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10月29日-31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文/基甸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11月2日-3日
·荒漠甘泉 11月4日-7日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作者:丁书奇 麦琪的礼物
   
   思想的变化,偏离一点就会步步崩溃,如果基督徒对各种敌基督的思想缺乏敏锐度,教会被撒旦玷污,都有可能不自知。今天的时代有个尴尬,就是人本大过神本,即便基督教内部也是这样。过于讲究情感体验、道德体验的信仰走不长,人类的感受最容易自欺欺人,我们需要回到神到“道”里。
   
   基督教从一开始就是学识性很强的宗教,看看使徒行传里,彼得、司提反都对旧约很熟悉,保罗就更不在话下,他有引用过希腊的哲学和诗歌。教会内部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误区,认为基督教一开始就是穷人和无知者者宗教,这种说法不能说错,但起码不是全部真相。仔细看圣经就知道,十二门徒在当时并不是特别穷的人,打渔是很重要的生意,税吏不可能太穷,还有当官的太监,百夫长哥尼流,包括使徒们提到好些家庭教会都是在富有的人家里,主的门徒并不分穷人富人,阻断的墙被拆掉了。


   
   此外,犹太信徒从小在会堂长大,他们和近东其他民族的人相比,在知识和敬虔上都要出众,保罗这样的大学问家就不说了,彼得和约翰的书信,他们的水平虽然比保罗低一点,但是放在今天也是小知识分子,他们对律法主义和诺斯替思想有非常敏锐的看见。犹太祭司长说他们是无知小民,这相当于有文凭的鄙视没文凭的,官方认可的知识分子在鄙视民间人士。
   
   我们千万不能认为门徒们真是无知的人,即便门徒刚开始有点无知,但是跟耶稣三年,也是学有所成的了。
   
   所以说,基督徒反智是没有道理的,很多时候是人心对神的抵挡,很可能是相互争竞,你比我有知识,那我就跟你比生命,你比我讲道德,那我就跟你谈谈教义,搞来搞去好像很难平衡,事实是人的罪性在作祟,神的道非常平衡,永不改变。
   
   今天的基督徒要践行大使命,就需要突破为自己而信主的狭隘视野,甚至要突破为家庭信主的格局,努力归正到福音上来,为基督,为教会。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无论是阅读还是写作,无论是教会办学校,还是家长在家教养子女,都是为护教,为传福音。
   
   天主教的耶稣会来华,各个都是大学问家,他们为传福音接受了十多年的装备,这种心志值得我们钦佩和学习。新教里也有很多有学问的人,但是新教在文化事工这方面很不平衡,要么是偏向自由派、社会福音派,要么就是老老实实传福音,对文化事工比较忽视。另外,很大宣教士当时是直接和底层人民接触,给底层传福音,所以很多东西也不需要讲特别深,不过,现在的时代变了,无神论学校大规模给所有的人洗脑,包括我们基督徒的孩子,很多也是被公立教育所迫害。
   
   所以现在的教会显然不能继续走基要主义的路线,不说大学生了,就是家里的中学生都被洗脑的厉害,要是基督教内部无法提供一套可以抵挡无神论世俗主义者的护教思想体系,那就很难解决很多人信仰上的困惑。
   
   我们70-80-90后这三代信徒,一定要意识到这个问题,把根基打扎实,把自己当成主的门徒对待,主动学习,主动装备,而不是永远做一个坐等吃喝的属灵消费者。我们把根基打扎实,知识加上敬虔,才可能培养自己的属灵后代,才可能抵挡住一波波的反基运动。往小了说,这关于到自己的子子孙孙,往大了说,这关乎到基督教未来的信仰前景。
   
   做个比喻,各样敌基督的思想好比是“鬼”,如果我们不去了解各样的“鬼”,那么护教和传福音就会困难多多,牧养属灵后代也是困难多多。这个世界“大鬼”、“小鬼”一大帮,如果无法认出这些“鬼”,就很难对付,这样,基督徒如何站立的稳呢?这样下去,只能落伍成民间宗教了,关起门来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
   
   属灵前辈的遗产我们需要继承,但在天路历程上,我们需要继续装备自己,求神保守我们有持守古道的热忱,也有捍卫真理的决绝。套用无神论者的口号,就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我想这是我们70-80-90后这三代信徒需要重视的,我们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2017/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