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拈花时评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三)
·墓碑(3-2)
·墓碑(4-1)
·墓碑(4-2)
·温家宝与楼价
·温家宝与愚蠢的保8游戏
·墓 碑(5-1)
·墓 碑(5-2)
·《出师表》文白对照(哈哈,笑死我了)
·谁给赵本山们戴上了镣铐
·墓 碑(六)
·墓 碑(七-1)
·李源潮同志的梦呓:3年内将有效遏制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
·网友来信照登
·墓 碑(七-2)
·墓 碑(八-1)
·墓碑(八-1)
·墓碑(九-1)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19) 王大爷一家子
    
     自从当选为市人大代表后,姚/立法好像与小商小贩结下了不解之缘。 刚刚处理完占道费的问题,卖水果的王大爷又找上门来了。
   
     王大爷一家是乡下人,在潜江市城西的郊区租了个破旧的老房子住下来,在城里讨生活。

   
     1998年,王大爷的女儿和女婿做生意赔本,欠了一屁股债。他们把两个孩子扔给年迈的父母,从此远走他乡,音讯全无。
   
     后来,六十多岁的王大爷开始推着大板车,大街小巷的叫卖水果,挣钱养活两个外孙女。
   
     卖水果的时候,王大爷从不缺斤少两,从不敢招惹谁,更不敢得罪谁。他每天推着自己的大板车,谦恭的笑着。如果有人买了他的水果,他满心的欢喜和感激,经常双手合十,说“谢谢了,谢谢了。”
   
     说到这个头发发白、声音沙哑苍老的卖水果老人,在潜江市繁华路段做生意的一些人都有印象。
   
     日子就这么艰难的过着。
   
     一天,王大爷遇到麻烦了,而且是大麻烦。
   
      本来,王大爷和城管的关系一直处得不错,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每次城管大检查,大爷满脸的笑意,无论对谁,哪怕是一个临时的城管办事员,也称呼对方“领 导”,请“领导”吃水果。然后,顺从地推着大板车到别的地方去卖。或许因为王大爷年纪太大,城管的工作人员一般都会对他网开一面。
   
     可是,这一天不行。某个领导要来潜江市检查了。所以,无论走到哪里,城管人员都把王大爷轰走。因为王大爷的大板车影响了市容,而且无照经营。
   
     当第N次见到仍然卖着水果的王大爷时,城管火了。大喝一声:“你这老头,怎么这么不识相,赶紧回去。要不然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王大爷执意不走,央求着。
   
     火冒三丈的城管,把王大爷的大板车扔进了车斗里。王大爷呼天抢地,死死拽着自己大板车的轮子不松手。
   
     城管人员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王大爷的手掰开。然后,开车走了。
   
     城管人员或许没有听见,当他们拼命掰王大爷手的时候,有骨头断裂的声音。
   
     王大爷的右手骨折了,还有一个手指被生生的掰断了。
   
     王大爷哭喊着追了几步,然后痛昏了过去。
   
     王大爷倒在了马路边。他的身边车来车往。
   
     好心的路人拨打了110电话,110的民警将王大爷送到了医院里。医治这只右手,花了几千元钱。王大爷没有钱,手还没有治好,他只能提前出院。
   
     60岁的王大爷是家里的顶梁柱,但是他的右手残废了。仅仅靠左手是没法推动笨重的大板车的,他卖不成水果了。
   
     王大爷知道自己有错在先。自己千不该万不该,在领导视察的时候,还推着大板车在街上卖水果。他知道城管之所以那么生气,是害怕他会影响潜江市在领导心目中的形像。
   
     可是,王大爷也明白,自己再有错,城管也不能掰断自己的手指后,不闻不问。问题是,就算他们不闻不问,又能怎么样呢?那么大的一个潜江市,那么多的领导,该找谁说理去?
   
     所以,卖不成水果的王大爷,每天坐在家里,老泪纵横。他再也不会影响市容了,可是日子也快要过不下去了。
   
     王大爷的老伴儿,患有小儿麻□症,腿脚不方便。为贴补家用,大妈每天坐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垃圾桶边,掏垃圾。想到艰难的日子,大妈总是偷偷地抹眼泪。
   
     王大爷的外孙女已经上小学了,每天放学后,懂事的小姑娘拎个小板凳,跟在外婆身边,一边写作业,一边陪外婆捡垃圾。
   
     垃圾桶立在一条大马路边,每天有无数男男女女从这祖孙二人的身边经过。没人停下过匆匆的脚步,问问他们的生活和故事。直到有一天,素不相识的李嘉德老人出现了。李嘉德是潜江市城管系统一名退休干部,有一副热心肠。
   
     王大爷一家的遭遇,让李嘉德老人愤怒了。共产邪党的天下,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怎么会发生这种目无法纪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
   
     李嘉德老人用自行车驮着已经残疾的王大爷,找市城管,找市建委,甚至找市信访办,找市政府
   
     几个月里,两个老人无望的奔波着,毫无结果,没有人愿意为倒霉的王大爷骨折的右手和折断的手指负责。
   
     2000年底,两个老人怀着一线希望,“咚咚”敲开了姚/立法的家门。
   
     见到姚立/法,王大爷泣不成声,希望这个大家传说中的好人,能帮帮自己。
   
     2000年底,姚立/法有着忙也忙不完的事情。教师的工资还在继续追讨;截流的救灾款问题还没了结;村民自治中的假象初露端倪;董滩村的农民隔三差五地找他反映各种情况;出租车有偿使用费是否合理正在调查中姚立法实在太忙了。
   
     但是姚说,他没有办法置一个老泪纵横的老人的苦难于不顾──他办不到。不只是因为他是一个人大代表,即便自己是一个普通的百姓,他同样会血脉贲张、怒不可遏。
   
     于是,姚/立法和李嘉德老人带着王大爷去做法医鉴定,去市医院重新治疗,去找市城管、市建委。
   
     当他们找到分管城管工作的副市长,副市长打着哈哈说:“哎呀,我们知道城管的工作,老百姓意见很大。可是,我们这项工作实在是不好做啊,总是得罪人。老姚,你们要理解我们的工作呀。”
   
     姚说,你们城管野蛮执法把人打伤了,医疗费总得支付吧。
   
     副市长说,你们和市建委的领导商量商量吧。说完,以开会为由,走了。
   
     该找的地方,该找的人都找了。没有任何作用。当所有的路似乎被堵死的时候,姚立/法想到了法律援助。他为王大爷聘请了一名律师,和市建委、市城管部门打起了行政官司,状告市城管的野蛮执法行为,并要求赔偿损失。
   
     法院支持了王大爷的诉讼请求,判赔4500多元。
   
     奔波了两年,王大爷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由于王大爷的手是轻伤,姚和律师本来还准备帮他打一场刑事官司,追究某些城管的刑事责任。
   
     此举被王大爷制止。他说,既然赔钱了,就算了。有钱了,就能把手医好了,我又能干活了。那天,也确实怪我
   
     也就这样,姚立/法和本来素不相识的王大爷一家人成了朋友。姚经常带些作业本和吃的,去看望王大爷和他的外孙女。
   
     四年后,也即2004年7月的一个雨天,在我的请求下,姚立/法带着我来到了王大爷家。
   
     老远见到姚立法,王大爷的老伴儿惊喜地叫道:“姚代表,你来了。你看,下雨,不方便。来,来,家里坐”老人拄着拐棍,行动不便,热情的张罗起来。
   
     姚立/法三步并作两步,赶紧跨进老人的家门,自己搬了一张长条木凳,嘴里说着“不忙、不忙”
   
     大妈因为长年捡拾垃圾,手上很多地方长了癣。
   
     就像见到了久别的儿子,大妈拉着姚的手说个没完。
   
     大妈说下午自己和外孙女吵了一架,小外孙女初中毕业了,没考好。非嚷嚷着要去复习,家里又没钱,这可怎么办哪?大妈还说,得罪了城管,在城里也没法卖水果了。王大爷和大孙女都到深圳打工去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姚立法安慰着大妈,让她别着急。自己帮忙打听打听学校和王大爷的情况。
   
     很长一段时间,大妈都没有注意到我这个外人的存在。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姚代表的身上。只有当姚代表向她介绍我的时候,老人才抱歉的笑了笑,为自己竟然粗心大意到忽略了一个远道而来的客人而不好意思。
   
     我问大妈:“你知道姚代表叫什么名字吗?”
   
     大妈愣住了,说:“他就叫姚代表啊。”
   
     “姚代表不是他的名字。你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吗?”我问。
   
     “大家都叫他姚代表。我不知道。”大妈说。
   
     “你知道他代表谁吗?”我几乎饶舌地问。
   
     “代表谁?代表他自己的工作吧。”大妈有几分犹豫地回答我。
   
     临走的时候,我塞给大妈几百元钱,说是给他的孙女补习功课用的。大妈谢绝了,说家里还有钱,不用了。
   
     雨一直下个没完。
   
     当我和姚/立法走出了很远,大妈仍然站在雨里向我们挥手。准确地说,是向那个她至今不知道名字的、却在危难时候伸出援手的姚代表挥手告别。
   
     路上,姚对我说,王大爷一家日子虽然艰难,但是从来不接受别人的钱。两个外孙女也很懂事,他每次带去的礼物,外公、外婆不点头,她们都不会轻易地接受。
   
     雨还在下着。我们没有带伞。
   
     雨水和泪水顺着我的脸颊奔流而下。
   
   
   
   
   (20) 反对形像工程
    
     章华大道是潜江市区的主要交通要道,连接着市区繁华地段和通往武汉市的高速公路,潜江市委市政府大楼坐落在路东。
   
     2001年以前,章华大道浓荫蔽道,鸟语花香,吒紫嫣红。路的两边是高大挺拔的雪松,路的中间是漂亮的花坛, 种着各色花草树木。姚/立法统计过,一共有420棵雪松和108个花坛。
   
     饭后,附近的居民们喜欢到这条路上散步,路边也总能看见三五成群的老人坐在雪松下打牌、下棋和聊天,在潜江市小学生的作文里,时不时地能看见这样的句子“一天,我经过漂亮的章华大道”
   
     “这条路的空气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是香的呢。”潜江市民说。
   
     “雨如果下得不大,雪松树下还能挡雨。”潜江市民说。
   
     2001年夏天,潜江市委市政府传出消息,章华大道必须扩建重修,雪松要挖走,花坛得毁掉。因为某市领导觉得树木和花坛挡住了视线。比如,看不到另一边行车的情况,路显得拥挤,不够气派潜江市需要一条更开阔、更气派、不显寒酸的大马路,以提升城市的形像。
   
     市民们议论纷纷。大家想不通,好端端的一条路,为什么要毁掉?这花草树木,虽说有那么几个领导不欣赏,可是,老百姓都由衷地打心眼里喜欢啊。为什么不徵求一下咱老百姓的意见呢?
   
     很多市民都记得,章华大道是1995年建成的,路灯也在1998年刚刚置换过,路边的小雪松,经过七八年的时间,如今长成了参天大树,一棵树价值好几千元钱。400多棵树值十多万元钱呢,挖掉实在太可惜了。
   
     但是,政府有另外的考虑。根据市财政预算,章华大道的改建将花费2900万元人民币,这是一个大手笔。和几千万相比较,这十几万元算什么?
   
     姚/立法说,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当潜江市人民政府准备大手笔花钱的时候,是否想过很多市民正勒紧自己的裤腰带,艰难度日?
   
      市物资公司、市冶材厂、综合化工厂、市土产公司、市轻工业总公司的下岗职工,每个月一分钱的补贴都没有。不少下岗职工全家喝不起自来水,只好到河里去挑 水喝,每个月只敢用一度电。为了节省电,几个月只敢开一次电视机,看一眼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就立刻关掉电视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