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东海一枭(余樟法)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前不久媒体报道,“北京版盲井案” 5名案犯相继落网,北京市三中院对此案进行了宣判,认定五名案犯均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马海有布、吉则阿支死缓,判处其他2名案犯无期徒刑,1名案犯有期徒刑15年。

   故意杀人,就是死罪,尤其是在恶性刑事案件层出不穷的恶社会,主犯更应杀无赦。居然只判处死缓和有期徒刑,轻了。

   这还算好的,毕竟死缓。比这更过分的重罪轻判的判例多着。例如,极端忤逆、危及父母者,杀害子女和婴儿者,恐怖主义者,有毒食品制造者,贪腐数额特别巨大者,强奸犯,抢劫犯,人贩集团首犯,都适用死刑。但很多穷凶极恶的罪犯被从轻了,尤其是某些有背景和后台者。

   不仅中国如此,西方更加轻刑。媒体报道,德国6岁女童被穆斯林难民强奸,女童父亲持刀试图向强奸犯报复而被警察击毙。抢劫犯被判20个月徒刑,缓刑,不用进监狱服刑。这个判决太圣母了。这种圣母情结的政治化司法化,是文明品质不高的表现,也是对社会罪恶和宗教恐怖很好的鼓励。

   另外,西方惯于圣母式地把废死与人权问题搭在一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借人权日表态:“联合国将继续努力终结死刑,21世纪没有死刑的一席之地”云,这就是圣母情结作怪。其实废死无助于维护人权,不利于阻止犯罪。对草菅人命、罪大恶极之罪犯的仁慈,恰是对被害者的不公平。刘邦“杀人者死”这一规定具有超时代的普适性。杀害无辜者死,天经地义。

   废死应是政治文明达到一定程度之后的水到渠成,而不是在一个恶性刑事案件频仍的社会强行推动,那只会更加鼓励各种罪恶更加肆无忌惮。换言之,盛世可以轻刑,轻刑不能制造盛世。如果乱世而轻刑,只会乱上加乱。一个国家会因为文明提升而减轻刑罚、废除死刑,但不会因为重罪轻判、废除死刑而提升文明。这方面儒家的司法原则值得现代人参考。

   《尚书-吕刑》说:“刑罚世轻世重,惟齐非齐,有伦有要。”意谓刑罚轻重程度应该因时而异,根据每个时代的实际情况决定,既要罪责相适应,又要有理有据。《周礼•大司寇》规定:“刑新国用轻典,刑平国用中典,刑乱国用重典。”周公曾命康叔在殷商故地卫国颁布《酒诰》规定,官员聚饮,一经发现,全部逮送周都统一处死。这堪称史上最严的禁酒令,也是乱国重典的最好例子。

   《礼记》说:“父之仇弗与共戴天,兄弟之仇不反兵,交游之仇不同国。”(《曲礼上》)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兄弟之仇,见到仇人径直杀掉;朋友之仇,不能共处一国。对君父家国之仇和盗贼暴君之恶讲宽容,是极端的以德报怨、仇将恩报,非善类也。故《礼记》说:“以怨报德,刑戮之民也。”

   仁者爱人,仁者宽容,儒家尊重异议,宽容过错。但是,绝不尊重和宽容邪恶。对邪说应该依理批判,以免其泛滥成灾,误导世人;对罪恶必须依法惩处,不容其仗势欺人,危害社会。儒家政府的义刑义战,正义之士的义杀和复仇,都是针对恶人恶势力的。在罪恶得到应有的惩罚之前主张宽容,是东郭先生式的宽容,伪宽容。以宽容之名,行助恶之实。对罪恶的宽容就是对良知对人民的犯罪。

   向乱世倡废死,对大恶讲包容,是西方白左、圣母和中国特色自由派的共同点。这种自以为好、自以为善的乡愿,其实成事成善不足,纵罪助恶有余,对恶人恶势力起到了帮凶所起不到的作用。

   孔子说:“敬而不中礼谓之野,恭而不中礼谓之给,勇而不中礼谓之逆。”又说:“给夺慈仁。”意思是说,虔敬而不合乎礼,叫做土气;谦恭而不合乎礼,叫做辞给;勇敢而不合乎礼,叫做乖逆。巴结会导致慈悲仁爱之心的丧失。慈仁之心被辞给夺走了。给,辞给,口齿敏捷而无诚意。王夫之释:“给者,便捷足用而无实也。”相当于巧言令色。《论语》“御人以口给”,何晏注:“佞人口辞给。”

   东海加一句:宽而不中礼谓之弛,弛夺慈仁。意谓宽容而不合乎礼,叫做废弛。本有慈仁之心,却因废弛而被废除了。弛,废弛、放废义。《前漢•武帝紀》:“跅弛之士。”註:“跅者,跅落無撿局也。弛者,放廢不遵法度也。”弛,这里指过度、反常、非礼的宽容,伪宽容。

   值得一提的是,政治宽纵、刑法松弛是元朝之亡的重要原因。自忽必烈建元至顺帝初年七八十年间,天下死囚审谳已定,却不执行死刑,皆老死于囹圄,又动辄大赦和纵放死囚,严重伤害了法律的严肃性,导致民不畏法。朱元璋有鉴于此,反其道而行之,遂一切从严,奈何矫枉过正,以致过于严酷。司法过于宽松和过于严酷,都是对王道的偏离,或者说都是夷狄化倾向的表现。

   恶有恶报,这是天理和因果律。但政府有责任必须将恶报落实到法律层面,对罪恶行为,报以公正的法律。这是顺天应天、敬天保民、替天行道、道援天下的必须。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是仁政必扬善必惩恶,不惩恶不足以扬善,不惩恶不足以称仁。

   王道政治,厚责于官而薄责于民,对于良民很宽容,对于罪恶零容忍。不教而诛谓之虐,教而不诛谓之纵。今时今世,儒家若有机会有权位,礼当以重典乃至战争的形式体现天道的公正。对内有义刑,重用正人君子,铲除朝野恶势力,对教而不改者严刑峻法;对外有义战,团结健康国家,消灭金氏之类邪恶政权。

   正写作本文时,新浪微博上看到“5岁女童遭亲妈虐待致死”的讯息,怒不可遏。杀人者死,杀害儿女也一样。比起杀害他人和成年人,杀害幼童和亲生儿女,性质更加恶劣,更加不可饶恕。对于虐待父母和杀害子女者,死刑是最适合的,必须的。让这类两脚恶兽继续活着,是人类的耻辱。

   那些喜欢重罪轻判的法官,也应该受到追究。轻罪重判有罪,乱世轻刑、重罪轻判也是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是对罪恶的纵容和鼓励。2017-3-18余东海海外:北京之春;国内:中国文化基金会

(2017/03/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