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儒家学者余东海兄,早年是一位诗人,曾经是一位激烈的自由主义者,最后却归入了儒门,近年来有一系列的儒学著作问世!这是一位学问扎实、义理贯通、一身正气、勇往直前的人。他的儒家学问、见解和对于事物的看法,已深得儒家精髓并能结合儒家义理,与时俱进,给予发扬光大。他身负着一种“苦难归于我、光荣归于孔子”的道义和精神,传布与弘扬儒家教义,四处与那些反儒或对儒家抱有偏见的人和思想作战,东征西讨、南诛北伐、罪古叱今,对于现实生活的乱相,更是厉声呵斥,倍加谴责,主张儒家的义刑义战,他本身就像一位一往无前的战士,嫉恶如仇,奋不顾身,恨不得与那些丑恶现象同归于尽!

   我同情与钦佩着他,对于我们的世界,我也觉得道德的沦陷过于严峻,世风的堕落过于深重,需要这样勇于声讨和义战的战士,需要霹雳般的战斗手段。但是,我又因为他的过于勇猛与激越,因为他表现出来的愤疾与刚烈,而担心他会有失宽宏、失去儒家一种海纳百川的包容气概和精神。王阳明到老年的时候,曾取谑自己年轻时身上的抗厉之气,我觉得他身上似乎正有那样一种抗厉之气,犹未去除,有待磨砺。

   他对于儒家的护道,表现出一种以我为是、以人为非、唯我独尊、任我独行的味道,这样延伸下去,岂不是又将成为一种儒家专制?所以,在拜读他的许多著作后,掩卷之余,不免若有所忧焉。2017-3-27

   【东海附言】粟子珍是我多年文友,读了东海丛书,写了一点读后感发在其qq空间并惠寄了一份给我,感谢他的关心,特为转发一下。其中提到王阳明关于抗厉气的反思,我在写于2007-8-8《回到九龙山-----还乡漫记》中也有提及,附录于此:

   “偷闲读儒佛经典。读到《王阳明全集-传习录拾遗》中的一段话,不禁凛然自警,赧然自惭。《传习录拾遗》第十三条:“先生初登第时,上《边务八事》,世艳称之。晚年有以为问者,先生曰:此吾少时事,有许多抗厉气。此气不除,欲以身任天下,其何能济?”自想落网以来,痛斥特权,大反专制,固然不乏浩然正气,却也有许多抗厉气和张扬浮躁偏激乖戾之气,自己这些不良习气不消除,欲追求先进政治、振兴中华文化、弘扬东海之道,“其何能济”呀?”

   又经过十年磨砺,自信身上浩然之气更加充足,而抗厉之气已渐消除,想不到落在故人眼里,依然犹未去除,值得警惕焉。

   至于“以我为是、以人为非、唯我独尊、任我独行的味道”,或许故人有所误闻。对于是非善恶,儒眼自有明辨,对就对,错就错,毫不含糊。若人有非,若我为是,也毫不客气。唯我独尊则不敢。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明辨是非善恶,亦与尊重他人言论信仰自由毫无矛盾。故完全没有必要担心东海发展下去“又将成为一种儒家专制”,赫赫。2017-3-27余东海于南宁

(2017/03/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