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19) 王大爷一家子
    
     自从当选为市人大代表后,姚/立法好像与小商小贩结下了不解之缘。 刚刚处理完占道费的问题,卖水果的王大爷又找上门来了。
   
     王大爷一家是乡下人,在潜江市城西的郊区租了个破旧的老房子住下来,在城里讨生活。

   
     1998年,王大爷的女儿和女婿做生意赔本,欠了一屁股债。他们把两个孩子扔给年迈的父母,从此远走他乡,音讯全无。
   
     后来,六十多岁的王大爷开始推着大板车,大街小巷的叫卖水果,挣钱养活两个外孙女。
   
     卖水果的时候,王大爷从不缺斤少两,从不敢招惹谁,更不敢得罪谁。他每天推着自己的大板车,谦恭的笑着。如果有人买了他的水果,他满心的欢喜和感激,经常双手合十,说“谢谢了,谢谢了。”
   
     说到这个头发发白、声音沙哑苍老的卖水果老人,在潜江市繁华路段做生意的一些人都有印象。
   
     日子就这么艰难的过着。
   
     一天,王大爷遇到麻烦了,而且是大麻烦。
   
      本来,王大爷和城管的关系一直处得不错,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每次城管大检查,大爷满脸的笑意,无论对谁,哪怕是一个临时的城管办事员,也称呼对方“领 导”,请“领导”吃水果。然后,顺从地推着大板车到别的地方去卖。或许因为王大爷年纪太大,城管的工作人员一般都会对他网开一面。
   
     可是,这一天不行。某个领导要来潜江市检查了。所以,无论走到哪里,城管人员都把王大爷轰走。因为王大爷的大板车影响了市容,而且无照经营。
   
     当第N次见到仍然卖着水果的王大爷时,城管火了。大喝一声:“你这老头,怎么这么不识相,赶紧回去。要不然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王大爷执意不走,央求着。
   
     火冒三丈的城管,把王大爷的大板车扔进了车斗里。王大爷呼天抢地,死死拽着自己大板车的轮子不松手。
   
     城管人员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王大爷的手掰开。然后,开车走了。
   
     城管人员或许没有听见,当他们拼命掰王大爷手的时候,有骨头断裂的声音。
   
     王大爷的右手骨折了,还有一个手指被生生的掰断了。
   
     王大爷哭喊着追了几步,然后痛昏了过去。
   
     王大爷倒在了马路边。他的身边车来车往。
   
     好心的路人拨打了110电话,110的民警将王大爷送到了医院里。医治这只右手,花了几千元钱。王大爷没有钱,手还没有治好,他只能提前出院。
   
     60岁的王大爷是家里的顶梁柱,但是他的右手残废了。仅仅靠左手是没法推动笨重的大板车的,他卖不成水果了。
   
     王大爷知道自己有错在先。自己千不该万不该,在领导视察的时候,还推着大板车在街上卖水果。他知道城管之所以那么生气,是害怕他会影响潜江市在领导心目中的形像。
   
     可是,王大爷也明白,自己再有错,城管也不能掰断自己的手指后,不闻不问。问题是,就算他们不闻不问,又能怎么样呢?那么大的一个潜江市,那么多的领导,该找谁说理去?
   
     所以,卖不成水果的王大爷,每天坐在家里,老泪纵横。他再也不会影响市容了,可是日子也快要过不下去了。
   
     王大爷的老伴儿,患有小儿麻□症,腿脚不方便。为贴补家用,大妈每天坐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垃圾桶边,掏垃圾。想到艰难的日子,大妈总是偷偷地抹眼泪。
   
     王大爷的外孙女已经上小学了,每天放学后,懂事的小姑娘拎个小板凳,跟在外婆身边,一边写作业,一边陪外婆捡垃圾。
   
     垃圾桶立在一条大马路边,每天有无数男男女女从这祖孙二人的身边经过。没人停下过匆匆的脚步,问问他们的生活和故事。直到有一天,素不相识的李嘉德老人出现了。李嘉德是潜江市城管系统一名退休干部,有一副热心肠。
   
     王大爷一家的遭遇,让李嘉德老人愤怒了。共产邪党的天下,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怎么会发生这种目无法纪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
   
     李嘉德老人用自行车驮着已经残疾的王大爷,找市城管,找市建委,甚至找市信访办,找市政府
   
     几个月里,两个老人无望的奔波着,毫无结果,没有人愿意为倒霉的王大爷骨折的右手和折断的手指负责。
   
     2000年底,两个老人怀着一线希望,“咚咚”敲开了姚/立法的家门。
   
     见到姚立/法,王大爷泣不成声,希望这个大家传说中的好人,能帮帮自己。
   
     2000年底,姚立/法有着忙也忙不完的事情。教师的工资还在继续追讨;截流的救灾款问题还没了结;村民自治中的假象初露端倪;董滩村的农民隔三差五地找他反映各种情况;出租车有偿使用费是否合理正在调查中姚立法实在太忙了。
   
     但是姚说,他没有办法置一个老泪纵横的老人的苦难于不顾──他办不到。不只是因为他是一个人大代表,即便自己是一个普通的百姓,他同样会血脉贲张、怒不可遏。
   
     于是,姚/立法和李嘉德老人带着王大爷去做法医鉴定,去市医院重新治疗,去找市城管、市建委。
   
     当他们找到分管城管工作的副市长,副市长打着哈哈说:“哎呀,我们知道城管的工作,老百姓意见很大。可是,我们这项工作实在是不好做啊,总是得罪人。老姚,你们要理解我们的工作呀。”
   
     姚说,你们城管野蛮执法把人打伤了,医疗费总得支付吧。
   
     副市长说,你们和市建委的领导商量商量吧。说完,以开会为由,走了。
   
     该找的地方,该找的人都找了。没有任何作用。当所有的路似乎被堵死的时候,姚立/法想到了法律援助。他为王大爷聘请了一名律师,和市建委、市城管部门打起了行政官司,状告市城管的野蛮执法行为,并要求赔偿损失。
   
     法院支持了王大爷的诉讼请求,判赔4500多元。
   
     奔波了两年,王大爷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由于王大爷的手是轻伤,姚和律师本来还准备帮他打一场刑事官司,追究某些城管的刑事责任。
   
     此举被王大爷制止。他说,既然赔钱了,就算了。有钱了,就能把手医好了,我又能干活了。那天,也确实怪我
   
     也就这样,姚立/法和本来素不相识的王大爷一家人成了朋友。姚经常带些作业本和吃的,去看望王大爷和他的外孙女。
   
     四年后,也即2004年7月的一个雨天,在我的请求下,姚立/法带着我来到了王大爷家。
   
     老远见到姚立法,王大爷的老伴儿惊喜地叫道:“姚代表,你来了。你看,下雨,不方便。来,来,家里坐”老人拄着拐棍,行动不便,热情的张罗起来。
   
     姚立/法三步并作两步,赶紧跨进老人的家门,自己搬了一张长条木凳,嘴里说着“不忙、不忙”
   
     大妈因为长年捡拾垃圾,手上很多地方长了癣。
   
     就像见到了久别的儿子,大妈拉着姚的手说个没完。
   
     大妈说下午自己和外孙女吵了一架,小外孙女初中毕业了,没考好。非嚷嚷着要去复习,家里又没钱,这可怎么办哪?大妈还说,得罪了城管,在城里也没法卖水果了。王大爷和大孙女都到深圳打工去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姚立法安慰着大妈,让她别着急。自己帮忙打听打听学校和王大爷的情况。
   
     很长一段时间,大妈都没有注意到我这个外人的存在。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姚代表的身上。只有当姚代表向她介绍我的时候,老人才抱歉的笑了笑,为自己竟然粗心大意到忽略了一个远道而来的客人而不好意思。
   
     我问大妈:“你知道姚代表叫什么名字吗?”
   
     大妈愣住了,说:“他就叫姚代表啊。”
   
     “姚代表不是他的名字。你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吗?”我问。
   
     “大家都叫他姚代表。我不知道。”大妈说。
   
     “你知道他代表谁吗?”我几乎饶舌地问。
   
     “代表谁?代表他自己的工作吧。”大妈有几分犹豫地回答我。
   
     临走的时候,我塞给大妈几百元钱,说是给他的孙女补习功课用的。大妈谢绝了,说家里还有钱,不用了。
   
     雨一直下个没完。
   
     当我和姚/立法走出了很远,大妈仍然站在雨里向我们挥手。准确地说,是向那个她至今不知道名字的、却在危难时候伸出援手的姚代表挥手告别。
   
     路上,姚对我说,王大爷一家日子虽然艰难,但是从来不接受别人的钱。两个外孙女也很懂事,他每次带去的礼物,外公、外婆不点头,她们都不会轻易地接受。
   
     雨还在下着。我们没有带伞。
   
     雨水和泪水顺着我的脸颊奔流而下。
   
   
   
   
   (20) 反对形像工程
    
     章华大道是潜江市区的主要交通要道,连接着市区繁华地段和通往武汉市的高速公路,潜江市委市政府大楼坐落在路东。
   
     2001年以前,章华大道浓荫蔽道,鸟语花香,吒紫嫣红。路的两边是高大挺拔的雪松,路的中间是漂亮的花坛, 种着各色花草树木。姚/立法统计过,一共有420棵雪松和108个花坛。
   
     饭后,附近的居民们喜欢到这条路上散步,路边也总能看见三五成群的老人坐在雪松下打牌、下棋和聊天,在潜江市小学生的作文里,时不时地能看见这样的句子“一天,我经过漂亮的章华大道”
   
     “这条路的空气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是香的呢。”潜江市民说。
   
     “雨如果下得不大,雪松树下还能挡雨。”潜江市民说。
   
     2001年夏天,潜江市委市政府传出消息,章华大道必须扩建重修,雪松要挖走,花坛得毁掉。因为某市领导觉得树木和花坛挡住了视线。比如,看不到另一边行车的情况,路显得拥挤,不够气派潜江市需要一条更开阔、更气派、不显寒酸的大马路,以提升城市的形像。
   
     市民们议论纷纷。大家想不通,好端端的一条路,为什么要毁掉?这花草树木,虽说有那么几个领导不欣赏,可是,老百姓都由衷地打心眼里喜欢啊。为什么不徵求一下咱老百姓的意见呢?
   
     很多市民都记得,章华大道是1995年建成的,路灯也在1998年刚刚置换过,路边的小雪松,经过七八年的时间,如今长成了参天大树,一棵树价值好几千元钱。400多棵树值十多万元钱呢,挖掉实在太可惜了。
   
     但是,政府有另外的考虑。根据市财政预算,章华大道的改建将花费2900万元人民币,这是一个大手笔。和几千万相比较,这十几万元算什么?
   
     姚/立法说,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当潜江市人民政府准备大手笔花钱的时候,是否想过很多市民正勒紧自己的裤腰带,艰难度日?
   
      市物资公司、市冶材厂、综合化工厂、市土产公司、市轻工业总公司的下岗职工,每个月一分钱的补贴都没有。不少下岗职工全家喝不起自来水,只好到河里去挑 水喝,每个月只敢用一度电。为了节省电,几个月只敢开一次电视机,看一眼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就立刻关掉电视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