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习大巨婴去江曾真的很难吗?]
巴克栏目
·巴克:谁愿意与孤独共舞
·巴克:下海——上
·巴克:对越来越好的感悟
·巴克:台陆合作看大陆政治进化的有效趋势
·巴克:在看赵忠祥与饶颖的暧昧有否
·如何正确理解“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及其深刻的含义贯穿在一切行动中
·一切从实际出发与实事求是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的争论
·巴克:对中国大陆整党治国的具体设想
·左派要能打破框框
·巴克:正悟
·巴克:临江凭栏望对岸——回挚友
·信手永远
·萩雨,有关自己的事
·你的影响力就是你的身价
·巴克:说话不敢大声,要开抽油烟机
·巴克:未名的苦痛
·巴克:路渺茫吗
·巴克:黎明时的感觉
·巴克:奋搏
·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巴克:路
·巴克:好想
·巴克:九种不值得你追随的领袖
·巴克:最看不起的六种人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大巨婴去江曾真的很难吗?

   

   

   

   

   

    中共内部恶斗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其阻挠习近平这个大独裁者正常事务的后台老板江泽民、曾庆红基本是中共国境内一系列大案要案的罪魁祸首,但是,习近平心里虽然明镜却不敢动他们,这是为什么?

   

    回顾历史,我们看到,历代权力之争在中国历史的长河里,历来就很激烈残酷血腥,那些耀武扬威、仅仅凭借情绪做事的历代巨婴们,总会有最后一击来结束一场场恶斗。

   

    然而,在今天中共内部的恶斗末期,习近平这个大巨婴为什么就不来个最后一击呢?他不清楚最后一击是彻底改变中共国境内许多社会乱象吗?而且,江曾的伎俩无非就是捣乱、破坏、搅局,其它的早就黔驴技穷了。

   

    江家帮在统治中共国时,没有做过几件人事,到是祸乱得中共国鸡犬不宁,民不聊生,而且,民众所蒙受的灾难极为深重。然而,江家帮的邪恶行径到现在还是要喽啰们买单,自己隐在背后发号施令,早就到了不清理其危害真的就是国无宁日的现状不得不继续着。

   

    原本,镇压法轮功以及镇压民主人士,是江家帮最愚蠢的行为,特别是镇压法轮功,乃是最大的败笔。因为法轮功的教义是无争、无恶,无越。而且,信佛教的人原本就是看开人世间的荣华富贵,专一修行的事。而那些习惯修行的人们,几乎都没有攻击性。没有攻击性的群体,不仅不争权夺利,甚至连过多的物欲都没有。

   

    就是这样的群体,中共这帮匪徒都不能容留,可见他们的邪恶不仅害人也害他们自己。

   

    让我们看到,不论何时,双方的较量,如果没有对等的势力,强大些的肯定采用一些暴力的手段,弱小些的就不得不选择一些出奇制胜的方法。真正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局面一旦展开,那么,强者只因不讲道理不守规则必然败北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现在中共国所拥有的军事势力,表面上与国际社会大声,特别是与美国侵犯领海叫板,其骨子里还是有所忌惮。因为自己的馊事太多,不知道哪里稍不留神,熊熊大火燃起,昨天埋葬了蒋家王朝,今天就是共党王朝自己了。

   

    对等的较量,理屈方基本上逐渐失势,最后被淘汰。中共的为非作歹的行为,渗透骨髓,危害民众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所以被淘汰的日子已不遥远,他们凭着自己的本能,只能是极力堵漏的心态支撑着他们的独裁政权,是有一日混一日的打算,别无改良妙方。

   

    用罗宇的话说:“习近平已经没有了退路。如果现在与江曾妥协,习、王就有灭顶之灾。如果不妥协,就必须抛弃中共。若习、王看不清这一点,那才是处于真正的危险之中”。

   

    事实上,习王不会与江曾妥协,也不会抛弃独裁制度,更不会抛弃中共,因为在他们的骨髓里,流动的就是中共邪恶的液浆,他们的意思形态,与民主法治相悖,尽管他们矢口否认口,但其行动上已经告诉了世人他们的无耻行径至今没有改变。

   

    只有外力的影响,才能改变习王的思想,主张,而外力来至哪里?大家都清楚,主要是民主国家的影响,再就是我们有所进展的影响。在下虽然不赞同过激的行为,同样,也清楚,停滞不前,只能是在网络里高谈阔论,并不会影响习王的巨婴思维,反而因为我们的说理更让他们厌恶。能改变他们思维的最上策就是让他们确实能从他们的内心世界里看到改变的实际意义。

   

    现在,我们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可言,只能是被中共蔑视,或者是丝毫没有争辩的余地,我们的劣势劣到王炳章被绑架回国,无期地关押在中共监狱里还是“杰出的领袖”,要说他是“伟大先驱者”值得肯定,如果是“杰出领袖”就很值得商榷。因为,这样的结局还能杰出的领袖,对我们的民主事业百害无一利,更是一种羞辱。

   

    首先,值得反思的是,我们不应提倡“把中共的牢狱填满”的畸形思维;也不提倡都去与中共不合作;更不提倡街头运动取代所有的活动;不提倡暴力革命,等等。因为,根据现状,我们应该知道,中共的邪恶行径基本上化解了这些方略。唯一他们化解不了的就是“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这种谋策。而能做到这一点,才是化解中共的一招一式的妙着。

   

    中共独裁权力还有几年阳寿?这是我们最关心的课题。可以这么说,我们所依赖的并不是人力的影响,而是自然的演变,我们几乎没有什么可行的具体方略加以影响中共的抉择,到是看着他们继续坏下去。这不仅是中共的坏,也与我们有些不智息息相关。

   

    ——最高的智慧顺应时势,在时势中获取到我们应该获取到的目标。

   

    不论什么强人,一旦是成为了群体的公敌,尽管他一时还有刀枪来恐吓,但是,即使其很是强大,到了一定的程度,也会轰然倒下,因为人类产生的开始,就已具备了“费斯汀格法则(festinger)”以外的自然规则。斯汀格法则,这是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费斯汀格发现的,该法则认为,人在生活中10%的事情自己无法掌控,但90%的事情还是能掌控的。中共的独裁阳寿就在自己的掌控中拖延着,但由于其残暴,自然已把这能掌控的几率大大地减低,形成了百分比不断地倾斜。

   

    换言之,尽管费斯汀格断言的百分之九十能掌控在当事人手里,却因为自己的无知而无法完全掌控的时候,就只能引发出失控的因果。出于此,我们都在等待独裁者的倒掉,一旦倒掉,乃是中华民族的福祉,也是世界人民的福祉,更是人类自然演变的福祉!

   

    然而,令我们看到的是,独裁者依然极力维系自己的流氓政权;依然不遗余力地走独裁之路,他们的不被世人所容的专断独裁即使是支生了锈的破矛,还是忘记不了去挑战无知觉的风车(社会动荡)。给予人类增添着并不新鲜的笑资。因为他们自身上的不适,形成了与世隔绝的愚蠢,他们的统治权力,基本是爬满了青苔,一股子腐臭气,再不见阳光,接受人类公认的普世价值,定会被新的“菌类(民主势力)”所吞噬。

   

    ——所以,习共当局都没有脱离巨婴症状。

   

    每时每刻,自然之力的无声无息接踵而至着,独裁者的跚跚脚步越来越苍老,黄昏已现的岁月的确不饶人,让那腐朽的躯体自然地消泯,这种自然的演化,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也不是无知无畏的人所能驾驭的,更是风烛残年的到来引发了新一轮的自然革命,埋葬他们的是他们自己。而且无可救药着。

   

    中共的独裁阳寿还要坚持多久?这个客观现实的问题一直萦绕着我们的感性思维,刺激到我们的灵魂深处,让我们夜不能寐,而又束手无措,直接的对抗几乎没有见什么成效,只能帮助中共更加加快了自己的死亡步伐,其它几乎踪影皆无。

   

    外界的,民间的呼吁一浪高过一浪,但大独裁者习大巨婴就是不动心,好像在原则上相当地沉稳,但这种镇定却又导致了弱势群体灾难涟涟,到了自相残杀的最顶端,这种人力所影响的暴虐的确自误误人,也无法安定美好。

   

    任何时候,一个国家的臣民所期冀的无非是公平的生活空间,但这种原本在文明国度里稀松平常的调调而在中共国又是多么奢侈的事情。杀戮者总期望自己拥有更多的鱼肉,哪怕吃不下喂狗,也是十分开心快乐的事。

   

    也可以看到,中共独裁者由于似长不大的老小孩,基本是无知地走到了生命的末端,形成了不得不镇压群体反抗的习性,令国人所不齿。而且,他们的罪恶越积越多,一点也不害怕,一门子憨态可掬地继续着做坏事,一点也不怕被非议,更不怕老百姓的唾液。因为,他们的脸皮有城墙厚,他们的主意思已经冷漠无情。唯一剩下的就是变着花样刺激感官。

   

    那种民主运动带领者如王炳章先生,与彭明君相比较,算是幸运,他没有彭明先生的不幸,自我信心着,他要活着走出去,而彭明被中共害死以后,令我们对王先生十分地担忧。中共爪牙什么坏事恶事都能做得出来,利用自己的手段,依然可以令死亡的同仁“自然”地死。特别是熬到了尽头的中共,定会捎带着王炳章似的陪葬。

   

    还有一点值得我们注意,左右逢源的中共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据说能进中共常委,尽管我们对这个骑墙派很是蔑视,但我们不得不认识到,就是这种人,才有可能改变中共独裁者的走向,因为,在他的思想领域里,没有固定的准则,只有固定的利益。是说,他的行为准则,与获取实际利益是紧密相联的。只要看到苗头不对,马上就会放弃过去的,接受现在的。

   

    武志红书《巨婴国》,红极一时,因为被下架而越发的红了。作者将中国人和中国的绝大多数的问题,归结于一个基本事实——大多数成年人心理上是婴儿。巨婴,即生理上长大了,心理和精神状态仍然停留在婴儿阶段。这本书确实导出来的是中国官吏的畸形特征,而且毫无疑问,中华民族的进化演绎过程中阻力就是来至权力阶层。至今无不是如此。

   

    国内的乱象告诉我们,习近平这个大巨婴,凭着他自己的能力是解决不好危机问题,只能沿袭传统的血腥统治手段五压二地强奸着民意我行我素着。换回来的当然是不稳定。再加上江曾的捣乱,中共国无法不继续乱下去。

   

    事实上,只有先有乱像,才有改变的可能,没有乱,就不可能引发到权力者思变的需要,而且,拥有权力的人除了想着更多的拥有外,其次就是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力。而我们,虽然并不觊觎什么鸟权力,但是时势推动着我们,不具备一些势力,或者拥有一些权力,就无法主动地推动社会的革命进程。

   

    最近,胡耀邦的妻子李昭女士在3月11日下午去世了。李昭遗体告别仪式也是被高规格地监控起来,习王很清楚,不论是来至什么阶层,什么事件,都有可能演变成推倒独裁政权的政治事件,所以,习王玩弄权术,把握国内一切事件,都是一刀切,决不会因为是正当的活动、甚至是拍习溜须的运动也会被叫停。

   

    而对付江曾方面,最大的顾虑不是江曾手下的影响,实在是把这两个坏蛋抓了,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了,社会所存在的问题,怎么化解?拿什么资本去化解?都是未知数。他们如同把国人视线转移到韩国安装萨德导弹上,一方面,害怕美国借口朝鲜金三的不听话而动其小兄弟的根基,接着不妙的是直接把自己的胸膛露在美方的拳头前;另一方面,金三闹腾,有利于转移国际上关注中国人的视线。

   

    所以,只要有中共在,金三来至美日的威胁就不存在,同样,有金三的站台,习共的独裁政权,就不易来至外国势力的影响。这种奥妙的存在,名言人看得清楚。只是,这种畸形的态势,只能一时可在,不能长久。

   

    有人乐观地认为,今年是江曾进监狱的年,这种想法很好,但习王的做法不会按照我们的意愿产生,习王的敌人是有江曾,但更有民众。民众很大一批人把火气发在江曾的头上,把许多中共制造的罪恶算在江曾的头上,江曾一旦被抓捕了,余下的罪恶,再算在谁头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