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前不久媒体报道,“北京版盲井案” 5名案犯相继落网,北京市三中院对此案进行了宣判,认定五名案犯均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马海有布、吉则阿支死缓,判处其他2名案犯无期徒刑,1名案犯有期徒刑15年。

   故意杀人,就是死罪,尤其是在恶性刑事案件层出不穷的恶社会,主犯更应杀无赦。居然只判处死缓和有期徒刑,轻了。

   这还算好的,毕竟死缓。比这更过分的重罪轻判的判例多着。例如,极端忤逆、危及父母者,杀害子女和婴儿者,恐怖主义者,有毒食品制造者,贪腐数额特别巨大者,强奸犯,抢劫犯,人贩集团首犯,都适用死刑。但很多穷凶极恶的罪犯被从轻了,尤其是某些有背景和后台者。

   不仅中国如此,西方更加轻刑。媒体报道,德国6岁女童被穆斯林难民强奸,女童父亲持刀试图向强奸犯报复而被警察击毙。抢劫犯被判20个月徒刑,缓刑,不用进监狱服刑。这个判决太圣母了。这种圣母情结的政治化司法化,是文明品质不高的表现,也是对社会罪恶和宗教恐怖很好的鼓励。

   另外,西方惯于圣母式地把废死与人权问题搭在一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借人权日表态:“联合国将继续努力终结死刑,21世纪没有死刑的一席之地”云,这就是圣母情结作怪。其实废死无助于维护人权,不利于阻止犯罪。对草菅人命、罪大恶极之罪犯的仁慈,恰是对被害者的不公平。刘邦“杀人者死”这一规定具有超时代的普适性。杀害无辜者死,天经地义。

   废死应是政治文明达到一定程度之后的水到渠成,而不是在一个恶性刑事案件频仍的社会强行推动,那只会更加鼓励各种罪恶更加肆无忌惮。换言之,盛世可以轻刑,轻刑不能制造盛世。如果乱世而轻刑,只会乱上加乱。一个国家会因为文明提升而减轻刑罚、废除死刑,但不会因为重罪轻判、废除死刑而提升文明。这方面儒家的司法原则值得现代人参考。

   《尚书-吕刑》说:“刑罚世轻世重,惟齐非齐,有伦有要。”意谓刑罚轻重程度应该因时而异,根据每个时代的实际情况决定,既要罪责相适应,又要有理有据。《周礼•大司寇》规定:“刑新国用轻典,刑平国用中典,刑乱国用重典。”周公曾命康叔在殷商故地卫国颁布《酒诰》规定,官员聚饮,一经发现,全部逮送周都统一处死。这堪称史上最严的禁酒令,也是乱国重典的最好例子。

   《礼记》说:“父之仇弗与共戴天,兄弟之仇不反兵,交游之仇不同国。”(《曲礼上》)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兄弟之仇,见到仇人径直杀掉;朋友之仇,不能共处一国。对君父家国之仇和盗贼暴君之恶讲宽容,是极端的以德报怨、仇将恩报,非善类也。故《礼记》说:“以怨报德,刑戮之民也。”

   仁者爱人,仁者宽容,儒家尊重异议,宽容过错。但是,绝不尊重和宽容邪恶。对邪说应该依理批判,以免其泛滥成灾,误导世人;对罪恶必须依法惩处,不容其仗势欺人,危害社会。儒家政府的义刑义战,正义之士的义杀和复仇,都是针对恶人恶势力的。在罪恶得到应有的惩罚之前主张宽容,是东郭先生式的宽容,伪宽容。以宽容之名,行助恶之实。对罪恶的宽容就是对良知对人民的犯罪。

   向乱世倡废死,对大恶讲包容,是西方白左、圣母和中国特色自由派的共同点。这种自以为好、自以为善的乡愿,其实成事成善不足,纵罪助恶有余,对恶人恶势力起到了帮凶所起不到的作用。

   孔子说:“敬而不中礼谓之野,恭而不中礼谓之给,勇而不中礼谓之逆。”又说:“给夺慈仁。”意思是说,虔敬而不合乎礼,叫做土气;谦恭而不合乎礼,叫做辞给;勇敢而不合乎礼,叫做乖逆。巴结会导致慈悲仁爱之心的丧失。慈仁之心被辞给夺走了。给,辞给,口齿敏捷而无诚意。王夫之释:“给者,便捷足用而无实也。”相当于巧言令色。《论语》“御人以口给”,何晏注:“佞人口辞给。”

   东海加一句:宽而不中礼谓之弛,弛夺慈仁。意谓宽容而不合乎礼,叫做废弛。本有慈仁之心,却因废弛而被废除了。弛,废弛、放废义。《前漢•武帝紀》:“跅弛之士。”註:“跅者,跅落無撿局也。弛者,放廢不遵法度也。”弛,这里指过度、反常、非礼的宽容,伪宽容。

   值得一提的是,政治宽纵、刑法松弛是元朝之亡的重要原因。自忽必烈建元至顺帝初年七八十年间,天下死囚审谳已定,却不执行死刑,皆老死于囹圄,又动辄大赦和纵放死囚,严重伤害了法律的严肃性,导致民不畏法。朱元璋有鉴于此,反其道而行之,遂一切从严,奈何矫枉过正,以致过于严酷。司法过于宽松和过于严酷,都是对王道的偏离,或者说都是夷狄化倾向的表现。

   恶有恶报,这是天理和因果律。但政府有责任必须将恶报落实到法律层面,对罪恶行为,报以公正的法律。这是顺天应天、敬天保民、替天行道、道援天下的必须。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是仁政必扬善必惩恶,不惩恶不足以扬善,不惩恶不足以称仁。

   王道政治,厚责于官而薄责于民,对于良民很宽容,对于罪恶零容忍。不教而诛谓之虐,教而不诛谓之纵。今时今世,儒家若有机会有权位,礼当以重典乃至战争的形式体现天道的公正。对内有义刑,重用正人君子,铲除朝野恶势力,对教而不改者严刑峻法;对外有义战,团结健康国家,消灭金氏之类邪恶政权。

   正写作本文时,新浪微博上看到“5岁女童遭亲妈虐待致死”的讯息,怒不可遏。杀人者死,杀害儿女也一样。比起杀害他人和成年人,杀害幼童和亲生儿女,性质更加恶劣,更加不可饶恕。对于虐待父母和杀害子女者,死刑是最适合的,必须的。让这类两脚恶兽继续活着,是人类的耻辱。

   那些喜欢重罪轻判的法官,也应该受到追究。轻罪重判有罪,乱世轻刑、重罪轻判也是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是对罪恶的纵容和鼓励。2017-3-18余东海海外:北京之春;国内:中国文化基金会

(2017/03/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