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悠悠南山下
·《北越之華僑華人》更正和註釋
·法國華人新書:《印支華人滄桑歲月》
·越南難民短片:《被遺忘的故事》
·李光耀、新加坡與香港
·最後一個強人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李光耀---蓋棺定論
· 李氏皇朝能撐多久? ---從歷史政治學找答案
·李光耀:12次「老朋友」和94次「傀儡」
·中國僑務政策的「需求側」反思
·西貢華人:歲月留痕(圖)
【 東南亞點滴 】
·印尼1965年事件至今仍然是個謎
·緬甸軍人政府遷都至森林堡壘
·中國的影響將籠罩在吉隆坡峰會
·析評吉隆坡峰會
·印度對ASEAN發展貿易經濟的新展望
·2005年12月 數日法國報紙擇要匯集
·中國對东盟的影響
·美國發現並檢控“寮國政變陰謀”
·亞洲經濟危機十年後的东南亞與中國
·“凝視”下的圖像——中國現代作家筆下的南洋
·中緬雙方“沒有愛情的婚姻”
·緬甸軍人政府為何迎合美國的好意 ?
·寮國佛像和黃衣僧侶(攝影)
·泰國曼谷帕克隆花市(攝影)
·新加坡在走鋼索
·維基解密:李光耀評論緬越寮柬
·泰柬帕威夏寺衝突的根源
·約六十年後美國對寮國“垂青”
·东亞的戰略棋局
·金邊會議後东盟須承受的苦果
·印尼在南中國海爭端上的中立觀點
·中國“已作出錯误的决定”
·柬埔寨又激怒菲律賓
·东盟:金边因亲近北京成为众矢之的
·印尼向东盟傳閱南海行為準則草案
·被美中争斗捆住手脚的东盟
·曼谷的越南佛祠(圖輯)
·印度尼西亞:獨立、多黨制和貪腐
·中國意料之外:緬甸對美國開放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英媒:中國與盟友緬甸日趨漸冷的關係
·中国用外贸开道强化在东南亚的竞争
·日媒:奧巴馬缺席令中國成峰會贏家
·泰國政治平靜的外衣下激流洶湧
·馬航MH370事件:大馬開始反擊中國的批評
·緬甸,這幅圖畫正在褪色?
·中緬重大工程下馬背後:都是民主惹的禍?
·可改變亞太經濟與戰略格局的泰國考克拉地峽
·印尼新總統面對的難題:南中國海
·中國的經濟誘惑使东南亞國家陷於兩難
·印尼媒體關注當局扣押中國漁船
·印尼討論50年前的屠殺 反華仍是敏感話題
·中國人為什麼不喜歡新加坡
·人工國家新加坡的建國之路
·印尼看中國,半信半疑
【 柬埔寨透視 】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美軍艦對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作訪的意義分析
·红色高棉大屠戮/ zt
·柬埔寨和北韓關係析評
·赤柬第三號頭目英薩利被捕及其罪行
·特別推薦紀錄片﹕« S21--赤柬的殺人機器 »
·柬埔寨难以愈合的伤口
·赤柬犯罪背後的同犯
·来自红色高棉监狱纪念馆的见证
·佛國柬埔寨(攝影)
·佛國血魔---波爾布特
·日本紀錄片:柬埔寨大屠殺真相
·柬埔寨大事記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赤柬領導人受審:遲來和有選擇性的正義
·柬埔寨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根源
·回顧西哈努克親王一生(圖說)
·柬埔寨悲劇的“紅色親王”
·英媒:中企舉止神秘在柬投資百
·赤柬“第三號頭腦”英薩利離世
·柬埔寨是諸侯國嗎?
·柬首相洪森籍以提前大選解決政治爭端
· 新書:中國以援助紅色高棉為恥
·中共情報人員筆下的紅色高棉
·憶想金邊崩解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 臺灣、香港 】
·弱國無外交,小人沒朋友
·三十年前的諾言
·宗教與政治的雜思
·中共死穴
·假如鐵娘子沒有仆倒歷史會否改寫?
·香港餘孽
·誰是中國人?
·中美關係:鬥而不破
·愛國主義與本土主義
·臺灣本土與民主的發展之路
·2013/1967
·三十年間塵與土
·驚艷臺灣
·評“中國人所見之台灣”和台灣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作者:程翔

   
    2017年1月22日香港【明報】
   

   
   今年是香港1967年暴動的50周年。這件發生在半個世紀前的事件,其爭議性和敏感性至今未稍減。香港主流社會稱之為「左派暴動」,但香港左派則堅持要稱之為「反英抗暴」。即使是十分同情左派的北大法學院副教授強世功試圖用一個比較中性但仍然帶有肯定意義的名詞「六七抗議運動」來稱呼它,也遭到極左人士的鞭撻,其敏感性於此可見。
   
   這場暴動的成因,既有內因(即香港自1949年以來積累下來的矛盾,包括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又有外因(即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向境外蔓延),而以外因為主,如果兩者可以量化的話,我認為內因三成、外因七成。為什麼內因只佔三成?我們以「六七暴動」之前發生的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五分錢,引起民憤造成騷亂為例子,其大背景同樣是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的匯聚,但當時香港左派沒有介入,騷亂雖然也造成1死18傷,1800多人被捕,但只不過幾天便平息下來。所以,單是內因,不可能造成持續半年多,遍及全港九新界、傷亡近千人的大規模暴亂。
   
   香港左派當然不會同意這個「三七開」的分析。2013年12月,工聯會印發《工聯會與您同行——65周年歷史文集》,形容這場暴動為「愛國、反殖、反迫害、要求人權」的鬥爭,它說:「1967年的反英抗暴,是哪裏有壓迫,哪就有反抗理論的印證,其性質是一場香港市民不滿港英高壓統治及民生困乏而進行的反擊,是愛國、反殖、反迫害,要求人權、生存和維護權益的鬥爭」。工聯會的論述只字不提文革因素,這種非常偏頗的論述,至今仍然是左派的主流看法。
   
   本來,任何社群對任何事情都可以抱持任何看法,這是社會多元化的一種現象。問題是,隨着中共的崛起以及對香港的影響日益增長的情况下,香港左派這種偏頗的看法,愈來愈影響着主流社會的正常運作,這就值得我們關注。
   
   為了說明問題,我們必須分析一下「左派」這個群體在「六七暴動」前後的狀態。這裏必須界定什麼是「左派」。在香港這個特殊的政治環境,左派可以有狹義和廣義兩種解釋。狹義的,是指凡是在組織上加入了中共地下黨以及其領導的機構的人士,以及生活來源主要依靠這類機構(企業、學校、社團、各類事業)的職工。廣義的,則除了上述群體外,還包括在思想上感情上接受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及其領導的都可以稱為「左派」。換言之,狹義的,以組織劃線;廣義的,以思想劃線。本文所指的「左派」主要是指狹義的「左派」。但筆者必須在此聲明,我絕對無意「一竹篙打沉一船人」,在我認識的「左派」人士中,絕對有好人,例如被《消失的檔案》紀錄片羅恩惠導演所讚許為「香港的恩人」吳荻舟和我《文匯報》的原上司金堯如等,他們是「左派」裏極開明、理性和具有良知、具有反省能力的人,可惜這些人鳳毛麟角,「左派」作為一個整體,仍然是一個比較落後的群體。
   

六七前後的「左仔」

   
   「六七暴動」前,香港「左派」代表一股新興的社會力量。「左派」事業蓬勃發展,人才輩出,在香港愈來愈受主流社會接受乃至歡迎,這是事實。但是在「六七暴動」期間,「左派」由於採取「極左」的鬥爭方法,漸漸脫離群眾,而且因為鼓吹和使用暴力,使「左仔」成為「恐怖分子」的代名詞。所以,暴動之後,他們長期受到主流社會排斥,原本很興旺的左派事業一蹶不振。左派群體處於一種「政治上慘敗,經濟上困頓,社會上遭到邊緣化」的狀態,這使他們在往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抬不起頭來,長期處於強世功教授所描述的「無言的幽怨」的狀態中。
   
   但是,對他們造成更大傷害和令他們感受到壓抑的,恐怕還是中共對「六七暴動」的全盤否定。毛澤東逝世後,中共全面否定他所發動的「文化大革命」。由於「六七暴動」是文革的境外延伸,自然也受到全面否定,這就使很多懷抱着「愛國、反殖」旗幟積極參與「六七暴動」的人頓失精神支柱,很多人因而精神崩潰,筆者有位《文匯報》同事更因此而走上自我了斷的絕路。
   
   如果僅僅是香港社會對他們的排斥,他們還可以勉強以「愛國反帝」為由替自己開脫。但是遭到「阿爺」的否定,則從根本上摧毁了他們的自信心:一覺醒來原來是犯了「左傾」幼稚病,盲目地執行了錯誤的路線。對他們來說,得不到港人的諒解他們並不在乎,但得不到「阿爺」的認可就真的是要了他們的命。
   
   在這種精神狀態下,他們唯有自己「抱團取暖」。在「六七暴動」之後的15年(1967至1982年)裏,他們過着一種「兩邊不是人」的日子。作為一個群體,他們不但被香港主流社會邊緣化,更被「阿爺」冷落了。直到1982年中英開始談判香港前途問題,「阿爺」需要借助「基本群眾」的支持,他們才總算開始「政治翻身」。
   

邊緣化後形成性格缺陷

   
   在這15年間,香港的「左派」形成一種十分不健康的心理狀態,這種心理狀態一直持續到今天,並且影響着今天的政治生態,其特點如下:
   
   一,「唯我最愛國」、「唯我最革命」的心態十分嚴重。由於「愛國」、「反帝」是他們在「挾着尾巴做人」的日子裏唯一安身立命之所,也是他們在「兩邊不是人」的日子裏相濡以沫的信念基礎,所以這種自詡「愛國」的心態令他們千方百計要壟斷對「愛國」的解釋權(什麼叫「愛國」)和定義權(誰愛國誰不愛國)。形成他們動不動就質疑人家是否「愛國」,一切以是否符合他們的「愛國」標準來劃分敵、友、我。問題是,他們的愛國標準,是非常狹窄的,這一點詳下。
   
   二,「階級鬥爭覺悟」很高,「對敵鬥爭立場」很堅定,所以,他們的「鬥爭」神經線始終繃得很緊,這種「立足於鬥」的特點是今日很多「左派」人士普遍存在的性格特點,尋找鬥爭對象則成為他們存在的最大價值。
   
   三,「排他性」很強:對內則排斥非我族類的政治人物,對外則形成狹隘的民族主義。由於他們長期處於社會邊緣,環境迫使他們一方面孤芳自賞(這是「唯我獨愛國」的結果),另一方面疑神疑鬼(這是「鬥爭」意識過高的結果),形成他們只認同自己的生活小圈子內的人物,對小圈子外的人持有猜疑、防範、排斥的心態。
   
   四,文化水平偏低,外語能力薄弱,現代知識匱乏,欠缺國際視野。香港「左派」由於受大陸「文化大革命」的影響,接受了毛澤東「知識愈多愈反動」的錯誤觀點,在香港掀起「抵制奴化教育」運動,所以普遍不重視文化,對英文更是鄙視。由於仇恨西方世界,使他們不願意接受現代知識,所以都不具備國際視野。
   
   五,獨立思考能力欠奉,「盲目服從上級」變成他們習慣性的思想和行為模式。由於中共強調「五個統一」(即「統一認識,統一政策,統一計劃,統一指揮,統一行動」),使到整個「左派」群體最要命的地方是無法培養出獨立思考的能力,他們只知道盲目服從上級而不論其對錯。
   
   香港左派社群呈現這些「性格缺陷」(character flaw),也許他們自己也不自知,非左派人士更無從了解。筆者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期加入《文匯報》,從「非左派」的大社會進入「左派」這個小社會,頓覺極大的反差,正是這些強烈的反差,令我很早就思考將來一旦他們掌權會對這個社會帶來一些什麼消極的影響。
   

「陰謀論」上綱上線

   
   這裏不妨舉幾個例子來說明這種嚴重的性格缺陷如何形成他們對人、對事、對政策的扭曲的看法。
   
   1. 對「美孚新邨」的攻擊
   
   在1968年,美資的美孚石油公司(Mobil Oil HK Limited)將其位於荔枝角的油庫遷往青衣牙鷹洲,將原址改建為美孚新邨,這是香港第一個以中產人士為主的大型屋邨,亦是香港進入小康社會的一個標誌。在當時,它是物業管理上的一個創新,是香港第一個建立現代屋邨管理制度的地方。所以當它推出的時候很受香港中產階級歡迎。1974年我加入《文匯報》不久,負責經濟新聞的採訪。我收到新華社(即今天的中聯辦)的通知,不能「宣傳」美孚新邨,因為它是美帝國主義藉地產發展輸入美國的管理意念和生活模式,從而間接輸入美式的意識形態。我接到這個通知,簡直是啼笑皆非。
   
   從這個例子人們可以看到很多問題:一個地產發展項目,可以被扭曲為意識形態入侵的計劃;發展這個項目的動機是發財,卻被扭曲說成是政治陰謀;明明是一個社會進步的象徵,不但不歡迎它,反而是刻意去貶損它。
   
   2. 對香港大學校長黃麗松的懷疑和防範
   
   美孚新邨是對事情的曲解,對人又如何呢?我這裏可以舉已故香港大學黃麗松校長為例。1972年黃麗松教授出任香港大學校長,是港大60多年來第一位華人校長。當時我尚在大學,我們普遍認為這是經歷「六七暴動」後,港英當局有意緩和華洋矛盾,主動地在重要的非政權機構實行華人化政策,是值得歡迎的事。我加入《文匯報》後,報社領導告訴我,黃麗松長期在馬來亞的大學教書,配合英國殖民地政府圍剿馬共,所以,英國政府派他來港,就是要配合港英鎮壓香港的共產黨。中共這樣看待黃麗松,完全是站在「政治陰謀」、「對敵鬥爭」的角度看,我當然無法認同。黃麗松是否有配合英國圍剿馬共我不知道,但斷言他來港是要協助港英圍剿港共則難以置信。「左派」對他的偏見一直持續到1982年鄧小平接見黃麗松請他協助培養97後的治港人才後才漸漸消除。
   
   從這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左派」動輒以「政治陰謀」、「對敵鬥爭」的角度看待別人,造成對人的錯誤定性,也強化社會敵對意識。
   
   3. 批判「夏令時間」
   
   1973年石油危機後,西方國家普遍實行「夏令時間」藉以節省能源,香港作為西方經濟體的一部分亦都跟隨實行「夏令時間」。但是「左派」領導竟然說這是港英一個分隔香港和內地的陰謀,使兩地無故出現時差,從而在生活上離間兩地人民。這種謬論持續到八十年代大陸也跟着實行「夏令時間」後才銷聲匿迹(大陸是在1986年實行,1991年取消)。
   
   夏令時間這些雞毛蒜皮的事尚且可以上升為政治陰謀,則他們對港英七十年代以來種種社會改革都持批判態度就可以理解。港英在總結「六七暴動」後採取的社會改革措施都被認為是用來麻痹群眾的「改良主義」懷柔政策,藉以同「愛國陣營」爭奪群眾。「爭奪群眾」一詞,說明他們感受到香港社會愈發展,抱殘守缺的「左派」就愈失民心,他們被邊緣化的情况也就愈嚴重。
   
   所謂見微知著,從這些對人、對事、對政策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原來在「左派」眼中,遍地是陰謀,到處是敵人。小事尚且可以上綱上線曲解為政治陰謀,則到真正重大政治事件發生時,陰謀論就會更加鋪天蓋地而來。這些都是我親身經歷的事例,它使我自此對「左派」散發出來的任何「陰謀論」都嗤之以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