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李波被绑架內情]
胡志伟文集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民初最傑出的黑幕小說作家朱瘦菊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牛年大事——諸侯盟,誰執牛耳?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孫寶剛先生行述
·陳孝威先生行述
·第十四輯目錄
·《流亡詩集》舊金山發佈會側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蓋棺論定唐德剛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第十五輯目錄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介紹陶涵力作《蔣委員長:為現代中國而奮鬥》
·撥開迷霧 揭穿謊言 拒絕遺忘 正視歷史——紀念張學良誕辰110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紀實——
·中華瑰寶的守護神 圖書文博界泰斗——蔣復璁先生逝世廿週年紀念座談會紀實
·眼看他起朱樓 眼看他樓塌了——傳奇人物沈野的白雲蒼狗
·神戶僑領梅州首府潘植我傳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黃世仲對辛亥革命的傑出貢獻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兔年大事 投至狐蹤與兔穴,多少豪傑
·香港番禺同鄉總會慶祝民國一百週年特刊序
·第十六輯目錄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大家都來竭誠支持琉球復國運動
·介紹武之璋新書《原來李敖騙了你》
·族群融合是歷史發展的大趨勢
·天字第一號大右派章乃器
·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南明王朝到國外借兵反攻復國的軼事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第十七輯目錄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中菲之爭:不戰而屈人之兵
·揭秘「對日戰略打擊方案」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必勝
·古代的諡號與現代的褒揚令
·民族自治应纠正为「民族融合」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第十八輯目錄
·《吾國與吾民》序言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中日大戰一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略論莫言小說的人民性
·且看國民黨如何處置趙仲容烈士遺屬?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人從虎豹叢中健
·2012年兩岸南海能源論壇紀要
·第十九輯目錄
·有錢一條龍 無錢一條蟲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世事到頭螳捕蟬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黃 世 仲 傳
·沉痛悼念張校長世傑先生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香港二十八總督》展示的155年香港歷史
·第二十集目錄
·敢於向鄧小平嗆聲的一哥會計師容永道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真實與虛構—名人傳記與口述歷史研究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香港教育制度的痼疾
·薛耕莘坐冤獄二十五年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世上豈無千里馬 人中難得九方皋
·在香港的五四中學校友
·第二十一集目錄
·中國古今稿酬考
·今古茫茫貉一丘 功名常笑爛羊頭
·精彩紛呈、火花四濺的兩岸關係研討會
·從百年來國家元首薪俸說起
·外交部怎樣變成援交部
·勞苦功高的饒漱石為什麼不能平反?
·有關琉球主權與日本核試驗的官式答覆
·《十大超富發家秘史》序
·毛澤
·第二十二集目錄
·陶勇譚甫仁劉培善的離奇死亡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國民黨烈士趙仲容後人在台灣的遭遇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銅鑼灣書店倖存者的遺言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訪台灣畫家林智信
·成都《當代史資料》回收事件
·第二十三集目錄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色與戒》序言
·戴雲龍口述自傳
·光風霽月的文人--羅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波被绑架內情

[按]: 這是2016年7月24日中午本人接受美國之音香港特派员海彦(韓大海) 先生訪問的問答詞。錄音由該台兼職僱員譚嘉琪耗費半個多月整理播出。此姝年僅二十多歲,孤陋寡闻,不知大名鼎鼎的人權鬥士吴弘達係何許人,竟把“一九九五年夏吳弘達被希拉莉營救出獄回美後,我打電話問他有没有遭受酷刑” 一句擅自删除,造成“李波被强制灌食藥物逼供” 之謡諑。如此亂删亂改,不僅嚴重違背新闻工作者的職業道德,而且致使李波夫婦公開譴责本人“想像力豐富”、“ 杜撰創作”“ 不可以信任“等貶辭。美國之音八月十日播出譚嘉琪擅改稿後,全球一百多家網站予以轉载,经本人多次向海彦先生提出纠正,憾多數網站至今未予改正。有個“東西南北”網站每週重覆轉载一遍,誤人不淺。本人謹在個人文集鄭重改正,所有因譚嘉琪亂删亂改引起之法律责任,概由亂删亂改者承担。
   
   李波被绑架内情
   
   

   港媒連日來大篇幅報道李波返回與離開香港情況
   香港銅鑼灣書店五人去年10到12月陸續失蹤的事件,引發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和震驚。除書店母公司巨流傳媒的老板桂民海仍被中國內地關押外,其他涉案者數月后都相繼獲得所謂的“取保候審”。不過,書店店長林榮基今年6月中旬返港向警方銷案幾天后,未按要求返回內地,并突然召開記者會,踢爆在內地被拘留8個月的真相。但是,圍繞銅鑼灣書店失蹤事件的焦點,仍是書店股東之一的李波究竟是如何在回鄉證及證件仍在家中的情況下,從香港境內失蹤的。
   盡管外界質疑李波是被人強行擄至中國大陸,但仍未獲得真正自由的李波卻矢口否認,僅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偷渡回內地的。不過,林榮基向媒體證實,在6月返港后和李波的見面交談中,李波表示是在不情愿的情況下去到內地的。
   
   此外,與李波二十多年朋友的香港作家胡志偉,在7月下旬出版的香港前哨雜志2016年第8期中,發表“李波與友聊天透露銅鑼灣書店案真相”的長文,詳述在李波返港后與他電話及會面交談的情況,披露李波被綁架的一些內幕。
   
   筆名“鄭義”的多產作家胡志偉有六十多本書是由李波的公司出版,胡志偉的太太也是李波公司的職員。胡志偉本人在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去年10月下旬失蹤后,曾協助李波打理書店的日常營業两個月。胡志偉7月下旬接受了美國之音電視專訪,講述了有關李波失蹤的相關情況。
   
   以下是記者對胡志偉電視專訪的一部分的內容:
   
   胡志偉:5月6號,他(李波)第4次回香港。我因為從他失蹤以后,每天打電話到他手機,早晚各一次,就那么打了幾個月,打了4個多月,大概打了200多次,但都是錄音,有幾次還是大陸的錄音。后來好像把手機還給了他,但錄音不讓他聽。都是錄音“我是李波,我現在不能接你電話,請留下你的電話號碼,我會盡快回覆” 。但從來就沒有覆過機。
   
   到了5月6號,早上我打去,結果他聽了。我說,你回來了?他說,對,回來了。我說你是第4次了。他說這次回來4天,還要回去。我就在電話里跟他聊了大約40分鐘。我一開始問他,他們有沒有打你。他說打是沒有打。可是第一天抓回去的時候,12月底,態度非常兇悍。他說,審問他的人不超過5個。就在一個大院里,那個大院大概有幾百平方米,有幾十個人侍候,后勤的、煮飯的、警衛的。真正審訊他的人不到5個。
   我問他,你現在的身份是什么。他說,他的身份是證人。我說,證人應該可以隨便上街買東西吧?他說,4張信用卡都給收掉了。那我說,證人沒有權利上街買東西,還要把信用卡收掉,你全軍覆沒了。他說,全軍覆沒還不至于,還有一張聯通卡,因為不同的地方使用不同的卡,是為了方便才買了4種卡。他前幾次回來是為了拿錢的。因為信用卡不還給他,他那里的使費都要回香港来拿。
   
   到了6月7號,我再電話給他,又打通了,每天早晚的打。我說那是你第5次回來。他說這次可以住20天,27號回去。我說那我不跟你在電話談了,我到你公司來。他跟我約了時間。我是6月10號下午去他公司。我就單刀直入問他,你光天化日之下遇刦,為什么不反抗。他說,怎么反抗?9個彪形大漢,都是身高6呎以上的,我怎么反抗?反抗連命都沒有了!
   
   李波說,他們威嚇他:“如果你不合作的話,你一輩子就活在恐怖之中,你逃到天涯海角都要追捕你”,還舉了俞強聲(中國國安部叛逃美國高級特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聲的哥哥)為例子。
   
   后來到6月16號我又去了一次。6月10號我主要是問他,你這個銅鑼灣書店現在誰付租。電話里他跟我說是姑爺仔(陳顯誠)付的,但我不相信。姑爺仔是個很小氣的人,一毛不拔,黑社會呀!六月十六日他承認是他付的。我說,荒唐不荒唐,一個月3萬9鋪租是你付的,門鎖是姑爷仔獨掌的,對外他自稱老闆,連警察都說他是這個店的主人,可是坐牢是你們5個人坐的。書,我就問他書都哪里去了?記者在铁閘外用閃光燈拍照,書店里面是空的。我問他倉庫呢,倉庫還有20多萬本呢?他說倉庫已经沒有書了。我問他這些書是不是運到造紙廠去,因為楼下有個造紙廠的收購站,專門把大廈里的廢紙收購去的。他說不是,是運到深圳去銷毀的。
   
   記者:您詳細講一下他是怎樣跟你透露當時他如何在倉庫被帶走的呢?
   
   胡志偉:他說有一個陌生的客人打電話來,要買十幾種書,開了書單來,他找了書以后打發我老婆先走。回想那天全是黑社會(陳顯誠)指揮的,那姑爺仔下午2點鐘就到銅鑼灣書店,那個人平時很少來,一個禮拜來一次,到一到就走的。他那天來坐了一個下午,坐到下午10點多才走,坐了8個多小時。他坐下來的之后發生很多事。有人要跟他(姑爷仔)打架,反正就是在做戲,都是黑社會。有人要來買一本“林彪密函蔣介石”,書架上賣完了,我說倉庫里還有。后來我打电話給我老婆說,你收工的時候帶一本過來。旁邊有幾個買客,他們就怕吃虧了,“林彪密函蔣介石”他們也要。我說那你多帶幾本來,結果她帶來10幾本,還有其他書。
   李波對我太太说,你先送到銅鑼灣書店,我還有一件事要做,做完就來。所以,我老婆5點40分走的,李波大概是5點45分走的(離開倉庫)。因為后來重案組叫我的老婆去看監視帶,重案組找不出來,看到眼都花,我老婆在第二個下午找到的,他是5點45分走的。他背了個書包,在貨梯上下去的,不是客梯。那天下午那個黑社會(陳顯誠)全程遥控指揮。那天下午來了一個禿頭佬,跑進來找李波,還有一個日本奸细,他們都是来踩盤子。我說李波不在。我說你要找,有一個陳先生在。他進來以后就跟他(陳顯誠)吵起來。我在門口照顧客人,因為客人很多,他們每人一買就十幾二十本了。我一走了,客人找不到書就走了。所以我站在門口暢销書書架旁帮忙找書。
   
   他(姑爺仔)說,“你過來, 這個家伙(禿頭)無禮,這么沒禮貌坐在你的位置,翻你的抽屜看你的東西,翻你桌面上的文件。我告訴他不要翻,他說你是誰。你(胡志偉)告訴他(禿頭)我是誰”。我說,“這位陳先生是現在書店的店長”。那個人(禿頭)態度和緩了一些。后來我回到門口照呼客人的時候,兩個人差點又打起來,秃頭說店長有什么了不起!姑爺仔就把他(禿頭)推出門去。那個禿頭年紀大一點,不能跟他打架,他們在做戲,其實都是一伙的。
   
   記者:那香港警方請您太太去看倉庫管理處的那個監視錄像,但有沒有視頻、照片證明李波被人帶走?
   
   胡志偉:李波是在街上。有人說是在小巴車站,其實是記者瞎說。他說是柴灣一條偏僻的街道。
   
   記者:他怎么去走那個偏僻的道路呢?
   
   胡志偉:人家約他在偏僻的街道。我說你怎么這么傻呀,那時候已經5點45分,天已經快黑了。他說我怎么知道會有人來綁我,我知道我就不去了嘛。現在講就已經沒有用了嘛。
   
   那天黑社會(姑爺仔)講,書店有虧損,我說我們可以改賣教科書,每日可賣拾幾20萬。黑社會說:好,你叫李先生來吃個飯。你來了兩個月我還沒請你吃過飯。他打電話給李波,李波說有點事,暫時來不了,做完了再來。他說你7點多完了就來。到了7點半的時候,李太,筆名舒菲的蔡嘉萍來電話,說李波每天都是7點鐘回家吃飯的,今天沒回來,打電話給他都是錄音,到底怎麼回事?那個姑爺仔說,我們也請他來吃飯,我們要到附近菜館吃飯商量事情。到了8點20分,蔡嘉萍又打過電話來說李波沒回來。那黑社會(陳顯誠)跟我講,那這頓飯吃不成了,明天再吃吧。你回去吧。我就收工了。那個收銀的女孩子陪他到10點多。
   
   我回到家里,蔡嘉萍打電話來,大概9點多,她說叫那個二樓的,他們(李波倉庫)在十樓,二樓有個印刷廠,叫彩龍印刷廠的那個女老板是舒菲的同鄉。巨流的書都是在那兒印的。李太太懷疑李波太累了,三個地方--書店、倉庫、辦公室都要去,可能累倒了。她請求印刷廠的女老板、她們福建同鄉會的老鄉,到十樓按鈴。結果沒有人應門。她深怕李波累得暈倒。可是鑰匙只有兩把,一把在李波手中,一把由我老婆保管。她說能不能叫你老婆出來,開門進去看看他是不是暈倒了。一開門進去,沒有人。但是舒菲打開電腦看看,他臨走打過一份書單,是十幾本書的書單,包括那本中央軍委大洗牌,都删掉了。
   我老婆回來已經10點多了。
   到了10點半她(李波太太)打來的時候呢,聲音已經很悲愴的,好像在哭一樣,說李波可能出事了。到第二天清早7點鐘我打電話去,她出去了,那菲傭告訴我,先生(李波)一個晚上都沒有回來。8點多她(李太太)回來了,她来電說,李波出了事了。她跟我講,只要李波能回來,她什么也不要了。所以,后來姑爺仔就鉆了空子,把李波的書用貨櫃箱運回大陸向共產黨邀功領賞。黑社會教唆舒菲說,如果你把書上缴給共產黨銷毀,你老公就能放出來。
   
   記者:李波跟你透露說是誰約他出來叫他送書、見面呀?
   
   胡志偉:首先是打電話到北角的辦公室,舒菲不一定每天都在的,外面應酬很多,有時上午到一到,下午多半不在的。那里沒人接電話,他就到書店來,守了一下午。書店李波也沒有來,那就認定他在倉庫了。所以,后來補書什么呀那些都是他(陳先生)的計策,一叫補書就知道李波在那里,然后那批人,9個人就在柴灣下手。
   
   他(李波) 說是有一個不認識的陌生客人,訂了十幾本書,都是很敏感的書,例如中央軍委大洗牌那些,他就配了那批書,一本本抽出來,放在環保袋里面,下樓去,他們約在一個很偏僻的地點。我后來問他,我說是不是陳XX的大飛(快艇),他說不是海上去的。我說那有人說是坐直升機的,他說不是不是,那我說,是不是解放軍的軍車?他說你不要問了。我說,你身上沒有回鄉證你怎么能夠過境呢?他說他們都肯定有辦法的了。你還要問嗎?他們肯定有辦法的。我想大概就是解放軍的軍車了。
   
   那個姑爺仔從頭到底坐鎮在書店遙控,知道你不在辦公室,知道你在柴灣(倉庫),約定你一個地方,就通知那9個人在柴灣抓你。柴灣是一個很偏僻的地方。
   
   記者:后來他(李波)有沒有透露訊問他的情況?
   
   胡志偉:他說審訊者共有5個人。我說,博訊上劉剛寫的文章說是公安部第9局,他說不是,他說,據他了解是彭辦,我還故意問他,什么是彭辦,他說彭麗媛辦公室。我跟他講有一本書叫中央軍委大洗牌,是在2014年11月出版的,寫那個中央軍委7大軍區改制改成5大戰區嘛。中央軍委和政治局的决策剛定下沒幾天,香港就出版了這本書,正式公布是2016年2月份,提前了15個月,所以上頭很吃驚,中央剛開光會香港就出了書,消息怎么這么靈通。后來就查,香港這個書是哪里出版的,查到出版社的持牌人是桂民海。最后感覺到泰國的環境最好,所以在泰國家里把他弄走了。其他三個人是陪綁的,那三個人知道什么呢?一個是肥波(呂波),一個阿平,兩人都是搬運工,林榮基也不知禁書作者詳情。專案组想要打聽那些書是誰寫的,究竞是周永康的殘渣余孽,還是王立軍的部下,還是劉云山的部下,但這三個人根本不知道,所以最后也把李波抓回去。李波可能知道多一點,但也未必全知道。我問他中央軍委大洗牌誰寫的,他說他不知道,他說是阿海出的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