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 川普爷爷112年前信曝光:请不要将我驱逐]
shenmecaishiminzhu
·关塔那摩拘留营 美中联手凌虐维族囚犯
·联合国官员称“9•11事件”是美阴谋
·美教授称美是头号恐怖主义国家 盟国是帮凶
·斯诺登:“9•11”事发前美国已获情报
·阿桑奇:公开阿拉伯国家官员为美国中情局工作的文件
· 麦凯恩承认美国比四年前糟糕
·奥巴马将同国会议员讨论经济方案
· 奥巴马将命关塔那摩监狱关闭
·克林顿称将推动建巴勒斯坦国
·希拉里指责以色列阻碍中东和平
·美国已准备好支持巴国新政府
· 希拉里遇反弹:3众议员批淡化中国人权
·希拉里献媚中共使美国比克林顿的绯闻还难堪
·希拉里空前严厉:再不对中国动手就晚了
·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留学生说唱引阵仗
·俄副议长:朝鲜非盟友 俄不提供核攻击保护
·俄总统互联网助理: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监管
·普京:若能改变过去想阻止苏联解体
·前苏联加盟国恐惧 开腔向美国求救
·乌前总统倒台前 传俄已计划并吞克岛
·俄反对派将公布普京政府介入乌克兰文件
·普京爆料兼并克里米亚时曾考虑让核武器备战
·普京撂狠话:什么都可原谅 但叛徒必死
·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涅姆佐夫被枪杀
·俄罗斯调查报道记者高楼坠地不治身亡
·吞并克里米亚成就普京大国梦
·吞并克里米亚成就普京大国梦
·继双面间谍中毒后 俄又有一名流亡商人在英国死亡
·普亭为什么准备移两百万人到中俄边境?
·普京演讲:美国永远不能让俄罗斯屈服
·普京:西方国家意欲挑战俄罗斯 掀起新一轮冷战
·俄修改军事准则,视北约美国为威胁
·普京:西方"迫害"俄罗斯
·俄罗斯90城市爆发抗议普京示威 逾千人被捕
·印防长莫斯科呼吁海上航行自由 俄不理中国不满继续武装越南
·俄罗斯强化与中国周边国家的军事合作
·两位中国高官访俄秀合作 普京却扭头“向西看”
·俄媒 北京将向白罗斯无偿提供军事援助
·俄外长:普京与特朗普100%不会允许俄美军事对抗
·边境阅兵秀重器 俄继续在俄中边境大量部署攻击导弹
·俄罗斯胜利日阅兵式现一支"中国军团" 他们是谁?
·俄副外长:俄不打算同中国建立联盟
·萨达姆的“暴君乐园”——独裁者如何操控历史遗迹
·普京四度就任俄罗斯总统 “终身制”悬念未解
·外媒分析中国对其治下新疆与西藏的惧怕
·美国学者:新疆问题是“煤矿里的金丝雀”—— 危险将至的信号
·澳反对党承诺联手邻国 对抗中共在太平洋扩张
·专家:中共2025计划注定失败 美国不必担忧
·伊利夏提:全球维吾尔人“同一个步伐,共同的呼声”
·美国驻印度大使访问藏人行政中央
·俄罗斯学者与流亡藏人对话达兰萨拉
·瑞典反对党在中国使馆门前示威声援桂民海
·瑞典起诉一男子,称其为中国监视藏人难民
·忧间谍活动,白宫或限制中国人在美从事敏感研究
·写给国际刑警组织的紧急声明(上文)序言部分
·小布什借丘吉尔名言暗批特朗普:不合则万般皆输
· 美众议院军委员会通过法案 强化台湾防卫能力
· 前国务卿赖斯提醒特朗普对朝要步步小心
· 法国:欧盟不承担美制裁伊朗带来的后果
· 特朗普撕伊核协议 欧洲如何自救?
·巴黎恐袭作案者为车臣裔法国人 没有犯罪前科
·加泰议会普伊格德蒙特钦点接班人:不放弃独立
·172名美国议员联名敦促世卫组织邀请台湾参加世卫大会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美国副总统“通俄门”调查已到该收尾时(请不要误导形势)
·特朗普律师警告“通俄门”检察官:离总统女儿远点
·朱利安尼:穆勒要求约谈总统 企图诱使他做伪证
·朱利安尼警告特检:别碰伊凡卡 可“随便处置”库许纳
· 特朗普的谎言与麻烦
· 特朗普表示愿意接受特别检察官的约谈但其律师团队持反对意见
· 特朗普称只有公平才愿接受“通俄门”面谈:我没做错
· 川普怒轰穆勒团队 威胁要13民主党人吃官司
·美联邦法官拒绝撤销对前川普竞选团队主席的刑事指控
·川普律师:总统不能被起诉
·美媒揭女人为何会与不喜欢的男人上床
·麻烦大了 川普可能触犯了法律
· 朱利安尼放话:川普傻了才会出庭 他可引用宪法自保
· 帮川普还是害川普? 朱利安尼被讥“史上最差辩护”
· 5大案缠身 总统官司之多 前所未见
· 川普总统称通俄门调查正在失去信誉
·美国副总统:“通俄门”调查已到该收尾时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川普阵营选前与俄律师密会 双方均败兴
· 告密者爆料 剑桥分析与俄国共享FB资料
· 传向卡达尔要100万美元 川普律师敛财风波延烧
· 美特别检察官对“通俄门”提出新指控
·川普抨击通俄门特别检察官“政治偏见”
·科米备忘录称川普对”通俄门“调查感到担心
·美总统怒了!FBI被曝在特朗普竞选团队安插"间谍"
·川普要总统求调查FBI是否因政治目的渗透竞选团队
· 美司法部对FBI是否监视川普竞选启动调查
·两大调查 影响期中选举
· 特朗普向司法部“宣战” 称FBI或因政治目的监视自己
·通俄门调查是否违规?司法部将查FBI 拒交国会机密文件
·特朗普正出卖国家安全,以换取中国的贿赂?
·FBI间谍门再爆新料 川普斥早遭绝密线人监视
·川普顾问私下索要希拉里的黑材料
·川普称遭FBI线民对付 美议员将听取机密简报
·撒谎逾3000次 提勒森点破川普道德危机
·这场“间谍门”已经挑起美国的政治内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爷爷112年前信曝光:请不要将我驱逐

   川普爷爷112年前信曝光:请不要将我驱逐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10日 转载)
   http://boxun.com/news/gb/intl/2017/03/201703100616.shtml#.WMLfSNIrKvE
   
    来源:澎湃新闻 编译:叶坤铠 陆婕宇 刘秀云


   
    有一些细节,可能改变的不是一个人的命运,而是一个国家。
   
    比如当年一个“美漂”的德国人给德国王子写了一封信,恳求王子不要把他全家驱逐出境,但被王子无情拒绝。
   
    这个德国人不得不带着有身孕的妻子返回美国。
   
    是的,你猜到了故事的结局,这个德国人的孙子是如今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3月6日,美国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的名主持人Lawrence O’donnell在《The last word with Lawrence O’donnell》节目中朗读了1905年特朗普爷爷写给德国巴伐利亚摄政王子的一封信,这封信没有改变特朗普家族被驱逐的命运,但改变了美国的命运。
   
   
   
    特朗普的爷爷给巴伐利亚摄政王柳特波德写的言辞恳切的信(部分)。
   
    为什么有这封信,我们有必要简略回顾下历史。
   
    据《环球时报》报道,特朗普的爷爷弗里德里希1869年生于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小镇卡尔施塔特。1885年,16岁的弗里德里希离开家乡前往美国,先是奔赴纽约投奔自己的姐姐,之后辗转来到加拿大西北的育空地区,加入蜂拥至此的“淘金大军”行列,如此经历一段血泪“美漂”历程后,1892年,他在西雅图成为美国公民,1901年的一次回德国探亲途中,他与年轻的姑娘伊丽莎白相识相恋。两人婚后第二年一起移居美国。
   
   
   
    特朗普的爷爷。
   
    伊丽莎白思乡心切,1904年两人又回到德国家乡居住。回到德国后,弗里德里希向当局申请,希望恢复德国国籍,但遭到拒绝。理由是他没有完成德国的军队服役,而且由于年龄问题又无法再服役。德国当局认定他当年从德国迁居国外就是为了逃避兵役。
   
   
   
    特朗普的爷爷和奶奶。
   
    弗里德里希给巴伐利亚摄政王柳特波德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信中表示,“恳求尊敬的、至高无上的、充满智慧的、公正的巴伐利亚王子,不要将我驱逐。”信上注明的日期是1905年2月27日。卡尔施塔特地方政府在信件中这样注释,“目前,卡尔施塔特有一位已退休的美国公民,此人应在1905年5月1日前离开卡尔施塔特,否则将被驱逐。”
   
    德国历史学家罗兰德•保尔在德国西南部施派尔市的历史档案馆中发现这封书信,罗兰德•保尔指出,弗里德里希写的申诉信件不止一封,但当局不被其辩解所动,直至将他驱逐出境。
   
   
   
    五个兄弟姐妹,特朗普排行第四(左一)。
   
    无奈之下,弗里德里希一家1905年7月1日登上回纽约的客船,特朗普家族从此定居美国。3个月后,伊丽莎白产下一子,取名弗雷德,长大后成了纽约地产一哥,后来,费雷德中年得子,取名唐纳德•特朗普,就是当今的美国总统。
   
   
   
    青年特朗普和爸爸。
   
   
   
    特朗普和爸爸。
   
   
   
    特朗普全家。
   
    在这封信发出的112年后,2017年3月6日,美国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向全美国朗读了这封信:
   
    无上仁慈伟大之王子陛下:
   
    我于1869年3月14日出生在卡尔斯塔特。父母都是正直朴实的派斯葡萄园工人,对我严加管教,让我坚持履行一切好的品质——勤奋而虔诚,按时上学和礼拜,对权威绝对顺从。1882年受过坚信礼后(一种基督教仪式,13岁时受坚信礼),我成为了一名理发学徒。1885年,16岁的我移民到了美国,做着我的小本生意,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全凭老天福泽四方,才有了我今日的衣食无忧。1892年,我成为美国公民,10年后,我遇见我现在的妻子。可惜她不能忍受纽约的气候,于是我和我亲爱的家人回到了家乡卡尔斯塔特。
   
    小镇上的人们欣然接受这样一位有能力且有创造性的公民,我的老母亲得以安享天伦之乐,四世同堂之喜。我也得以为她养老尽孝。但世事无常,命途多舛,噩耗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袭来,受王室之命,我们必须离开巴伐利亚王国。消息传来,我们方寸大乱,手足无措。欢乐的一家登时变得抑郁寡欢,爱妻日渐憔悴,幼子卧床不起。
   
    为什么我们要被驱逐出境?这对一个家庭来说是如此的艰难。我们一生勤恳老实,下场却如此不公,这让其他的公民作何感想?如此招致的惨重损失更无需多言了。
   
    我别无他求,只求能再次成为巴伐利亚公民。情况紧急,若非盛泽恩铭、福佑四方的陛下您——至尊无上的君王,您抚慰了这么多泪水,是那么的圣明与仁慈——谁也无法拯救我于此浩劫。您恩威并重、赏罚分明,深受万民爱戴,卑微的我在此奉上最诚挚的恳求,请您赐予无上的恩泽与怜悯,允许我居住在这最美好的巴伐利亚王国。
   
    你最谦卑顺从的,
   
    弗里德里希•特朗普(唐纳德•特朗普的爷爷)
   
    附MSNBC主持人朗读的原文:
   
    Most serene, most powerful prince regent, most gracious regent and Lord,
    I was born in Kallstadt on March 14th, 1869. My parents were honest, plain, Pais vineyard workers, they strictly held me to everything good, to diligence and piety, to regular attendance in school and church, to absolute obedience to the high authority. After my confirmation in 1882, I apprenticed to become a barber. I emigrated in 1885 in my 16th year. In America I carried on my business with diligence, discretion and prudence. God’s blessing was with me and I became rich. I attend American citizenship in 1892. In 1902, I met my current wife. Sadly, she could not tolerate the climate in New York and I went with my dear family back to Kallstadt.
    The town was glad to have received a capable and productive citizen, my old mother was happy to see her son, her dear daughter-in-law and her granddaughter around her. She knows now that I will take care of her in her old age, but we are confronted all at once as if by a lightening strike from fair skies, with the news that the high royal state ministry has decided that we must leave our residence in the kingdom of Bavaria. We were paralyzed with fright. Our happy family life was tarnished. My wife has been overcome by anxiety and my lovely child has become sick.
    Why should we be deported? This is very, very hard for a family. What will our fellow citizens think if honest subjects are faced with such a decree? Not to mention the great material losses it would incur?
    I would like to become a Bavarian citizen again. In this urgent situation, I have no other recourse but to turn to our adored, noble, wise and just, sovereign Lord, are ex-aulted ruler, his royal is the highest, the highest of all, who has already dried so many tears, who has ruled so beneficially and justly and wisely and softly, and is warmly, and is deeply loved with the most humble request that the highest of all will, himself, in mercy dane to allow applicant to stay in the most gracious kingdom of Bavarian.
    Your most humble and obedient,
    Frederick Trump(Donald Trump’s grandfather)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190616
(2017/03/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