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旧詩十首]
东海一枭(余樟法)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一笑居然有老黄
·东海思想概要
·杀人不道德与不道德杀人---浅答闲话
·致正在天心、精卫二君
·国内“反枭”文章,令我哭笑不得
·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享受生命,笑对一切----答网友
·开生命新境界,创社会新文明---答自由中国网友
·谁最害怕“道德批评”?
·秋菱:次韵东海一枭《幽居写怀》(好诗共赏)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留别闲话君
·当心读书读傻了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伪哲理举例
·自题《仁本主义大纲》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小人自龌龊,安知大士怀---关于君子小人之辨答刘大先生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傅小松:再谈“三比老枭”
·“彻上彻下彻里彻外”
·九狮山民:奉和枭兄七绝一组(一、二)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答萧老版
·上网九年
·瓮安事件有感
·当心读书读傻了(续)
·茅于轼犯了三个错误
·上海闸北血案抽思
·致严家伟先生
·勉励中共领导人及中华文化人兼自勉
·不要用谦卑来挡箭和遮羞
·为人类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中共、中华、你我他(组诗)
·仁本主义大纲
·对自由阵营的重要警示
·如丧考妣
·《彩虹战士》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尽心又随缘---与瑞瑞君及东海同道共勉
·不贵无过贵能改
·仁本主义有多大?
·你有指南针,我有试金石—答网友
·方应看:请给个理由!
·自兴何必待文王
·九狮山民:步韵写怀自寿呈东海老人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詩十首

   旧詩十首
   
   鷹
   鋭眸凝電火,怒翅挾驚雷。
   世上狡狐兔,聞風膽盡摧!


   
   錯過
   錯失靑春悔已遲,落花豈有再登枝?
   當年多少尋常事,抱恨重尋盡是詩。
   
   獨立
   木葉蕭蕭遍地秋,秋聲凛冽撼危樓。
   樓頭獨立誰家子,一夜霜風雪滿頭。
   
   獨步
   曾借千山隱獨蹤,乘興嘯月最高峰。
   輕揮竹杖敲天碧,絶響長傳外太空。
   
   梟
   豪聲發天際,猛氣壓危樓。
   日落雲如鐵,霜嚴翅更遒。
   千爭甘喋血,百折不回頭。
   極目獨孤影,神馳萬里秋。
   
   夜深二首
   其一
   夜深難築夢,吟苦不成詩。
   落葉聲疑雨,孤燈鬢有絲。
   途窮休怨鬼,婦老漸成獅。
   世味嘗應遍,酸咸我自知。
   
   其二
   徒倚陽臺久,露霜侵敝衣。
   纏綿腸九曲,家國淚雙垂。
   逐日情空熾,憂天意轉癡。
   中心何耿耿,雲外一星知。
   
   感事
   白發樓頭亂,黑雲天際橫。
   四周多虎視,遍地盡蠅營。
   大陸成孤島,西風撼赤旌。
   何時發獅吼,重振漢唐聲!
   
   登樓
   西風肅殺滿荒城,醉倚殘陽百感盈。
   遍地雞蟲雙眼白,萬家憂樂寸心縈。
   天涯落拓書生氣,筆底鏗鏘金石聲。
   吟罷浮雲多變色,明朝誰與定陰晴?
   
   自題寄友
   少年氣盛出山深,浪子歌成淚滿襟。
   商海飄零歸學海,花心萎謝賸冰心。
   觀人獨具金剛眼,寄意聊憑焦尾琴。
   偶展霜鋒君識否?天風海雨一狂吟!

此文于2017年03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