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胡志伟文集
·好男兒名揚異域 飛將軍血灑長空——介紹衣復恩將軍《我的回憶》——
·以國家興亡為己任 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大陸一流學者對 蔣公偉大人格的肯定——
·民國肇建後第一宗政治冤案——辛亥革命功臣黃世仲之死
·我們民族的真正脊樑——紀念國學大師錢賓四先生逝世十二週年——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文多無据偏多寫 語不惊人死不休——誣蔑孫中山先生“五大罪狀”是指桑罵槐——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台灣總統府褒揚哪些香港名人?
·胡 志 偉 文 集 (第二輯)目 錄
·胡志偉著作(部份)目錄
·回歸年的香港文壇概覽——簡介《一九九七年香港文學年鑑》——
·新聞運作與愛慾情色交織的圖景——介紹張文中新作《傳媒風雲》——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風雨獨立路 辛酸誰人知——評《李光耀回憶錄》
·淺論《陳君葆日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哭紹唐先生——
·氣勢磅礡 結構渾成---論兩漢三國的優秀傳記作品---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重讀《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評舒巷城自傳體小說《艱苦的行程》--
·文學作品可以與政治無關嗎?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一月九日吳敦義在記者會上自稱受到故總統蔣經國的栽培時,掏出蔣經國親手寫他名字的一張小紙條,作狀哽咽。接著,他又前往桃園敬謁蔣經國陵寝,還特別端出國父墨寶,凡此種種,旨在強調他自己是藍營的「正統」。
   我看到台灣報紙這一報導時,不禁噁心反胃,差一點嘔吐。在我印象中,由李登輝拔擢的吳敦義,是一個狡黠奸詐、油腔滑調的無良政客。七年前,我親見他恣意否認蔣經國派往北平監視傅作義的國民黨第六屆中常委趙仲容中將的功績,拒絕將這位慷慨就義、壯烈成仁的烈士入祀忠烈祠;如今,為了爭奪國民黨主席的寶座,居然道貌岸然打出「蔣經國牌」,想必小蔣在黃泉之下會怒髪衝冠。
   趙仲容壯烈成仁 吳敦義數典忘祖

   趙仲容(1906-1951),山西崞縣人。十七歲在太原中學加入中國國民黨。北京朝陽大學法律系、莫斯科中山大學肄業。1936年出任包頭縣縣長。1943年當選三民主義青年團第一屆中央幹事會常務幹事,兼任八戰區三青團幹事長。抗戰勝利後晉升中將軍銜,隨十二戰區副司令長官孫蘭峰辦理綏察熱三省日軍投降事宜。1946年9月出任第十二戰區長官部駐北平辦事處處長,後轉任軍委會委員長北平行營新聞處長。翌年當選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1948年當選行憲後第一屆立法委員。1949年初,奉命赴北平監控傅作義的動向。北平陷共前一日,傅逆啣恨阻撓趙仲容登機南撤。共軍進城當日就進佔趙公館抄家。1950年7月逮捕趙。1951年3月25日召開萬人公審大會,以「戰犯蔣經國之得力爪牙」罪名,槍殺於永定門刑場,臨刑前已被暴民打得血肉模糊,且屍骨不留,禍延妻孥。其妻、曾參與策反偽蒙德王的抗日英雄經瑞雲被囚禁二十多年。
   趙仲容被捕後,家眷被兩次勒令搬家、三次抄家淨盡,家裡變得一貧如洗。他的胞弟、銀行小職員趙永敏被株連入獄,瘐死囹圄。父親趙太平和母親積哀成疾,溘然長逝。趙仲容生有七女一子,長女趙經中在中科院地質研究所被打成「右派」,發配青海勞改,成為精神病殘廢人;二女趙經華,在北京地質學院被打成「一級右派」,長期遭受街道管制,終身癡呆;三女趙經民在天津南開大學被強迫剃陰陽頭,下農村強迫勞動八年;四女趙經國在內蒙巴盟農機學校被關押於黑屋長期批鬥;五女趙經蒙在內蒙固陽縣醫院被誣「國特」,熬刑不過,含冤帶著八個月的身孕自殺身亡;六女趙經漢在內蒙呼 盟走投無路,幾度輕生;七女趙經滿長期在遠郊牛奶場遭受折磨,幼子趙經亞在內蒙呼盟插隊落戶,背磚瓦,扛麻袋。
   趙仲容的遺體草草葬在永定門外二郎神廟,1960年修建火車站時,因無人認領(全家無一人留北京),被工程隊平毀,可憐這位抗日將領的遺骨,攪拌著泥沙,就地墊了車站地基。
   趙仲容就義四十多年後,他的六女兒趙經漢(安娜)由洋女婿擔保赴美探親,熬到本世紀初才領到居美綠卡。她多次致函當年的國民黨主席吳伯雄,要求幫乃父入祀忠烈祠,但未獲一字回音。經旅美僑領介紹,她寫信給我,要求我以歷史學家身份協助她向台灣黨政軍部門申請撫恤、入祀等等。她每次打來長途電話,憶及半個世紀的苦難,常常泣不成聲。
   二○○九年八月十二日,我飛往台北出席《傳記文學》創辦人劉紹唐夫人王愛生的喪禮,在松江路第一殯儀館見到了吳伯雄、監察院院長王建煊等黨國要人。那天主祭人是吳伯雄,由於我來自香港,又是中國現代史學會會長,便由擔任司儀的一位退伍軍人安排在數十個團體中首先上香祭拜。禮畢,被引見吳伯雄,我送了他兩本拙著,消息就傳開了。陪送劉紹唐遺體火化後,回到所住酒店,兩位國民黨的高幹子弟已在大堂佇候,他們是兩蔣時代的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阮毅成的兒子阮大方和原河南省第十三區行政督察專員兼保安司令武旭如中將的兒子武之璋。他倆說,由於歷年我贈送阮大方的拙著,他看完後都送給他在台大歷史系的同窗吳敦義,此人已貴為國民黨中央秘書長,對現代史頗感興趣,聞悉我到了台北,下午要召見我。
   敬佩共產黨 崇拜毛澤東
   那時國民黨中央黨部已從富麗堂皇的中山南路十二層的花崗岩大樓搬遷到面積僅為七份之一的八德路八德大樓,黨工也從六百人精簡到百多人。秘書長辦公室在十一樓,我們三人在小客廳等候一陣,訪客走了才轉往大客廳。
   吳敦義開口說,他是學歷史的,在香港機場過境時買了不少拙作,很欣賞我的歷史觀。他口若懸河滔滔不絕,說當今國民黨的理念是以台灣為主,既不能放棄台獨為選項,也不能得罪中共,否則在對岸強勢之下,台灣沒法生存。我說,這一屆國民黨全代會修訂黨章,要與中共和平發展,為何不列入以大陸十三億人民的福祉為重?近年大陸年輕一代自發成立了「泛藍聯盟」,寄希望於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他答:「這方面,我們國民黨還沒有準備好。我看過你寫的《蔣介石怎樣失去大陸》、《國共香港間諜戰》等書,是我自己出錢買的(這又說謊,是我送給阮大方的,還簽了名),我對陳明仁死守四平街頗有感觸,但我不認為沈崇事件引起的「反飢餓反迫害反內戰」運動是蔣介石失去大陸的主因,國民黨貪污腐敗是主因」。
   我說:「天下烏鴉一般黑,我見過珠三角一個村長的住宅,裝修得比台北介壽路的總統府更金碧輝煌,大陸有個小縣份居然蓋了個模倣美國總統府的白宮。最近吉林通化鋼鐵公司上萬工人罷工反抗北京建龍集團控股兼併,使這個年產七百萬噸鋼鐵的大廠一度停產,工人月入從兩千元降至二百元。建龍老闆是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的孫子張志祥,他派去的總經理陳國軍年薪四百五十萬, 管理層都是年薪幾十萬. 通鋼年虧一百多億,可建龍卻每年盈利一百多億,工人自發罷工,陳國軍揚言要全部工人下崗。七月廿四日,憤怒的工人(多數是當地被徵收土地的農民工)衝進會議室,將陳國軍痛打致死。事後吉林省委迅速宣佈建龍集團永不參與通鋼重組。這類官僚集團低價兼併有利潤的國營企業,到金融風暴來了企業虧損時就關廠裁員的個案不少,現已公佈的高官貪污大案很多,這就是大陸人民懷念國民黨的主要原因」。他說:「這種傳聞姑妄聽之,我是從來不相信流言的。共產黨真偉大呀,我最佩服它的三大成就:1.統一中國2.治理這個十三億人的大國從來沒餓死一個人3.中國人民站起來了,敢同美國叫板」。我說,現在連大陸的出版物都承認僅三年災荒就死了四千七百萬人,還有學者考證一九五九至六一年大陸非正常死亡人數六千八百萬人。他說:「幾十年前的事,提他幹什麼!」
   我說,貴黨有個趙仲容烈士在大陸鎮反被殺害後屍骨無存,妻子兒女都受盡凌辱,慘不忍睹。為了激勵忠貞、獎掖來者,貴黨亟應給趙仲容入祀忠烈祠、厚恤其遺屬兒孫……
   吳打斷我的話說:「這一類的事報上來很多, 都是無法查證的」. 我出示一九五一年三月卄六日人民日報公審槍斃趙仲容的剪報。他說:「五六十年前報上登載的事, 不管它了!台灣兩千三百萬納稅人沒有義務撫恤在大陸殉難的烈士,倘若大陸派千百萬受過迫害的民眾來台灣索償,難道也要台灣納稅人負擔」?
   我說:「趙仲容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是蔣經國親自送他上飛機去北平監視傅作義的中常委、中將兼立法委員。貴黨自四屆一中全會到六屆四中全會,歷屆中常委六十五員,其中四十三人隨政府播遷台灣,這六十年本俸加上退休俸,合計一千二百萬美元,外加醫藥保健、年節犒賞,生榮死哀;移居美洲六人,都能頤養天年。留在大陸投共四人,被俘坐牢三人,僅趙仲容一人是在鎮反時被槍決的。他視死如歸,精忠報國,為國人留下成仁取義的典範。何況先總統 蔣公生前對大陸人民廣播,有過「三大保證十大約章」的承諾.國民黨有三百多億黨產,怎麼不能撥款設立一個基金會……
   油腔滑調 狡黠奸詐
   他又打斷說:「不要談這些陳年舊事了。民國八十年八月,李登輝主席早已宣告同大陸的國民黨切割,大陸是大陸,台灣是台灣……」
   我說:「民國八十年八月,中央黨部頒布《大陸地區因公失事黨工人員濟助撫恤辦法》,對有案可稽的敵後工作人員之撫恤追溯自民國卅八年至民國八十一年八月一日為止,趙仲容是奉中央派遣北上,於民國四十年就義的,並非民國八十一年以後的烈士,貴黨怎能出爾反爾?」
   吳說:「我一向在南部,剛來中央黨部,我從來不知道有此『辦法』,此時我掏出那年中央黨部在中央日報頭版刊登的啟事,他惱羞成怒曰:「要領撫恤金,等反攻大陸勝利成功之後去大陸國庫領取吧!」
   我說:「此話可以不可以公開,我有辦法登上明日香港暢銷大報的頭版頭條」。他急忙說:「如果你敢在港報公開報導,我就開記者會說你造謠」。這時他起立表示要端茶送客。我把趙經漢(趙安娜)託我呈交的陳情書一份遞上,他勉強收下,聲稱留作資料。送到門口時,他還絕情地說:「對大陸失事黨工的撫恤,你最好不要管了,你寫你的歷史題材,別再給我出難題了。你期望越多,挫折就愈大!」從他反應之快,可以推斷,我在《傳記文學》《前哨》等刊物為趙仲容遺屬請命的長文,他都看過,所以胸有成竹,連水都潑不進。我說,能否引見馬總統。他說近期辦不到,南部發生水災,他不在台北。我說,台灣的縣市長、立委、總統選舉一個接一個,天災也層出不窮,總統的忙碌是可以想像的,可是他有空會見鳳凰電視老闆劉長樂,怎麼沒空見我這個老朋友呢?他當陸委會副主委、法務部長、台北市長時我都見過他,還有合影為證.他說:「鳳凰電視的觀眾遍及全世界,能每天讓胡錦濤主席看到,這樣的傳媒名人他當然要見!」武之璋和阮大方拉我衣袖說,話不投機半句多,我們走吧!
   一次意外的會見,證實了台灣民間對吳敦義這個政客型人物的基本評價:油腔滑調、狡黠奸詐。
   同黑道老大換帖 為賄選罪犯關說
   2013年5月9日吳敦義出席高雄科工館「擁抱大自然,體驗綠之美」活動致詞時,提及近來毒澱粉事件讓社會大眾很憂心,但也沒那麼多毒,知道哪些有毒就不要去吃;隨後引來網友撻伐痛批猶如晉惠帝叫饑民「何不食肉糜?」
   2010年7月7日,國光石化開發案預定於濁水溪河口北岸濕地填海造陸,而中華白海豚協會向內政部遞件表達抗議,稱此開發案會阻斷白海豚洄游路徑,危害僅存不到100隻白海豚的生存空間。對此,吳揆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白海豚自然有牠生存、游水的路徑,牠也會轉彎的啊!不像車子就是一直往前走,魚也會轉彎,牠既然在台中港那個海堤都能轉彎,何以在彰化這裡就不能轉彎」。隨後經媒體報導後引發環保團體與民眾的抨擊,吳敦義再次陳述白海豚會轉彎一說,並非他說的,他僅是轉述專家會議中的資訊向大家說明而已。了解高雄政情者皆知,號稱「南霸天」的高雄直轄市首任市長王玉雲過去不斷在公開場合對人聲稱,吳敦義在民國八十三年那次高雄市長選舉時,為爭取他的支持,曾承諾如果當選會讓其長子王志雄擔任副市長,結果選後卻不認帳,因此痛罵吳敦義為「白賊義」,後常被綠營政客引用嘲諷吳敦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