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曾节明文集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中共向来拼命强调自己得天下是“历史必然”,其实中共之夺取中国,就如满清入主一样,偶然性大于必然性。因为蒋介石本有许多击败中共的机会,但这些机会他都错失了,直至1948年,蒋介石仍有保存大陆中华民国的最后机会,但他再一次错失了这个机会。


    对苏联的战略大错,令蒋介石错失了保存大陆中华民国的最后机会。
    具体的说,“二战”后蒋介石对苏奉行的僵硬“抗俄”路线,导致苏联无保留地支持中共,最终成全中共夺取了整个中国大陆。
   
    怎么?难道苏联不愿意中共一统中国么?是的。从国际政治常识来看,一个统一了中国的中共,和一个未能统一中国的中共,谁更听苏联的话?毫无疑问是未能统一的中共更听话,因为未能统一的中共,实力更弱,也更有求于苏联。
    老谋深算的国际政治战略家斯大林,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而且,与意识形态疯子列宁不同,斯大林搞国际政治,向来更看重国家利益,而并不最看重意识形态;一个分裂的中国,显然更符合苏联的利益。
    因此,苏联并不希望中共统一中国,虽然它决不愿意国民党消灭中共。
   
    史实也证明了这一点:1984年11月3日,杨尚昆在接受美国作家索尔兹伯里采访时表示:“米高扬曾经转达斯大林的警告,劝阻解放大军过江。”杨尚昆还说:向青先生(师哲)的《关于斯大林劝阻解放大军过江之我见》一文可为佐证。
    杨尚昆未参加西柏坡会谈,而师哲是那次会谈的翻译者。没绝对把握,相信他不敢也不会翻这个案。
    在《师哲回忆录》首版两年多后的1994年,俄罗斯《近代和现代历史》杂志刊发了《1949年1月斯大林与毛泽东的函电往来》一文,为师哲的观点提供了有力支持:斯大林曾力劝解放军不要渡江,后见解放军渡江战役获胜,且势如破竹,急忙改口支持中共“解放”全中国。
   
   
    毛泽东当时为什么敢于不听斯大林的?因为当时国民党大势已去,而中共的翅膀硬了——中共已经夺取大半壁江山,中共的实力已经足够扫荡国民党残余势力,狡猾的毛泽东深知:这时候及时不听话,斯大林也得支持自己。斯大林正是清楚这点,所以即便中共不听话,他也得改口支持中共。
    但是,在“三大战役”之前的1948年(那时半个东北仍然国民党手中),中共仍然是万万不敢不听话的,因为中共打天下靠两大支柱,缺一不可:一是林彪、粟裕这样优秀的将领人才;一是苏联的援助,没有苏联的援助,中共三个月都打不下去。
    因此,如果蒋介石在“三大战役”之前的1948年,及时向斯大林称臣求和的话,历史将会改写。因为只要斯大林“节流”一下对中共的苏援,国共内战的形势就会发生巨变。
   
    可惜蒋介石什么都没有做。蒋介石不明白:在美、英已经背叛且制裁自己的情况下,向芬兰那样对苏妥协称臣,才是保存大陆民国的唯一出路!
    因为苏联无意中共一统,而美、英却有心葬送整个中国大陆!
   
    蒋介石为什么会错失这个时机?某一边惊呼穆斯林威胁、一边却象白左那样狂反民族主义、猛反传统的脑残网评认定:蒋介石民族主义误国!
    这完全是思维短路大脑进水,因为若蒋介石真因为民族主义的话,他就会忍辱负重,同斯大林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以至少保全中国大陆的半壁江山免遭赤化!割让利益的损失,和整个中国赤化的代价,孰轻孰重?
    我实在告诉人们,顾全大局忍辱负重的袁世凯、汪精卫才是真民族主义者,而朱由检、蒋介石都不是真民族主义者,而是“名节”主义者!
    蒋介石不肯向斯大林称臣,以保全大陆民国,这实际是“名节”思想在作祟,也就是儒家理学的观念在作祟。在当时不得已形势下,“卖国”就是救国!蒋介石不敢签订卖国条约,以换取斯大林对中共釜底抽薪,说白就是为了面子、为了求取个人清名而误国,蒋介石与赵紫阳如出一辙!
   
   
    理学是儒家中的糟粕,理学的实质就是重“名节(面子)”轻实效,结果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宁失败,决不失面子”,理学之病,发作于国家领导人身上,必然误国殃民。
   
    这是未来中国领导人应当汲取教训的地方。
   
   曾节明 于2017.2.19丁酉壬寅丁丑下午于春晖纽约州
(2017/0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