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蓝星末日]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讨伐马克思主义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自由的力量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马克思主义强盗
欢迎在此做广告
蓝星末日


   
   一、探访者
   
   迥利坐在“探访者1号”飞船的操纵监控桌前,手里拿着一本文件正准备放入扫描仪中。扫描仪绿色的扫描光停顿了一下,吐出一本扫描好的文件,迥利随即将手里的文件放进扫描仪,扫描仪继续闪动起绿色的扫描光。监控桌上还放着几本未扫描的文件,全是迥利这些天的太空航行训练资料。坐在操纵台上翻阅航行资料的飞船驾驶员李迈勒这时停下手来,他扭头看了一眼迥利。

   “迥利小姐,我来帮妳好吗?”李迈勒说着站起身走过来,怯生生地站在迥利身旁。
   “不用。我得按训练科目的掌握程度编码,方便查找复习呢。”迥利头也没回,还带着点孩子气的稚嫩脸庞神情专注地认真做她的事情。
   文件扫描完后,迥利将扫描存储的文件发到她的车载电脑上,搂起文件在桌上顿了顿,站起身将文件抱在怀里。她转过身,朝李迈勒露出了轻松的笑脸。
   “你还有点时间。”迥利抬眼看了一下飞船壁上的时钟,对李迈勒说。时钟此时指在下午五点一刻。“这会儿你准备做点什么呢?”迥利亲切地看着李迈勒。李迈勒要在晚上7点正,将飞船移到协会广场后才能离开飞船。
   “我得再熟悉一下这次航行的宇宙路标。”李迈勒回道,“妳路上开车慢一些。”
   迥利点点头:“好的。”她向李迈勒摆摆手,说了声“再见”,抱着资料转身朝飞船出口走去。
   这是冬季里一个阴天的下午,天空中阴云重裹,下垂的天穹雾霭溟濛,航天飞船基地沉浸在冰冷的冬日寒潮中。迥利走出飞船,一股寒风迎面扑来,虽不猛烈,却带着透骨的寒气。
   这样的天气已经持续了好些天。虽然一周前的气象预报测定明天是个多云天,迥利也并不怀疑气象预报,但还是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色,心中暗暗祈祷明天的好天气,因为明天是她们出发探访蓝星的日子,她不希望在起程远行时,遇上像现在这样的坏天气。
   她将目光转向车库大楼那边,一辆黄色轿车正从那里驶来。她迎上去,轿车驶来在她身边停下。这是一辆智能轿车,它停稳后自动打开了车门。迥利坐进车中,轿车随即飞驰而去。
   迥利没有改变轿车的自动驾驶状态,一上车即呼令轿车驶向“智能研究所”。那是她工作的地方。
   临到出行前,一种莫明的冲动,使她想要到工作间去看看,因为从五周前进入航天基地开始太空航行训练起,她就再没有去过那里。这次出行,因路途遥远,时间会很漫长。她明天就要出发去探访的蓝星,是距地球8.6光年的太阳系3号大行星。这是一颗令地球人神往的星星,每当天气晴朗,白驹西沉时,它就在南天区的夜空中出现,伴着太阳星艳红的光色,闪烁着微弱的蓝色星光。这美丽星光闪烁的文明,早已成了地球文化的一部分,还在童年时,迥利就从祖母的故事中开始迷念起这颗闪烁着蓝光的星星,憧憬着走进那一片蔚蓝的世界。
   这次太空航行还有一件事令迥利同样兴奋。在参加探访的机器人选拔竞技中,她特意为外星探访设计的一个集物理智能和生物智能为一体的机器人成绩优异,特别是她仿照蓝星人形体的设计,被外星事务协会选中,就分派在她出访乘坐的“探访者1号”飞船上担任正驾驶,是随行3 名机器人编队的首席机器人。她还给这机器人取了个蓝星人名字,叫:李迈勒。
   黄色轿车在高速车道上急速飞驰,不时穿绕或飞跃过前面的车辆。坐在驾驶座上的迥利在车载电脑上查看整理刚发过来的资料。
   整理好资料,迥利收起电脑,眼睛朝前窗玻璃看出去。但她并没有把视线落在道路上,而是看着向后流逝的两边街景。轿车此时已经进入城区,车上的智能控制系统在繁华的街道上配合市区交通信息系统,自动择路匆匆而行。穿过一条商贸大街,轿车在一座大厦门前停了下来。大厦的门楣上挂着“智能研究所”的金字黑底匾额。迥利从车中出来,走进了大厦。
   宽敞明亮的大厦门厅里静悄悄的,里面只有几名智能机器工在执勤。此时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大厦里空无一人。执勤的机器工挺直地站立在服务台后,见迥利进来,它们也不做声,只是对着迥利微微一鞠躬,表示认可来者有权自由行动。迥利也不搭理它们,自个朝电梯那里走去。电梯门旁墙上的竖长形显示屏上,一个穿一身绿色长裙的美貌少女语音亲切地问道:
   “您好,请问需要帮助吗?”她说话时也像那些机器工一样,对着走近的迥利鞠了一躬。
   迥利没有回答,她走上前,在屏幕边缘的数字栏上连续触动5和3两个数字。这是自助和问答服务电脑,她选择了自助式服务。随着电梯服务电脑提示,1号电梯门在慢慢打开,迥利走了进去。
   这大厦有80层高,全球的智能研究机构都集中在这里,迥利要去的53层显示的是:“物理智能研究所”。不到半分钟,电梯停下,迥利朝她的工作间走去。
   来到工作间门前,识别器为她打开了房门,房间内的自动照明系统随着迥利跨进房门,开启了几处照明。因为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室内光线不是太好。
   工作间中央的多功能台上,半躺着一个还未组装完毕的机器人。这是迥利继李迈勒之后的一个新作品。她朝它走了过去。
   这机器人已经有了完整的上半身,下半身还是钢骨铁架,组装人员看来正在为它连接下半身的神经系统,各种颜色和长短、粗细不一的神经纤维从它的上身躯体各处拖挂下来。这种具备完全独立思维功能的机器人,是不能像智能机器工那样在工厂中批量生产的,它们只能在研究所中单独完成,并且从设计审定后就要建立个人资料,法律承认它(他)们的独立人格权。
   迥利走近它,伸手捏了捏它的钢骨,然后打开它的状态显示系统,仔细地察看着。见它慢慢睁开了睡眼,就微笑着问:
   “喂,小姐,妳好吗?”因为这机器人是按照女性形体设计的。它刚被激活苏醒,见主人在问,它皱了下眉头,似乎在表示它不很好。
   “我想我回来时,妳一定能来接我吧。”状态显示上,这机器人已初步成形。
   它笨拙地点着头,嘴唇艰难地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却没有发出声来。这是物理智能元初始工作时的典型特征。待组装完毕,生物智能元介入机体控制后,就会消除这些呆板的机器动作。
   人大概都有这样的情感,对没有灵性的器物,接触多了,久了,无灵性的物与有灵性的人似乎就有了一种勾通,使有灵性者对之有了一丝半点莫名的牵挂,何况她是在给这些无灵性者赋灵性呢。迥利在远行前特意赶来这里,想必不止那点莫名的牵挂。
   她在工作间各处走了走,抚摸着平时常接触、使用的那些器物,像是在和它们告别似的。时间很快就流走了,待她走出工作间时,已经6点过了。她不能再留连其中,因为她和霍尔博士说好,要去他家约他一起赴总统为他们举行的告别晚宴,博士还嘱咐她要早点去呢。
   下到大厦门厅,迥利一边走一边抬起左手腕,对着腕表呼唤着。走出大厦门,就见刚才送她来的那辆黄色轿车从大厦一侧驶来。
   迥利坐进车中,不假思索地将行驶状态设置在“手动”,然后启动车,驶上了街道。
   街面上,初冬的寒气似乎加重了傍晚的朦胧,眼前一片灰蒙蒙的。远处,高楼的顶端耸立在淡薄依稀的云雾中,天空被层层如絮的阴云遮挡着。迥利驾驶着车,神情专注在映入眼帘的一幕幕街景中。明天,她就要离开这里,去到那遥远的,童年时就神往的地方,开始她的首次外星旅行。可以想象,初次太空航行,对一位27岁的花季少女,会令她何等地激动和兴奋。但在这会儿,她的思绪中却又搀兑了些许要长久远离家园的依恋。这不,她平时大多让车自动驾驶,今天已是较晚了,她还是选择了手动。想必这能增加一点对乘驾已久的车的感触,更能对熟悉的街景增添一点临别的留念。
   街面的行车道并不宽敞,步行商业带和行人休闲区占据了街面中央的大部分区域。行车道上,车辆稀疏,街道上空却要繁忙得多。各种小型飞行器,有圆盘形的,圆锥形的,菱形的,三角形的,还有椭圆形的,在街谷上下和更高的空中静静地交错穿行着。
   迥利注视着路面和车中显示器上的障碍预警,小心地避让不时逍遥自在横穿街道的行人。街道两旁的霓虹灯像往常一样闪变着各色图景,轮廓掩映在灯色中的屋宇形貌似乎在今天显得格外亲切。迥利开着车窗,让寒风合着,似乎要让车多兜一点家乡的情怀好让她带了去旅行途中。
   轿车在柏拉图大道上转了个弯,驶进了李耳大街。这是一条学会聚集的大街,街道一侧是亚里士多德广场。天气晴朗时,广场上的辩论时常通宵达旦。这是逢了晚餐时间,再加了点冬日的寒气,街上行人很少,广场上空无一人。在广场对面的道德大殿门前,一个推着小车售书的汉子拖长了噪音的叫卖声从那里一直回响到广场这边的街上:“论语评介!论语评介!”
   天气寒冷时,论辩大多是在室内,此时已见有三三两两的人朝道德大殿门里走去,迥利不由想起近期在这里针对蓝星的大辩论。
   还是在三年前对狮子星首次探访获得成功后,带回的资料让地球人震惊不已,居住在狮子星上的居民正在设想重置蓝星。他们拟定了两套方案,一是完全消除现存的蓝星人,用外星移民改造蓝星,另一个是消除蓝星全部现存生命,重新配置蓝星上的生命体系。从获得的资料分析,狮子星人已经有了全套蓝星人种的基因库,或者是全套蓝星动植物种群基因。但这一切还有待证实,明天将和他们一同出发探访狮子星的另一组航天员们将完成这一任务。
   蓝星生态已经处于毁灭边缘,地球人对此早已了如指掌,那里的地表植被和生态系统正在被人为损毁。狮子星人担心蓝星毁灭后,会破坏太阳系平衡,波及临近太阳系的各星系。但地球人坚信宇宙平衡不可能轻易被宇宙力量之外的区区生物之力破坏,所以一直只是关注着那里的生态变化,从不插手干预。但是狮子星人显然不这么认为,他们为了保护蓝星,避免太阳系平衡被打破,竟然要妄图改变那里的生命状态。
   正是由于狮子星居民的“蓝星末日”计划,重又在地球上掀起了新的蓝星热潮,近期的亚里士多德广场上,几乎全是蓝星问题论辩,各学派拿出自己的论据,争论不休。刚才那位“论语评介”的叫卖者,就是一个主张襄助蓝星文明的协会组织成员。这次同时对蓝星和狮子星的探访,也正是应此而生。
   驶出李耳大街,轿车来到一条林荫浓密的小道上。粗大的树干枝繁叶茂,在严冬下将天空遮挡得严严实实。林荫道右侧是沿路伸展的草坪,左侧是海滩,银白色的沙滩远处,淡褐色的海水翻滚着冲向沙滩,泛起滚滚白浪。大海在水天相接处映射出淡淡的蓝光。
   这微显蓝光的海天奇观,地球上只有在天空不是很明亮的时候才偶会在水天相接的远处出现。这表明极远处的海天那边天气晴好,蓝色的阳光被近处阴沉的大气过滤,在海天之间就会出现一片微蓝。但这种景象也只是依稀淡漠。可今天的蓝色海空却是那么清澈。迥利不由将脚放在制动踏板上,让车轮缓慢地滚动着。她定睛向大海远处望去。是的,远处的海水在傍晚的天色中,微微地,但清晰地一片碧蓝。“是不是幻觉?”迥利这样想。这墨翟海滩是当地最长的一片海滩,但她不知来过这儿多少次。可以说,这里几乎处处都留有她的脚印,可她从没有看见过像今天的这种景象。她转脸朝右面的草坪看去。常年褐色的草坪与绿色植物相邻处,在微风吹拂下,也泛着微微的绿波。地球本土的绿色植物种类很少,大多是从蓝星上移种的。“莫非我已神至蓝星。”迥利疑惑地这样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