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刘逸明文集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官商勾结拯救楼市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洪山广场,让我多看你一眼
·为深圳的民主勇士叫好
·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
·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左翼知识分子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圣诞节凸显很多中国人的矛盾心理
·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我的泰国之行(1)--出行
·我的泰国之行(2)——初到清迈
·我的泰国之行(3)--不一样的生活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3月20日,《新京报》独家披露了广东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大批被托养人员非正常死亡的黑幕,不禁让公众震惊。据报道,在这一托养中心,仅仅在49天内就死亡20人。另据广东某地方救助站相关知情人提供的数据,该站从2011年起共向练溪托养中心送去200余人托养,迄今为止,6年内死亡近百人。
   
   14年前,因为孙志刚之死,北大三剑客联名上书党中央和国务院,加上公众的共鸣,饱受诟病的“收容遣送制度”被永久废止,取而代之的是《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出台。原以为这一改变,能够让流浪乞讨人员有一个良好的归宿,殊不知,托养中心却是黑幕重重,令人发指。
   


   去年,一段湖南卫视节目主持人怒斥某托养中心工作人员粗暴对待乞讨者的视频曾在微信朋友圈中广为传播,让社会各界人士愤怒不已。现实证明,人性无存的托养中心远不止这一家,练溪托养中心的黑幕被曝光,让笔者情不自禁地联想起了以前的强制收容遣送和黑砖窑。笔者当时在深圳求职,住的是5元一天的旅馆,经常有同住一室的就职者在早晨出门过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看到他们留下的行李,还能回来的人心里顿生凄凉之感。
   
   媒体之所以会披露练溪托养中心托养人员的惨景,缘于深圳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在该托养中心的面目全非之死。据悉,在去年的8月8日,雷文峰悄然离家出走,之后一路向北,来到了东莞,结果被相关部门辗转送到了练溪托养中心。让家人万万没有料到的是,45天之后,雷文峰死亡。当他的父亲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具瘦得皮包骨的冰冷尸体。
   
   据雷文峰的父亲雷洪建透露,第一次认尸的时候,根本就不相信眼前的这具尸体就是离家出走的儿子。而在从前,雷文峰可谓是活蹦乱跳,练溪托养中心所在地的新丰县人民医院在雷文峰的死亡记录上称雷文峰是死于伤寒。众所周知,在贫苦的旧中国,患这种病死亡的人较多,而在今天,可谓凤毛麟角。雷文峰之死显然跟他在托养中心所遭受的非人待遇有关。
   
   雷文峰等被托养人员的非正常死亡,可以说只是揭开了中国托养中心黑幕的冰山一角,很有可能,在其它地方的托养中心,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不一定有这么严重,但也同样让人触目惊心。毫无疑问,现实社会,不少托养中心,通过一部分人性无存者的管理和经营,已经成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恶人谷”和“死亡地带”。
   
   国家之所以废除收容遣送制度,并让各地建造托养中心,初衷是为了让那些生活无着,又无力改变窘况的人能够有口饭吃,不至于在街头忍饥受冻。然而,国家虽然拨付了专款,用于补贴托养中心,但是,不少托养中心却与财政局、民政局甚至更高级别的地方官员沆瀣一气,在生活上最大限度地克扣被托养者,导致被托养者身体状况急转直下,最后,不得不惨死在托养中心。
   
   据报道,从2015年开始,练溪托养中心每年盈利达到一两百万;此外,该中心还存在未按期参加年检、内部管理混乱等问题。显然,托养中心高死亡数据背后,有权力的魅影在作怪,丧尽天良者将社会福利、社会托养当成了赚钱的借口与工具。在人体器官高价交易的今天,如果死者的尸体无人认领,不排除还有更黑暗的交易发生。
   
   练溪托养中心出现如高频率的死亡事件,已经完全说明了该托养中心的惨无人道,虽然很多被托养人员之死不是因为他们的暴力对待,但是,在生活上的虐待其实是一种变相的谋杀。希望较高级别的公安机关和纪检部门能够介入调查此事,严厉追究相关人员,包括托养中心、民政局、财政局等机构责任人的责任。
   
   当然,绝大多数地方的托养中心都是封闭式的管理,这也给了托养中心罔顾人性与法律的巨大空间,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出台政策,允许公众凭借身份证登记,自由参观托养中心,将其运作置于社会监督的阳光之下,唯有双管齐下,才能打造现代化的托养中心,让生活无着的弱势群体感受到党和政府以及全社会对他们的关爱。
   
   2017年3月20日
(2017/03/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