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郭文贵搅动起来的都是什么水?]
巴克栏目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3)
·世事风情(14)
· 世事风情(15)
· 世事风情(16)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我探民主人士吴弘达邪恶本性
·到泰国缅北老挝等地区旅游的找我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变革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的智商有问题,应该想到,鄙人的稿件的用心是什么?我
·男人和女人的纠结
·交给秘密的使命
·你就站在了灵魂高处
·习近平切除中共问题的劣顽根源比解决客观问题更睿智
·中共为何不能借坡下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文贵搅动起来的都是什么水?

   

   

   

   

   

   

    原本,对于某个人妄加评论,那是不对的,特别是对那些刻意与哪个人过不去的那种人,我们都应该蔑视。但对于一个满身是牙,仅为自己的情绪发泄、四处撕咬的人,还是冒着错误地谈一些正确的问题,才更有意义些。

   

    本人与郭文贵先生没有什么个人恩怨,出于对郭文贵先生的解析,使我们多少知道一些郭先生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人生如此安排?为什么他能成功?并知悉了他的本性都是些哪种。

   

    郭文贵先生与韦石先生捉双放对了,韦石如果是在中共国境内,去赴约,怕是连个囫囵尸首也看不到了,要是那样,说明韦石先生太不明智,只因是在美国,较量一下没有什么问题,美国的法律对于处在弱势地位的正义人士而言,很管用。在美国,郭文贵先生还用在中共国擅长使用的手段来恐吓韦石先生,的确彰显出自己的无知。

   

    任何高人,在美利坚国地界,耍横弄能的必须的不能逾越法律的底线,在这方面郭文贵先生应该很懂,所以,带着几个壮汉来发威,的确只是走形式,认不得真。更况,韦石不过是一介书生,跟去的也不是什么彪形大汉,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要是在中共国,有个小猫小狗的都能咬他们几口,何况那种处在强势地位的流氓大汉?

   

    当然,在中共国里,郭文贵这招很有用,也很实效,并且,弄死个把人,对他而言,不过如碾死一只蚂蚁地容易。可惜就可惜在,与习家帮弄不和,不得不逃到美国去。而且,到了美国也该消停些吧?可他不会。再说,他的对手应该是习近平、王岐山,或者是独裁体制,干么会骚扰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韦石呢?

   

    我们离开中共国,那是因为我们为了民主事业,郭文贵逃出中共国,是为了躲避被抓捕。因为他作恶多端地不能不“出来混,还是要还”的进入了循环恶性的隧道,而我们随时都可以回到中共国去,即使被抓捕,我们不仅不是去还什么恶业,还会有一些功德记在我们的人生账簿上。

   

    最起码,我们手里没有血债;没有出卖过什么人;更没有掠夺民脂民膏;没有为了个人的利益,做过违背良心的事;更没有能给予习共特务提供升官发财的资本。

   

    但真不知道,郭文贵为什么说韦石先生是中共特务?也不知道,郭文贵先生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博讯》网站是公开的,不是什么人可以杜绝什么人爆料,什么人发言的坛台。原本,网络真真假假的爆料都是些任何人都难杜绝的事。韦石创建的《博讯》也不例外。

   

    而且,我们都清楚,郭文贵先生的爆料,十之八九都是假的。郭先生作为山东人,应该具有真诚友善的山东人品质,结果郭先生却恰恰相反。也是说,碰上爆料不实的、故意与否、做坏郭文贵先生的文论,郭先生应该理解一些自己也是这样着更应该正视才显得协调、大度。因为任何诽谤都经不起验证。郭先生难道怕这吗?

   

    当然,对于脑门鬼精的人而言,走歪道对于一个无背景的底层人来讲,是独裁专制下不得不选择的最切合实际的路数,因为走正道的我们都没有创造出什么成就,而郭文贵先生就是因为走歪道才捞到了不少的发横耍楞的资本。这方面我们可以理解,也觉得郭先生应该如此,必须如此,才利于大捞特捞。

   

    不过,郭先生对于一面书生的韦石先生发狠露能,太彰显用错了地了,因为用自己的小脚指头都能置于韦石死地的“郭大侠”,何必动用小喽啰?再说,太可笑的是,没有对称的较量你较量会有什么意义?更况,韦石先生赴约了,世人看到的韦石还是大大方方地回来了,郭先生没有把韦石怎么样,反而让我们看到,郭先生在中共国里时是个很够厉害的狠角,自己一派胡言,不让对方发言,一副蛮横无理的流氓像,不过在美国他就不过尔尔了。

   

    如果郭文贵是与中共邪恶势力较量,我们很乐意观看,可能还会遥呼助威,而与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民主人士之一的韦石较量,不觉得是给独裁者继续张目吗?何况,被独裁者拉上黑名单的郭文贵,难道不知道,最大的对手是中共独裁者吗?

   

    说起来,与人捉双放对首先要自己有这个能耐不说,还更要看你使用手段对付的是什么人?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比划拳脚,到不如说是太不着调。再者,不论什么人,既然想做强人,首先要自己有点能耐外,在选择对手时,要看清楚对方是否是他等级量的。否则,只能说明自己太不靠谱,太不侠义。

   

    况且,韦石威胁不到郭文贵的人生,到是习王独裁者一日不失势,就会有一日的对郭文贵构成威胁。弄不好,郭文贵也与赖昌星似的被引渡回去,还不是要坐牢?倘若被送进牢里,还能这样嚣张发横吗?

   

    现在,中共国一片乱像,那都是中共独裁者胡作非为制造的孽缘所致,习近平虽然抓了不少的贪官污吏,却没有能力改变共产党集体变坏的客观现实。而对依靠抱江家骨干大腿发迹的郭文贵先生,只不过是个为一己之私、时常情绪化地四处树敌,并采用了一些不择手段伎俩的流氓混混。虽然能抱住江家帮骨干的大腿,有所发迹,但他不能如我们广大民主人士一样地拥有实现中国民主的心胸。

   

    而人作为一个有点智商的生物,少作恶,不作恶,回报给社会,才有人生意义。像郭文贵这样的人,他选择的路,是一条走到黑也不能为公的路。并且,总是需要残害他人才能延续自己的生涯。特别是无辜受害者也在他迫害与玷污的名单。

   

    韦石就不同,他有崇高的理想,为中国的民主事业,他在尽力着,做得也很好,更值得我们尊敬。更况,他懂得与人友好是种美德,不会因为不随己愿就立马翻脸,更不会助纣为虐。并很少情绪地与人较量。

   

    是的,作为民主人士,我们都需要个人有点城府,有点道德修养,有点做人的基本准则,不能像郭文贵那样,为了发财就不择手段;是说,我们都可以无意犯错,但尽量避免犯错。而且,真正有德行的人,绝不会把成功建筑在他人受害的基础上。当然,我们也清楚,任何政客在完成每一个政治目标时,都不会介意损害他人利益,特别是损害群体利益。

   

    郭文贵不仅反其道而行之,他从头至尾就不是一个政治人物,乃是一个没有道德、没有做人底线的混世魔王。

   

    但最可恶的是,那些不是什么为公的人,包括郭文贵先生,仅仅是为了一己之私,什么卑鄙手段都能使出来,而且厚颜无耻地在台上耀武扬威着。这种人,蔑视做人底线,也不会按照规矩出牌,更没有人类的游戏规则,只有丛林法则释然。

   

    共产党的那一套路——坑蒙拐骗、恐吓的流氓手段,郭文贵发挥的相当地淋漓尽致了而已。

   

    我们也许已经清楚,但有些人是不清楚,君子与流氓根本的区别就在于,君子不会把幸福建筑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流氓恰恰相反。

   

    到任何地方,郭文贵不是君子,我们不能希望他会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尽力,到是看到他每次的爆料,都是粘带着维护自己的利益,与国家利益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在这方面,凡是献身民主事业的同仁,首先要明白。

   

    作为韦石先生,我们早就看到,有人说他是“中共特务”,他是不是“特务”,我们真不会断言,同样,就我们所拥有的实际条件,我们无法弄清楚谁是特务?谁不是特务?但据我们所知,中共特务都是窥视他人的具体活动的细节,好控制住其言行,给中共特务机关输送有价值的情报,来换取个人的利益。

   

    而且,中国的社会发展到了这个样子,中共再利用特务来袭扰我们,破坏我们的正常活动,已经没有多少实际意义,他们的邪恶行径注定了他们逐渐走向衰竭的命运。我们没有必要计较什么人是特务,什么人不是特务,好主动避免搞窝里斗,中了中共特务的圈套。再说,我们所做所为,并不害怕特务的渗入。

   

    同时,也能看到,一个公开的《博讯》网站,不过就是一种传媒,它所做的不外是大家自由发言,自由知悉某些事件。至于什么人爆料,什么骂娘,什么指正,是真是假,还需要读者自己过脑。

   

    而且,《博讯》无外乎爆料的都是些无良的行为,并没有损害国家利益,也没有损害中国的民主进程。有些人对韦石进行公然玷污与诽谤,其邪恶用心可想而知。

   

    就说郭文贵先生,他虽然不是中共特务,但与中共特务有特殊的关系,他所做的,有些事情,比特务做得更坏。而韦石,却没有坏过什么人,只不过创建了《博讯》网站,令独裁者不爽,令些同仁嫉妒。再说,韦石不做,难道就没有人做了吗?到是有些明角也办了网站,只因自己的网站就那几个人是主人,他人很难介入,才导致了网站人气不佳。于是乎,宁选对《博讯》嫉妒也不反省自己的同道其心态是多么地可悲啊!

   

    可以这么说,《博讯》在国际社会之所以名气较大,那是因为它不设门槛,什么人都可以自由发稿,自由爆料,甚至也有中共特务故意捣乱,发一些玷污同仁的消息,这是许多网站不能做的事。而韦石,已经把这个网站交给了所有人,其中就包括郭文贵以及中共特务,还有我们大家所有的同道者。何况,郭文贵的一些屁股事,也不是什么秘密,更不应该是“老虎的屁股”。更且,郭文贵与习共的纠结,对于我们民运团队而言,还不是狗咬狗的事情?与民主事业一点关系也没有?

   

    动态网上,又看到唐柏桥的《扒下博讯韦石的伪装》一文,很感不爽,首先,对于唐先生的这篇蠢论,敢于断言,发稿得太快,太有点粗糙。而且,唐先生作为民运人士,为什么总是在某个人身上下功夫?而对对付中共独裁的民主人士,为什么不加以宽容?而且,仅凭标题我们就看到了唐先生过于情绪化,通篇文章也在情绪激动中。

   

    鄙人原本对唐先生的思想与行为没有什么歧义,并对先生也很敬重,认为该先生很有见地,但对他的“扒皮”文论,很觉得遗憾,特别是他所站的立场,很难不让我们疑惑他是否在郭文贵那里有薪水?因为通篇文论,都是褒扬郭文贵,贬低韦石。而郭文贵是个社会流氓无赖不说,他的每件事都与中国民主事业无缘,二韦石所做的,大大激励了民主战士的热情。

   

    唐先生所发现的韦石先生,难道真的就他所述的那点水平?不清楚,几乎文盲的郭文贵,原本就是中共集权下的混混,到了唐柏桥那里却成了正面人物,成了香馍馍?而唐先生若是与这样的人为伍,是不是有点自寻玷污?

   

    唐先生的立场在哪里?你愿意与郭文贵这样的命运道德底线的流氓做朋友?或者你究竟是为什么人张目?难道民主人士你不忌其正道、不护卫,反而给予抹黑是你的本性吗?不管你名气有多大,不把功夫花在对付独裁专制上,而在无端地对付民主人士不停地磨牙闲扯淡,就是一种思想变质,或助纣为虐的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