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当事人
[主页]->[新会员区]->[当事人]->[習核心怕死,卻無視300萬人命/年]
当事人
·跨国雷洋案——暴政墓志铭
·跨國雷洋案——暴政墓誌銘
·石破天惊,流氓口号公开化
·石破天驚,流氓口號公開化
·皇帝最新裝——不知所云(正體)
·皇帝最新装——不知所云
·暴发户的帝王情结
·暴發戶的帝王情結
·從閱兵談起
·从阅兵谈起
·指望暴政從良是與虎謀皮
·指望暴政从良是与虎谋皮
·牛二撸起袖子捏柿子
·牛二擼起袖子捏柿子
·拾人牙慧的「理論自信」
·拾人牙慧的“理论自信”
·反人类罪!26万群体灭绝报告被秒删
·反人類罪!26萬群體滅絕報告被秒刪
·群体灭绝罪由来已久,反人类罪现在进行时
·群體滅絕罪由來已久,反人類罪現在進行時
·群体灭绝罪元首无豁免权……
·群體滅絕罪元首無豁免權……
·活跃在美国的中共特工和卧底
·活躍在美國的中共特工和臥底
·习近平可以休矣
·習近平可以休矣
·习核心怕死,却无视300万人命/年
·習核心怕死,卻無視300萬人命/年
欢迎在此做广告
習核心怕死,卻無視300萬人命/年

   摘要:習公僕把維護政權安全放在首位,主人翁敬陪末座!黨領導一切,霾貢獻了GDP、就業、穩定、政績、崛起和大撒幣,是功臣;霾服從命令聽指揮,從不遲到早退,是忠臣;霾殺人不見血,每年至少三百萬,是屠夫。誰是第一責任人?
   
   愛國賊們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一年一度吃喝完,霧霾按期又上崗。
   
   霧霾愛黨愛國立了大功:貢獻了GDP,貢獻了就業,貢獻了穩定,貢獻了政績,貢獻了崛起,貢獻了“大撒幣”——坐二望一,取代美帝,老虎歸山,潑猴稱霸。


   
   黨政軍民學,吃喝拉撒睡,黨是領導一切的——特別是那些還沒擦乾淨的,都逃不過我黨的法眼,事無鉅細,盡在嚴密掌控之中,明察秋毫,滴水不漏!
   
   黨指揮槍,也指揮霾,有總開關、總閥門,收放自如,一步到位。霧霾服從命令聽指揮,從不遲到早退,忠於核心忠於黨,黨叫幹啥就乾啥,召之即來創政績,揮之即去,買一贈一耍猴戲,閱兵加演左手禮——御駕親征,領銜主演。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要把維護政權安全放在首位!朕以身作則,兩會自備茶水飲料,由專人特供,確保萬無一失。霧霾是朕的愛卿,勞苦功高,恩寵有加,列為敏感詞、禁忌詞和重點保護對象。新聞、輿論,嚴禁“妄議”,違者必究,大牢伺候!欽此!
   
   “西方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近日又在“說三道四、干涉內政”:“英國醫學雜誌(BMJ)上的專門研究調查報告,指出中國治理空氣污染,每年可以拯救3百萬人生命。”還指出,這個數字,“有低估之嫌”;“可吸入的顆粒污染對健康的損害是長期的。”(http://cn.rfi.fr/中國/20170315-改善霧霾-中國每年可救3百萬條命)。換言之,姑息養奸,放任縱容,每年至少有三百萬人死於霧霾!
   
   其實,我黨壟斷著全部資源和數據。這點“小事”,哪能瞞得過我黨?早就心知肚明、瞭如指掌,北大公共衛生學院有關霧霾致死的報告,不過是驚鴻一瞥。但這些都是國家核心機密,報喜不報憂,必須秒刪(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xl1-02102017102917.html),確保溫水煮青蛙、啞巴吃黃連,愚民死得莫名其妙、無聲無息,以免影響社會穩定。
   
   川普讓“美國優先”,僱美國人,買美國貨,肥水不流外人田,“共贏共享”。中共讓《巴拿馬文件》中的權貴優先、特供優先、大撒幣優先。什麼“先富帶後富”?滾開!靠邊站,給拆遷和政績讓路——“餵”人民服“霧”。習近平還忽悠過什麼“人類命運共同體”?
   
   主權是君權——愛國賊們自作多情!關你 P 事?賣國賊才有份! ——朕即國家,擴張、爭霸,尋釁滋事,輕諾寡信,寸步不讓,那叫“維護主權”!
   
   人權是民權——每年幾百萬人命關天,迫在眉睫!畫餅充飢,望梅止渴,遠水怎能救近火*? ——我黨舉國體制集中力量辦大事,上天入地、無所不能,還立過“提頭來見”的軍令狀,現在又投入巨資、重獎懸賞,正在研究、制定,根治霧霾、“魚與熊掌兼得”、“政績與民生雙贏”的理想化解決方案,對霧霾致死卻諱莫如深。美好的願景,有如海市蜃樓,遙遙在望,敬請期待!
   
   霧霾越治越重,習近平還在做他的“中國夢”。
   
   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涉嫌每年 300 萬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難道又是“情節輕微,依法不予起訴”?
   
   誰是受益人和第一責任人?
   *莊周家貧,故往貸粟於監河侯。監河侯曰:“諾。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莊周忿然作色曰:“週昨來,有中道而呼者。週顧視車轍中,有鮒魚焉。週問之曰:'鮒魚來!子何為者邪?'對曰:'我,東海之波臣也。君豈有鬥升之水而活我哉?'周曰:'諾。我且南游吳、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鮒魚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與,我無所處。吾得鬥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於枯魚之肆!'”《莊子·雜篇·外物》
   

此文于2017年03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