為逃到北蒙市的地主很多,可以說當時城內充滿了流亡地主。他們以親身所受、所見、所聞,見證著這些遭遇。恐怕歸為國民黨的欺遍造謠、是說不過去的。”
   其實周遠鴻尚不知,王光誠的地主老子王香,就是看到了真的是要拖人,才星夜出逃而得以虎口余生的。周遠鴻看了王光誠一眼,王光誠躲著他的眼光、低垂下頭。梁乖真卻在眼勾勾地剜著周遠鴻,硬耐著性子聽下去、聽他還能胡說些什麽。周接下去說:“事實是不可任人改變的。問題只是,我們通過這次學習,應該怎樣正確認識農民運動?就是毛主席說的那個――是‘好得很’還是‘糟得很’?像黃世仁、穆仁智這些沒有人性、豬狗不如的家夥,血債累累、群眾能不討還血債嗎?固然,由於情況復雜,群眾的具體做法也不一定都能自發地與黨的政策不謀而合。也有的領導幹部以個人的感情代替黨的政策。這樣,可能發生一些過火的鬥爭,也不足為奇,只用領導者適當掌握就是了。所以毛主席發出告誡:‘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各級領導同志務必充分注意,萬萬不可粗心大意’。但首先要肯定,農民運動好得很!”
    梁乖真平常聽到怪話就會勇於衛道、赤膊上陣、乒乒乓乓頂上去。現在由於主帥出陣,董部長深入本組,他才憋得肚裏咕咕的、也不表態,單看部長作何指示。一直到此地步,他再也忍無可忍了,才質問周遠鴻道:“我就不信毛主席會說給農民運動潑冷水的話!你是在哪兒看到的,還是在哪兒道聽塗說的,還是驢吃荊條――在自己肚裏胡亂編織的?”
    周遠鴻辯解道:“這決不是我杜撰的,是有所本的。我在解放軍戰士小組討論會上聽指導員說的。不,是連指導員給郝蓬有題寫在小本本上的。”實際上,他這次發言的思路是完全受那次解放軍戰士小組討論的影響,甚至說為“所主導”才更恰當。他簡直是拾郝蓬有發言的牙慧。他正在為自己聞道在先,因而發言的水平達到某種高度和深度而沾沾自喜!不料,梁乖真向他打來悶棍,他只好拿指導員作擋箭牌:“指導員說,誰違反政策就是要要黨的命!”
    董部長心知肚明,他們發言中所指出的那些左傾蠻幹的作法、比如“機槍點名” ,是當時的地委書記霍關明同志搞的。但他不便說出,只能出面證實,毛主席真是說過關於“政策和策略”這些話語。周遠鴻得到了救駕,心思忽然轉到讀胡繩著的那本《辯證唯物主義入門》一書的心得體會上。他說:“共產黨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說真話。這就是堅持了徹底的唯物論”。
    董部長是老革命幹部,曾在延安抗日軍政大學聽過毛主席講《實踐論》和《矛盾論》,理論功底很厚實。他講道:“我們的毛澤東同志是堅持實事求是的模範。他最近說道:‘階級鬥爭,一些階級勝利了,一些階級消滅了。這就是歷史,這就是幾千年的文明史。拿這個觀點解釋的就叫歷唯物主義,站在這個觀點反面的是歷史的唯心主義’。歌劇《白毛女》揭示的就是我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階級鬥爭的本質。共產黨是幹什麽的?共產黨是階級鬥爭的工具。共產黨認定,階級鬥爭是推動歷史發展的原動力。它的工作就是順應階級鬥爭的規律,鏟除歷史道路上的障礙物,把革命進行到底。我們要用階級的觀點來觀察社會現象,不能用資產階級人性論來評論人和事。例如,我們不能只說黃世仁這個家夥是多麽心眼壞、心術不正、不仁義,多麽不人道、不講天地良心,而是用階級論認定他的作為、典型地暴露出地主階級的本性。沒有抽象的人性,共產黨只承認人的階級性。抓住‘天下烏鴉一般黑’這個本質,認清天下地主的心肝都是黑的,不管表面現象是多麽紛紜復雜,骨子裏是黑的。不能說黃世仁是個別的壞家夥,另外還有比較善良的地主。不存在善與惡的差別,只有真惡與偽善。那些表面善良的地主,滿口仁義道德、滿肚子男盜女娼,更陰險、更惡毒。對窮人的所謂‘好’,實質上是用小恩小惠麻痹貧農的階級覺悟,以便進行更加敲骨取髓的榨取。總之,認定他們骨子裏都是黑的,血管裏流的是黑血。”
    董部長也是地主階級家庭出身。在革命風暴中,他徹底背叛了自己的家庭,從敵人陣營裏分化了出來,殺出了一條血路,經受住了革命的嚴峻考驗。單用指出,據說是他親手槍斃了他的地主父親,就足以表明他的革命性是多麽地強了!當然對此也是言人人殊,並非輿論一律的。主流方面認他是大義滅親。支流方面,也有說是偽裝積極、欺世盜名、投機革命的;也有說他是見到一個地主被鬥爭中的勇敢分子用鐵棍一桿子從缸門戳進去,其狀慘不忍睹,才下狠心對自己的父親一槍了之。這就是說,他仍不失為孝子,給父親安排了類似今天說的“安樂死”。還有一種說法,就更是未免過分惡毒了。竟說他是國民黨用“王佐斷臂”式的苦肉計,取得黨的信任後,作為一顆定時炸彈暗藏下來。總之,說什麽的都有,反正是,“能拴住驢嘴、馬嘴,栓不住人嘴。”
    董部長也亲聆過劉少奇作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的報告。他按照革命修養的精神、委曲求全,不在乎人多嘴雜的各種說法;該咋革命、照革不誤。他自信是一位馬列主義者,熟練地運用歷史唯物論來清算學員中的許多糊塗觀點,如“地主養活農民”啦、“地主靠勤勞起家”啦,等等。
    他又批判部分學員對蘇聯、這個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錯誤認識,指出,“只要用階級觀點而不是民族主義觀點看問題,問題即可迎刃而解。資產階級的民族主義觀點,狹隘的愛國主義觀點之所以是反動的,就是因為反動派用它來反對無產階級國際主義,把矛頭指向蘇聯,說什麽‘赤色帝國主義’!難道外蒙古人民、還有其他邊疆地帶的人民,早一天擺脫國民黨政府及其一黨專政的統治,早一天去過社會主義的天堂生活,有什麽不好嗎?國民黨為了鞏固它那上上下下無官不貪的腐敗政權,為了保住它法西斯一黨專政,頂住世界民主的潮流,一面殘酷鎮壓爭民主的運動,一面煞有介事的高舉‘愛國主義’大旗,誤導人民反蘇、反共。這一手是很毒辣的,黨內也曾有人上當。抗戰時期的‘百團大戰’,就是犯了戰略錯誤,受到毛主席嚴加指責,說他愛的是蔣介石的國,卻暴露了我們的實力,引來日軍對我們的注意力。讓一切胡謅的愛國主義,在我們信奉的‘工人階級無祖國’的真理柱上,碰得頭破血流吧!”
    別文郁用詢問的眼光,以微笑的表情、意味深長地看著部長,好像自己甚是心領神會。這倒引起部長還需要費一番口舌,回答他提出的問題。部長看著他,說:“在抗日時期,蘇日的確訂立過一個你說的那樣的條約。”梁乖真大驚小怪地“唔!?”了一聲,不再有下文。部長接著說:“黨中央當時解釋,說是蘇聯用的緩兵計,為的是不讓日本對它開戰。當然這會犧牲中國的利益,但為了保衛世界無產階級的祖國蘇聯,我們作出的民族犧牲是值得的。”部長用“嗯?!嗯?!”的強烈質問,博得大家點著頭稱:“是!是!是!”部長氣憤地指責王造時那封公開信、起到了國民黨都無法起的挑動反蘇的作用。稱:“這是狹隘的愛國主義最惡劣的表演!”
    梁乖真又習慣性地在部長長篇大論之後,來個狗尾續貂、畫蛇添足。他瞪著周遠鴻說:“正是!這正是個階級立場問題。周遠鴻你想想,部長說的能不能解決你心頭的思想問題?難道外蒙古人民和其他邊疆地帶(就算是你丈量過,有十來個河南省大)的人民、早一天擺脫國民黨的反動統治,早一天過上社會主義天堂生活,有什麽不好嗎?反正我是一百個贊成!我不像周遠鴻那樣愛蔣介石的國。我覺得有的人張口閉口都是在替你地主老子說話,替蔣介石賣國集團說話。你血管裏流的照舊是你老子的黑血。如果你死抱住你老子的大腿不放,那就只有一頭栽進歷史的墳墓裏,去作你老子的殉葬者。說你一頭栽進墳墓,並不是說共產黨要槍斃你,而是你拒绝洗脑、换血,执意要自掘墳墓,當地主阶级的孝子賢孫、黑血兒。共產黨寄希望与你的是,脫胎換骨、大換血、重新作人。何去何從?單看你在下一階段交代歷史中、能否做到褪褲子不怕醜、割尾巴不嫌疼,對黨掏真心,做到忠實誠懇、坦白交代,事無不可對黨言了?”
    周遠鴻說:“我向董部長和全組同志表態,我絕對保證能夠不打折扣地做到梁乖真代表黨所提出的要求。”
    接著,大家都爭先恐慌地紛紛表態,說:“光說不算,要看我們下一階段的實際表現。”
   
   
    第5章 父盜母娼
   
    平常訓練班的學習安排總是老一套:上午聽大報告,下午和晚上小組討論。今天晚上,聽到打鐘集合,大家都猜不透有什麽新的變化。待隊伍集合好以後,董部長走上講臺宣布,今晚要請老貧農來給大家上一堂、理論結合實際的階級鬥爭課。如果說,歌劇《白毛女》是階級鬥爭現實生活的藝術表達,那麽,通過這次老貧農的訴苦就實證了毛主席關於“生活是藝術的唯一源泉”的論述,是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白毛女》是延安文藝座談會後產生的、第一個文學藝術的碩果,是生活真實與藝術真實的完美結合。下面我們就來靜聽老貧農的血淚控訴。
    訴苦的是一位在舊社會在地主家當過侍女的老大娘。她,白發蒼蒼、顫顫巍巍,老得掉了門牙,說話跑風、吐詞不清。未開言,就傷心落淚、啼哭不止。她自認命苦,“只說是這一輩子的苦日子熬不出頭了。自幼逃荒要飯,十幾歲給地主家當丫頭時,才算能夠吃上了一頓飽飯。於開飯時,等主家、長工都吃罷,才輪上我收拾殘渣剩飯,剩下啥吃啥、剩少了就吃不飽。一年四季,苦差事盡著我幹,吃飯是忍饑耷拉餓,饑一頓、飽一頓的。冬寒時冷,手上生著凍瘡,紅腫流膿,還得到水坑邊、打開冰淩、迎著刺骨的寒風,洗一大堆衣裳。地主婆惡狗咤食似的,橫挑鼻子豎挑眼:‘你看看,你洗的這叫啥衣裳?屎裏面蘸蘸、尿裏面涮涮。’地主婆走遍天下,都像黃世仁他媽、那一股德行。這家地主婆氣鼓鼓地、把洗好的衣服摔了滿地:‘給我重新洗過!’我伸進冰水中的手,給凍得像貓咬似地疼痛,流著眼淚和凍瘡的膿血水,我盡可能地把衣服洗過一遍又一遍,擔心害怕東家再叫我返工。”
    講者悲痛欲絕、泣不成聲,聽者咬牙切齒、義憤填膺。“打倒東家財主、狼蟲虎豹!”“打倒萬惡的地主階級!”“貧苦農民翻身萬歲!”“人民的大救星毛主席萬歲!”“共產黨萬歲!”穿插在她诉苦中的口號聲此起彼落。然後她接著講了她倍受糟蹋的遭遇,宛然一部歌劇《白毛女》的生活註釋。從而印證了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你再也不容對《白毛女》的真實性、真理性有絲毫的懷疑。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