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金光鸿文集
告别中共
·中共是如何掠夺国民财富的?
·我谈“天灭中共”这一文化现象--兼答内蒙古阿尔山市陈国东警察
·我为中共党员说句公道话—我的一份辩护词
·政府能为我们做什么?
·“中国不能乱”是个伪概念
·从价值取向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放手即是生路 --二零一三年岁末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放手即是生路》续 --二零一四年春节前夕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告别中共宣言书
·从道德旨归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从信仰角度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我为温总计-告别中共宣言书
·经济改革是个伪概念
·点评《李敖十评毛泽东》 --写在毛泽东忌辰37周年
时评
·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写在“四二五事件”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信奉真、善、忍的人们
·英雄乎? 犬彘乎? --二零一四年新年致习近平先生
·为自由而战--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反抗策略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金光鸿律师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李白《侠客行》
   
   题记
   
   治世当有所为,乱世当有所不为!
   
   导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的想法越来越多:我想写东西,我想当作家,我想买房子,我想买车子,我想娶老婆,我想生孩子,我想当国会议员,我想当法官,我想当律师,我想当大学老师,我想当牙科医生,我想发财,我想在美国买块地皮盖中国传统风格的房子,我想在美国搞个中国传统园林,我想把优秀的传统中国文化介绍给美国人……
   
   正文
   
   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現,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論語 ‧ 泰伯第八》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就越来越爱做梦了!
   
   在中国大陆,我是不敢做梦的,连睡觉都睁着眼!
   
   在中国大陆,我不敢买房子,不敢买车子,不敢娶媳妇,不敢生孩子,不敢上学,不敢看医生,不敢做生意,不敢当老师,不敢在城里摆摊,不敢跟朋友在一起聚餐,不敢礼拜上帝,不敢炼法轮功,不敢发微博,不敢写文章,不敢接受外媒采访,不敢跟“海外反华势力”有任何联系,不敢给美国国会写信,不敢跟人谈我的梦想,我唱着红歌喊着毛主席万岁读完了小学中学,战战兢兢地在本地几个中小学当了三年中小学代课老师,后来又在武汉大学战战兢兢地读完了大学和研究生,在厦门大学战战兢兢地当了十年大学老师,后来又战战兢兢地当了几年律师---不敢乱说,不敢乱动,连想都不敢乱想,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在美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啦,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和追求自己的梦想,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只要不触犯法律,就不会有人找你的麻烦,实在生活没着落还可以领政府和教会的救济,是胡适先生说的“有面包也有自由”!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就越来越想写东西了。
   
   当年,我在厦门大学当老师的时候,因为怕写东西犯忌,而我又不屑写官样文章,所以打定主意不著一文,当终身讲师了此一生,后来还是因为在课堂上宣讲传统哲学犯了忌,被校方解除了教职,正所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在美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啦,美国人喜欢阅读、写作是出了名的,在公共场所,很多美国人都是人手一书在阅读;很多退了休的美国人还爱著书立说,读书写作是美国人生活的一部分,没有什么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一说,更没有一人高考,全家服务一说,美国言论自由、学术自由,更没有因言获罪一说。
   
   晏子说:“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桔生淮北为枳,楚国人在楚国不为盗,可是到了齐国却喜欢偷东西,就说环境能影响人,我从前在中国大陆,没写什么文章,还以为自己就那样,可是到了美国,我却有了写作的激情和冲动,当年,我在武汉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我导师唐明邦他们那一代的同学像方东美、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中共占领大陆后,他们流落到海外,一个个都是著作等身,而留在中国大陆的那些搞传统哲学研究的,只编了寥寥几本中国哲学史的教材,还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所谓阶级分析方法指导下研究出来的,我常听学兄郭齐勇等每言及此,唏嘘感叹不已!
   
   在美国,有一次我在一个电台里听到一个节目,一个大陆来美国的移民,女的,以一九四九年中共窃国后的苦难史为背景,写了一本畅销书,名利双收,电台请她去与读者分享成功的经验,她介绍说,就是尽快融入美国社会。现场一个女留学生向她请教如何学英语,她说了句,英语太简单了!我听到在场的美国人、节目主持人都大笑起来了,不以为忤!
   
   由此可见,在一个政治清明的国家,人们就会有创业也好、创作也好、创新也好,有这种浓厚的兴趣和强烈的冲动,所以,孔圣人才说“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在有道之邦,只要你勤劳,肯动脑筋,人生总是充满了无穷的可能性,处处都有成功的机缘,只要你敬业,把工作做好,你就会富也好、贵也好,总之,会有前程,你贫贱,是因为你不想把工作做好,不敬业,这难道不是可耻的事吗?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就越来越想买房子了。
   
   在中国大陆,我从来没动过买房子的念头,买不起不说,还只有七十年土地使用权。在美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听一个也是逃难来的叫海涛的朋友讲,他太太的同事买了一幢七十五万美元的别墅,一个月只须支付三千美金,还贷期二十年。而且,在美国,每个月租房的费用分期付款的话,都可以买房子了,否则,你就只能跟人合租,合租毕竟很不方便啊,谁不希望拥有自己的一个私人空间呢!我不想买七十五万美元的别墅,等我有了正式工作,我就贷款,分期付款,买个小房子,好歹有个私人空间!如果你跟在中国一样,得过且过,按孔子的说法,邦有道,甘于贫贱,耻也!而且算算经济账,租房跟买房花的钱差不多一样啊,唯一可堪忧虑的是,买了房就只能固守一地了,美国是个流动社会,很少有人一辈子只呆在一个地方的,有人干脆就买房车,想到哪就到哪,工作随便找,不想发财,打零工也能养活自己,实在不行,还有失业救济,美国历史上还没有饿死人的报道,所以,在美国,你尽管追求自己的梦想好了!在中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那个救星年代,一家三代人挤在一间10几平米的房子里,一家人合穿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还饿死了四千万人,就这样还有人拥戴他当伟大领袖,这样的民众,我看只配当奴隶!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就越来越想买车子了。
   
   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买车,原先是买不起,后来买得起了,又上不了牌照,而且我这人毛病还多,其中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怕麻烦,在中国,买得起车,养不起,各种税费多如牛毛,收费站多,路上杀手也多,开车的也不知道礼让,遇上堵车什么的,还不如乘公共交通。
   
   另外,在中国,拥有一辆小车,是地位、身份和财富的象征,甚至是女人找对象,丈母娘找女婿的条件,我也没什么财富,也没什么地位,也没什么身份,穷律师一个,加上又怕养车带来的种种麻烦,我从前养自行车给我带来的麻烦让我记忆犹新,所以在中国,我压根就没想过买车。
   
   可是到了美国就不一样了,在美国,公共交通不发达,汽车就是代步工具,一家门口停个二、三辆车的是常事,不买车,上超市购个物,出门看个朋友,参加个活动,甚至有工作了上班,都是个难事,尽管我仍然害怕买车后给自己带来种种麻烦,但是从目前看来,如果不想永远“宅”在出租屋里,买车是势在必行,而且美国公路修复四通八达,直达住户门前,美国人开车都是礼让有加,车让车,车让人,没有抢道一说,也绝对没有在中国大陆常见的那种司机从驾驶窗里探出头来瞪着眼珠子骂行人不长眼睛的情形,遇上好心的司机,还能搭个顺风车什么的,如果你在开车路上出了什么意外情况,总会有热心的过路司机帮个顺手忙什么的。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越来越想发财了!
   
   在中国大陆,你想发财,不搞点歪门邪道,不学会行贿,要想靠勤劳或循正道致富,几乎是没有这个可能,而且一旦致富,会招来他人嫉妒的,弄不好就是杀身之祸,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已经太多了,前几年有个沈阳的,最近还有一个湖南的,还有重庆打黑中枉死的那些富人,他们的财富是不是循正道得来的,我不敢说,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都是因富致妒惹来杀身之祸。
   
   在美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只要你勤劳,肯动脑筋,小富是不成问题的,你用不着为买间门面、开个公司去向官员行贿,或者去拉关系、走后门,发财了,也不会招致邻居的忌妒和白眼,也不会有官员向你敲诈勒索,美国人不仇富,而且你懒也不至于饿死!当然,如果你懒,圣人可就要骂了,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就说国家有道,社会给予每个人公平的机会,你守法经营,堂堂正正就能把钱挣了,何乐而不为呢? 你说你整天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不思进取,你别说,那还真是一件可耻的事!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我越来越想交朋友了!
   
   在中国大陆,经常被朋友劝酒,死劝活劝的,不把你灌醉不算完,自己遭罪不说,还经常得罪朋友。在美国,朋友往来,也有喝酒的,但绝没有中国那种劝得要死要活的,甚至成为一种时尚,在我老家,是凡请客,会劝酒的人,那在当地都是传为美谈的,有的甚至非要把人灌醉,看人的醉态取乐!这且不说。
   
   我这人很单纯,于中国复杂的人际关系不甚了了,经常得罪朋友,把自己也弄得很郁闷,可以说,我十分厌倦中国的这种酒肉朋友之道和复杂的人际关系。
   
   从小就看见我父亲经常因为逢年过节送礼的事发愁,在我们老家俗称“赶人情”,记得我父亲每逢没钱送礼时就会唠叨什么“人情不比债,头顶锅来卖”,就是穷得把锅卖了都要送礼,可见中国真是一个人情社会,已经到了不堪承受人情之重的程度了!有什么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否则就会被人视为另类!记得我十六岁那年,在我老家十几里地的晏桥中学任英语代课老师,那时我一个月津贴才十块钱还是二十块钱,那期间刚好有个老师结婚,要随份子,他们国家公办老师工资多少我不知道,只记得每人随份子二十元,好家伙,是我一个月的津贴还多,付不起,索性不要面子了,没去参加那老师的婚礼,把自己弄得灰溜溜的不说,总觉得做了亏心事一样,好像欠了那老师什么似的,而且我在中国,不止一次遇到这种让我灰头土脸的事!
   
   我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每次回老家农村,看到现在农村请客送礼越来越频繁,什么小孩出生、满月、生日、上学、订婚、结婚、死人、逢年过节等等,都是搜刮礼金的好机会,而且礼金越来越高,有的村官、县官,办一次红白喜事,那收的礼金就是天价,是一个老百姓几辈子都挣不来的!目前也许只有我们维权律师圈子和有志于中国民主的这帮朋友之间的人际关系还稍微简单干净一点,大家都是以道相交相知,不在吃喝,不在请客送礼,很多场合都是吃完饭大家凑钱付账,分摊费用,也没有谁去计较吃喝和送礼的事,你有钱就送,没钱也没人管你!
   
   在美国,有钱的没钱的都是自助餐,有次一个中国朋友请我去参加她的家庭PARTY,来的客人就有美国国务院的官员,没有觥筹交错,没有推杯换盏,就是自助餐,一边吃一边各自找人随意交谈;我还参加过一班美国人为一个非洲难民大学毕业举行的家庭庆典,来的客人都是那个女大学毕业生的朋友、老师和赞助者,客人要么带鲜花、要么带饮料、要么带食品,带我去的美国人让我买了一条两块多美金的大概是意大利面包,也算数,大家把带去的食品分类装进碟子,大家也是一边吃自助餐,一边自由交谈,气氛十分友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