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仁者】仁本主义者,可以在仁义的大本营中,海纳佛家的慈悲、道家的逍遥和西学的自由。仁爱苍生,努力与乐;与民同患,一心拔苦,这是仁者的慈悲。既能入世,仁民爱物;又能超越,逍遥物外,这是仁者的逍遥。内而独立,道德自由;外而追求,政治自由,这是仁者的自由。

   【尊与谄】《曲礼上》说:“夫礼者,自卑而尊人。虽负贩者,必有尊也,而况富贵乎?”无论贫富贵贱,都应予以尊重,这是礼的要求。但有礼有教养、“自卑而尊人”的表现,很容易被世俗误解为谄媚。连孔子都曾饱受误会,叹息说:“事君尽礼 人以为谄也。”何况他人,何况学绝道丧的今世。

   【尊卑】没有尊卑之别,那是民粹主义;将尊卑绝对化极端化,将尊卑关系“发展”为主奴关系,那是极权主义。尊卑有别,尊卑有度,卑者有尊,尊者当卑,制度规定之尊卑,不碍良知本质之平等。这是儒家特色。礼就是区别尊卑、又掌握其“度”的。

   【巨婴国】反儒派一大共同点,一个字:蠢;两个字:反常。他们不懂道德真谛,不明历史真相,于中西文化都不求甚解,却在很多常识性问题上故意唱反调,还自以为深刻。秋风兄说“反传统的小文人都是巨婴”,然哉。反儒家的文人,要么巨婴如老庄,要么巨恶如商韩,反儒家的政客,必是巨恶无例外。

   【看中国】韩国抱怨遭中国“不公对待”向WTO诉苦,我外交部:民意如此。这个推卸责任法可笑而无效。导良民意、教化民众、惩罚违法犯罪者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民意不良,民众违法,愚民刁民暴民横行,理所当然,罪在政府,是政府无能所致---姑不论有关部门是否纵容煽动民众上街闹事。

   【儒眼】美国智库胡佛研究所称,中国行为的背后是将韩国视为无能小国的“大汉民族主义”与中国中心主义,又称为汉族国粹主义。都是胡说。事实真相是,汉族饱受马族歧视,国粹最被民粹反对。马邦反韩,背后是邪官恶吏与刁民暴徒的结合,最准确地定义是:马族民粹主义。

   【清朝】由于民国政治文化环境之局限,钱穆对清朝评价甚低,以只见法术不见制度的狭义部族政权定位之。可以理解但不宜认同。论文化教育和制度,论对道统的尊重,论政治文明度社会和谐度,论经济军事实力,论疆域之广和历时之久,民国哪一点配与清朝并论。清朝若非中华,民国更加蛮夷矣。

   【清朝】明太祖云:“胡虏无百年之运”,颇有道理。胡虏、夷狄意味着野蛮落后,其政权或脆而不坚,或坚而不久。古代儒家王朝,寿命相对都长。故一个古代王朝历时长短,也可作为判断华夷的参考标准。清朝三百年,为时不短,说明它有一定的文明性,非夷狄政权所能。东海的偏统定位,最为中肯。

   【反美】朝鲜情结和反美情结,相辅相成,都是反常、颠倒的。如果说朝鲜情结是以德报怨,认贼为友;反美情结就是以怨报德,恩将仇报。《礼记》说:“以怨报德,刑戮之民也。”这种反常的民众很容易自招刑罚和杀戮。这种颠倒的政权同样大不吉祥,容易引起内乱或招来外患。

   【反美】“反美至上。只要不利于美国就行,宁可自己付出代价。”这就是反美情节,也是非人化的特征,宁愿不利己也要损人,而且要损害的是曾助我抗日、有恩于己的人。这比一般损人利己的小人更可怕更可恶。注意,反美和防美是两回事。对美国和西方适度防范,是正常的国家行为。

   【反美】或谓有些人反美爱朝是因为同情弱者,或许。但这种同情也是反常而不义的,或者是伪同情。正邪比强弱更重要。弱者若是邪恶,就不值得同情。金氏政权虽弱,却是朝鲜的恶霸。真正值得同情的是朝鲜人民。主持或者支持灭金之战,是对朝鲜人民最好、最实际的同情。

   【朝鲜】2012、4、13 凤凰卫视《总编辑时间》吕宁思念了朝鲜前领导人一段语录:“如果我们失败了,我一定要炸掉地球,和美帝国主义同归于尽。一个没有朝鲜的地球还有什么好留的呢?”“没有先军朝鲜的星球是不会存在的。”凭这两句话,金氏王朝就必须被消灭,也必定被消灭。人类与之不兼容也。

   【读书】以前上图书馆,满心都是敬畏,感觉自己特别渺小。皈儒以后上图书馆,对于四壁图书就有了俯视的心态,大多数现代著作,或充满破绽,或极其丑陋,或纯属垃圾。尤其是所谓的启蒙派、包括“自由派”和马列派的著作,几乎都是思想精神剧毒品。

   【提醒】人生美好,机会不少。纵有困难,不必烦恼。努力耕耘,终有收获,否极可泰,剥极可复。力学笃行,积善积德,反身而诚,自有其乐。前提是不要染上不可救药的恶疾,不要造下难以化解的恶业。有些恶疾只有死路一条,有些恶业必须到地狱走上一遭。

   【呼吁】现中国最需要的是严刑峻法。这个社会是名副其实的恶社会,罪恶空前深重。若不报虐以威,刑杀一批断绝善根、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难以有效阻止罪恶的泛滥。杀害子女比忤逆不孝、虐待父母更加反常反人性,更加丧心病狂,当置于新十恶之首。

   【态度】有一种人很讨厌:强不知以为知,看不懂而乱喷,甚至伪造对方话语和观点,无知无聊又无礼。对这类人东海一向“不敢得罪”,怕让人误会我心胸狭隘,不欢迎异议,让同道和有识之士不愿意惠赐批评。其实强不知以为知、看不懂而乱批也没关系,只希望他们批评时附上我的原话。

   【开蒙】有军报记者宣言:“民法总则定了!向英雄泼脏水,必遭法律严惩!”东海借用其言也作个道德开蒙和友好提醒:天理良知早定了,向圣贤泼脏水,对各界寻求事实真相、揭露假伪英雄的正人君子搞迫害,必遭天谴,必有恶报!勿谓言之不预也!

   【袁了凡】传曾文正公对《了凡四训》最为推崇,将其列为子侄必读书。此说不实。曾公仅在日记里提及袁:“自今日起改号涤生。涤者,取涤其旧染之污也;生者,取明袁了凡之言‘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也'。”谈不上推崇。袁及其书不失为善人善书。其书不妨欣赏,不必高推和必读。

   【袁了凡】易经说“圣人以神道设教”,原意为圣人依据天道天理,开展道德教化。后来“神道设教”引申出“利用神佛作为教育手段”之意。佛道两教就是“神道设教”的,两教中人难免有时神神叨叨。在“修辞立其诚”和“浩然之气”方面,不能以儒家标准衡量和苛责他们。

   【呜呼】朋友圈有一篇文章题为:《不懂经济学,会把善事做成傻事》。东海曰,不懂道德学,不明道德常识,会把善事做成恶事,或者把恶事当成善事。百年来大量邪恶,例如物本主义信仰、集体主义道路、共产主义运动、民粹主义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等等,都被视为正义事业。呜呼蠢哉。

   【击蒙】或谓“董仲舒搞天人感应的时候,就是阴阳家。”此言可笑。这种可笑的学者很多,见到讲法就以为是法家,讲道就以为是道家,讲阴阳就以为是阴阳家,讲名就以为是名家,都讲就以为是杂家。殊不知,儒家于法、道、阴阳、名等等无不重视无不讲,而且讲得最透、最正。

   【击蒙】或说天人感应是儒家抄袭阴阳家的,殊不知天人感应本是儒家经义之一,东海曾有《天人感应论》一文详论之。要说抄袭,是阴阳家袭了儒家。其实,诸子百家的思想理义,无不发端于孔子编撰的六经,故儒家为百家之基。百家中最高明的道家,亦不过“偷得易经半部”(康有为语)耳。

   【女祸】牝鸡司晨是《尚书•牧誓》中骂殷纣王的,这里的牝鸡指妲己。历史上牝鸡不少,著名的就有十几只。其中以骊姬、胡充华(北魏胡太后)、武则天、慈禧四只最恶劣,骊姬阴狠,胡充华淫毒,慈禧刁恶,都比妲己坏多了。武则天更是集阴狠、淫毒、刁恶于一身。

   【儒眼】恐怖主义与极权主义同恶而相通。恐怖主义是宗教极端主义,极权主义是政治恐怖主义。两者都有五反性:反人道、反人权、反人生、反人性、反人类;两者都悖逆天命,草菅人命,都善于制造人道主义灾难。当然,两种组织和势力自身更加灾难深重,都没有好下场。

   【儒眼】荀子和董子都被称为外王学大师。其实荀子不通内圣学,其外王学根基不足,并不中正,董子则内外双通,是真正的大师。可惜其学说包括礼论、人性论饱受误解,其历史地位和在儒门中的地位,都被严重低估了。我在依重要性排序的中国十大思想家名单中,将他排在孔孟之后,让他位居第三。

   【儒理】世人多不喜听真话,不喜他人批评异议,纠误指正。殊不知,真话直说、责难陈善是对人最高的尊重,是视对方为愿听真话的君子人。孟子说:“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李二曲说:“责难陈善,不特事君宜尔,即事师交友亦然。”2017-3-23余东海于南宁

(2017/03/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