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律师王万琼呼吁,为“黑老大”龚刚模平反]
姜维平文集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律师王万琼呼吁,为“黑老大”龚刚模平反

律师王万琼呼吁,为“黑老大”龚刚模平反
   
   姜维平
   很多读者知道重庆的民企老板龚刚模,因为薄熙来主政重庆时,他曾被包装成“黑老大”,不仅自身进了监狱,而且还连累了律师李庄,他迫于专案组的压力,检举揭发李庄的所谓“违法行为”,创造了中外司法史上空前的犯罪嫌犯与辩护律师一同入狱的奇迹,一时扬名海内外,但对女律师王万琼却所知甚少,她是四川的一位爱好航空器的女律师,曾代理蒙冤23年的陈满杀人放火案申诉成功,现在,她又呼吁为龚刚模平反,致信履新重庆高院院长的杨临萍,这件事的意义在于,促使人们反思“唱红打黑”运动,回顾涉及640个“黑社会”的一系列案件,避免“二次文革”的死灰复燃,尽快进行司法体制改革。
   

   今年3月21日,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在组织领导班子集体学习时,明确承诺要彻底清除“薄王”余毒,我认为这是他观望了很久,左右平衡,深感压力,不得不做出的决策,虽然,有海外舆论指责他是“骑墙派”,但这次统一思想后,可能有利于创造一个新的环境,为王万琼这样的律师破阻,开启对冤假错案的平反,假如释放了一些被包装成“黑老大”的民企老板,并归还他们的合法财产,而且使他们恢复名誉,重新创业,将产生“利好效应”,国家不必再用行政命令的手端力阻资金外流。我多次讲过,它举一反三,将改变和扭转目前富裕阶层移民与资金外逃的潮流。
   
   仔细阅读王万琼的上述公开信,首先为中国的法治不能独立而遗憾,她之所以把平反龚刚模的希望寄托在重庆高院新的领导身上,是因为钱锋刚调离,黄奇帆也去北京赋闲,重庆检察长也换了“外地官”,即,“一府两院”都令人耳目一新,而且,新的法院院长还是一位女性,王律师感到有一点点希望,但是,到目前为止,云集重庆的640个“黑社会”,无一彻底平反,难道王立军下令抓人都对?这里原因何在?她似乎思考得不够到位。
   
   王律师在信里是这样说的:龚自2010年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被判无期徒刑后,一直喊冤不断,本人及家人已向贵院提交多份申诉材料进行申诉。我于2012年接受龚家委托代理其申诉,贵院于2013年3月18日以渝高法申00072号通知书决定对龚案立案审查,至今未有任何结论。她披露的这一细节说明,余毒与余党相符相成,原重庆高院院长是钱锋,他是前“政法王”周永康的嫡系,薄熙来的打手,王立军徇私枉法的得力干将,2008年至2012年,直接参与了“打黑抢钱运动”,他2013年假装对龚案申诉立案,却不动真格的,是因为他满脑子“薄王余毒”,如同余敏和张轩一样,这些“薄王余毒”的重病号,绝对不可能进行拨乱反正的大业。
   
   但是,世上的事自古如此:有阴就有阳,有天就有地,有对就有错,有人阻碍,就有人突破,由于重庆的媒体,至今还控制在薄王余党燕平的手里,宣传部管理报社,电台,和电视台,他们对许多申诉的案件不做报道,对王万琼这样的不屈不挠的律师不鼓劲,对钱锋操控下的法院,违反国家法律的行为不披露,结果造成一种假象:薄熙来治下的重庆没有“黑打”,也没有人递状申冤,实际上,约有2000多人提出申诉,但都被丢进废纸篓,钱锋却在人代会上讲,重庆打黑,不存在不公正,扩大化,运动化的问题。也就是表明:薄熙来,王立军当年的“唱红打黑”,二次文革运动是对的,他们没有徇私枉法的罪行。
   
   但王万琼的信透露了真相,她说,自接受委托以来,我在五年间先后数十次会见了龚刚模本人、查阅了本案132本卷宗,进行了大量的走访了解及资料收集,对龚案有了全面的了解。在此基础上,也多次与贵院立案庭副庭长、本案承办人作多次沟通和交流并提交了代理意见及部分辩护新证据。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关于一审判决、二审裁定认定的龚刚模大部分罪名均不能成立。这一结论有全国一流的权威刑法及刑诉法专家出具的法律意见书予以佐证。这份以中国刑法学泰斗高铭暄领衔出具的专家意见书早已递交本案承办人,在此不再赘述。这些文字说明,王万琼不是想彻底推翻判决,而是基本上否定它,也就是说,对龚刚模来讲,是“大部分的罪名”不成立,可能保留部分“原罪”,其实,许多民企老板都是如此,可见,王律师是对的,既便如此,薄王余党也不接受申诉,自从薄熙来垮台至今,除了王能案和彭治民案获得改判外,其它的堆积如山的案子,包括“龚案”,无一受理。这也说明,薄王余党不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
   
   于是,上级进行了力度不小的人事调整,杨临萍不仅是法学博士,而且她多年在全国最高人民法院任职,可能素质不错,经验不少,而新的检察长是原河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贺恒扬,他任职地方检察院多年,还当过中央第二巡视组的副组长,可能因为曾巡查过共青团中央,表现不错,而异地空降山城的,再加上一直在纪检监察领域任领导的陈雍,任重庆纪委书记,如今,重庆的“一府两院”都换新人,兵力强健,应当可以冲破“薄王余党”的防线吧,但事情不这么简单。
   
   从王律师《给重庆高院杨临萍院长的一封信》可以看出,遍布重庆法院科处一级的人员,甚至更多的基层公务员,不理睬这些要求复查的呼声,王律师是这样描述的:贵院于2013年3月审查此案至今已达四年。承办人甚至合议庭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对龚案没有形成自己的意见,是难以令人置信的。然而,本案迁延至今,是驳回还是再审迟迟未有回复,也不出具任何法律文书,显然违背了刑诉法及相关法律最起码的规定。申诉人及作为代理人的我,深知本案乃薄王主政下唱红打黑期间运动式执法的后果,故对贵院的审查工作怀着最大的善意和充分的理解,其意自是希望贵院能秉承法律人的良知,对这起涉及人数众多、案情复杂的所谓重庆打黑第一案作详尽的审查,最后有审慎的结论。
   
   笔者认为,不仅法院内部有分歧意见,而且没人敢冒险,领导不敢决策,他们是建立在愚昧无知基础之上的一种对“薄王”的恐俱和留恋,对自身以往工作的肯定和自负,因为自薄垮台已多年,舆论大权还留在他的余党手里,重庆官媒没有把真相彻底地揭开,比如,龚刚模案,彭治民案,黎强案,等等,尤其是他们利用公权力,强奸公检法,“唱红打黑”的徇私枉法故事,没多少人知道,而所谓虚假的“5个重庆”和“打黑英雄”事迹,却流毒极广,总之,重庆老百姓还活在薄熙来编织的谎言中,不能自拔。 于是,胆怯自负的法官说,薄熙来没全错,黑社会还要打,判刑的黑老大不能放,这是顺从民意。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打黑涉及人员太多,据重庆官方统计,公检法司有7000余人直接参与黑打,由于“打黑基地”太多,数以百计的专案组,比较分散,账目管理混乱,而涉案的又大都是富人,诱惑力也太大,有很多人趁水摸鱼,私分公款,在“二次文革”中,分得一杯羹,现在,要平反,要查账,要把润滑了肠道的美食吐出来,他们当然害怕事败坐牢,故团结起来,以攻为守,拼死抵制。总之,如果说,其它省市是个别冤案的话,这里是曾有过的集体犯罪,自然,阻力最大。这也是重庆的大量冤案至今不能平反的另一原因。
   
   但不论什么原因,最深层次的“秘密”还是在于政法委,只要还是政法委代表党管司法,那么,就会有一些封疆大吏权倾一时,徇私枉法,想叫他们“依法治国”是不可能的,就像薄熙来当年高压重庆一样,他抓住“三长”的个人品行瑕疵做把柄,公检法就无法发挥正常的互相制约和监督的作用,很容易把他不喜欢的人关进监狱,或者杀掉,这一弊端卡在政改的瓶颈,假如没有制约公检法的政法委,也就没有其对公检法领导的人事安排权,调配权,法院的法官是职业化,非党派而中立的,就可以避免冤假错案,一旦有少许的错案,也会尽快纠偏和彻底平反。因此,重庆“唱红打黑”运动中造成的一系列冤案,要平反,可能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唯其如此,王万琼很了不起。
   
   2017年3月22日于多伦多。
   
   附件:王万琼致重庆高院院长杨临萍的一封信。
   
   尊敬的杨院长:
   您好!您初至渝都履新高院院长一职即来信叨扰,实非我愿,但无论如何也请您在千头万绪中抽出一点时间,看看这封特殊的来信。踌躇许久仍作此文,是对作为高级知识分子、重庆最高司法长官的您抱有殷切的期待和基本的信任。
   我是王万琼律师,也是贵院业已受理但至今未有结论的龚刚模等涉黑案龚刚模的申诉代理人。龚自2010年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被判无期徒刑后,一直喊冤不断,本人及家人已向贵院提交多份申诉材料进行申诉。我于2012年接受龚家委托代理其申诉,贵院于2013年3月18日以渝高法申00072号通知书决定对龚案立案审查,至今未有任何结论。
   自接受委托以来,我在五年间先后数十次会见了龚刚模本人、查阅了本案132本卷宗,进行了大量的走访了解及资料收集,对龚案有了全面的了解。在此基础上,也多次与贵院立案庭副庭长、本案承办人作多次沟通和交流并提交了代理意见及部分辩护新证据。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关于一审判决、二审裁定认定的龚刚模大部分罪名均不能成立。这一结论有全国一流的权威刑法及刑诉法专家出具的法律意见书予以佐证。这份以中国刑法学泰斗高铭暄领衔出具的专家意见书早已递交本案承办人,在此不再赘述。
   贵院于2013年3月审查此案至今已达四年。承办人甚至合议庭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对龚案没有形成自己的意见,是难以令人置信的。然而,本案迁延至今,是驳回还是再审迟迟未有回复,也不出具任何法律文书,显然违背了刑诉法及相关法律最起码的规定。申诉人及作为代理人的我,深知本案乃薄王主政下唱红打黑期间运动式执法的后果,故对贵院的审查工作怀着最大的善意和充分的理解,其意自是希望贵院能秉承法律人的良知,对这起涉及人数众多、案情复杂的所谓重庆打黑第一案作详尽的审查,最后有审慎的结论。世易时移,人事变迁致使本案在四年后仍如石沉大海,渺无音讯。毫不客气地说,过去几年重庆司法界的作为,看不见法律人的担当,却只有政客的摇摆。
   近两三年来,在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习总书记明确提出“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和正义”,与之相应,全国各地陆续平反了一大批冤假错案。这一事实想必在法律界卓有声望的您比我更清楚明了。而这一批被纠正的冤案中就有本人和另一代理人代理的海南陈满故意杀人放火案。该案陈满及家人申冤23年终获平反,当然归功于我国长期以来努力践行的有错必纠的司法理念,与陈满及家人23年持之以恒的申冤到底也有莫大的关联。龚家也如此,龚刚模及家人坚决不同意以不再申诉为代价,换取发还部分被非法扣押的财产,就已经表明其坚决申诉到底的决心。龚刚模作为一名资产曾达数亿的草根民营企业家,被当年王立军把持的公安机关掘地三尺也未能找到确凿的犯罪证据,而是在自己被严重刑讯、家人被拘、朋友邻居被囚、病妻被威胁的情形下才违心认罪并攀扯他人,最终落入自己身系重狱、家破人亡之境地。设身处地,此等奇冤,如不昭雪,怎能瞑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