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同道酬赠集(第二十五集)
·今日微博
·关于杀生答客难
·关于国党和台湾(微集)
·狼图腾批判
·-《国学圣典》序:学习中华文化,培养君子人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纠偏】或谓儒家为“有根的世界主义”或“具有世界主义胸怀的爱国主义”。这么说不正确。应该有世界胸怀,应该爱国,但世界和国家(爱国)都没不能主义化即本位化。世界主义必然无根,爱国主义必无世界胸怀。世界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身之本在心,心之本在仁。唯有仁才有主义的资格。

   【主义】相对于人,天下国家都是客体,是人关爱、建设的对象。爱护国家心怀天下,理所应当,礼所应当。但是,不能让它们喧宾夺主地主体化、本位化即主义化。对于天下国家来说,人才是主体。而对于肉体身意识心而言,仁性(天命之性)又是更加根本的。故仁是生命之主,也是天下国家之主。

   【我见】皇帝和总统的区别:皇帝具有道统、民意之双重合法性,总统唯有民意合法性。故皇帝意味着上得天命,下得民意,德位相称,德位双高,总统只是竞选期间民意支持率最高。当然,这里的皇帝是就其原始义而言,非秦始皇所谓的皇帝和秦汉以后的皇帝。

   【儒理】儒家道德,并非一味自律,毫不责人,只是重在自律自责(自我要求),轻于律人责人,严于律己宽于责人,躬自厚而薄责于人,这是儒家道德一大特色。如果反过来,躬自薄而厚责于人,对自己要求宽松,对他人标准高严,那就非正人、非正派了。

   【媚民】很多人知道媚君可耻,但不知道媚民同样可耻。两者往往殊途同归,善媚愚民暴民者同样善献媚昏君暴君。民国知识群体好媚民,共和国知识群体既下媚民又上媚君。而现代暴君亦特别善于谄媚人民,让人民受尽欺压受尽奴役,还为之颠倒为之疯狂,甚至为之抛头颅洒热血而无悔。

   【束脩】脩,干肉也。《說文》:“脩,脯也。”《仪礼•有司彻》:“取糗与腶脩。”《周礼•天官》:“凡肉脩之颁赐,皆掌之。”《正字通》:“肉條,割而乾之也。”“修,飾也。”脩与修分为二。束脩,本义为十条干牛肉(脯十脡曰束。)其余解释为引申义。自行束修以上,表示求学诚意而已,论礼实甚微薄。

   【解经】刚才提及《曲礼上》“礼闻来学,不闻往教。”前面一句是:“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找过多种译文,感觉都不对。我这样理解:取于人:我取法(学习)于他人;取人,命人取法于我。取于人是好学不倦,来学则教是诲人不倦,取人和往教则是好为人师。

   【师尊】礼不“往教”而重师尊,其中有大理在焉。那是为了维护道之尊严,也是为了教育之有效。蒙卦说:“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应也。”反过来,我求童蒙则志不应;“初筮告,以刚中也。再三渎,渎则不告,渎蒙也。”渎则告之无益,亵渎了启蒙的初衷。

   【师尊】孟子说:“挟贵而问,挟贤而问,挟长而问,挟有勋劳而问,挟故而问,皆所不答也。”如果理解为孟子喜欢摆架子,那就大错特错了。有时候不屑之教也是教。他说:“教亦多术矣,予不屑之教诲也者,是亦教诲之而已矣。”孔子对孺悲的态度,就是典型的不屑之教。

   【态度】儒家直面所有问题,包括自身问题。若儒家文化真有问题,历代圣贤绝不会执迷不改讳疾忌医;若历代圣贤真有问题,当代儒者也不应文过饰非遮丑掩臭。但若儒家文化和历代圣贤没有问题,儒者也不宜故作谦虚清高态,坐视圣贤被误会或诬蔑。至于附和外道、诬蔑圣贤者,更是儒家和中华之罪人!

   【立言】有德者必有其言,必有正言真言,也就是说真话、说真理。真话真理,可以利人利世,可以立人达人,也是自达自立的表现。立言与立德立功一起,被古人视为三不朽。立言不需要外在条件的配合,只要反求诸己、反身而诚即可,我欲立斯立矣。

   【看世界】民族主义是错误的。应该爱民族,但不能将它主义化。民族之前,还有个人的权利;民族之上,还有仁心和正义。负民族主义也是错误的。应该关心异族,但关心有度,不能纵容异族,危及本族。希特勒之民族主义和默克尔之负民族主义,都会对德国产生危害。

   【无后】子孙众多、瓜瓞绵绵是人生一大幸福。无后原因很多,未必是恶报,未必都可耻,但至少有不孝之嫌。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无后者,愧对父母和祖宗,也意味着缺乏后福,或许值得同情,但拿来当做光荣的事和伟大的表现来宣扬赞美,实在太愚蠢或太恶毒了。

   【东海曰】爱国主义其实就是国家主义,国家本位,与民族主义、社会主义同属于集体主义范畴,都与极权主义同道同性。高举爱国主义旗帜者,非恶则愚。注意,历代不少儒家诗人常被冠以爱国主义之名,都是张冠李戴或恶意诬蔑。儒家是民本位,虽然爱国家,绝不主义之。

   【朝鲜】中国人到了必须认清优劣、正邪、善恶和敌友的时候了。韩国是否优正善友姑不论,金氏政权是劣邪恶友则是毫无疑问的,它不仅是中国之敌,也是人类之敌。不能再把自己与金家恶势力捆绑在一起了,不能再认敌为友、逼良为敌了。

   【中韩】面对金氏政权愈演愈烈的核威胁,韩国引入萨德自卫,几乎是唯一的、本能的、必须的选择,面临生死关头,即使伤及中国,也是无奈之何。对此中国应该将心比心,顾及韩国安危。正确的应对措施是与韩美一起,采取有效手段及时消除金氏核威胁,即使采取战争手段也在所不惜。

   【反韩】姑不论有理无理,这些爱国贼粗鄙无礼到了极致。这些街头反韩闹剧,只会令正人君子和国际社会齿冷。或谓街头反韩爱国贼并非都傻,有些人是装傻,那些文理不通、粗鄙下流的标语,就是有心人故意而为,故意将爱国活动搞成笑料和让人恶心的丑剧,出幕后煽动操纵者的丑。其然,岂其然乎?

   【朝鲜】道义是利益之母,道义是最大的利益。唯利是图,见利忘义,最为不利。这种人要么无利可图,得不偿失,或者神憎鬼厌;要么后患无穷,多灾多难,甚至遗祸子孙。这种人必遭正人厌弃,必无真心朋友,必多敌人仇人。个人如此,团队如此,国家亦如此。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

   【法眼】古往今来所有邪恶势力无不危险重重。主要有三重:第一重来自正义力量,会招来正义的打击;第一重来自外部邪恶势力,易招致邪恶的攻击;第三重来自政权内部,内斗是邪恶势力的宿命,越是邪恶,内斗起来越是动物凶猛。不少恶势力即使没有外敌,也会因内斗而灭亡。

   【法眼】团结有赖于一定的真诚。恶人恶势力都是极端权力主义、利益主义和利己主义者,丧心不诚,有时或会互相勾结、利用,绝不可能精诚团结。这是一个历史定律,是天道良知对恶势力的绝对性、永久性诅咒。从暴秦到洪杨帮再到毛帮,无不你死我活残酷内斗。

   【善良】看到一个标题:《你的善良里藏着你的贵人》,很喜欢。可以引申一下,你的善良里藏着你的幸福和幸运,藏着你人生的美好和意义。狭义而言,善良指善意善念善言善行。大而言之,仁性良知是最大的善良,一切善良之母。人生最大的意义是遵循义路,回归仁宅。2017-3-6余东海于南宁

(2017/03/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