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独往独来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被毛泽东杀害的几个青年才俊例子
·大家都应支持温家宝总理!
·中国精英是怎么样被毛泽东毁灭的?【1】
·中国精英是如何被毛泽东毁灭的?【2】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3】
·张洞生:王对王、胡温习李对江曾周薄的大戏上演了,如何收场?对18大影响?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4】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5】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6】【7】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8】【8】【10】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完。【11】
·张洞生:醒醒吧,美国!别再被中共的双簧糊弄了!
·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的科学依据和结构类型【往15--1】**
·张洞生:老子《道德经》,孔子《易经八卦》与矛盾律【往15--2】**
·张洞生:《北京日报》极左文革余孽的无知、无耻是在给中共帮倒忙
·江河水:中南海为政法委擦屁股——江胡斗中的“红色孝子工程”
·张洞生:谈谈对“人性”的一些看法【往15--3】**
·张洞生:赵普的「半部論語治天下」给我们的启示【15--4】**
·樵夫:内幕人士揭秘:温家宝“家族贪污腐败”传言的来龙去脉
·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张洞生:迫使中共放弃‘一党专政’,走向‘民主宪政,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一
·张洞生:孔子与亚里士多德都极其维护“中庸之道” 【往15--5】**
·温家宝爆大银行是江父子钱袋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动力形态的改变导致生产关系的质变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1》: 生产关系质变的决定因素【往15--6】**
·昌盛:中共开创了共产共妻新时代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2》【往15--7】**
·张洞生:汪洋是中国政改的领头羊还是在放空炮?
·张洞生:新社发观《3》;发达国家将走向何处?【往15--8】**】
·张洞生:新社发观《4》中共‘初级阶段’【往15--10】**
·张洞生新社发观《5》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往15--9】**
·近代科学的萌芽发生在文艺复兴后的欧洲而未能发生在旧中国的原因【往15--11
·张洞生:胡头搞‘党内假民主’欺骗人民、抗拒政改,甘当‘历史罪人’
·陈东:国际潜逃犯苏荣现任江西省委书记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朱德死亡之谜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张洞生:中共将与房地产泡沫共存亡。
·张洞生 :中共高层现在高捧李鹏为哪般?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一、我所知道的王岐山早年经历
   摘自南方日报网 作者:老骥
   
   
   我和王岐山从小在一个机关大院里长大,对他的早年经历算是略知一二。

   
   1、其父经历坎坷
   
   
   
   1950年代初运动一来,就有人把王家给查抄了,但到了1956年,建设部还是指名道姓,要把这位高级工程师调入北京。
   
   记得那是1957年,我的父母从上海奉调进京,我和姐姐、妹妹随父母到了北京。王岐山和我同岁,我们同住一个机关大院,而他也是上有姐姐下有妹妹。更巧的是,我们两人的姐姐、妹妹又是同岁,因此两家的三个同岁孩子,便常常“配对儿”在一起玩。
   
   我父亲是知识分子党员干部,可惜调到北京不久就领到一顶“支持右派向党进攻”帽子,1958年报中央监察委批准,留党察看二年,行政职务也一并撤销。王岐山的父亲,当年并未给我留下很深印象,他老人家性格内向,似乎不大喜欢多说话,倒是他母亲给我留下很深印象(见下文),很久之后我才知道,王岐山的父亲也是经历坎坷。
   
   王岐山的父亲当年是建设部直属设计院的高级工程师,1929年,他从南开预科考入清华大学,专攻土木工程建筑。那时清华每届也就录取一百多人,王的父亲1933年从清华毕业,在那个年代应该算“稀缺人材”。我后来听王岐山说,他父亲清华毕业去了青岛,工作几年,抗日战争便爆发了,他父亲不愿给日本人干,青岛自然是待不下去的。没办法,只好去了王岐山母亲的老家——山东平度,在山区做教员。
   
   当时的山东,遍地抗日烽火,不过,共产党在山东有抗日根据地,国民党也有抗日游击区,平度,刚好是国民党的游击区。命运使然,平度的国民党看到王岐山父亲很有些抗日情绪,就给这位清华毕业的山区教员封了个“上尉”。及至抗战胜利,青岛成了国民党的五大“特辖市”之一,城市建设迅即提上议事日程,王的父亲当然返回青岛,重操旧业——做城市规划,搞土木建设。
   
   1949年,国民党给王岐山的父亲买了船票,劝其从青岛“撤退”台湾,可王的父亲认为:有能耐,有技术,共产党来了也要搞建设,何必跟着腐朽的国民党瞎跑呢?于是留了下来。没想到1950年代初运动一来,就有人把王家给查抄了。运动后期,党组织一查:王的父亲的那个军衔徒有虚名,因此,到了1956年,建设部还是指名道姓,要把这位高级工程师调入北京。
   
   “文革”之后,王岐山曾和父亲聊天,说起那段抄家往事,王父说,“也亏了那次抄家,受了惊吓,从此不敢乱说乱动”。王岐山对我说,他父亲的不爱说话,大约就是那次抄家留下的“病根”,不过,“文革”之前的反右派、反右倾斗争,他父亲却因为“说话少”而躲了过去。直到“文革”爆发,一度领取过国民党上尉俸禄的这桩陈年往事才被造反派再次“揪”了出来。
   还好,“文革”来临,知识分子都倒霉,王岐山父亲那时除了挨批斗,就是打扫单位卫生。而我的父亲,却不幸死在了“文革”批斗会上。王老先生是2001年逝世的,记得1980年代初我调回北京,去父亲的原工作单位申请落实政策,要求把“文革”被没收的房子退回我家,在建设部,恰好遇到王岐山搀扶着王老先生也去谈政策落实事项。看得出来,王岐山和我一样,也是孝子。
   
   我父亲1968年去世后,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王岐山的母亲——机关大院的居委会主任——崔大妈。我父亲的“问题”是1979年才平反的,整个“文革”期间,崔主任不仅从来没有歧视过我母亲和我们家,还常常悄悄跑到我家,拉着我母亲的手坐在床边,好言宽慰。
   
   王岐山母亲是1915年底生人,我母亲是1916年初生人,“文革”的高压气氛下,远亲不如近邻,我母亲“文革”后搬离那个大院的时候,还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去和热心而善良的崔主任打个招呼,那时候,崔主任早就退休回家了,但王岐山仍然常常回家探视母亲,也不忘给母亲过生日。
   
   
   2、少年往事,“恶毒攻击雷锋”
   
   
   
   王岐山是1956年从青岛转学到北京的,比我早了一年。我刚刚转学到北京的时候,是上海口音,王岐山则是青岛口音。对于读小学的那些往事,我基本都忘却了,王岐山倒是好记性,他不仅记得我是上海口音,而且回忆说,刚刚转学到北京的时候,班上还有一位山东籍的同学叫“盖学良”,也有山东口音,因为班上有人笑话他们俩,他们还和那些人打了一架。小时候,我和王岐山关系不错,中学时代我们不在同一所中学,没有很多来往,但“文革”闲得无聊的时候,我们还是常常在一起打篮球。
   下乡插队之前,我曾隐约听说,王岐山在北京三十五中(北京西城区重点中学)读书期间,曾犯过“小错误”,受过“小批判”,很多年后,我向他求证,他犯的是什么“小错误”,王岐山笑着说:“啊哟,那可不是小错误、小批判,是全校的大批斗呢!”
   
   听他解释,我才知道了原委:“文革”之前,高中年级的优秀学生,常常会奉命担任初中对应班级的“辅导员”,王岐山读高一的时候就担任了初一年级的辅导员。那个班上有个同学颇傲气,一次开会,他坚持说自己的世界观百分之百没问题。作为辅导员的王岐山于是找他谈话,希望他能谦虚点。
   王岐山说,“那时候,高中政治课上正好在讲艾思奇的哲学观点,课余时间,我又比较喜欢看书,就把艾思奇写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也找来看了,我赞成艾的观点,从哲学高度看,说一件事、一个人,百分之百好,似乎太绝对。于是我在和这个同学谈话时,讲到这么一个观点:如果雷锋还活着,他也不能说自己的世界观是百分之百正确的。第一,从哲学的高度看,‘活到老,学到老’才是正确的;第二,一个人如果这样说自己,未免太过骄傲……”
   
   那个初一的同学当时表示同意王岐山的这番话,但后来,他把王岐山的这些“大实话”——特别是用雷锋作比喻的说法给传了出去,同学们传来传去,传得多了,就走了样,等到“文革”来临,就有人把王岐山的这些话给“捅”了出来,这可不得了了,全校的大会上,同学们批判了“恶毒攻击雷锋”的王岐山。
   
   下乡插队之前,解放军奉命进驻学校,王岐山支持恢复学校秩序,军代表当时就给王岐山平了反。这时候,那些曾经批判过王岐山的同学有点担心,王岐山对他们说,运动来了,谁都可能说错话,办错事……于是相逢一笑完事。
   
   王岐山后来对我说,“很可惜,插队之前,他们把批斗我的照片、录音找来,都给销毁了。要是留到现在,其实倒挺有点纪念意义呢。现在校庆时,我和这些同学再次见面,大家都是很融洽的,谈到往事,都是哈哈大笑”。
   
   下乡插队,我去了内蒙古,他去了陕西,我们没有联系。
   (文章来源:凤凰网)
   
   
   
   二、青年王岐山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作者:田亮、李静涛等
   西北大学1973级历史系历史专业的同学有一个微信群。2015年3月19日,群里有人发了一则消息:王岐山即将访美,缉拿外逃贪官。有几位同学在消息后点了赞,有人则留言说:“老同学又要发力了。”他们说的“老同学”就是王岐山。群成员刘安琴说:“我们都为有王岐山这样一位同学而感到骄傲。他虽然不在群里,但一有关于他的消息,就会有人分享到群里。”
   
   在五四青年节到来之际,王岐山当年的小伙伴讲述了他青年时期的风云际会。
   1976年7月16日,西北大学1973级历史系历史专业学生毕业留念。后排右六为王岐山。(刘安琴 提供)
   
   1、知青岁月能吃苦,有威信
   
   1969年,不到21岁的王岐山(后排左三)到延安插队。春天刚到,知青们就要学着在地里施肥播种。肥料不是化肥,而是生物肥。“牛粪、驴粪、羊粪都有。每天要赶着驴从村里往山上运两次粪,每次都要一个多小时。干粪每袋四五十斤,有点水分就重一点,六七十斤。”
    当时的大队支书尹治海回忆,赶驴驮粪上山不是件容易的事,山路是崎岖的羊肠小道,一脚踩不稳,就会滑到沟底。大队长韩志厚担心知青们干不了这活。但王岐山说:“我们现在就是康坪村的一员,生产队的活就是大家的活。”韩志厚听了,半开玩笑地说:“你娃娃要是真能送了粪,才算得上是康坪村的一员。”
   第一天送粪,知青们将粪袋抬到驴背上,驴刚走两步,粪袋就掉了下来,他们不得不喊住驴,再抬,再赶,再掉……后来王岐山经过观察发现,要想让粪袋不掉下来,必须要将粪袋装瓷实,给驴压力,还要把粪袋放在驴背的正中间,以保持平衡。下午的时候,男知青们在王岐山的带领下,已经能顺利地送粪了。
   知青到来后,康坪大队副业和集体经济发展起来,大队的干部和财务工作受到无端猜忌。王岐山建议财务公开,他与大队支书尹治海、村会计高志强一起,核查了村里的农业、副业和知青安家费的开支情况,并没有发现不妥。调查组把各项开支公示,还了生产队干部一个清白。如今在知青窑洞里,还保存着当年王岐山书写的调查记录:“1969年康坪知青安家费每人由公社实发194.00元,共2716.00元。生活费开支1342.19元,医药费71.08元,建窑费840.00元……总之,康坪知青安家费收支平衡。”右下角是调查组各成员签名,日期为1970年9月8日。
   当年在康坪大队插队的北京知青合影,后排右一为王岐山。
   
   2、大学时代爱读书,有魄力
   
   1971年,陕西省博物馆(今西安碑林博物馆)从延安的北京知青中招讲解员,23岁的王岐山被录用。和他一批下乡插队,又一起被招到博物馆的吴永琪告诉《环球人物》记者,他每次半夜起来上厕所,都看到对门的灯还亮着。“有时我就敲敲门说:‘岐山,怎么还不睡呀?’他说:‘我看会书。’有时候他看书看高兴了还念出声来。”吴永琪说,“我们也看书,但我们拼不过他。王岐山在博物馆工作期间,李先念曾来参观。馆里的军代表一撸袖子说:‘这事我来干。’馆里的革委会主任就说:‘你还是全面负责保安,李先念同志还是由岐山来接待。’”
   1973年,25岁的王岐山考入西北大学历史系学习,1976年7月毕业,上图是73级历史系历史专业学生毕业留念(后排右六为王岐山)。毕业后他回到陕西省博物馆工作。1976年,“四人帮”倒台。各地掀起一场小型政治运动——“清理三种人”:追随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造反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打砸抢分子。
   馆长袁仲一(上图)老先生也被卷入其中,成为被“清理”的对象。吴永琪回忆“袁先生是知名考古学家,被称为‘秦俑之父’,没犯什么错误。他说:‘我不想活了,想自己消灭自己。’王岐山也被盯上了,但他的心态比我们好,他跟我说:‘你害怕什么呀?!你什么问题都没有,该吃吃,该喝喝。别人整你,你自己还整自己呀!’我把他这话转告给袁先生,后来大家都挺过来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