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評川普缺席白宮記者晚宴]
曾铮文集
·十一期间行人交通管理紧急通知!!!
·澳洲人对中国的好感为何下降?
·世界人权日,曾铮应邀发表演讲
·澳洲与中国:一样腐败 两种后果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上)
·从优昙婆罗花谈起
·A Triumph of Spirit: A Woman’s Plight to Expose Injustice in China
·从追查国际最新公告谈起
·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下)
·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
·三十年爱国梦断
·重贴旧文-CHINA IN 2008
·正被“党的喉舌”吞噬著的海外中文媒体
·谈《围剿》
·谈追查国际发布的录像片
·我在澳洲审命案
·“好人多的地方”
·獨家:911紀念館設計者談設計思想
·世貿中心的瞬間感動——新唐人採訪手記(1)
·卡恩究竟干了没有?—— 新唐人采访手记(2)
·亲历纽约艾琳飓风——新唐人采访手记(3)
·视频:中國沒有喬布斯 是否有華爾街
·曾铮作客新唐人〈热点互动〉直播:誰是貪官?誰是奸商?
·王立军到底有无将活摘证据交予美国?
·强摘器官惊现美国非移民签证表说明什么?
·World Premiere of “Free China: The Courage to Believe”
·Experts Discuss Freedom at Free Speech Film Festival
·Speech at the Free Speech Awards Ceremony
·震撼人心的故事 撞击心灵的音乐——评记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的强
·Free China Wins American Insight’s Inaugural Free Speech Film Festiva
·在《自由中国》颁奖典礼上的发言
·美律師:應以仇恨罪起訴舊金山暴徒
·谨以此诗献给钟鼎邦——旧诗重发:李祥春,我向你脱帽致敬
·《自由中国》获丹佛国际电影节最杰出电影奖
·《自由中国》加首映 电影节总裁感动落泪
·致奥巴马罗姆尼公开信
·《自由中国》入围渥太华”自由思想“电影节-11月3日放映
·“Free China or Death by China” Forum & Screening
·The One Thing I Would Like Western Governments to Do
·《伟大的隐藏者》:被“隐藏”的伟大主题
·《来自星星的你》为何爆红?
·《自由中国》再获印度国际电影节大奖
·加州选举观察:提案被否 说明什么?
·《自由中国》将在台湾四城市电影院公映
·《自由中国》台北放映 观众谴责中共迫害
·台湾人的小动作与大陆人的防盗内裤
·《一步之遥》露骨的暗示:姜文到底想说什么?
·抢先公告:新唐人1月23日对大陆播出《自由中国》
·NTD’s Exclusive Broadcast into China of Award-winning Film: Free Chin
·《自由中国》2月3日起全球网络发行
·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自由中国》全球线上上映(图)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國》舊金山灣區首映會
·The Wallet of a Taiwanese vs. "Theft- Proof” Underwear of Mainland Ch
·永远的四二五
·重温《九评》 迎接没有中共的美好明天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上)
·【三退征文】曾铮:我的父亲(中)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下)
·【独家图片】彭丽媛在北大演唱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上)
·法轮大法好莱坞圣诞遊行隊伍
·【圖片遊記】臺灣(2)-臺中篇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中)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下)
·【圖片遊記】臺灣(3)-臺南高雄篇
·华人携200万美元现金赴美险遭没收内情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瑞典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2)-瑞典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3)-瑞典-丹麦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4)-瑞典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5)-瑞士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6)-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7)-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8)-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9)-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0)-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1)-美丽的瑞士小村庄
·【图片游记】伦敦塔(Tower of London)-《自由中国》欧洲行(13)
·【图片游记】伦敦塔(Tower of London)-《自由中国》欧洲行(13)
·【图片游记】伦敦塔及其珍宝
·【图片游记】伦敦塔
·从我做陪审员的经历谈对梁彼得案的看法
·【图片游记】伦敦大学放映会
·【图片游记】芬兰:北极圈中的国度及女儿对母亲的国际营救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自由中国》伦敦高校放映 观众赞其将改变世界
·【图片游记】伦敦唐人街与大英博物馆
·【图片游记】艾克斯主教座堂-兼谈艺术的起源、目的和出路
·迷人的马赛老港
·《自由中国》在欧洲议会放映-新华社记者全程捧场
·一群法国人对一个中国人的“仰慕”-兼谈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我的臺灣鄉愁
·洛杉矶“电召车”司机和他的四类华人客户
·在「末日」來臨的紐約 講述神韻的希望故事
·感悟神韻(之一)
·「財大氣粗」的孔子學院與「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感悟神韻(之二):感悟神韻的藝術風格
·感悟神韻舞蹈-感悟神韻(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評川普缺席白宮記者晚宴

   
   昨天看到美國總統川普將打破百年傳統,缺席白宮記者晚宴的消息,不禁想起一個多月前筆者在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1月16日中午在白宮舉行記者會,說明他上任四週所完成的任務,並預告下週將宣布重大事項,包括新的移民行政命令。
   
   昨天看到美國總統川普將打破百年傳統,缺席白宮記者晚宴的消息,不禁想起一個多月前筆者在《觀川普白宮發言人首次新聞發布會有感》這篇文章中的這段話:


   「再反過來想想奧巴馬在一年一度的白宮記者晚宴上的『脫口秀專場』,氣氛與風度真是完全不一樣啊。奧巴馬以各種巧妙的笑話和自黑,討得了滿場記者們的笑聲和歡心。如果總統與記者之間真的成了講笑話與被『娛樂』的關係,這是件好事嗎?」
   筆者以爲,總統不出席記者晚宴,比娛樂記者要強。
   以前看奧巴馬在白宮記者晚宴上像講單口相聲一樣,一個包袱接一個包袱地抖,逗得全場記者開懷大笑時就曾想過:這奧巴馬得花多少時間去準備這些「段子」啊?但當時也並沒有太在意。
   從本次美國大選開始,到川普上任後的一個多月內,通過對各種媒體報導,及大選中的各種現象、表現和結果的密切追蹤、觀察,才真正意識到了,美國的媒體、精英階層和「建制派」,真的是出了大問題。
   在《總統與媒體「幹仗」 誰贏面更大?》這篇文章中,筆者曾寫道:
   「爲什麼筆者要批評媒體呢?因爲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由於有言論自由的保障,媒體在百年間已經積累下了很大的、無形的公權力和話語權。記者在西方被稱爲『無冕之王』,從這個角度上講,他們擁有的『桂冠』的級別還大於『總統』呢,至少是相當的。
   「擁有了這種無形的公權力之後怎麼使用?是每一個良心媒體和良心記者都應該問自己的問題。『我是否因爲這種權力而已經有了「傲慢與偏見」?』『我能誠實的去看大局,而不是走火入魔般去揪一些不該糾纏、不值得糾纏之事嗎?』『我能識別真正的正與邪嗎?路見不平我能拔刀相助嗎?』」
   遺憾的是,現在主流媒體、精英階層和「建制派」中的許多人,仍然沒有認識到問題出在哪裏,依然不知反省在繼續上演「傲慢與偏見」。
   幾天之前,CBS的早間新聞曾請《紐約時報》執行主編迪恩•巴奎特(Dean Baquet)到演播室接受採訪。當主持人問到《紐約時報》對這次大選的誤判時,巴奎特說:是,美國人很憤怒,川普抓住並利用了這種憤怒,但我們沒捕捉到(We missed it)。
   然後他兩手一攤,說,「全世界都沒捕捉到。」(The whole world missed it.)
   「全世界都沒捕捉到」,所以《紐約時報》沒捕捉到,就可以心安理得了。當時聽下來,他就是這樣的思維。
   幾天前一位東南亞朋友在臉書上憂心忡忡地問我:「美國到底怎麼了?爲什麼川普要批評媒體,並說它們是人民的敵人?」
   我跟他解釋了大選中和大選後媒體的諸多不公正報導後,他又問:「但我在媒體中看到的是不一樣的,到處都在反川普,美國各地的民衆都恨川普。多數報導都是反川普的。」
   我就跟他說:「那是你從媒體中看到的。我住在美國,我有我自己的觀察。因爲你問我了,我就把我的觀察坦誠地告訴你,信不信、接受不接受是你的事。」
   他又問:「那你覺得美國在川普的領導下正在變好嗎?」
   我說:「我只能說,他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在努力兌現他在大選中的承諾,股市在屢創新高。也許民衆並不是那麼太蠢,他們有自己的判斷。」
   他說:「那這些倒是好的跡象。」
   我說:「走著瞧吧。也許還會出現激烈而艱苦的對抗。但川普應該是夠精明、夠強硬的,所以應該能做成很多事情。如果媒體能更公正的報導會更好(Let’s wait and see. The battle can be fierce and hard. But Trump is tough and smart enough to achieve many things,if the media are fairer to him)。」
   他說:「我同意,川普確實很精明。但你不覺得他對媒體的態度友善一些,會讓他自己的日子好過一些嗎?不然媒體會把他的形像塑造得很糟。」
   我說:「他的性格就是這樣,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就是他。我既不能改變他,也沒機會向他進言,說他應該怎樣對待媒體,所以我也就不管了。怎樣對待媒體,是他的事,不是我的事,所以我就不替他操心了哈。」
   說到這裏,這位朋友終於點頭稱是,開始問我別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這次聊天後幾天,就看到川普將缺席白宮記者晚宴的消息,看來他並沒有像我那位東南亞朋友所希望的那樣,要刻意去對媒體「友善」一些。
   筆者以爲,就像那句俗話講得那樣,「沒有比較,就沒有鑑別」,與奧巴馬的「娛樂」記者比起來,在現階段,川普「晾」一「晾」記者不見得更壞。如果能讓其中一些記者反省一下自己的角色和任務,就更是好事。
   嚴格說來,記者需要被總統「娛樂」嗎?也許真是不需要。該報導的正事,該向外界發布的消息,白宮自有各種渠道對外公布。總統的日程很緊,要幹的正事很多,不去娛樂記者,也沒什麼了不起。
   《觀川普白宮發言人首次新聞發布會有感》(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23/n8735518.htm)這篇文章中的這段話:
   「再反過來想想奧巴馬在一年一度的白宮記者晚宴上的『脫口秀專場』,氣氛與風度真是完全不一樣啊。奧巴馬以各種巧妙的笑話和自黑,討得了滿場記者們的笑聲和歡心。如果總統與記者之間真的成了講笑話與被『娛樂』的關係,這是件好事嗎?」
   筆者以爲,總統不出席記者晚宴,比娛樂記者要強。
   以前看奧巴馬在白宮記者晚宴上像講單口相聲一樣,一個包袱接一個包袱地抖,逗得全場記者開懷大笑時就曾想過:這奧巴馬得花多少時間去準備這些「段子」啊?但當時也並沒有太在意。
   從本次美國大選開始,到川普上任後的一個多月內,通過對各種媒體報導,及大選中的各種現象、表現和結果的密切追蹤、觀察,才真正意識到了,美國的媒體、精英階層和「建制派」,真的是出了大問題。
   在《總統與媒體「幹仗」 誰贏面更大?》(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23/n8738576.htm)這篇文章中,筆者曾寫道:
   「爲什麼筆者要批評媒體呢?因爲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由於有言論自由的保障,媒體在百年間已經積累下了很大的、無形的公權力和話語權。記者在西方被稱爲『無冕之王』,從這個角度上講,他們擁有的『桂冠』的級別還大於『總統』呢,至少是相當的。
   「擁有了這種無形的公權力之後怎麼使用?是每一個良心媒體和良心記者都應該問自己的問題。『我是否因爲這種權力而已經有了「傲慢與偏見」?』『我能誠實的去看大局,而不是走火入魔般去揪一些不該糾纏、不值得糾纏之事嗎?』『我能識別真正的正與邪嗎?路見不平我能拔刀相助嗎?』」
   遺憾的是,現在主流媒體、精英階層和「建制派」中的許多人,仍然沒有認識到問題出在哪裏,依然不知反省在繼續上演「傲慢與偏見」。
   幾天之前,CBS的早間新聞曾請《紐約時報》執行主編迪恩•巴奎特(Dean Baquet)到演播室接受採訪。當主持人問到《紐約時報》對這次大選的誤判時,巴奎特說:是,美國人很憤怒,川普抓住並利用了這種憤怒,但我們沒捕捉到(We missed it)。
   然後他兩手一攤,說,「全世界都沒捕捉到。」(The whole world missed it.)
   「全世界都沒捕捉到」,所以《紐約時報》沒捕捉到,就可以心安理得了。當時聽下來,他就是這樣的思維。
   幾天前一位東南亞朋友在臉書上憂心忡忡地問我:「美國到底怎麼了?爲什麼川普要批評媒體,並說它們是人民的敵人?」
   我跟他解釋了大選中和大選後媒體的諸多不公正報導後,他又問:「但我在媒體中看到的是不一樣的,到處都在反川普,美國各地的民衆都恨川普。多數報導都是反川普的。」
   我就跟他說:「那是你從媒體中看到的。我住在美國,我有我自己的觀察。因爲你問我了,我就把我的觀察坦誠地告訴你,信不信、接受不接受是你的事。」
   他又問:「那你覺得美國在川普的領導下正在變好嗎?」
   我說:「我只能說,他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在努力兌現他在大選中的承諾,股市在屢創新高。也許民衆並不是那麼太蠢,他們有自己的判斷。」
   他說:「那這些倒是好的跡象。」
   我說:「走著瞧吧。也許還會出現激烈而艱苦的對抗。但川普應該是夠精明、夠強硬的,所以應該能做成很多事情。如果媒體能更公正的報導會更好(Let’s wait and see. The battle can be fierce and hard. But Trump is tough and smart enough to achieve many things,if the media are fairer to him)。」
   他說:「我同意,川普確實很精明。但你不覺得他對媒體的態度友善一些,會讓他自己的日子好過一些嗎?不然媒體會把他的形像塑造得很糟。」
   我說:「他的性格就是這樣,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就是他。我既不能改變他,也沒機會向他進言,說他應該怎樣對待媒體,所以我也就不管了。怎樣對待媒體,是他的事,不是我的事,所以我就不替他操心了哈。」
   說到這裏,這位朋友終於點頭稱是,開始問我別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這次聊天後幾天,就看到川普將缺席白宮記者晚宴的消息,看來他並沒有像我那位東南亞朋友所希望的那樣,要刻意去對媒體「友善」一些。
   筆者以爲,就像那句俗話講得那樣,「沒有比較,就沒有鑑別」,與奧巴馬的「娛樂」記者比起來,在現階段,川普「晾」一「晾」記者不見得更壞。如果能讓其中一些記者反省一下自己的角色和任務,就更是好事。
   嚴格說來,記者需要被總統「娛樂」嗎?也許真是不需要。該報導的正事,該向外界發布的消息,白宮自有各種渠道對外公布。總統的日程很緊,要幹的正事很多,不去娛樂記者,也沒什麼了不起。
(2017/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