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无敌】真正的王道,不仅领导人和领导阶级品质要高,政治、制度、法律品质也要好,还要有足以克敌制胜的军力。所谓有文事必有武备,真正的王道文明必有克制乃至消灭野蛮的准备和力量。《春秋》说王者无敌,孟子说仁者无敌,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圣经无戏言、圣贤无戏言也。

   

   【击蒙】或谓“德治是反法治思维”,此言其蠢无比,充满五四臭味。仁政德治必须落实于制度和刑法,制为礼制,刑为祥刑,德主刑辅。德治不是反法治,而是优于法治,超越法治。德治强调教化的重要性,反对不教而诛;同时特别重视法律的公正性和适宜性,所谓“刑罚世轻世重”。

   

   【无漏】孟子说仁者无敌,东海曰圣言无漏。圣经圣言中正圆满没有漏洞,是儒门共识。圣德大而化之,从心所欲不逾矩;圣境广大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古往今来没有比圣德更圆满的德、没有比圣人更伟大的人了。可以断言,看圣人有漏,必是看的人自己有洞。

   

   【王夫之】购得《船山遗书》,人物介绍曰“古典唯物主义思想的集大成者”,开头就错,物人之心度仁人之腹。船山先生堂堂大儒,怎么可能认同物质第一性,不仅船山,不仅古来所有真儒,就是佛道两家历代大师大德,也不可能唯物主义。儒家唯仁,佛家唯佛,道家唯道,这是常识。

   

   【民国】民国知识分子,大多不坏,但普遍轻薄、浮躁、虚妄、骄狂而愚蠢。他们学中学西,总是浅尝辄止,偏偏都很顽固自负自以为是,妄言妄行言行悖谬,对社会对政治对自己都不负责任---不是故意不负,而是缺乏负责任的能力。中国被这些文化二流子、思想轻薄子误惨害惨矣。

   

   【民国】五四启蒙派多像不学无术的庸医,明明一窍不通,偏偏信心满满,乱诊乱断乱开方,甚至把泻药毒药虎狼之药当做家常饭。例如,三民主义是泻药,民主主义、平等主义、马列主义都是毒药,反孔反儒更是剧毒无比。于是,启蒙派越努力,国病越重,民疾越深,社会越蒙昧。

   

   【击蒙】或谓“自古以来打败汉族的都是落后的游牧民族”云,违反历史常识的颠倒的蠢话。自古以来,落后的游牧民族,大多数时代是屈服于儒家王朝,偶尔猖狂一时,无不转瞬败亡。灭宋明的元清,虽然出身于游牧民族,但已颇为汉化也就是儒化,其政治文明度远远高于晚期的宋明。

   

   【我见】“墨守传统和全盘西化都不能应对巨变的社会现实”,此言甚是,但如果把“墨守传统”改为坚守道统,那就对了。传统有好有坏,道统则大中大正,是中华文化、文明和道德之本。坚守道统是反本,自可开新,因时制宜、从善如流地开出合乎时代要求的新制度来。

   

   【左右】左盗右娼,娼比盗好。娼妓比起强盗来,文明进步多了。但是,娼妓之上,还有良家妇女,还有窈窕淑女。

   

   【伪自由派】民主主义、民族主义、平等主义、集体主义都属于民粹主义,马列主义则是民粹主义与现代极权主义的结合。上述主义的信奉者和支持者都属于民粹派,不能称为自由派。真正的自由派,必然坚持自由主义,反对上述主义。百年来所谓的自由派民主派,伪多真少。

   

   【名义】政治大恶需要借口和名义。邪说之所以特别可怕可恶,就在于可以为邪恶人物和势力提供好借口好名义。马学就是邪说之尤。打土豪、分田地和公有化,都是赤裸裸的抢劫盗匪行为,一旦举起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大旗,就显得冠冕堂皇理直气壮了。

   

   【真谛】知我者众则民贵,知我者希则我贵。对于儒者来说,人不知而不愠,是理所当然的。仁者爱人,以人为贵;仁政爱民,以民为本。知我者众意味着尊儒者众,儒贵则人贵,民贵,民贵则国威,国威君自尊。知我者希意味着尊儒者寡,可悲的不是我,是人民、国家和领导人。

   

   【造谣】“造谣死全家”是网络流行语,或用于诅咒,或用来自誓,皆非君子所宜。君子修辞立其诚,绝不会造谣撒谎,但也不会强人相信。造谣是造业,妄语业。造谣多了,确实会恶化自己的命运,连累家人乃至子孙。习惯于造谣和诅咒者,皆非善类,不吉祥,远离为妙。

   

   【造谣】传谣有故意和失察之别。君子存心,光明正大,不可能故意传谣,但不排除有时候会因为失察而传谣。网络江湖假讯息泛滥,某些涉及民生苦难的信息亦真假莫辨。在一时未能核实的情况下转发了,可以理解。东海亦曾宁可信其有而关注转发过。或许这就是“君子可欺之以方”吧。

   

   【有感】昨日携内子、陪故人登青秀山,在桃花岛上得句曰:青秀山头一挥手,满山桃李尽开颜。春天来了,百花争相开放;儒家来了,世界亦将起变化。当然,这种变化是自微至显的潜移默化。尤其是儒家还在山脚彷徨的时候,影响力非常有限,对满山当道之冰雪无可奈何。

   

   【东海曰】或说:“清官好官可遇不可求,我们要好制度,不做清官梦。”这句话有两个问题。一、清官有助于良制建设。清官多了,制度不良,容易改良。相反,贪官多了,改变起来特别难,甚至越改越坏。二、清官可求。不仅好制度下多清官,好文化下也多清官。儒门多君子,儒官多清廉。

   

   【历史眼】西化派和马列派文化政治立场相反,但在反孔反儒方面高度一致,在抹黑历史、诋毁清官方面也不约而同。它们有两个共识:一是儒家王朝官贪吏恶,二是清官比贪官还坏。都是颠倒而反常识的。历代儒家王朝大多数时期,清廉是主流,即使晚期吏治败坏,仍然清官不少。只有马帮才会无官不贪。

   2017-3-10余东海于南宁

(2017/03/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