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文集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插队乡下,不到一年就跟杨宝打得火热。杨宝,男性,年36,赤条条的一无所有,是村里有名的光汤。所谓光汤,就是好吃懒做,安贫乐道,亦称二流子。平日里,杨宝衣衫不整,可头发梳得整齐且贼亮(估计使用的是真菜油),一双黄跑鞋却臭得像粪坑。容貌倒可以,只是牙齿有点翘裂,嘴也甜,蛮讨人喜欢。他给我的印象,女人都喜欢听他说笑话,却不愿单独接近他。因此,杨宝接触女人只好车逆水。所谓车逆水,就是外大队放露天电影,散场时逆人流而走趁机摸奶子。杨宝追求数量,不讲究质量,越是骂流氓杀千刀,摸得越起劲。不过他承认,对乳房只有肤浅的印象,并没有细致入微的感受,连续的抚摸,奶子跟肉团也没啥区别。当时乡下还没有综合治理,也没开展五讲四美,而且既没有城管协警,又没有警务室监控头,所以杨宝作案所向披靡。为此政治队长警告,你坏了,算了,希望你对两个插青不要进行再教育。有一次,杨宝还展现润之兄的风采,左手横叉着腰,右手指着绿油油麦田,对我说,这杨家角就是我祖上的田产。语调大气,举止高贵,颇像未发迹前的刘邦。
   杨宝有个绝技,就是三天不吃饭,走路也不轻飘,说话也不有气无力,这有点像沙漠中的骆驼。可一旦动筷,狼吞虎咽,四碗五碗不在话下。我曾试探他的深浅,他说,四斤不敢说,三斤没问题。因此大家都不愿跟他合伙往外地削草茎或装氨水,原因:粮食费用劈硬柴(AA制)大家觉得吃亏。所以开船出门,他都和兄长一条船,再抓我这个壮丁。当然我也恐惧他的饭量,与他约法三章:每天我只付一斤半米,吃饭时,我先盛好二小碗饭。他兄长由于弟弟让出家中仅有的三间老屋助其完婚,宁愿与娘住灶披间,也只得吃哑巴亏。
    与杨宝削草茎无乐趣可言,他只照顾腰子不好的兄长,拿我当牛马使唤,当然他也以身作则,显然明白草茎不满载不能回家,这有点像后来的定额承包制。要是跟杨宝往上海杨树浦装氨水(肥料),可谓享清福,特别在氨水供应紧张的日子里。船停在苏州河边,耐心等待氨水厂装货的召唤。闲来无事,不是在船上睡懒觉,就是往黄浦公园或南京路上溜达。杨宝是个独脚贼,有时带了饭盒,不知去了哪儿,有时在船上一味的洗臭脚、刷牙齿,甚至不时地揩胳肢窝,仿佛有猪狗臭(狐臭),有时在岸边的徐阿姨家闲坐。徐阿姨住的是两间棚屋,旁边便是厕所,也是倒马桶的集散地。她貌不惊人,比较瘦削,胸脯也平坦,两眼却蕴含无穷的内涵。年近45,有个上初中的孩子,平时以缝补浆洗为生,来上海装氨水的泊船附近的农民吃的自来水都是她家供应的,要是木柴稻草没有了,就在她家煤炉上烧饭。大家也识趣,放上五分一角、二毛三毛,徐阿姨从不计较。杨宝在徐阿姨家,并不多话,有时看着墙上早已停摆的自鸣钟,以及桌上缺角的瓷碗,好半天沉默无语。在我印象中,徐阿姨的孩子放学回家,杨宝身上才来了活气,跟他打牌,还与他一起唱《大海航行靠舵手》,孩子开始叫他阿乡,后来就改口叫他爷叔了。


   有一天他从徐阿姨家回到船上,喋喋不休抒发对徐阿姨的感受,还当着兄长的面说,比嫂子好,比嫂子好。又问我,徐阿姨的男人是干什么的?是被镇压的旧社会警察,还是滑脚台湾的典当老板?我明白杨宝其实不需要答案,所以任凭他诉说。当天夜色中,他说到中途划亮火柴点烟,我顿时看到了一张燃烧的脸,眼睛既像出火,又像流水,他的喉结也一动一动的,好像在愉悦地吞咽着可口的食物。
    几次装氨水,感觉杨宝作息制度无常,脾气也失衡。有时从船舱里醒来不见他的影子,有时居然在帮徐阿姨生煤炉洗衣服,有一次及时装到氨水又暴跳如雷,拖延了一天才开船回家。最让人难忘的是,有一天深夜他吐露真言:有老婆的男人,她一个不接待。有一次我睡了,没有两块钱给她,说真的没有钱,她说,不要紧,我也需要,这东西生来是给男人玩的,不玩,最后也是烂掉。
   
   江苏/陆文
   [email protected]
   2017、2、4
(2017/03/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