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西南证券被调查,黄奇帆踩进雷区]
姜维平文集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南证券被调查,黄奇帆踩进雷区

   “西南证券”被调查,黄奇帆踩进“雷区”
   姜维平
   
   自从去年股市出事,被海外舆论定为“经济政变”以来,中纪委,证监会等多个职权部门,指定性地针对一些拥有官商背景的“资本大鳄”公司展开调查,已有上海泽熙投资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徐翔被抓捕判刑,而车峰,肖建华等人也在押,他们的判决结果可能会很重。无疑地,参与制造2015年股灾的证券投资公司,或上市公司,不论国企,还是民营,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的,不论个人,还是单位,都被王歧山视为涉嫌“经济政变”,兴风作浪的推手,必将受到严厉打击,因此,就目前而言,一些上市公司,包括即将上市,企图欺骗,操控市场的腐败案,就成为敏感的政经结合的“雷区”。值此之际,2017年3月17日,“西南证券”发布公告称,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并且IPO业务全部暂停。这对黄奇帆等人是一声霹雳。
   


   众所周知,西南证券是重庆仅此一家A股上市的全国性综合性证券商,它凝结着“6朝元老”,原重庆市长黄奇帆的心血,虽然,重庆官媒一再掩盖它的真实经营情况,但近些年来,负面新闻不断,这回又踩进“雷区”,而且,是一个“大地雷”,那就是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点名痛批的“忽悠式重组”。国内媒体披露说,西南证券17日的公告证实财经媒体13日的报导,西南证券此次受到处罚,与“九好集团”借壳上市的前期准备工作有关:浙江网络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九好集团”,通过各种手段,虚增2013年至2015年服务费收入2,6亿,虚增2015年贸易收入57万余元,虚构银行存款3亿,把自己包装成价值37,1亿元的优良资产,与辽宁鞍山重型矿山机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鞍重股份”,他们仿照赵本山式的二人转“大忽悠”,企图达到借壳上市的目地,证监会称,“九好集团”及“鞍重股份”的信息披露,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在这个案件中,西南证券担任这一“忽悠式”重组案的财务顾问和保荐人。我仔细查看国内媒体的文章,称它是严重违法,而不是违纪或违规,这尽显问题的严重性,的确,它给刚调到全国人大任财经委副主任委员的黄奇帆,带来新的麻烦。证监会认为,由“九好集团”公开披露的《鞍山重型机器股份有限公司收购报告书摘要》的虚假记载,涉案金额巨大,手段极其恶劣,违法情节特别严重,证监会拟对其主要责任人员郭丛军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宋荣生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对财务总监陈恒文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但是,对西南证券的处理结果还在人们的期待中。
   
   什么是“忽悠”?这词来自东北,是赵本山的家乡俗语,“忽悠”,就是欺骗和谎言,薄熙来和黄奇帆,是把“忽悠”手段用于官场和商场的高手,如同把民企包装和虚构成“黑社会”,抢夺它们的财产一样,黄奇帆,在“如鱼得水”的主子倒台之后,为保持重庆的虚假繁荣,也为了保住官职和家族利益,又转移到证券领域表演,为了骗钱骗名,他和一批官员勾结,先把一些国企的实惠掏空,再把亏损严重的国企,利用“官媒”进行文字包装,把他们吹捧成“品质优良,实力雄厚”的公司,或重组,或借壳,拿到证券市场上市,骗取广大股民的钱,然后,再向自己圈子里的一些人和公司,透露内部信息,操控他们“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名正言顺地侵吞数以亿计股民的“血汗钱”,这是新形势下的一种严重罪行,不仅危害至极,而且呈“忽悠式”,欺骗性强,民愤极大。
   
   西南证券就是这样一个助纣为虐的典型,据国内媒体报道,“九好集团”与“鞍重股份”的重组过程中,造假严重,不论虚增收入、虚构银行存款、还是隐匿负债等,手段都很卑劣,易于识破,他们却视而不见,将一个“烂壳”,包装成多达37,1亿元资产的公司,企图借壳上市,忽悠股民,像2015年那样,把许多用“养老金”或生活费炒股的“愚民”,“忽悠”成为满肚子冤气的“小虾米”,这是性质极其严重的犯罪,因为它激化了社会矛盾,而担任这家公司的所谓“财务顾问”,进行资产负债、财务状况核查的西南证券,竟然一点也没看出“猫腻”,谁会相信呢?于是,西南证券当年重组上市工作的主力推手──黄奇帆,立即浮出水面,虽然,他曾给西南证券描绘将在2009年上市3年内,市值力争突破千亿大关的宏伟蓝图。但现在,8年过去了,“千亿”仍是画饼充饥,而且,蓝图褪色而彻底破碎。
   
   其实,一个国企的经营成败在于领导者,而黄奇帆选人的标准是,能否拍他的马屁,他拍薄熙来的马屁而提升,也按照这一标准选才用人,国内媒体说,据公开资料显示,西南证券近年来的下坡始于2013年上任的董事长崔坚,在他2016年1月到点退休后,继位的现任董事长廖庆轩,曾经担任崔坚的副手,两人仕途特点如出一辙,他们都是黄奇帆党羽,而且,曾任“重庆渝富”首任董事长的廖庆轩,更被称为黄奇帆的一员“爱将”。也就是说,重庆两任市国资委主任、市政府副秘书长相继出任西南证券掌门人。作为“九好集团”忽悠式重组的保荐人,从财务核查,到报送申请,历经崔坚、廖庆轩两任一把手,由人品看前程,从一开始,这家公司就埋下亏损的地雷。而今,一个偶然事件成了导火索,不过是必然的引爆而已。
   
   巧合而有趣的是,据报道,王思聪的普思投资曾以7,7元每股认购“九好集团”,总成本2000万,因此,其曾被称为王思聪概念股,遭受重创,“九好”主要负责人均遭到顶格处罚,显示王思聪的不成熟,人云:“躺着中枪”,进而聚焦媒体的目光,不能不令人联想,由王家父子想到薄熙来,进而念及黄奇帆,使这一案件的处理,耐人寻味,也许它的意义,将超越证券界本身。不论如何,2015的股灾使中国证监会越来越变得成熟而老辣,无疑地,他们成功阻止“九好集团”与“鞍重股份”这一“有毒资产”上市,未雨绸繆,意义巨大。由于2015年股市低迷期间,“鞍重股份”得益于这一重组概念,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收获10个涨停板。可以想见,如果他们造假骗钱的阴谋得逞,有多少“小虾米”被吃掉,正如国内媒体所言:股市是得消息者掌先机,谁能收获这10个涨停板很清楚。这一言论包含清晰的意思,即,有关方面怀疑有“内鬼”,因此,证监会对“九好集团”,“鞍重股份”及主要负责人员做出处罚时,也要深层次思考西南证券方面的问题,更不要忘了狡猾的黄奇帆。
   
   可靠的消息来源说,目前,中国证监会对西南证券的调查,不止上述一个项目,在案件调查过程中,涉及至少55家投行项目,包括IPO、并购重组、再融资等,这些项目已全部被冻结,结果不知何时公布,同时,西南证券2016年发布的“业绩预减公告”显示,今年预计净利润同比下降65%-75%。这不是市场不景气的原因,而是黄奇帆发扬光大的“忽悠”不灵了。俗话说,福无双降,祸不单行,此前,有关黄奇帆儿子涉贪的丑闻不断,他也不敢面对媒体申辩,现在又来了“西南证券案”。总之,黄奇帆想进京养老,也不清闲,非但没有什么好消息,反而负面报道一箩筐,现在,又是回忆他一手打造的千亿“蓝图”的时候了,假如他的爱将被连跟拔起,一个咬一串,他恐怕也脱不了干系。
   
   2017年3月20日于多伦多。美国《纵览中国》3月20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2017/03/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