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金光鸿文集
告别中共
·中共是如何掠夺国民财富的?
·我谈“天灭中共”这一文化现象--兼答内蒙古阿尔山市陈国东警察
·我为中共党员说句公道话—我的一份辩护词
·政府能为我们做什么?
·“中国不能乱”是个伪概念
·从价值取向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放手即是生路 --二零一三年岁末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放手即是生路》续 --二零一四年春节前夕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告别中共宣言书
·从道德旨归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从信仰角度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我为温总计-告别中共宣言书
·经济改革是个伪概念
·点评《李敖十评毛泽东》 --写在毛泽东忌辰37周年
时评
·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写在“四二五事件”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信奉真、善、忍的人们
·英雄乎? 犬彘乎? --二零一四年新年致习近平先生
·为自由而战--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金光鸿律师
   

   
   一
   
   一踏入美国国土,我就对美国和美国人民充满了深深地感激之情,尽管我不是美国公民,美国也不是我的祖国,但是,当我看到美国国旗的时候,我的内心仍然充满了激动之情,我知道在这面美国国旗的背后,美国和美国人民对全世界人民的作出的牺牲和付出,也知道这面美国国旗背后的含金量和内核。
   
   美国的先祖们,为了逃避宗教迫害,追求信仰自由,远渡重洋,踏上了这块新大陆,而后,又为了国家的独立,跟英国殖民者干了一仗,矗立在纽约自由岛上的自由女神像(Statue of Liberty)是由法国雕塑家巴特勒迪设计,落成于1886年10月28日,是法国人民送给美国人民的礼物,形象为罗马神话中的自由女神身披长袍、右手举火炬,左手的册子上写着美国独立宣言发表的日期:1776年7月4日,成了美国核心价值观的象征:独立和自由!
   
   这个伟大的国家,还有伟大的美国人民,独立两百多年以来,历经风风雨雨,恪守这两个立国之本,他们不仅维护自己的独立和自由,也尊重他人的独立和自由,也愿意为他人的独立和自由而战,保护那些失去独立和自由、失去祖国的全世界的人民。无数的我的中国同胞,非洲同胞,亚裔同胞,拉美同胞……或为了逃离暴政,或为了逃避信仰迫害,有的甚至是为了生计,来到了美国,但是美国毫无怨言地接纳了他们,而且合法难民还拿着美国政府的食品补贴,基本可以维持一个月的生活,当然是美国纳税人掏钱了。最近,美国国会正在为通过难民法而辩论,据报道,有的地区美国人游行请愿,让美国政府让一千一百万的非法难民合法化,就为了一个理由:要给这些非法难民一个公平的机会!尽管美国也在遭受经济危机的困扰,美国人民自己也有衣食之忧。
   
   然后,我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应该为美国和美国人民做点什么。
   
   做什么呢?
   
   美国是太平盛世,政府是为公的,法院是独立的,国会是民选的,信仰是自由的,美国宪法还明文禁止国会制订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私产是受保护的,美国人民是友好的,学术是没有禁区的……
   
   想到学术,我随手查了几个大学的网站,发现他们的大学里一般只讲授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等传统的西方哲学,却很少有开讲《论语》和《道德经》的,在网上看到李泽厚先生有在美国开讲《论语》,我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李泽厚先生于我而言,有如泰山北斗一样,只能景仰的,我上大学的时候,李泽厚先生的书我是每书必买,每书必读(只有一本研究康德的书我读不懂,就没读),受益非浅,至今不敢忘恩。大致为学之人,必先有师从,而后自己不断精进,终至学业有成,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我没有听过李泽厚先生的《论语》课,但我也曾拿过一个武汉大学中国哲学的硕士学位,因自己不用功,又恰逢八九乱世,学之不长甚矣,后读南怀瑾先生的国学书籍开了点窍,现在又拜读李洪志先生的大作,又开了点窍,对孔老之学颇有点一得之见。
   
   有感于美国和美国人民愿意为他国人民所稀罕的自由和独立而付出,愿意保护弱者,我没有能力保护弱者,我自己现在也是弱者,在寻求美国政府的保护,因为中国警方说我在网上发表了不当言论,我的一位当事人李铁因为不当言论被武汉法官判了十年,还不许律师辩护,我曾经因为卷入茉莉花事件惊动过北京警方、厦门警方、湖北警方,这一次,一不小心又惊动了他们,还好,在中国,像我这样的弱者举国皆是,我也不是什么重量级的人物,所以走得无声无息。
   
   但美国也有他稀罕的,那就是正统的中华文明。因此,前有李泽厚先生开路,新儒家之杜维明先生、林毓生先生、余英时先生等更是前辈先贤了,也曾拜读过他们的书籍和论文,估计在美国大学也没少讲论语,还有中共官办的孔子学院估计也没少讲论语,还有陈鼓应先生估计也没少讲老庄,但对美国和美国大学来讲,仍然是江河一粟,美国人是言必称希腊(我曾经就在美国的航天博物馆前碰到一个老美,大谈特谈古希腊民主制),就像从前的中国人言必称孔老,现在的中国人言必称马列,就包括我素来尊敬的易中天老师。
   
   我从前在武汉大学就听过易老师开讲的《中国美学史》,那真是,两百人的大教室连走廊上都坐满了听课的学生,后来到厦门大学又有幸与易老师说禅论道,大谈特谈中国的修道文化,后来易老师在中国的“遭殃电视台”开讲“三国”,窜红全球华语界,将学术带入寻常百姓家,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但我最近在网上看了一篇易中天老师在北大的演讲:《文明的意志与中华的位置》,仍然是言必称马列,这我就不敢苟同了,西哲亚里斯多德曾说,吾爱吾师,但吾尤爱真理。中国的圣人孔子也说,当仁不让于师。我不敢请问易老师,您读过《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吗?我就觉得这是两本奇书,其中,《九评共产党》揭露了中共的本质,而《解体党文化》则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学术概念,足以令学人醒悟了。
   
   当然,如果人能够看到或悟到更高的真理,也会很容易知道马列主义是个什么玩艺的,当年林昭女士是从北大图书馆的线装书中悟到了更高的真理,并且守道之死,我现在则是从李洪志老师的书中悟到了更高的真理,方觉今是昨非,如梦方醒,虽然从前也从孔老之学中获益非浅,但终究游学日浅,又不得明师指点,而我又没有宋人杨时杨中立先生“程门立雪”向程颐求学的精神,更没有祖宗二祖慧可“断臂求法”向达摩老祖求法的勇气,这不,李洪志先生的法轮佛法送到门上来了,差点堪堪错过这万古机缘,当年释迦牟尼佛传佛法时,我不知道到哪去了,据说,有人在佛住世的时候,与佛觌面相逢不识,堪堪错过,不知这人是不是我。幸而老天有眼,怜我此生求学求法求道之不易,引我入门。只要是真正的修炼人,只要是有过一个苦苦的寻觅过程的人,一定会明白,这是真正的高德大法。谁没有苦苦寻觅过,谁没有认真思索过,探索过,谁就不会知道他的珍贵。
   
   《 修真录》有云:“人身难得,大道难闻,明师难逢,中土难生。”前三句不难理解,稍有佛学常识的人都会明白,唯“中土难生”难解,中土,中国也!难生,言其珍贵也!《大涅槃经》上也说:“世有六处难可值遇,何等为六?一是佛世难遇;二是正法难闻;三是善心难生;四是难生中国;五是难得人身;六是诸根难俱。”
   
   但我们只要看看历史就知道,且不说历史上中国如何战乱频仍,前不久,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来美国首都华盛顿Georgetown University讲演,提到一个数据,说中国历史上有6000多次大小战争,那就是中华五千年历史每年都有战争发生,何作庥先生也有句名言叫:“谁叫你不幸生在了中国?!” 网易曾作过“如果有来生,你是否愿意生在中国”的调查,结果有64%的人来生不愿再做中国人,这样表面上看来,生在中土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知道,释迦牟尼传的是佛法,他讲出的话是有法的力量的,可不是常人随便乱说的一句什么话,而且当年释迦牟尼佛讲的法并没有完全流传下来,现在流传下来的佛法是释迦牟尼涅槃500年之后,佛弟子整理记录下来的,难免挂一漏万,这句“中土难生”“难生中国”流传下来,一定是有他的缘由的。
   
   试想,你若是生在美国,又不懂中文,那你就看不到原汁原味的李洪志老师的书籍,而且这里还有个中西思维方式的差异,文化的冲突问题, 我之想在美国大学开讲《论语》和《道德经》,也是想向美国人介绍一种异于西方之科学理性文化的修炼文化,异于西方之形式逻辑思维的辩证逻辑思维方式,如果你是传统的中国人,理解修炼文化和辩证逻辑思维岂不是易如反掌,因为你整个人就浸泡在这种文化氛围中,你的记忆深处,你祖宗的血脉都是这种文化因子一代又一代的承传,即使马列外来文化之习染亦不能掩盖其本色,一遇合适土壤,就会生根发芽,不然何以解释从李洪志先生1992年5月洪传法轮佛法至1999年,修者近亿?若不是中共暴政强权恐吓,谎言欺世,则真有可能正如内蒙古阿尔山市警察国保大队长陈国东所担心的那样,那真会有十三亿中国人都来学法轮佛法的!岂不是“中土难生”幺?当然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内涵,我不敢说,读者自悟吧!
   
   要讲《论语》不难,孔门儒学,是有形之形,有所为有所不为,讲的都是如何做君子、如何做好人的一些道德规范,你能理解多少理解多少,你能做到多少就做到多少;相比之下,讲《道德经》就难多了,老子之道,是无形之形,无为而无不为, 最难把握,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论语⋅子张第十九》:“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老子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为学固然不易,稍一不慎,就误入歧途,但人最难的还是“损”,也就是放弃。
   
   换句话说,要讲《论语》,谁都能讲上几句,至于是不是通达圣人雅意,在所不论;至于说要讲《老子》,难!不惟通达圣人之雅意难,即便你悟到了什么,要表达出来,有时要找出合适的词句来表达也难,人类的语言太有限了,表达不了高深的意境和道理,遑论大道!很多时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五灯会元·七佛·释迦牟尼佛》:“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正是此意。 人类的语言实在太有限了,有时连平常人那点事都说不清楚,更不用说要表达高深的修道之境界之一二了,而且高境界的人交流一般很少用语言的,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第三讲中说:“那个觉者互相之间一见面,俩个人一笑,什么都明白了。因为这是无声的思维传感,接收到的是带有立体声音的。他俩一笑的时候,已经交换完了意见。”一般青年男女谈情说爱,不是也讲个心有灵犀吗?我看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二
   
   我想我还是先讲《论语》吧!要给老美讲《论语》,自然是要找英文版本的。
   
   在谷歌上搜了一下,找到了A. Charles Muller教授翻译的《The Analects of Confucius》,网址链接:http://www.acmuller.net/con-dao/analects.html
   
   First translated during the summer of 1990. Revised 2013-01-17
   
   请看“学而第一”之开篇:
   
   [1:1] The Master said: “Isn't it a pleasure to study and practice what you have learned? Isn't it also great when friends visit from distant places? If people do not recognize me and it doesn't bother me, am I not a noble man?”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