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有关郭文贵,致韦石的一封信]
姜维平文集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关郭文贵,致韦石的一封信

   有关郭文贵,致韦石的一封信
   
   姜维平
   
   韦石先生:


   你好!
   今天,你主办的博讯网转发我以前撰写的批评郭文贵的文章,题为《郭文贵最后的疯狂》,正如3月8日,你首次与郭文贵交锋时,一见面就胆怯地把我推出来当“挡箭牌”一样,你一再向郭老板介绍我,是为了把战火引向我,这是一种不义,也是一种懦弱,我看了很厌恶。你应当知道,你多次会见过所谓的“掌握第一手材料”的提供者,却避而不谈,把我和《财经》的胡舒立拿出来,摆到前台,令我不解,你如今承受不了压力,再一次把我的旧作置顶,又是你的失策。你也应当知道,笔者向来是保持中立的,在郭站出来讲话时,大家听到了另一面,经过核实,有可能观点会有一些改变,在他第一季和第二季的自辩中,听众们不能不承认,过去人们可能有一些不知情的秘辛,文人应当认真倾听,如果有错,就应当改正,你不是这么虚心,而是紧张慌乱地利用我的文章,再次做“挡箭牌”,使我对你非常失望和愤怒,我油然想起几件旧事,忍不住秉笔直书。
   
   虽然,我与你没有见过面,但我给你打过多次电话,还委托《开放》杂志老板金钟先生转赠你书法作品一付,与你这位办网站的老板比较,确实我的力量微薄,所做的只能是这些,但你呢,2009年,我初来加拿大,生活窘困,给你投稿,你给我邮寄一张20美金的支票,这是我赴加后至今,收到的金额最大的一笔稿费,我想起国人爱讲的一句俗话:打发要饭啊。真的,我很“感谢”你,我在贵网开设的博客点击上千万,为你网站增辉不少,但你再没付我一分钱稿费,我们每一个人都离不开物质生活,你也好意思不花任何成本,用我的文章置顶,去转移和吸引郭老板的火力?你也太欺负人了。
   
   你的不义不止于此,《博讯》杂志在香港创刊时,你曾向我约过一篇稿件,但后来,你以“没有猛料”为由而不用,没付一分钱的报酬,我只好转到《前哨》发表,而你的杂志正是在刘达文那里发行的,难道你的杂志比刘达文办得好吗?一个守信和看重友情的编辑,是绝不会这样伤害他的作者的。再后来,你被章子怡控告,法庭要你举证,你又想到了我,你发函问我有没有章子怡与薄熙来的合影照片,我说没有。你想,你不够朋友,他人如何会帮你?再后来呢,你看流亡海外的某一位著名民营企业家,案件经过我的报道,命运有了一点转机,来了“关爱”,又打电话问我他的联系方式,我说不知道,你想,你对我不讲情义,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为什么一点悟性都没有?
   
   总之,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亦神交很久,让我坦率地说,你给我留下的印象不佳。自从你与郭老板直面舌战以来,经常在贵网开博客的有点文才和影响力的作者,没几个人公开站出来支持你的,其原因,不在于他们害怕,或赞成郭,而在于你自身,在于你的为人,据我体会,你是一个把钱看得过重的人,你太不讲义气了,你这次的被动“出丑”就在于这一点。我认为,人活在世上,不论什么党派,勿论左中右,就在于情义,重不重友情,决定人的一生的命运。基于此,我对你今天点到为止,有些事不想说,因为我怕伤及友人,你不要再拿我做“枪手”,去挡郭老板的“子弹”,你不经我的同意,不要转发我的文章,更不要用我的旧作去“忽悠”郭文贵。我既不想做你的“枪手”,或其他人的“枪手”,也不想介入中共的高层权斗,我只想表达由我自己判断所做出的评论,请你尊重我,否则,你会招来新的麻烦。总之,你不要把我和他人当成傻子。
   
   顺祝,笔健。
   
   
   姜维平
   
   2017年3月14日于多伦多。
(2017/03/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