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8)]
平宽译室
·社會學泛談(49)
·社會學泛談(50)
·社會學泛談(51)
·社會學泛談(52)
·社會學泛談(53)
·社會學泛談(54)
·社會學泛談(55)
·社會學泛談(56)
·社會學泛談(57)
·社會學泛談(58)
·社會學泛談(59)
·社會學泛談(60)
·社會學泛談(61)
·社會學泛談(62)
·社會學泛談(63)
·社會學泛談(64)
·社會學泛談(65)
·社會學泛談(66)
·社會學泛談(67)
·社會學泛談(68)
·社會學泛談(69)
·社會學泛談(70)
·社會學泛談(71)
·社會學泛談(72)
·社會學泛談(73)
·社會學泛談(74)
·社會學泛談(75)
·社會學泛談(76)
·社會學泛談(77)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268)-- 開羅會議的貴婦人
·社會學泛談(78)
·社會學泛談(79)
·社會學泛談(80)
·社會學泛談(81)
·社會學泛談(82)
·社會學泛談(83)
·社會學泛談(84)
·社會學泛談(85)
·社會學泛談(86)
·社會學泛談(87)
·社會學泛談(88)
·社會學泛談(89)
·社會學泛談(90)
·社會學泛談(91)
·社會學泛談(92)
·社會學泛談(93)
·社會學泛談(94)
·社會學泛談(95)
·社會學泛談(96)
·社會學泛談(97)
·社會學泛談(98)
·社會學泛談(99)
·社會學泛談(100)
·社會學泛談(101)
·社會學泛談(102)
·社會學泛談(103)
·社會學泛談(104)
·社會學泛談(105)
·社會學泛談(106)
·社會學泛談(107)
·社會學泛談(108--完)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5)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8)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布可若 (Kerry Brown)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所所長

   雖然如此,再擴大的市場化會帶來一個明顯的政治危機。這在胡錦濤2007年黨代表大會的開幕講話中有所暗示。在講話中,他強調必須“堅持開放改革”,以提醒人們不能退回以前。此前,在1990年代,鄧力群等一批左派反對在江澤民領導下的自由化改革,因為這改革把中國的工人暴露在外國的競爭下,而市場經濟也因為受到西方資本主義的操縱,讓外國大受其利。那些圍繞胡錦濤、溫家寶的人許多都批評入世所帶來的風險,而胡溫政府不只繼續讓中國經濟市場化,而且更有所擴大。入世的影響在2002年之後開始展現,幾乎所有生產因素,從電力到供水,都受到市場化的影響。在這情況下的這些報導,必然引起國營企業的死硬支持者驚恐的感覺。

   這些爭論一直伸展至黨的領導層的中心。沒有人懷疑,包括上面提到的經合組織報告的作者,私營部門搞活了中國的經濟。許多工人現在是受僱於非國營企業。但即使像黃亞生那樣的學者也指出,中國有一個政治次序,國營企業,雖然數量已經減少了,仍然享有極大的優勢。他說﹕“在所有打壓私營企業發展的限制中,以政治限制和法律限制為最明顯和最基本。”2001年江澤民的突出成就﹕容許資本家入黨,一點也沒有保障私營經濟不受政治干涉。從最良好的願望出發,這只能是對社會的一個力量 -- 一個最能刺激經濟前進和創造就業的力量 -- 的務實的接納。另一方面,有太多的例子顯示那些和中央政府弄僵的生意人的下場是被指示收聲、軟禁或坐牢。

   其中一個最著名的例子是電器零售商人黃光裕,傳說2006年中國最有錢的人。他被當年某期的《時代雜誌》形容為最“典型的白手起家”的人物。他十六歲便離開學校,在街邊當小販,賺取了第一桶金。到了2000年代中期,他據云財富達十七億美元。他經營的牌子叫國美,是中國最著名的家庭電器品牌。但只是兩年之後,即奧運僅僅結束之後,他失蹤了。這個被稱為“價格屠夫”(譯按﹕因為他大幅劈低供應商的價錢) 的人最後被正式起訴進行內幕交易。2010年五月,黃以行賄罪被判監十四年。

   黃的個案引起好些疑問,就是﹕在胡錦濤管治下的中國,企業家的安全度有多高﹖在中國的環境下做生意,能不能夠避免冒犯法律﹖黃光裕是不是惹怒了以前曾經幫忙過他的政治大人物﹖他從來沒有表達過任何中共不喜的政治主張。但這樣的一個著名人物的倒臺,再加上之前一些大規模企業集團的倒閉,支持了黃亞生的論點,便是在中國有一個政治上的打擊次序,私營企業,無論做得怎樣好,都先需要得到黨的祝福或容忍才行。

   在當時的中國,私營經濟部門和市場化的角色仍然未有定論。在2011年的人民代表大會中,政治局中代表保守派的吳邦國發出了戰鬥的呼聲,要求人們不要屈服於西方的政治模式。他反對全盤市場化,認為西方的經濟危機是由這引發的。

   胡錦濤本人對於私營經濟部門保持溫和的立場。他的所有講話都強調需要跟隨鄧小平路線,以發展經濟為主調,堅持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在第十七次人大代表之後,黨章(不是國家憲法) 被修改了,加進黨鼓勵、支持和指導非國有經濟發展的文字。然而,商人生活在一個不安全的環境裡,為了生存和發展,他們有需要尋找政治關係,這個關係就是黨需要他們的生產力以達到它的經濟指標。

   在茁壯發展、但卻在中共治下的新中國,商業地位的模糊最能反映在胡錦濤對外國商界領袖的態度中。在1990年代,英國石油公司、蜆殼石油公司、通用汽車、國際新聞集團等等的首腦能夠到北京為他們的業務向中國游說。江澤民許多時候找時間會見他們,從而為一些顧問公司,中國的和非中國的,製造賺錢機會。(根據2001年一項非正式估計,安排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約需五萬美元,至於其他政治局成員,則按排位高下而定。) 但從2002年開始,這基本上停止了。胡錦濤很少和跨國公司的領導人週旋。他會在《福布斯》雜誌所安排的場合上講話,但都是關於政治議題。而當他出訪外國時,他通常都是在人多的場合裡和商人見面。一個在中國有巨大投資的外國集團的高級行政人員在2008年向我訴說,要和胡錦濤會面接近不可能。(28)

(2017/03/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