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曾节明文集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毫无疑问,宪政民主的特征之一,就是宽容,如果说“政治是否正确”是指是否符合宪政民主的原则,则宽容与否,也可以成为“政治是否正确”的一项标准。
    但是,这项标准决不应被滥用,宽容不应该是无原则、无限度的,因为无原则、无限度的宽容,会反过来毁灭宪政民主。


   
    具体来说,就是那种决不宽容他人的人和势力,本身无权享有宽容,否则,社会将面临危险,文明将面临危机。
    如果一种过份的宽容,会反过来毁灭作为政治宽容之根的宪政文明,那么这种宽容非但不是“政治正确”,而是政治错误!
   
    伊斯兰教势力就是一种决不宽容其他的极端信仰势力:伊斯兰教势力要求其他人尊重其信仰,却决不尊重其他人的信仰;伊斯兰教势力要求别人尊重其信徒的人权,他们却决不尊重其他人的人权、、、、、、
    伊斯兰教势力决不宽容的性质,来自于伊斯兰教的教义:一千五百年来几乎从没有宗教改革的伊斯兰教教义,仍然完整地保留了暴力派他的性质,相比之下,现今的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都已没有暴力排他的性质;现今的犹太教虽然也很不宽容,但也没有了暴力排他的性质。
    伊斯兰教势力决不宽容和暴力排他的性质,令他成为了包括宪政文明在内的东、西方所有其他文明的颠覆性力量!
    君不见,利用西方国家的开放、自由和多元化,大批渗入欧洲和北美的穆斯林群体,很少归化所在国,他们在强烈要求政府和其他群体尊重自己信仰和习俗的同时,却拒绝尊重他人的信仰和习俗,绝对蔑视西方世界的信仰、言论自由,甚至因为言论杀害梵高的后人,大杀查理周刊的编辑记者!
    他们把伊斯兰教法置于国家宪法之上,拒绝效忠所在国,在美国示威游行的穆斯林公民们,不止一次地焚烧、践踏美国国旗,甚至公然狂喊“美国去死!”。
    在西方国家,他们一旦形成局部的人数优势,就要强迫别人遵从他们的习俗(如象他们那样穿着和饮食、、.),就要动用手中的选票,按伊斯兰教法来改造当地政府、、、、.
    请看看,这哪里是移民和多元化?这完全是在渗透和征服!
   
    由此可见,渗入西方的伊斯兰势力,酷似当年割据陕甘宁的毛共势力。当年的延安毛共,正是高唱“自由民主”,作为自己向国统区渗透的堂皇理由的,尽管同时,它绝对不让国民政府影响陕甘宁一丝一毫!
    你必须宽容我,我绝对排斥你——现今西方国家的绿教势力,不在做同样的事情么?
    而现今西方国家的左、右“建制派”“圣母婊”政客,不恰恰在做“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做的同样事情么?——单方面地让毛共极权势力在国统区办报、设办事处、发展组织、、.尽管毛共决不允许国民政府在陕甘宁有一丝一毫的存在!
   
    对穆斯林势力,西方“建制派”继续奉行“政治正确”的后果,必然就是象蒋介石那样被颠覆。
    渗入西方世界的穆斯林势力,就象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猴子,任由肚子里的猴子闹腾,其结果就是被猴子制服。
    伊斯兰教势力就象毒蛇,象希拉里、梅克尔那样怀柔穆斯林,恰如农夫以体温抢救雪中的毒蛇,其结果是(西方文明)反为苏醒过来的毒蛇咬死!
    现今的西欧,已经被穆斯林“绿化”得差不多了,荷兰尤甚!
   
   
    那么,对伊斯兰教势力应当采取什么原则?很简单:宽容不是无限的、无原则的,那种决不宽容他人的人和势力,本身无权享有宽容!
    决不宽容且暴力排他的伊斯兰教势力,无权享有宽容!
    因此,在日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下,特朗普采取强有力的措施,限制穆斯林国家国民移民、入境,完全是正当和必要的!需知,铁腕隔离穆斯林,比起文明遭“绿化”来,后者对宪政民主的破坏远为巨大,因为“绿化”的破坏,是毁灭性的破坏!
    隔离穆斯林的一个成功例子是日本:日本与伊斯兰势力划清界限,日本就不是宪政民主国家了?
   
    综上所述,川普保卫宪政文明的“禁穆令”其实是“政治正确”——符合“普世价值”,而共和党“建制派”和“圣母婊”政客狂反“禁穆”令,才是“政治不正确”,才是真正反对“普世价值”,因为这远比川普的“禁穆令”更加威胁宪政民主!
   
   
    由此也可见,老牌线人、外派战略五毛徐水良故意将“禁穆”与否,拔高到践行“普世价值”的标准的高度,其用心十分险恶:
    徐某无视欧洲的“绿化”危机,无视放纵穆斯林的“政治正确”对美国宪政的巨大威胁,竭力鼓吹对绿教极权势力无原则、无限宽容,再次暴露了其妄图搞垮西方世界的反西方理论特线本质。
    与之相符的是:徐某对绿教现行的恐袭大屠杀选择性失明,拼命挖掘旧约大屠杀,竭力声讨“一神教”,把矛头指向早已放弃暴力排他教义的基督教,这其实是在为中共当局镇压国内家庭教会舆论开道,也正是其特线面目的再暴露。
    尤其恶毒的是:徐某将“禁穆”与否的标准拔高到“普世”标准的高度之后,窃得了打击真反共人士的新法宝——现在徐某急不可耐地挥舞“禁穆”等于反普世的大棒,恶狠狠地将一切拥护川普“禁穆”的反共人士打成特线,以达到其真反西方、暗助中共的不可告人目的。
   
   曾节明 于2017.2.12丁酉壬寅庚午下午于大雪纽约州
   
   
(2017/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