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暗斗王歧山,重庆薄王余党示威]
姜维平文集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暗斗王歧山,重庆薄王余党示威

   暗斗王歧山,重庆薄王余党示威
   
   姜维平
   
   出席今年全国“两会”的重庆代表团中,残留多位薄熙来的余党,他们借助审议“两高”报告的平台,装腔做势,谎话连篇,既向外界显示不倒翁的神奇,也张扬其后台的强硬愚顽, 虽然,中纪委巡视组曾对重庆“回头看”,以“清除薄王余毒不利”而痛批他们,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还是不愿认输,巧妙表演,这说明,中南海高层权斗已进入深水区,孙政才和张国清等都面临很大压力,新的决战结果可能要等下半年或中共19大召开之后才能见分晓,重庆山城的命运还笼罩在云雾中。


   
   官媒3月13日报道说,12日下午,重庆代表团举行全团会议,审议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全国人大代表、市委书记孙政才,全国人大代表、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国清,全国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等参加审议。其实,每年“两会”搞的所谓“审议”,都是走过场,讲假话,拍马屁,没什么看点,但因为有电视播放的画面,成为外界观察内幕的一个比较直观的途径,毫无疑问,记者把哪些人的言论公开,哪些言论冷藏,是按照领导指示和约定惯例而有所取舍的,也是依照官职大小的等级而罗列的,但尽管如此,还是可以洞观重庆的政治生态,总之,到目前为止,薄熙来的势力在重庆依然大有市场,“薄王余毒”还像云雾锁住重庆。
   
   之所以造成这种诡异形势,连习近平年初亲赴重庆,王歧山派出重庆巡视组,冷不防地“回头看”,都无法突破困局,主要原因在于,张德江是大权在握的政治局委员,2012年,王立军案发后,薄熙来倒台,张德江受组织委托,曾去重庆做了大半年揩屁股的事,收拾薄熙来留下的滥摊子,他可能制定了一个基调,他并不主张为遭受“黑打”的众多民企老板翻案,或者说,他认为,薄王开展“唱红打黑”运动没有全错,只是扩大化的问题,因此,孙政才作为温家宝的嫡系,也不敢大举做事,他们只是为一些蒙冤的警察翻案,对数以千计的民众申诉久拖不理,重庆的民企老板用脚投票,继续纷纷地向海外移民和转移财产,重庆经济陷入困局。
   
   因此,担心自己仕途受阻的孙政才,在讨论中,趋炎附势地唱颂歌,他一是赞扬“两高”报告体现“依法治国”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二是肉麻地吹捧“习核心”,要求重庆各级公检法机关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但是,他遗忘了自2007年底至2012年初,薄王在重庆徇私枉法,包装虚构了640个“黑社会”组织,使数以千计的民企人财两空,当他们声称“黑老大”终身不减刑时,却因谷开来杀人案引发的一系列事件,轰然倒台,进而暴露出真面目,他们才是一个横行霸道的,强奸公权力的盘距在山城的货真价实的黑社会,薄熙来是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黑老大”。
   
   原本,重庆的继任者应当放开报禁,大力真实报导黑打的内幕,让重庆人民知道真相,认清薄熙来的本质,吸取深刻的教训,但张德江留下的紧箍咒还在锁住人们的手脚,参与“黑打”抢钱的公检法司人员担心受到清算而抵制,重庆民企老板还心有余悸,老百姓没能走出薄熙来的阴影,不仅形势没有逆转,反倒深陷泥沼,官场换了一茬新人,政策却依旧,薄熙来的“5个重庆”,被重新包装成“5个功能”,“政法王”周永康时代流行的政法委还在绑架司法,“三长”还在压服法官判案,故此,没有一起涉黑冤案获得平反。
   
   如今,重庆官员没有反思,没有道歉,更没有忏悔,反倒薄王的一些余党骨干,借助“两会”嚣张地表演,这些人是张轩,钱锋和余敏,回顾薄熙来时期的官场,张轩献媚的笑脸,钱锋的冷酷,余敏的奴性,都淋漓尽致地浮现在眼前,张轩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当过重庆高院院长多年,有能力识别薄王对法制的破坏,但她没有坚持原则;钱锋当过《法制日报》记者,也在司法部和最高法任职多年,应当有一定的经验,但他却紧跟主张“二次文革”的“左王”薄熙来,制造冤假错案,死不认错;余敏当过知青,在重庆基层任职多年,还当过审计局长,但她却没有利用检察院的制约能力,阻止薄王“唱红打黑”,对司法与经济发展的破坏,使重庆经济一塌糊涂,总之,他们都在薄熙来领导下,犯下了一系列重罪,至今没有被追究责任,是中国司法不独立造成的怪事。
   
   今年“两会”上,像张轩,钱锋和余敏这样的人,应当被罢免人大代表资格,受到彻底清算,但依然恬不知耻地出现在人民眼前,还在高谈阔论,张轩大讲“五位一体”,钱锋大讲“五梁八柱”,余敏大讲“三类交流”,全部是谎言和欺骗,废话和假话,人们急需的是,司法体制的改革,政法委的取消,各级法院对蒙冤入狱的民企老板再审平反,而不是语言游戏,人们想知道李庄案,“黎强案”,“彭治民案”,樊奇航案,李修武案,王紫绮案等的真相,人们需要干扰司法的官员,从公检法司领域退出,清理历史上所有的冤假错案,并获得国家赔偿,恢复他们的名誉。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丝毫的改革迹象,官媒记者罗列这些薄王余党的名子,报道他们的花言巧语,只能激起人们对“唱红打黑”年代的回忆,使民企老板还生活在恐惧和惊吓之中,使他们对薄熙来事件后,希望社会真正能依法治国的梦想破灭,尤其是,张德江操控下的人大,还生怕人们淡忘“如鱼得水”的旧闻,故意把已半退休的“6朝元老”黄奇帆,安排在孙政才的右边落座,中国人称右为“尊”,可见重庆官场“养老爱幼”,养得是徇私枉法的“老”,爱得是敷衍了事的“幼”,官员们都不思进取,像胡耀邦那样,平反冤假错案,而是混一天是一天,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只等后集权时代革命的到来。
   
   纵观官媒,除了上述薄王余党的言论,只有在名不见经传的周光权代表的讲话中,还有一点新意,他说,要采取切实可行的办法纠正涉及产权保护的冤假错案,虽然,他把平反冤案,加上定语,话里有话,实际上,每一起“黑打”冤案都涉及产权保护,问题是谁来保护,是黄奇帆,钱锋,余敏,张轩这些人吗?他呼吁说,对群众反映特别强烈的产权案件,要加强异地申诉、复查、审查力度,在审查过程中还要充分发挥专家学者的作用。这番建议还有一点诚意。他还建议,要提高司法文书品质,司法文书应连贯通顺,说理要充分透彻。这说明,由于薄王余毒的蔓延,重庆法院连文书都不畅达,没有品质,词不达意,就像他们所说的“五梁八柱”一样令人费解,过去,重庆法院的一些案例,比如,李庄案等,已成为世界级的笑料,现在,他们对彭治民案的低调重审,与薄王时代的大张旗鼓,形成云泥反差,像贼一样胆怯,虚弱,判决书还要保密,文字不通,前后矛盾,不在于文书品质,而在官员的人品,见风使舵的官员,已使司法倾斜,因为中共高层对重庆冤案有两种不同的看法,而孙政才还不知道哪方取胜,只有等待观望,目前,张德江等人的权势似乎略胜王歧山,薄王余党敢在全国“两会”排开座次,侃侃而谈,就是一次示威。19大,鹿死谁手,不得而知。
   
   2017年3月15日于多伦多。
   美国《纵览中国》3月15日首发。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姜维平网站,2017年它将成为专为会员服务的网站,敬请关注, 附带声明:不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和活动,不接受任何组织的捐款与资助,不平反不返回中国。
(2017/03/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