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金光鸿文集
·英雄乎? 犬彘乎? --二零一四年新年致习近平先生
·为自由而战--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告全民起义书
·守土有责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金光鸿律师
   

   
   导读
   
   一、引子
   
   二、仁者之恶
   
   三、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1、孔子自嘲
   
   2、孔子劝德
   
   四、结语
   
   
   正文
   
   一、引子
   
   忽然想找找孔子《论语》英文版看看,在网上搜了一下,找到了几个英文的《论语》的链接,下载了几篇,看了一下,都是一个版本,译者是James Legge ,1893,看了一下《学而第一》第一篇的翻译,大致符合孔子表面原意,因为我最近刚写了一篇《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就想看看英文是如何翻译的,于是径直找到《阳货第十七》,中英文对照如下: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爲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The difficulty how to treat concubines and servants.
   The Master said, "Of all people, girls and servants are the most difficult to behave to. If you are familiar with them, they lose their humility. If you maintain a reserve towards them, they are discontented."
   
   表面意思不差。
   
   接着下面的一段引起了我的注意: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The difficulty of improvement in advanced years.
   The Master said, "When a man at forty is the object of dislike, he will always continue what he is."
   
   James Legge在这里是采用的通用的理解:
   
   东汉郑康成注:“年在不惑,而为人所恶,终无善行也。”
   
   南宋朱熹注曰:“恶,去声。四十,成德之时。见恶于人,则止于此而已,勉人及时迁善改过也。苏氏曰‘此亦有为而言,不知其为谁也。’”
   
   此句《论语》关键在于“见恶”二字如何理解,这里郑玄先生和朱子的理解一般被后世广为接受,即,见恶,是被动句,见恶,就是被人讨厌,被人厌恶之意。从修身的角度来理解,不能说郑玄先生和朱子的理解得有什么不对。今人一般译作“一个人到了四十岁还被人厌恶,他这一辈子也就完了”,这个译法最不靠谱,有很多歧义:到底什么方面完了?现代人看重的无非是所谓的事业和工作成就而已,说这个人这一辈子完了,无非是说这人没什么工作或事业上的前途了。
   
   有一个比较靠谱的译文:“年四十还不去恶(或遭人厌恶)的话, 那他这辈子差不多也就这个德行了, 不要再指望有所改变。”
   
   但是问题又来了:
   
   说年四十就应该不遭人厌恶,或者说修身到没有人厌恶的境界,这个说法也是相当不靠谱。在修炼界看,除非这个人圆满得道了才会有这种可能,否则,只要他还是个在红尘中修炼的人,就免不了会有遭人厌恶的情形发生。
   
   请看《论语·阳货》:
   
   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可见,在孔子看来,就修身而言,“乡人皆好之”,“未可也”,这种人在《论语》中被称为“乡愿”,孔子说:“乡愿,德之贼也”,朱熹说:“乡原,乡人之愿者也。盖其同流合污以媚于世,故在乡人之中,独以愿称。夫子以其似德非德,而反乱乎德,故以为德之贼而深恶之。”
   
   所以,在孔子看来,“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可见,孔子也不认为一个道德君子就不会有人厌恶。
   
   李洪志先生说,我们人类社会就是一个善恶同在的社会(大意)。所以,即便是道德君子,是好人,也不见得人人都说你好的,中国自古就有正邪不两立的说法,所以,一个正人君子,必会遭邪恶嫉妒和怨谤的。
   
   难道孔子是说,这个人如果在四十岁还不能修圆满就不能再修了,就很难长进了?就这样了?
   
   查《论语》,这个说法也非孔子原意:
   
   《论语·为政第二》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孔子从十五岁立下“求学“之志。
   
   说到这个求学,多说几句。
   
   古人的“求学”,可不像我们今天的求学,是学个什么好专业,然后找个好工作,挣大钱,娶个漂亮太太,买房子,买汽车之类的。古人的求学,那是道问学,尊德性之类,是“君子忧道不忧贫”,“谋道不谋食”“朝闻道,夕死可矣”(孔子语)。那是以追求真理,追求生命境界的提升为目地的。
   
   这个“求学”是儒家的说法,在道家叫“求道”,在佛家叫“求法”。而且,古往今来,求学也好,求道也好,求法也好,都是明师难遇,正学、正道、正法难求,稍一不慎,就会误入歧途,害人害己。
   
   话说孔子从十五岁立下“求学”之志,十五年之后,“三十而立”,就是到三十岁就确立了自己对宇宙大道证悟出来的他自己的一套东西了,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确立了他自己对宇宙、人生、社会、生命等自己的一套价值体系、世界观、人生观等等,然后,“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不断地提升自己的生命境界,每十年上一个层次,上一个台阶,“四十不惑, 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孔子自己四十岁以后还在不断改变,怎么就说别人“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说你到四十岁了还被别人讨厌,大概也就这个德性了,这可能吗?这是其一。
   
   其二、孔子也说了“好学”在改变自己、转化自己和提升生命境界的过程中的重要性:
   
   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子曰:“由也,汝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汝。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他还说:“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就说他自己如何如何好学,还感叹他有个叫颜回的弟子如何如何好学,可惜短命死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人好学的了(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那意思就是除了我们师徒二人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人配得上“好学”的称号了。当然圣人之意全在勉励弟子,绝非自矜自炫,读者只须耐心往下看,就知道笔者此言不差。
   
   孔子还说: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就是说人在本性方面是没有什么大的差别的(不知为什么有人说孔子和儒家没有平等的观念?),只是因为后天的观念和习染改变了人,而且孔子还明说:“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孔子认为,后世学人中会有超过自己的。
   
   所以无论是从人的本性来看,还是孔子自己的言传身教来看,“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说一个人到了四十岁还被人讨厌的话,就不太会有什么长进了,“其终也已”,就这样了,一则不可能,说一个人修到四十岁就不被人讨厌,我看举世也没有几人;二来也不符合孔子自己的教化,学无止境,焉知人在四十岁以后在为学修道上就不会长进了? 孔子自己四十岁以后还每十年一个台阶呢? 而且焉知人在四十岁就不能改恶从善?而且中国历史上,八十修道的人也不少见。
   
   如果有老师这样去跟学生讲课的话,学生一个问题就把老师给难住了,“孔子怎么就断言一个人在四十岁的时候被人讨厌,就不能长进了,就再没前途了呢?圣人会这么教人吗?会这么武断吗?”
   
   前几天,在网上读到,我大学时代的学术偶像李泽厚先生,谈到他在美国给美国大学生讲《论语》时,最怕美国大学生提问。也是啊,美国大学生经常在教授讲课的中间遇到不理解的就发问,如果教授一个问题吃不透,就会被学生给难住,遇到那种死要面子,活要面子,穷要面子,富要面子的中国教授,岂不尴尬,又不能像在中国大学一样,说自己有难言之隐,在中共治下没有言论自由、学术自由,还担心被以“煽颠罪”逮捕,弄不好会弄出又一起林昭案来,或者干脆就跟学生说,听话的学生就是好学生,老师教授的权威是至高无上的,在美国这样是行不通的,即便在中国被学生崇拜的李泽厚先生在美国大学也一样犯怵,看来在美国,不像在中国,糊弄学生也不容易,教授这碗饭也不好吃。
   
   就像我在我的《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一文中为孔子的这句话找答案,尽管我觉得自己解释得如何合乎孔子原意,但我终究不是孔子,而且孔圣人为万世师,下世教化万民,其学问、其境界高深莫测,岂是我等凡夫俗子能尽其全貌的,充其量就是管窥蠡测。这不,昨天读《论语》,又“窥”到了一“管”,测”到了一“蠡”,就与本文之“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合说吧。
   
   二、仁者之恶
   
   还是老话,以孔解孔,从孔子自身的言行来找答案。
   
   笔者昨天读的是以下这句《论语》:
   
   《论语·里仁第四》: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仁者,孔子修身境界中最高的境界,按东京大学Muller教授的解读,这个仁圣境界是“Divine Being”(神)的境界,而仁心大致相当于佛家的慈悲之心,用佛家的话来说,一个仁者对众生是无缘大慈,看着众生受难他就难过,看着别人干不好的事他就想劝化。
   
   而且仁者不唯大慈,而且大智大勇,大勇者,“子曰:当仁不让于师”“朝闻道、夕死可矣”,此之谓也;大智者,“能好人”,“能恶人”,意思就是知道怎么去喜欢人,怎么去讨厌人,出发点全在为人好,为人德性的长进,生命境界的提升,修炼层次地提高,没有一丝一毫地自私自利之心,更不是一般人那种你对我好我就喜欢你,你对我不好我就讨厌你那种境界。
   
   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你可以看出这是仁者之恶,是在点醒身为女子与小人的众生如何自处,同时也给包括女子和小人在内的一切众生提出了一个值得后世研究、探讨和琢磨的重大课题:如何与“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的“女子”与“小人”相处?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敫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
   
   此乃君子之恶也!君子之恶,恶己也,非恶人也!全在自励自勉,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厌恶)也。”孔子在这里说,一个“志于仁”的人,应该是无恶(厌恶)的,就是不能有讨厌的人或讨厌的事的,一切麻烦都是修炼的资粮,都是使人提高的机会,在法轮功中,叫凡事向内找,这是其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