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金光鸿文集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告全民起义书
·守土有责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我解《论语》之“父母在,不远游”
   
   金光鸿律师

   
   
   一 “父母在不远游”是人伦,“游必有方”人伦天理俱在
   
   《论语(里仁第四》: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在儒家文化中,孝道文化根深蒂固,且影响至广、至深、至远,以致有人认为孝道文化是儒家文化的根本和核心,这种观点甚至在孔子的亲传弟子当中就有人是这么认为的,请看《论语(学而第一》第二段: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这里,孔子的学生有子就把“孝”和“悌”上升到“仁之本”的高度了,不过,有子在这里用了个语气词“其”,大致相当于现代汉语的“大概”,表推测之意,表示这只是有子个人的理解,并不一定代表先生原意,个人认为,有子在这里是想强调“孝”“悌”之于修身的重要性。
   
   孔子在《论语》中多次谈到“孝”“悌”:
   
   《学而第一》: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这里,孔子把“孝”“悌”作为一个人修身持世的发蒙课。
   
   《为政第二》: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这两段是孔子在谈孝的内涵,一“无违”,即今之“孝顺”一词的出处和来历;一事父母以“敬”,即今之“孝敬”一词的来历。
   
   “父母在,不远游”,自然也是“孝”的内涵之一了,那么究竟何解呢?
   
   且看朱熹《论语集注》: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远游,则去亲远而为日久,定省旷而音问疏;不惟己之思亲不置,亦恐亲之念我不忘也。游必有方,如己告云之东,即不敢更适西,欲亲必知己之所在而无忧,召己则必至而无失也。范氏曰:“子能以父母之心为心则孝矣。”
   
   朱子在这里将“父母在,不远游”解读成“远游,则去亲远而为日久,定省旷而音问疏;不惟己之思亲不置,亦恐亲之念我不忘也。”大致不差,也是人之常情,是人伦。
   
   有人伦!有天理!“父母在,不远游”是人伦,“游必有方”,人伦、天理都在其中矣!试析之:
   
   先看朱子对“游必有方”作何解:“游必有方,如己告云之东,即不敢更适西,欲亲必知己之所在而无忧,召己则必至而无失也。”而且今人大多采用此说,某叩学深思良久,觉得此解大有疑问。
   
   如按朱子所解,儿子出门远游,跟父母说了要去东,便不敢往西,好让父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以便随时召回,不通之甚也,有人伦,但却没有天理,父母给了儿子生命,却不能给儿子命运,也不能代替儿子选择自己的人生之路,如果儿子说了往东,便不敢往西,孝是孝矣,却没有天理!
   
   天理何在?
   
   《孔叢子》(秦朝孔鮒编)卷下之《儒服》记载了这样一段故事,原文如下:
   
   鲁子高游赵.平原君客有邹文、季节者,与子高相善。及将还鲁,诸故人诀,既毕,文、节送行三宿;临别,文、节流涕交颐。子高徒抗手而已。分道就路。其徒问曰:“先生与彼二子善,彼有恋恋之心,未知后会何期,凄怆流涕;而先生厉声高揖,此无乃非亲亲之谓乎?”子高曰:“始焉,谓此二子丈夫尔,乃今知其妇人也。人生则有四方之志,岂鹿豕也哉,而常聚乎?”其徒曰:“若此,二子之泣非邪?”答曰:“斯二子,良人也,有不忍之心,若取于断,必不足矣。”
   
   说的是鲁国有个叫子高的人,在赵国游历,与平原君的两个门客邹文、季节是好朋友,有一天,子高要回国了,好朋友互相诀别,文、节两友“送行三宿”,古人诚而善,且兼情意重,送了三个晚上也不忍分手,并且“文、节流涕交颐”,但子高也就是拱拱手而已,分别后,子高的徒弟问子高,说您这不是太无情无意了,“此无乃非亲亲之谓”就是不以亲人为亲的意思,子高说,起初我还以为这两个人是大丈夫呢,现在才知道不过“妇人也”, 大丈夫当行则行,当止则止,怎么能跟女人一样,一遇生离死别,就拉拉扯扯,婆婆妈妈,哭哭啼啼呢?男儿生来就有“四方之志”,又不是鹿啊猪啊什么的,非要天天聚在一起才行,还说,这两个人是好人,心软,但要作决断或了断的时候,就不够了。
   
   男人要从军、要行商、要游学、要求道、要访友、要取仕……自古就有好男儿“志在四方”之说,岂能效“鹿豕”之辈,天天守着窝棚,一门不出,二门不迈?!
   
   而且一旦出了门,今天往东,明天往西,没个准,古代通讯联络工具又不如现在,还能随时给父母通报?--这是常理!所以朱子之说不通之甚也!难怪宋朝是个弱宋,没有大唐气象,你看,象朱子这样的宋朝有名的大学问家,把孔子的“游必有方”解读成这样,那朱子的学生及后世学人,尤其是做男人的,都照着朱子说的去做人做事,岂非都是“鹿豕”之辈,守着父母窝棚团团转?难怪习今上感叹“宁无一个是男儿”!想我本朝红祸为患日久,哪里还有男儿?真男儿不在牢里就在海外,另一些人则成了“方”外之人,暂且不说。
   
   
   二 游必有方之“方”
   
   既然“游必有方”朱解今解都不通,必有另解,我们还是来以孔解孔:
   
   先看“方”的涵义,查象形词典(http://vividict.com/):
   
   造字解说
   方,甲骨文在人的头部位置加一横指事符号,表示剔发刺字的罪犯。古人将毛发看作父母所赐生命的一部分,一生理而不剔;所以,将一个人头发剔光,既是对其犯罪的显著标志,也是对罪犯的一种惩罚。有的甲骨文 并在颈部位置加(像刺),表示披枷的罪人。造字本义:将罪犯剔发刺字,流放边疆。甲骨文异体字加 (河川),写成“汸”,突出“流放”的含义。金文综合两种甲骨文字形。有的金文将木枷形状简写成一横。篆文 基本承续金文字形。篆文异体字承续甲骨文异体字字形。隶书 误写成“万”字加一点,至此人形消失,枷形消失。当“方”的“流放犯人”本义消失后,篆文再加“凡”(方形木枷)另造“旁”;加“攴”(打击)另造“放”,表示刑罚驱逐。
   
   《説文解字》:“方,併船也。象兩舟省、緫頭形。凡方之屬皆从方。汸,方或从水。 ”并船,就是相并的两只船,通俗讲,“游必有方”,就是做儿子的要出远门去游历,无论时日长短,必定要有类似舟车之类的“方”,而且还要“兩舟”,父母才能放心让你出远门,即是此意。这个“方”,在古代有方术,道术之意,在现代汉语引申为“法则”,这就是人伦所在!
   
   我们来看看什么是孔门子弟游的是什么“方”?
   
   《论语 子路第十三》记载了子贡与孔子的一段对话: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曰:“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悌焉。”曰:“敢问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胫胫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曰:“今之从政者何如?”子曰:“噫!斗屑之人,何足算也。”
   
   子贡问老师什么样的人是“士”,孔子回答说:“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士,就是一流的人,在这段话里,其为人也“孝”“悌”,只能算二流的人,所以,我说孔子的学生有子把“仁之本”理解成“孝”“悌”,只悟到了孔子传的道中的二流之道。
   
   那什么是一流的孔子之道呢?
   
   1、安贫乐道,以追求真理为人生之乐事
   
   《雍也第六》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学而第一》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2、为了追求真理,可以不惜牺牲生命。
   
   《卫灵公第十五》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里仁第四》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子张第十九》子张曰:“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其可已矣。”
   
   3、难忍能忍,经得住考验,
   
   《子罕第九》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卫灵公第十五》卫灵公问陈于孔子。孔子对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明日遂行。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里仁第四》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这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4、可以信托,临大节而不可夺
   
   《泰伯第八》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5、难行能行
   
   《宪问第十四》子路宿于石门,晨门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与?”
   
   6、以苦为乐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在回也!”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述而第七》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宪问第十四》子曰:“士而怀居,不足以为士矣。”
   
   《里仁第四》子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7、刚毅、勇猛、精进、道以为己任
   
   《泰伯第八》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卫灵公第十五》子曰:“当仁不让于师。”
   
   《子张第十九》子夏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述而第七》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汝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
   
   前者释“方”之意为“并船”“两舟”,引申为方术,道术,法则,此乃“游必有方”之一,就是确立了自己对宇宙、人生的一套自己的看法,有了自己的一套见解,此其孔子说的“三十而立”的“立”之意。
   
   笔者十五岁、十六岁参加中国大学入学考试,皆在录取分数线之上,因身体健康之原因而落选,后失学在家,任小学民办代课教师,其后三年,包括做手术、考师范院校、换工作、辞退外地就职聘请等一应个人前程之事,甚至包括交友、出门等,皆是家父作主,不敢有违,惟有在个人日记中感叹什么“命运多舛”之类。十九岁那年,也就是一九八三年,我因在小学任教三年,没领到一分钱工资,我父子向当时大队支书索讨工资未果(我可能算是中国最早追讨欠薪的民工之一了),又感于当了半辈子民办教师的父亲,被当地权贵一句话就可以下岗等很多不平之事,不甘于走父亲一味懦弱消极承受之人生之路,于是拿定主意,辞去教职,去离家十几里地的中学补习,再考一次大学,考不上再回来养猪,发誓不当那个受气的、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民办教师,我父母对我的这个决定既不支持,也不反对,还有些担心邻居说闲话的悻悻然的神情,但我个人看得出来,他们知道儿子大概是成人了,能够自己拿主意了,就不再干涉了,我现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回想起来,这也算是“游必有方”吧!--有了自己独立的世界观、人生观,古代叫“道”,此乃“游必有方”之其中一层的涵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