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旧詩十首]
东海一枭(余樟法)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詩十首

   旧詩十首
   
   鷹
   鋭眸凝電火,怒翅挾驚雷。
   世上狡狐兔,聞風膽盡摧!


   
   錯過
   錯失靑春悔已遲,落花豈有再登枝?
   當年多少尋常事,抱恨重尋盡是詩。
   
   獨立
   木葉蕭蕭遍地秋,秋聲凛冽撼危樓。
   樓頭獨立誰家子,一夜霜風雪滿頭。
   
   獨步
   曾借千山隱獨蹤,乘興嘯月最高峰。
   輕揮竹杖敲天碧,絶響長傳外太空。
   
   梟
   豪聲發天際,猛氣壓危樓。
   日落雲如鐵,霜嚴翅更遒。
   千爭甘喋血,百折不回頭。
   極目獨孤影,神馳萬里秋。
   
   夜深二首
   其一
   夜深難築夢,吟苦不成詩。
   落葉聲疑雨,孤燈鬢有絲。
   途窮休怨鬼,婦老漸成獅。
   世味嘗應遍,酸咸我自知。
   
   其二
   徒倚陽臺久,露霜侵敝衣。
   纏綿腸九曲,家國淚雙垂。
   逐日情空熾,憂天意轉癡。
   中心何耿耿,雲外一星知。
   
   感事
   白發樓頭亂,黑雲天際橫。
   四周多虎視,遍地盡蠅營。
   大陸成孤島,西風撼赤旌。
   何時發獅吼,重振漢唐聲!
   
   登樓
   西風肅殺滿荒城,醉倚殘陽百感盈。
   遍地雞蟲雙眼白,萬家憂樂寸心縈。
   天涯落拓書生氣,筆底鏗鏘金石聲。
   吟罷浮雲多變色,明朝誰與定陰晴?
   
   自題寄友
   少年氣盛出山深,浪子歌成淚滿襟。
   商海飄零歸學海,花心萎謝賸冰心。
   觀人獨具金剛眼,寄意聊憑焦尾琴。
   偶展霜鋒君識否?天風海雨一狂吟!

此文于2017年03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