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曝新鲜
[主页]->[新会员区]->[曝新鲜]->[权力猎手郭文贵]
曝新鲜
·郭文贵YouTube直播被停用 推特脸书账号遭限制
·金融时报:郭文贵的基金可能枯竭
·三千华人纽约抗议郭文贵(组图)
·新京报:“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美国华人社团持续抗议郭文贵达100天
·新华网:“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新华网:“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郭文贵指使他人销毁会计资料 非法拘禁
·美国邪教“曼森家族”头目病死狱中
·警方:红黄蓝幼儿园股东涉孟建柱系谣言
·李明哲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五年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24天
·郭文贵可能精神崩溃
·郭大嘴大言不惭,妄想症日渐严重了
·郭文贵挪用、侵占华泰资金案宣判 五被告认罪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图)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2天
·郭文贵官司缠身 律师申请不代理3宗诽谤案
·圣诞夜me too反性侵集会公告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4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9天(视频)
·郭文贵是流氓无赖滚出美国
·美国曾资助邪教法轮功开发翻墙软件
·这个妈妈太残忍,殴打女儿还腌尸冰箱
·为猪代言成网红(图)
·郭文贵指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女儿高校任职 北大辟谣
·郭文贵指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女儿高校任职 北大辟谣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大骗子郭文贵进入第164天(视频)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大骗子郭文贵进入第166天
·杀女腌尸案是面照妖镜
·杀女腌尸,罪行罄竹难书
·澳大利亚籍毒贩柳腾蛟在上海被判处死刑
·神韵演出包含了大量的法轮功广告
·澳籍毒贩在广州被判死刑
·王进东女儿:李洪志是自焚事件的主谋
·“心灵法门”邪教在香港非法敛财被举报
·华裔男子创办“心灵法门”年敛财数亿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5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大骗子郭文贵进入第189天(图)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0天(图)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一:夏业良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一:夏业良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二:章立凡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三:西诺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四:韦石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五:李洪宽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六:刘刚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七:唐柏桥
·大骗子郭文贵把“民运”搅得稀巴烂
·勾结大骗子郭文贵的民运五妖孽
·苹果日报:“心灵法门”弟子举报该组织在港非法筹款(图)
·起底“心灵法门”:手握300万信徒 靠法会每年敛财数亿
·香港书商桂敏海二度被拘背后:“被失踪”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瑞典使馆想导演“拯救桂敏海”大片吗
·对于颁奖,桂敏海如是说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6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7天
·“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郭文鬼蠢晚第六集《烂人郭文贵》
·朋友圈不是法外之地
·郭文贵还有真话吗?姚明珊照片都搞错!
·网上谣言很多来自法轮功媒体
·看郭文贵如何打脸“放炮”花式自轰
·小夫妻在深圳散发邪教宣传品获刑
·南京两女子利用通讯信息宣扬邪教获刑
·南京两女子利用通讯信息宣扬邪教获刑
·南非邪教袭击警察局 导致5名警察死亡 警方击毙7人
·250对“统一教”邪教信徒持AR-15机枪参加集体婚礼
·郭文贵起诉书十大硬伤(图)
·自焚母女的肺腑之言
·法轮功不是什么无害的保健操
·邪教把我变成杀人犯
·“挺郭会”还能挺多久? 韩尚笑公开反郭!
·【#MeToo】是政治人物的照妖镜
·中央610职责划归中央政法委公安部 将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反邪教工作
·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请认清所谓“神韵”晚会的真实面目
·揭秘美国邪教NXIVM 发展女星 养性奴 勾结达赖
·发现组织利用邪教危害国家安全的情况线索可举报(图)
·大骗子郭文贵等人伪造国家机关公文案被侦破
·大骗子郭文贵掩盖不了犯罪事实(图)
·大骗子郭文贵掩盖不了犯罪事实(图)
·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改生日的铁证(上 )
·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改生日的铁证(上 )
·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改生日的铁证(下 )
·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改生日的铁证(下 )
·法沦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阻挠赈灾惹众怒(图)
·法沦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阻挠赈灾惹众怒(图)
·纽约侨胞愤怒声讨法沦功(组图)
·注意啦!这个人冒充佛祖招摇撞骗(图)
·李洪志关于用宗教包装法轮功经文难解的矛盾
·郭文贵低价抛售豪宅(图)
·郭文贵低价抛售豪宅(图)
·神韵演出,是法轮功反对中国的工具
·观众:这是一场伪装成文化舞蹈盛会的邪教表演
·决不让“5•28”血案重演(图)
·佛蒙特州七天网:神韵浮华背后的故事
·法轮功在美国的宣传真管用吗?
·图解:不自量力的“法轮功”(一)
·图解:不自量力的“法轮功”(一)
·华盛顿民众抵制法轮功(组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力猎手郭文贵

以扳倒刘志华、夺回盘古大观为开端,
   郭文贵与以马建为代表的国家强力部门少数腐败官员结成同盟,
   裹挟公权力为其所用,上演了多场公然的围猎
   
   文|财新实习记者 崔先康 记者 于宁 刘冉

   
   自2014年8月,48岁的郭文贵已经在海外漂泊半年多时间了。这应该是他人生中第四次出国流亡。
   根据财新记者的调查,郭文贵的第一次流亡在1999年前后。很多跟他有过接触的人说,那一次是为了躲债,他惟一的弟弟还被债主追杀砍死。但或许郭文贵还有更鲜为人知的理由。
   第二次确实是为了躲债。2005年,郭文贵正处人生低谷,分别位于奥运村和亚运村区域的两个金光闪闪的地产项目因缺钱而濒临易手绝境。他花光了所有借款,在一位帮他筹钱的朋友被警方逮捕后,郭文贵选择逃离。好在第二年,郭文贵就开始了否极泰来的转折,一次至关重要的结盟让他从此无役不胜。
   到了第三次出国避祸,就只是策略性的了。越多的胜利也意味着越多的敌人——包括昔日的朋友。2012年,敌人一起涌来,郭文贵暂避锋芒,之后大杀四方,将敌人送进了监狱和更漫长的流亡之路。
   这一年年底的十八大改变了很多东西,包括让郭文贵如鱼得水的昔日游戏规则。但即使身在海外,郭文贵并未收手,太多的胜利蒙蔽了郭文贵,也蒙蔽了他围猎的那些掌握国家安全和政法力量的盟友们。
   2014年12月19日凌晨,七八名外省警察突袭北京大学东门附近的博雅国际酒店。与郭文贵反目成仇争夺方正证券的前北大方正CEO李友仓皇逃走。同为枭雄的李友反戈一击,在末路逃亡中写信举报。2015年1月7日,郭文贵最重要的盟友之一、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落马。
   一个在特殊身份保护伞下不为人知的狐假虎威、虎狐勾结逼迫商业对手就范,为其失败的资本运作输血的模式,也由此曝出冰山一角。
   
   结交市委书记
   郭文贵是山东聊城莘县人,农家孩子出身,家里有兄弟姐妹八个,郭文贵行七,只是初中毕业。据传其父早年曾“闯过关东”,后携妻子返乡,所以郭文贵也能讲一口东北话。
   河南省会郑州是郭文贵起家之地,这里既是郭氏打通政商关系的演练场,也是郭文贵日后发迹的大本营。可能是为了凸显与郑州的特殊关系,郭文贵在国内常用的一张身份证显示,他是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出生于1967年2月2日。此外,郭文贵还有香港身份和多个英文名,其中一个获得证实的香港身份名为郭浩云。不过相关公司中的简历上显示,郭浩云(郭文贵)出生于1968年10月5日,1987年-1989年,为黑龙江政府职员;1989年-1992年,黑龙江林药联营公司郑州分公司主任;1992年-1993年,河南大老板家具厂董事长。
   以此推算,郭文贵在20岁左右开始外出谋生,后来到河南郑州进入商界。林药联营公司与大老板家具厂,均不必细考。郭文贵真正的起家,始于1993年9月,香港女商人夏平以香港爱莲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代表的名义,与郭文贵合资成立郑州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后变更为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裕达置业),郭文贵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此后经过一系列安排,整个公司主要归属郭文贵,更由其掌控。
   有了港商的月台和合资公司背景,裕达置业成立第二年,就拿下郑州市政府社区拆迁改造工程,并以此新建裕达国贸大厦。至1999年建成的裕达国贸大厦,紧邻郑州市委市政府,地理位置优越,高202.1米,共45层,是当时郑州第一高楼。郭文贵也因此被河南政商两界认识。
   结交权贵与郭文贵的早期创业相依相伴。早在1995年,裕达国贸大厦开工前后,时年27岁的郭文贵已是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的座上宾。1999年大厦建成后,郭-王利益链也臻于完善——这年11月,香港兆泽投资有限公司收购了裕达置业,王有杰的儿子王锴被任命为公司董事。而香港兆泽的老板郭浩云,正是郭文贵香港身份证上的新名字。
   王有杰认为郭文贵“讲义气、可以信任”,还曾通过儿子王锴,将数百万元人民币和美元转移至裕达置业存放。据称,当时是因为王家发生了“盗窃案”。
   2005年,已转任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王有杰被中央纪委调查,2007年1月以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王有杰的判决书显示,其担任郑州市委书记期间,与郑州多位房地产商交厚,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承揽工程、收购国有资产、征用土地、工程开发等方面谋取利益。不过,“积极配合调查”的郭文贵,并未在王有杰案中受到指控。
   
   无米之炊
   终究是财务上缺乏底气,裕达国贸大厦的建设对郭文贵并不容易。工程初期预算16亿元,但实际建设中远超这一预算,总投资达26亿元。裕达国贸大厦建成后,郭文贵并未结清各种债务。据媒体报导,裕达置业当时的总负债超过14亿元。
   仅工程款一项,就使郭文贵陷入诉讼泥潭。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下称中建二局)于1995年承建裕达国贸大厦,1997年6月大厦完工,总造价为2.4612亿元。但直到1999年6月,裕达方面仅支付了8975万元。1999年5月27日,中建二局就裕达置业拖欠工程款纠纷起诉至河南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裕达置业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于2002年8月23日做出终审判决,要求裕达公司于终审判决生效后15日内,向中建二局支付工程欠款、垫支的材料款等合计3129万元。
   郭文贵的开发资金主要来自土地抵押的银行贷款。在工程建设中,他还将楼层分层抵押换取贷款。他一度已经陷入债务危机,靠工行郑州分行给他发放新贷款救了一命。财新记者获悉,郭文贵曾累计以裕达国贸大厦66676.04平方米房产作为抵押,获取中国工商银行28笔贷款,合计5.88亿元,这一房产面积接近裕达国贸大厦总面积的三分之一。此外,郭文贵还进行民间借贷,其弟郭文奇就是在被债主追债中身死。
   事实上,郭文贵的第一桶金从何而来也并不清楚。有一种说法是,郭文贵早期曾有6000万美元是截胡了菲律宾政府追缴的贪污高官赃款,此事一度东窗事发。“当时郭文贵跑到美国躲起来,都想把裕达大厦给卖了,还在纽约见了买家,但最后没有谈成。”一位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回忆。
   
   摩根中心大翻转
   2002年左右,郭文贵开始进军北京房地产市场。在此之前,郭文贵已有踏足首都的铺垫。1998年,他就与拥有广泛人脉的知名演员、山东同乡朱时茂合资成立北京文茂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北京摩根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摩根投资)。2002年1月8日,郭文贵在北京的另一家重要公司——北京政泉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政泉置业)成立。
   在郑州官司缠身的郭文贵,在京城再次展现了“拿地才能”。他控制的摩根投资和政泉置业,拿到了朝阳区大屯乡的两个地块,分别开始建设摩根中心和金泉广场两个商业地产项目。
   其中,摩根中心为朝阳区大屯乡的一块狭长地块,马路对面就是奥林匹克公园,距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仅180米,距2008奥运会主会场国家体育场(“鸟巢”)也仅有500米,处于黄金地段。在郭文贵入手之前,该地块曾经过了多次转让,甚至出现过“一地两卖”的纠纷,是北京开发商争夺的重点。
   据2006年《商务周刊》杂志的报导,2002年,摩根投资通过协议出让的方式接盘该地块,并与北京市国土局分别在2002年9月10日和12月13日签署了摩根中心一、二期土地出让合同。根据合同,摩根投资获得该地块共需出资约3.6亿元,核算下来,每建筑平方米的土地成本不足860元。摩根投资当时交付了15%的土地出让金,计5400万元,剩余85%的出让金须在180天内缴纳。
   按照最初的规划,摩根中心项目总建筑面积426730平方米,其规划的北京摩根中心A楼为高档办公楼,建筑面积约14万平方米,地上39层,是北京亚奥区域的最高建筑;B楼为19层超五星级酒店,建筑面积约5万平方米,内设200余套豪华客房及总统套房;C楼为三幢高19层的公寓,定位为176套顶级公寓,建筑面积约23万平方米。
   建设过程很不顺利。2003年奥林匹克公园总体规划方案确定之后,摩根中心的白色长条造型和3倍于“水立方”的体量被认为“十分刺眼”。北京市规委提出修改设计规划,摩根投资多次修改方案后才得以通过。
   但设计更改后,原建筑面积在42.67万平方米的基础上缩减了1万平方米。摩根投资据此向国土局要求降低大约1200万元土地出让金,却未获答复。此事随后被搁置。
   资金并不丰厚的摩根投资,与建筑承包商北京建工集团也争执不断,致使工程开工不久,即于2003年11月一度停工。这个“北京第一烂尾楼”,更引来多方觊觎。
   2004年, 国土资源部下发有关“停止经营性土地使用权协议出让”的规定,要求各地在2004年8月31日前将历史遗留的协议出让问题处理完毕,从当年8月31日起,将收回开发企业手中闲置两年以上的土地,史称“831大限”。档颁布后,摩根投资先后派人、发函与北京市国土局协商,愿意按照原来合同交纳全部土地出让金。这一要求遭到拒绝,理由是摩根投资与施工单位在工程款上有仲裁纠纷。
   一年后的2005年10月,北京市国土局以未在约定的期限付清全部地价款为由,宣布收回摩根中心等七宗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此时,摩根中心项目的公寓和酒店主体结构建筑已经基本完工。
   2006年1月5日,摩根投资向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关于解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通知》。此案被舆论称为“北京第一土地回收官司”。摩根投资最终败诉。2006年1月13日,北京市国土局联手其他部门,亦取消摩根中心的立项、规划、建设和施工等许可证,摩根投资失去了对摩根中心的开发权。
   据称,期间摩根投资为挽回局面曾多方努力,郭文贵也找到当时主管城市规划、土地审批的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希望政府改变决定。刘志华态度强硬,拒绝了这一要求。
   2006年5月22日,摩根中心以“朝阳区大屯北顶村项目”的名义重新进入土地市场招标。北京市土地储备中心的信息显示,招标底价为9.91亿元,包括地价和地上建筑价值。最终,北京首创集团与广西阳光股份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以17.6亿元将其收入囊中,并更名为“辉煌中心”。
   但仅半个月后,风云突变。2006年6月9日,刘志华被中央纪委“双规”。6月16日,接手摩根中心的首创董事长刘晓光,在首都机场被中央纪委工作人员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带走;不久,北京奥运工程副总指挥金焱也被“双规”。
   人们很快得知,刘志华落马是摩根投资被逼到墙角后导演的一幕复仇剧。郭文贵举报刘志华“权色交易”,收受外商巨额贿赂,插手重点项目,非法为公司做贷款担保及批地黑幕等诸多问题。“扳倒”这位主抓“一号工程”奥运会建设的副市长的,是一盘长达60分钟的录像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