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当事人
[主页]->[新会员区]->[当事人]->[习核心怕死,却无视300万人命/年]
当事人
·跨国雷洋案——暴政墓志铭
·跨國雷洋案——暴政墓誌銘
·石破天惊,流氓口号公开化
·石破天驚,流氓口號公開化
·皇帝最新裝——不知所云(正體)
·皇帝最新装——不知所云
·暴发户的帝王情结
·暴發戶的帝王情結
·從閱兵談起
·从阅兵谈起
·指望暴政從良是與虎謀皮
·指望暴政从良是与虎谋皮
·牛二撸起袖子捏柿子
·牛二擼起袖子捏柿子
·拾人牙慧的「理論自信」
·拾人牙慧的“理论自信”
·反人类罪!26万群体灭绝报告被秒删
·反人類罪!26萬群體滅絕報告被秒刪
·群体灭绝罪由来已久,反人类罪现在进行时
·群體滅絕罪由來已久,反人類罪現在進行時
·群体灭绝罪元首无豁免权……
·群體滅絕罪元首無豁免權……
·活跃在美国的中共特工和卧底
·活躍在美國的中共特工和臥底
·习近平可以休矣
·習近平可以休矣
·习核心怕死,却无视300万人命/年
·習核心怕死,卻無視300萬人命/年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核心怕死,却无视300万人命/年

   摘要:习公仆把维护政权安全放在首位,主人翁敬陪末座!党领导一切,霾贡献了GDP、就业、稳定、政绩、崛起和大撒币,是功臣;霾服从命令听指挥,从不迟到早退,是忠臣;霾杀人不见血,每年至少三百万,是屠夫。谁是第一责任人?
   
   爱国贼们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年一度吃喝完,雾霾按期又上岗。
   
   雾霾爱党爱国立了大功:贡献了GDP,贡献了就业,贡献了稳定,贡献了政绩,贡献了崛起,贡献了“大撒币”——坐二望一,取代美帝,老虎归山,泼猴称霸。


   
   党政军民学,吃喝拉撒睡,党是领导一切的——特别是那些还没擦干净的,都逃不过我党的法眼,事无巨细,尽在严密掌控之中,明察秋毫,滴水不漏!
   
   党指挥枪,也指挥霾,有总开关、总阀门,收放自如,一步到位。雾霾服从命令听指挥,从不迟到早退,忠于核心忠于党,党叫干啥就干啥,召之即来创政绩,挥之即去,买一赠一耍猴戏,阅兵加演左手礼——御驾亲征,领衔主演。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要把维护政权安全放在首位!朕以身作则,两会自备茶水饮料,由专人特供,确保万无一失。雾霾是朕的爱卿,劳苦功高,恩宠有加,列为敏感词、禁忌词和重点保护对象。新闻、舆论,严禁“妄议”,违者必究,大牢伺候!钦此!
   
   “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近日又在“说三道四、干涉内政”:“英国医学杂志(BMJ)上的专门研究调查报告,指出中国治理空气污染,每年可以拯救3百万人生命。”还指出,这个数字,“有低估之嫌”;“可吸入的颗粒污染对健康的损害是长期的。”(http://cn.rfi.fr/中国/20170315-改善雾霾-中国每年可救3百万条命中国每年可救3百万条命)。换言之,姑息养奸,放任纵容,每年至少有三百万人死于雾霾!
   
   其实,我党垄断着全部资源和数据。这点“小事”,哪能瞒得过我党?早就心知肚明、了如指掌,北大公共卫生学院有关雾霾致死的报告,不过是惊鸿一瞥。但这些都是国家核心机密,报喜不报忧,必须秒删(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xl1-02102017102917.html),确保温水煮青蛙、哑巴吃黄连,愚民死得莫名其妙、无声无息,以免影响社会稳定。
   
   川普让“美国优先”,雇美国人,买美国货,肥水不流外人田,“共赢共享”。中共让《巴拿马文件》中的权贵优先、特供优先、大撒币优先。什么“先富带后富”?滚开!靠边站,给拆迁和政绩让路——“喂”人民服“雾”。习近平还忽悠过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
   
   主权是君权——爱国贼们自作多情!关你 P 事?卖国贼才有份!——朕即国家,扩张、争霸,寻衅滋事,轻诺寡信,寸步不让,那叫“维护主权”!
   
   人权是民权——每年几百万人命关天,迫在眉睫!画饼充饥,望梅止渴,远水怎能救近火*?——我党举国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还立过“提头来见”的军令状,现在又投入巨资、重奖悬赏,正在研究、制定,根治雾霾、“鱼与熊掌兼得”、“政绩与民生双赢”的理想化解决方案,对雾霾致死却讳莫如深。美好的愿景,有如海市蜃楼,遥遥在望,敬请期待!
   
   雾霾越治越重,习近平还在做他的“中国梦”。
   
   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涉嫌每年 300 万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难道又是“情节轻微,依法不予起诉”?
   
   谁是受益人和第一责任人?
   *庄周家贫,故往贷粟于监河侯。监河侯曰:“诺。我将得邑金,将贷子三百金,可乎?”庄周忿然作色曰:“周昨来,有中道而呼者。周顾视车辙中,有鲋鱼焉。周问之曰:‘鲋鱼来!子何为者邪?’对曰:‘我,东海之波臣也。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周曰:‘诺。我且南游吴、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鲋鱼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与,我无所处。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鱼之肆!’”《庄子·杂篇·外物》
   

此文于2017年03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