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17) 追讨一亿元欠薪
    
    
     姚/立法是教育选区的人大代表。为教师代言,是他不可推卸的、法定的职责。
   

     当年,他的当选,一个重要原因是,长期被拖欠工资的教师选民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够为大家说说话,争取应得的利益。
   
     在竞选誓词里,姚也曾经向选民作出庄重承诺,一定自费到周边县市走访,调查学校教职工的待遇状况,写出有说服力的调查报告,敦促市政府及时落实解决全体教职工的工资、医药费问题。
   
     姚/立法能否兑现当初的承诺呢?他真的能身体力行地为选民朋友、为别人的利益奔走呼号吗?选民在观望。
   
     “如果人大代表占着茅坑不拉屎,我们这些选民能怎么样?”一个选民说。
   
     “就怕说是一套,做又是另一套。”另一个选民说。
   
     事实表明,姚/立法没有让选民失望。至少,他一直在为实现自己当初的承诺努力。
   
     当选为人大代表后,姚立法立即联合几位乡人大代表着手对周边荆州、仙桃、天门三市教师的工资状况进行调查。这几位乡人大代表都是教师,具有正义感,敢做敢当。
   
     姚的亲密合作夥伴、乡人大代表、小学教师王植福,在学校深孚众望。他简陋的家中,张贴着老教师送给他的几句诗文:植桃育李二十秋,福不祈求名不谋;常秉忠心照日月,时将直语斥公侯;为民请愿是宗旨,上省陈情作领头
   
     几个有着共同志向、一心为民请命的人大代表,通力合作,进行了长达几个月的周密调查。调查结果让他们深感震惊:同级别教师所领的月工资,潜江要比仙桃、天门少拿100到200元,与荆州的差距则高达300元以上。
   
     在扎实调查的基础上,再经过向有关部门调阅有关文件后,姚立法计算出一笔数目惊人的账:
   
     本市从1993年10月起,拖欠国家文件要求下发的“冲减64元后的补助工资”,月人均为139.5元,共欠5644万元。
   
     本市从1997年7月起,拖欠教师副食补贴每月人均150元,共欠1644万元。
   
     本市从1997年起,没有向教师颁发国家文件要求支付的每年奖励一个月工资,按人均460元计,共欠265万元。
   
     根据姚的统计,当年潜江市拖欠全市教师工资的项目多达七项,金额累计高达8200万元。加上相关利息,潜江市拖欠教师工资至少一个亿。
   
     政府竟然欠教师们一亿元工资!算出这笔数目的时候,姚立/法不由得吓了一跳。
   
     潜江市城乡一共有7000名教师。一亿元,按照人头分摊的话,平均每个老师被拖欠1万5千元。
   
     1万5千元,是个什么概念?它既相当于北京、上海等大都市外企高级白领一个月的月收入,也是潜江市月工资三、四百元的教师,辛勤工作三年甚至是四、五年的全部收入。事实上,三、四百元的月收入,是潜江市教师月收入的中上水平。
   
     1万5千元,能做些什么?它解决了一个普通大学生至少三年的学费,张老师就不必借钱供儿子上大学了;这笔钱在潜江大概能买到1000公斤的猪肉!何老师如果有了这笔钱,就不会每周只买两斤肥肉也不舍得吃,因为肥肉是用来熬猪油的
   
     一亿元欠薪,姚/立法说,他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甚至怀疑自己也许算错了。
   
     姚的怀疑是有根据的。那些年来,潜江市被陆续评为中国明星市、百亿强市、小康市、基础教育先进市、普九教育工作先进市。一个综合实力如此强大的城市,怎么可能付不起教师们微薄的工资呢?
   
     1998年底,惊愕的姚立/法,写就了平生第一份调查报告《解决拖欠教师工资问题刻不容缓》。1999年1月中旬开第一次人大会期间,他将这份措辞恳切、严厉的调查报告形成建议案递交。
   
     教师工资的拖欠,就像城市里的牛皮癣,是个让人头疼的顽症。虽说中央三令五申,严令各级政府不准拖欠教师工资,不准挪用、挤占教育基金,但是,收效甚微。在google网站搜索,关于全国各地拖欠教师工资的新闻有几百万条。
   
     街头的标语说,教育是百年大计。有人解读说:要一百年呢,哪能几年内就解决得了呢?
   
     所以,在潜江市,即便存在教师工资的拖欠问题,有关部门照样底气十足, 并不觉得自己犯了什么大错:“解决不了的,全国都一样。”而那份郑重其事的所谓建议案,不过是一个不懂“中国国情”的人大代表的大惊小怪。所以,这份关乎全市七千多名教师“口粮”的建议案迟迟没有回音。
   
     教师们心急如焚,焦躁不安。生活中处处离不开钱,新的生活压力,每天把人压得喘不过气来;有关部门似乎不着急。也许,让穿鞋的体会光脚的痛苦,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等待建议案回复的过程中,姚/立法和几个教师一起,找到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当面理论。据说,当时,副市长正在热火朝天的打牌。听说老师们是来理论工资问题的,打牌正在兴头上的领导不由得很生气,脸色阴沉,一声不吭,抬屁股就走人。
   
     1月份在教师们焦急的等待中过去了。
   
     2月份学校开学的时候,忍无可忍的教师们,再次通过罢课、围堵政府部门等手段来表示自己强烈的不满。
   
     3月的潜江,春天浩浩荡荡开始了。潜江市城郊成千上万亩一望无际的油菜开花了。整个潜江市被黄灿灿的油菜花包围着,阵阵芳香扑鼻。
   
     明媚的春光里,万物生长,居室里的霉味正一点一点的消失。希望也开始发芽了。
   
     可是,潜江市教师们内心的希望却一点点地、心痛的消亡。拖欠的工资,他们从1993年一直等到1998年,1998年底,终于有一个人大代表为他们振臂一呼了,仅仅一个建议案的回复,他们从冬天等到了春天,又等到了夏天,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半年后的7月24日,盛夏时节,建议案终于得到了回复。回复称潜江市委市政府多次召开会议,已经商议出解决的办法。
   
     一、为了解决城区教师工资拖欠问题,决定在城区中小学生中人平集资50元;
   
     二、自今年9月份开始,全市教师的工资由市财政局拨付市教委,再由市教委按月下拨到乡镇教委和市直学校;此前拖欠的工资由各乡镇负责解决。
   
     姚/立法认为,这份回复表明,潜江市委市政府根本没有诚意解决教师的工资问题。他们把本该由市政府解决的问题,踢皮球一样的踢给了下级(乡镇一级政府)和老百姓(学生集资给老师发工资)。
   
     满心期待的教师们,万万没有想到,等来的竟是这样的一个毫无意义的答复。
   
     也曾经有教师拿着这份回复去找乡里领导要工资,乡里领导说:“市里不给我钱,我就是倾家荡产、把裤子当掉,也发不起你们的工资。”至于城区学校通过学生集资给教师们发工资的做法,则遭到家长们的强烈抗议。因为,这是明目张胆的乱收费。
   
     一年后,2000年的9月29日,潜江市政府办公室下达了一份《关于化解学校教育债务有关问题的通知》,内文写道:要强化全员的偿债意识,教师津贴、补助和福利发放要与偿债挂钩。凡有债务的学校,其经费必须先保证计划偿债,否则一律停发。
   
     据了解,潜江市政府这么做的理由是,该市在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和搞教育建设的过程中,欠下了不少债,所以,请广大教师们体谅政府和学校的难处,帮帮忙,用他们的工资和福利来还这些债。
   
     这无疑是一份让潜江市所有教师更加心寒的政府文件。“霸王”文件彻底摧毁了教师们拿到被拖欠工资的希望,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而国家文件是早就明令不允许将学校的债务和教师的工资挂钩的。
   
     写调查报告,递交建议案,当面与市里领导理论,甚至罢课、围堵政府机关该想的办法都想了,下一步该怎么办?没有人知道。教师们由愤怒而茫然,由茫然而绝望。摆在面前的,似乎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放弃。
   
     姚/立法没有放弃,依然穷追不舍。
   
     此后,几乎在每年的市人大会上,他都会不依不饶的提交一份内容大致相同的建议案──关于解决拖欠教师工资的建议。
   
     市人大某工作人员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姚说,教师工资的建议案,眼睛都看出老□来了,你以后别交了。市政府没钱,我们也没有办法解决啊。
   
     事情就这么拖下来了。一拖又是好几年。
   
     当选为人大代表的第三年,也即2001年3月,倔强的姚/立法带着几千教职工的联名信进京,到财政部、教育部、人民日报社、中新社“上访”。
   
     看过姚递交的材料后,《人民日报》派出记者先后几次到潜江市进行采访,并于5月22日刊出《盲目举债“达标”,“普九”失去根基──潜江市片面追求“普九达标”引发诸多问题》的报导,披露、批评潜江市将债务强行加在教师们身上的不法行为。
   
     权威邪党报的的批评报导,对于潜江市教师工资问题的解决,同样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在潜江市,教师工资的问题,好像是一个死结,是一个根本无解的题。
   
     一百多年前,康有为骂道:中国的政治是无人负责的政治。可是,教师的工资问题,不只是政治,更是生活,是活命钱。
   
     “一个这么简单、这么合情合理的要求,几千人争取了好几年,却毫无进展和结果。我们的人民政府为什么会置人民的利益于不顾呢”姚立/法神情激愤。
   
     “选民责怪你了吗?”我问。
   
     “没有。大家还是理解的,我真的尽力了。”说到这儿,姚立法的眼圈红了。
   
   
   
   
   (18) 占道费
    
     自从当上人大代表后,姚/立法的生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忙乱之中。由于对教师工资拖欠问题的穷追不舍和救灾款截流的秉公调查,姚立/法赢得选民的信任,声名大振。
   
     从早到晚,姚/立法家里的电话响个不停,大多数是选民打来的。姚妻说,每天早上一睁开眼睛,电话就响了;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电话还在响。
   
     姚立法不在家或者忙不过来的时候,姚妻便充当起忠实的接线员,将电话内容记下。这样的记事本,日积月累,已经有十来本了。
   
     选民们不仅给姚立法打电话,还给他写信。
   
     一个姓熊的教师在信中说:
   
     黑市教师是1990年市教委为解决教师子女就业问题,承诺我们进入师范学习三年,合格毕业后安排工作,并解决工资待遇的教师子女。
   
     我是第一批黑市教师,至今工作了五、六个年头,工资分文没有我已经三十岁了,每月连自己都养不起,谈何成家。借钱上班,真是苦不堪言
   
     姚老师,您是大家的朋友,是我市杰出的人大代表。您正在为老师的工资而奔走,请您也帮帮我们这些无助的人吧。
   
     选民们所反映的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为此,五年来,姚/立法提交了五十个与教师权益相关的建议案。这意味着,平均每周,他都会提交一份和教师权益相关的建议案,他当之无愧的成了“建议案大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